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二十七章 忠烈之臣

    而肖天健则安抚过他们之后,便进入到了一个临时搭起的帐篷之中,而帐篷之中几个医护兵和一个医官正在紧张的围着一个人忙碌不停,在小帐篷之中的毡垫上,躺着一个身材比较高大的人,此时他身上的甲胄已经被脱去,帐中升着一个炭盆为帐子增温,这个人全身上下都是鲜血还有一处处伤口,医官正在用热水擦拭他的身体和伤口,为他上药,李奇则跪在一旁,带着泪轻喊着他:“老爷!您一定要挺住呀!咱们已经被肖大帅救下来了,您可以歇歇了!咱们安全了!呜呜!”

    肖天健低头看了看脚边卢象升的衣甲,卢象升的那身轻钢水磨山字铠本来是一件非常结实的精甲,可是现在甲片早已经是支离破碎,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创痕,而甲胄内衬的是一套孝服麻衣,上面也早已被鲜血染红,有些地方的血迹甚至已经变成了干枯的黑色,可见卢象升已经受伤多时了,一个人受这么多这么重的伤,却还在坚持死战,别说是一个文官,哪怕是一个极为彪悍的武将恐怕都坚持不了,可是偏偏在卢象升这个文官身上,肖天健却看到了人性最伟大的一面。

    再看一下一个医护兵手中的小盆之中,散放着七支血迹斑斑的断箭,这几支断箭都是刚刚在卢象升的身上起出来的箭簇,即便是钉入肉体的深度有限,可是也很难想像一个人能带着这么多的断箭,依旧在战场上拼杀酣战。

    而躺在毡垫上的卢象升,此时全身已经基本上被绷带裹了起来,一些绷带下面还在浸出血迹,面色十分苍白,一把胡须乱蓬蓬的垂在下颌,上面同样也沾着血迹,如果不是看到他胸脯还在微微的起伏的话,很难想像此时的他是一个活人。

    卢象升现年不过只有三十八岁,尚还没有到三十九岁,可是现在他的头发却早已是两鬓斑白,看上去根本不似三四十岁年纪的人,显得十分苍老憔悴,如果不是知道他的年龄的话,铁定会以为他是五六十岁的人,看上去比起实际年龄要老的太多,可见他为了大明天下,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忠臣,却得不到当今皇帝的完全信任,朱由检宁可信任杨嗣昌、高起潜之辈,却不肯相信这么一个为他的天下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忠臣,而杨嗣昌、高起潜那些混账东西,却只因为卢象升坚持抵抗鞑虏,便想将他置于死地,连带着上万大明忠勇的将士,都想要让他们跟卢象升殉葬,这是什么世道呀!这样的朝廷早已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论李奇如何呼唤,卢象升都静静的躺在毡垫上,毫反应,也许是他已经太累了,到了这会儿,已经想休息了,肖天健轻轻的拍了拍大哭的李奇的后背,轻声说道:“李奇,莫要再哭了!卢大人太累了,让他休息一下!有这些医士在,定能保住卢大人的性命忧,肖某保证,不再让卢大人受半点伤害了!”

    李奇这才努力的收住了哭声,转身跪在肖天健面前,连连对肖天健叩头道:“多谢肖大帅来救大人,都是小的保护不周,才让卢大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小的该死!”

    肖天健看看满身血迹的李奇,摇头道:“你们已经尽力了,卢大人早已心生死志,他已经对当今朝廷和那些同僚们绝望了,一心求死之下,岂是你等可以保护得了的?不要自责了!你伤势也不轻,出去让医士替你也包扎一下好了!

    对了,此战卢大人近乎于全军覆没,此时恐怕朝廷断不会不追究此事,你跟着卢大人时日最长,也当多少知道一些朝中之事,杨嗣昌和高起潜定会趁机大在皇帝耳边进谗言,将罪责都到卢大人身上,断不会说是因为高起潜见死不救,最终大人定要身败名裂,不但不会因此受到皇帝老儿的嘉勉,搞不好还会因为那些奸臣们的劾,落得一个被逮弃尸的下场,现如今唯有告知天下,大人已经力战殉国,方能保住大人的性命,至于大人这边回头我会妥善安排!你不必担心!”

