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章 突然袭击

    刘耀本抓了几下脖子上被蚊子叮出的疙瘩,轻轻又在脸上拍了一下,结果感觉手掌上黏糊糊的,估mo着是拍死了一只吸饱了血的大蚊子,暗骂了一声之后,扭头对近卫吩咐道:“传下去,都小心点,别使劲的拍蚊子,别惊动了对面的那些混账们!

    奶奶的,老子在这山沟里面喂蚊子,他们倒是逍遥自在的很!回头要他们好看的!”

    这个时候李信悄然走到了刘耀本的身边,坐了下来,将腰刀放在了地上,脱掉了脚上的靴子,揉了揉脚,现在李信一点读书人的样子都没有了,在山里面转了两三天下来,脚臭的跟其他人一样。

    “我说李参议,晚上为啥不动手呢?非要让弟兄们在这山沟里面喂蚊子吗?”刘耀本痒的是抓耳挠腮,对李信小声问道。

    李信也被蚊子叮咬的满脸是包,不过倒是显得比刘耀本还要能忍受一些,笑答道:“晚上动手虽然轻松一点,但是几路人马一起动手,难以协调,很容易让张献忠钻空子跑了,要知道组织这次奇袭,可是让我少活三年,大帅下死令,务求一击即中,不能让张献忠跑了,我可不能冒这个险,最终因为晚上的混乱便功亏一篑!”

    刘耀本又伸头朝着远处的张献忠的大营看了一眼,不由得佩服的点头道:“李参议真是大才,这法子咱们就没有想到,要是让我干的话,我就大摇大摆的杀过来跟他张献忠较一个高下了!但是那么做的话,打垮他八大王估mo着是没什么问题,想抓住他,估mo着就难了!

    还是李参议的办法高明,现在这么看来,张献忠这次是跑不掉了!”

    李信苦笑了一下之后摇头道:“刘少将军,你高看李某了,这其实并非是我的办法,而是大帅想出来的法子,大帅说这叫什么……什么……对了,是特种战,而且这一次是狮子搏兔,要一击即中!我算是服了咱们大帅了!”

    刘耀本楞了一下,但是马上便会意的笑了起来,他的义父机智百出,这刑天军上下是早就知道的,所以李信说这是肖天健的主意,刘耀本倒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但是转而一想之后说道:“李大哥也不必太自谦了,这次行动,说起来简单,但是咱们也都明白,几千人组织起来不出纰漏,却并不容易,现如今咱们能办到这一步,岂能不是李大哥的本事?”

    这句话说的实在,出主意简单,实际执行起来却并不容易,要让几千人分头钻山,还要防备不让敌人发现,又要日夜兼程赶往同一个地点,这其中的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就可能会功亏一篑,而以这个时代的通讯能力,组织这样的行动,可以说肖天健有点异想天开,可是李信却最终却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所以刘耀本说的一点不错,这次的行动李信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张献忠怎么也没有料到他的好日子这么快便结束了,晚上他痛痛快快先是和手下痛饮了一番,半夜又在一个地主女儿的身上发泄了一番之后便呼呼睡去,在他看来,这段时间因为刑天军在襄阳大败各路官军之后,这一带将会难得的出现一段时间的平静,官军的注意力肯定都放在了肖天健身上,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舒服舒服了!

    在张献忠和潘独鳌看来,只要刑天军南下,他们便可以趁势出山,在周边大肆行掠一番,趁势壮大他的实力,当然,他也看出来刑天军确实太厉害,只要刑天军在湖广,那么他在湖广便没有立足之地,要么他就选择投靠刑天军,要么他只能另辟蹊径,再找地方打他的地盘,通过在谷城蛰伏的这一年多时间,他也发现想要成大业,就必须要像肖天健一样,打下属于他们自己的地盘,方能今后有所成就,所以在这一点上,潘独鳌给他建议,尽快积蓄力量,杀入四川占领四川的地盘,这样方能有所成就。

    而在这一点上,张献忠的另一个军师徐以显也甚为赞同,在这两个军师的力主之下,张献忠也打定主意,坚决不能跟刑天军走的太近,尽快积蓄力量入川才是正道。

    可是不管是张献忠还是他手下的两个军师,都没有能预料到肖天健会对他们下死手,所以这些天来,在派李定国他们拿下了南漳县之后,张献忠颇有点松懈。

    天微微亮的时候,几个在营门处守营值哨的张献忠的部下,打着哈欠一脸的睡眼惺忪,这会儿只想着赶紧回营补一个觉去,其中有一个人甚至有点喝大了,靠在辕门旁边居然流着口水睡着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营地的四面八方突然间开始响起了一片号角之声,所有人都猛然间打了个j灵,那个睡着的家伙一个趔趄便跌坐在了地上,睁开眼四面张望着,一时间搞不清状况。

    与此同时从几个方向的山沟、树林以及道路上都响起了密集的跑步声,有机灵点的马上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尖利的高呼了起来:“敌袭……”

    随着一片告警的铜锣声还有号角声响起,张献忠的部下们这才苏醒了过来,纷纷乱糟糟的开始抄家伙、披甲、找他们的战马准备应战。

    张献忠也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一骨碌爬了起来,伸手便抓起了他身边不远处放着的大刀,想都没想,先一刀就把身边睡着的那个姿se颇佳的女子给砍掉了脑袋,这才大吼着问道:“外面为何如此慌乱!”

