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九十九章 借题发挥

    听罢了肖天健的话之后,众人都不由得有点吃惊,他们没想到肖天健突然之间一改往日的那种对其它义军的宽厚,这一次对张献忠居然这么不客气,因为这件事,居然就要灭了张献忠,聪明点的人马上就明白过来,肖天健根本就是在利用这个事件借题发挥,要趁着这个机会灭了张献忠,罗汝才听罢之后更是背后有点发寒,心道幸好他早一步投了肖天健,后来忠心耿耿的跟着肖天健做事,要不然的话天知道他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这个肖天健表面看似宽厚,其实心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良厚,现在他实力已经丰满,便露出了他冷酷的本性,对于张献忠这件事来看,大有一副逆他者亡的架势。

    不过在其他人看来,肖天健这么做似乎就没罗汝才想的那么深了,起码在李信看来,肖天健在一些事情上考虑的似乎要更深一些,肖天健这么做其实也没错,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肖天健已经有了问鼎天下的实力了,而张献忠既然不肯归附,那么肖天健便将他视作敌人,其实也没有什么错的,更何况这一次事情错在张献忠,谁让他放纵手下杀刑天军部众呢?这才惹恼了肖天健要对他施以凛冽的报复,也怪不得肖天健什么。

    诸将听罢之后,纷纷点头称是,一个个立即打起精神,摩拳擦掌的请战,要去收拾张献忠。

    肖天健抬手止住诸将,站起身走到地图旁边仔细的观看了一番之后,冷笑道:“既然要打,那么这一次不能单单只是击败张献忠就算了!我要的是全部解决他们,张献忠要么死,要么就给我活捉他,总之不能走了他!李信,你们参谋部研究一下,这一仗该怎么打!

    要求有两个,一是这一仗打的要狠要快,不能拖时间,二是要彻底解决掉他!下去准备!……”

    张献忠有点做梦也想不到,仅仅是因为手下擅自在南漳县袭杀了刑天军二十余个部众,便会招致肖天健如此猛烈的报复,所以在左良玉听闻襄阳城被刑天军攻克,从保康撤兵之后,张献忠没有一点准备的,便再一次挥师进入到了保康县,大摇大摆的将保康县又给占了回去,并且加派了三千人马,进入到了南漳县境内继续他们的打粮大业去了。

    殊不知这个时候刑天军已经开始在暗中调动,逐步的在保康县周边给他布置下了一张大网,只等张献忠入瓮了。

    这一次对付张献忠,肖天健并未动用太多的兵力,表面上他的主力兵马,还是陈驻在襄阳一带休整,仅仅是暗中调动了刘耀本、李栓柱麾下的四个善于在山区作战的战兵营,加上了林洛的斥候大队等五千余兵将,暗中分批的在夜间离开襄阳,潜入到了保康县境内,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专门挑拣一些人迹罕至的道路行进,而林洛的斥候大队则负责联络这几支人马,居中协调他们,以免出现疏漏之处,而李信这一次更是亲自跟着林洛,来负责整体指挥这一次作战,最终几支人马逐渐的将保康县南面的后坪一带给包围在了中间。

    对于刑天军这次的行动,就连刑天军没有被调动的许多军官都不知道,只有营将以上的高级军官们才多少了解一些,所以保密工作做的相当不错,以至于张献忠的人根本就没有能察觉到刑天军的这次行动。

    反倒是肖天健下令,让已经攻占南漳县城的一部人马撤离了南漳县,作出了要收拢兵马顺汉水南下的动作,还派出大量的兵马,沿着汉江以及唐白河沿线,到处搜罗可以运兵的船只,声势浩大的为南下攻打荆州做准备。

    在保康县的张献忠也派出了不少的细作,前往襄阳一带打探消息,当得知刑天军放弃了南漳县,而且在大张旗鼓的做南下攻打荆州的准备的时候,不由得大喜了起来,他怕的就是刑天军不走,来找他的麻烦,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于是他立即李定国等人,率领了数千人马立即进驻了南漳县城,并且开始在南漳县一带大索四方,为他们寻找粮食。

    毕竟张献忠在谷城隐伏这段时间,花了不少钱来贿赂大明的各层官吏,仅靠着谷城一县之地,一年来积存下来的粮食很是有限,复起之后他迅速的拉起了几万人马,这么多人马人吃马嚼的,他那点存粮根本就不够吃的,所以他当初本来是也想要攻袭襄阳,试图从襄阳起出一大批粮草,来满足他兵马的需要。