    几个亲兵冲入帐子,连看都没看一眼hung上那具女子的尸体,对着张献忠便惊叫道:“大帅,四周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大批人马,看旗号像是那刑天军的,已经将咱们大营给团团包围了!请大帅赶紧披甲!”

    张献忠心里面咯噔一下,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回想一下忽然间明白了过来,于是立即便对肖天健大骂了起来,慌忙开始在亲兵们的服sh之下,开始顶盔挂甲披挂了起来,大踏步的冲出了大帐,开始招呼手下准备迎战。

    可是张献忠还未做好迎战的准备,四周便响起了密密麻麻的火铳之声,紧接着在营地周边都传来了他部下们的惨叫之声,不多会儿时间营地四周的兵将们便开始混乱了起来,一个个在营中是抱头鼠窜,到处躲避。

    张献忠气的是连杀了几个惊慌的部下,这才稍微稳住了营中的局势,带了几百精兵冲出了辕门,想要朝着保康县城突围。

    可是迎面便看到通往保康县城的道路早已被一支刑天军的兵马给堵了个严严实实,于是他立即掉头便朝南跑,试图从南面突围,可是到了大营的南面之后,发现此路同样不通,照样有大批刑天军的人马堵住了道路,他又想率兵用老办法钻山沟逃走,可是环视一下之后才发现,凡是能逃的地方,都出现了刑天军的旗号,这会儿的他真可谓是上天路入地门了。

    这个时候在刑天军的兵阵之中,只见成排的火铳手都平端着火铳将黑洞洞的铳口,密密麻麻的指向了张献忠,两员刑天军的将领忽然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一个个脸上遍布着红斑和疙瘩,一看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草丛里面藏了半夜,被蚊虫叮咬的,这个时候张献忠已经明白,刑天军早就盯住了他的行踪,暗中通过一些小道,将兵马提前安排到了他的左近,这才趁着夜se的掩护,暗中将他的大营给包围了起来。

    “敢问一下对面可就是八大王吗?”这个时候对面的一员年轻将领放声对张献忠叫道。

    张献忠这个人长相很奇特,面se蜡黄,长着一副红胡须,而且身材比较雄伟,虎背熊腰,很为威风,只要见过他的人,便不会忘掉他的长相,再见的时候一眼便能认得出来,即便是没有见过他,听说过他的长相的人,也能从他脸上一眼看出他的身份,再加上张献忠喜欢显摆,总是金盔金甲的很是招摇,想让人认不出来他,这会儿也难。

    张献忠这会儿很后悔自己穿的太扎眼了,早知道刚才不穿这套行头,随便拉件破衣服披上,也不至于被人一下认出来,但是这会儿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看对方已经认出来他,于是只得硬着头皮提马出列,大声叫道:“来者何人!我张某素来和贵军交好,而贵军为何突然袭击张某的大营,这岂不是背信弃义吗?”

    出来说话的是刘耀本,只见刘耀本冷笑了一下之后,满脸都是疙瘩的脸多少有点显得狰狞,随即大声叫道:“张将军请了,在下刘耀本,乃是我们肖大帅帐下近卫师副都统,而这位是我们大帅的参议官李信,张将军刚才显然是说笑!什么素来和我军交好,哼哼!张将军可是真是健忘的厉害,没多长时间之前,贵部还派人袭杀我们刑天军部众,抢我们的粮秣,难道这就是和我们交好吗?即便是曾经你我两军交好,也是我们刑天军不吝给你们接济了不少器甲粮秣、马匹之物,但是没想到张将军却恩将仇报,不但不思回报,反倒在我军到了此地之后,还派人袭杀我军将士!

    而我们大帅本想息事宁人,只要张将军交出犯事之人也就罢了,没成想张将军却一意护短,不肯交人不说,还辱我信使,难不成就以为我们那么好说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

    张献忠气的是脸上一阵红一阵黄,心道多大点屁事,犯得着你们如此兴师动众的来找我的麻烦吗?不就是杀了你们二十多个人吗?老子那天不杀个百八十个人,这算个屁呀!邢天军这么做,简直就是在借题发挥,小题大做,诚心是要来将他灭掉的!真可谓是其心可诛呀!g@。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