    李定国在这方面对他提过,即便是不归附刑天军,也不妨表面上同意和刑天军联手,一起南下荆州,配合一下刑天军攻打荆州,那样的话他们便可以在荆州一带解决粮食问题,但是潘独鳌这个军师却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反对李定国的这个建议,认为他们先占据湖广的西北部的谷城、保康、南漳、房山等地,完全可以效仿刑天军的做法,一边屯粮,一边练兵,如果刑天军攻占了湖广的话,他们便可以从这一带南下,走兴山打巴东,然后从巴东一带入川,只要占了四川,张献忠还是可以坐地称王的,不见得以后不能和肖刑天一较高下谋取天下。

    所以潘独鳌的意见很附和张献忠的胃口,以至于当初肖天健给张献忠的各种支持,到了这会儿早就被张献忠给抛到了脑后,一心想着要自己自立,不能跟刑天军发生半点瓜葛,在这一点上,张献忠的野心彻底彰显了出来。

    另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张献忠了解到了罗汝才现在的情况,还得知了革左五营也已经被肖天健分化吸收到了他的麾下,生怕有朝一日和刑天军走的太近,一不小心也被肖天健一口吞了,所以他宁可选择对刑天军采取敌视的态度,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和肖天健有什么瓜葛。

    而张献忠的处境和肖天健不同,肖天健这么多年来早已有了大片稳固的根据地,每战都会准备比较充足的粮草供应,而且刑天军战斗力强悍,攻城绝少有失手的时候,所以所过之处,还经常性的可以依靠攻占大量的大地主的庄堡,起获他们藏匿的粮食,以此可以支持大军的消耗,更加上攻下了襄阳这个重镇之后,刑天军在城中起获了几万石的粮食,这些粮食本来都是朝廷逐步积攒到襄阳,作为湖广一带兵马北上克复河南的物资,现如今都便宜给了刑天军,所以刑天军在襄阳城聚集起来几万人马,人吃马嚼的没有一点问题,日子还过的挺舒服。

    但是张献忠就不成了,他说起来也有几万人马,可是他却不敢将几万人都集中在一起,这样的话每天单是消耗的粮食,他就凑不起来,而保康等县能抢的他们已经抢光了,再加上这里基本上都是山地,良田本来就少,人口也少,所以他为了解决手下吃饭的问题,不得不将人马尽可能的分散开安置,只有大规模行动的时候才召集起来,并且让麾下兵马自行四处劫掠粮食,来满足他们的需要。

    故此张献忠在重新占领保康县之后,看到县城已经被左良玉的人马给毁的不成样子了,于是便将他的中军放在了保康县以南的后坪一带,这里仅仅是集中了他两千多他麾下的精兵,如此一来,也方便解决他们吃饭的问题。

    可是张献忠的这些安排,都落在了肖天健的控制之中,在他决定对张献忠发动报复的时候,便派出了大批细作以及斥候,潜入到了保康、房山一带,将张献忠的布置基本上探查了个清楚,这也就给他们安排奇袭张献忠中军大营提供了可乘之机。

    六月初在保康的山中晚上还是相当凉爽的,只是蚊虫实在多了一些,这些吸血的东西只要闻到人畜的味道,便立即会扑上去,尽情的吸血,搞得人奇痒难忍。

    可是就在后坪周边的几条山沟之中,黑暗之中却隐伏着大批的兵将,一直都在默不作声的闭目休息,讨厌的蚊虫不断的围着他们嗡嗡直叫,每个人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被叮咬的满是疙瘩,偶尔会有人轻轻的拍打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倒是大多数人不得不抓耳挠腮,只有少数神经大条的人闭目睡觉,根本不受这些蚊虫的打搅。

    而在他们并不太远的地方,时不时的还会有嘈杂的人声传来,既有女人的哭声,也有汉子们的狂笑声,更有喝酒划拳的声音,那些都是从张献忠的大营传来的。

    而张献忠的军纪虽说没有左良玉麾下官军那么败坏,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从有钱人家抢出来的女人,都被带在军中,供他们的兵将们玩弄,而且对于喝酒,是从来不禁止的,所以一到晚上,营中便乱的够呛。

    但是他们却绝对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周边,会正有一支支的人马朝他们汇集过来,已经将他们前后左右的所有道路都给截断了,就连一些张献忠营中派出巡哨的兵将,也被刑天军的斥候给一个个的放翻了,而且还有更多的斥候,正在朝着张献忠的大营靠近,将一些明哨暗哨一个个的拔掉。

    (今天打赏真给力,许多都是新朋友,很是激动呀!特别鸣谢辣死神、muser、草堂蟋蟀、夜访河池、路加123、hover99、风沐春江、梦之守望几位弟兄,多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