    李奇楞了一下,但是马上便明白了肖天健的意思,对于肖天健所说的话,他想了一下之后觉得也绝不是耸人听闻,杨嗣昌和高起潜处处于卢象升作对,想要置卢象升于死地而后快,现如今卢象升在这里大败,即便是保住性命不死,朝中有杨嗣昌这等奸臣,也肯定会照肖天健所说的那样,将罪责一股脑的到卢象升身上,卢象升性情耿直,即便是回京,在朝中奸臣的围攻下,也肯定是百口莫辩,最终很可能就落得一个身首异处,被皇帝逮问弃市的下场,所以肖天健愿意保住卢象升,也是唯一能保全卢象升性命的办法了,于是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立即再次跪下,哭道:“多谢肖大帅!小的尽听大帅吩咐!大帅是否要小的出去之后,说我们老爷已经……已经……”

    肖天健摇头道:“此事先不要着急,恐怕我还要时间加以安排,到晚上之后你再说也不迟!”

    李奇立即点头答应了下来,擦了擦眼泪,叩头哭着出了大帐,到了官兵之中以后,不少官兵都关心卢象升的伤势,对李奇询问,李奇一脸的苦状,连连摇头说卢象升伤势太重情况很不好,当即便有不少的官兵哭着要求探视一下卢象升,可是被李奇拦住,说刑天军的医官正在全力救治卢大人,不可去打搅他们。

    于是官兵们这才放弃了这个想法,不多会儿刑天军的火头兵烧好了水,又给每个官兵都送了饼子,用开水和了炒面,还拿出一些肉干,给官兵们食用,已经饿了很长时间的官兵们没想到刑天军不但来救他们,还给他们这么多好吃的,一个个感激就自不用说了,甩开了腮帮便开始大嚼了起来。

    而肖天健待李奇出去之后,对医官问道:“卢大人情况如何了?可还有救吗?”

    医官立即答道:“启禀大帅,卢大人伤势极重,全身上下共受创十五处之多,出血极多,真想不出他怎么坚持到现在的!真是一个好汉呀!不过卑职已经检查过了,这卢大人身体根子很硬朗,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伤势虽然非常重,但是待我等给他处置过伤口之后,情况还是稳定了下来,出血已经止住了,呼吸也平稳了,脉象也平和了下来,现在只是深度的昏了过去,恐怕会有段时间法醒过来,不过要是小心照料的话,性命估计能保得住,只是不能再受冻了,也不能剧烈的震动!”

    肖天健这才多少松了口气,他之所以率兵前来这里,就是不想看着这么一个大明的忠臣就这么死在小人和鞑子的手中,如果卢象升不治的话,那么他这趟来就等于是白辛苦一趟了,起码少达到一半的目的,现在看来,卢象升虽然伤势很重,可是并不是没有希望,于是他点点头道:“你们把最好的伤药给卢大人用上,同时要想尽办法将卢大人救回来!这阎王爷也不能不长一点眼,这样的忠臣,论如何不能给阎王爷送去了!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卢大人给我救活!要什么你们找铁头就行了,我会尽我所能,给你们提供方便!”

    这个医官也是个手段相当高明的外科郎中,立即点头道:“卑职会竭尽所能救治卢大人的!请大帅放心便是!……”

    肖天健看卢象升短时间之内没有苏醒的意思,便转身出了大帐,对铁头低声耳语了一番,铁头立即点头答应,当即便带着一些亲卫开始在战场上搜寻了起来。

    鞑子这会儿也开始收拢兵马,远远的和刑天军对峙着,看样子刚才吃瘪吃大了,这会儿不敢再上来讨没趣了,但是肖天健知道,他们在这里不能停留太久,鞑子肯定会想办法再调来大炮,一旦鞑子再拉来大炮的话,他便法在这里停留了,于是他下令派出大批散兵,进入鞑子刚才撤离的战场,搜救一些尚还活着的官兵。

    看着一个个活着的官兵被刑天军的人救了回来,这些官兵们对刑天军几乎是感激到了极点,这些刑天军可算是他们的救命神仙,如果不是刑天军的话,他们这些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了,现如今刑天军不嫌他们这些受伤的官兵是累赘,还肯施以援手,对他们来说,疑像是再造父母一般的恩情了。

    人是铁饭是钢,肚里没食的时候手软脚软,可是一旦吃饱之后,力气很快便回到了这些官兵的身体之中,这个时候刑天军的医护兵来回穿梭于官兵之中,替这些受伤的官兵清理伤口伤药包扎,这些官兵不惊诧不已,他们没想到刑天军这支被他们以前视作贼军的人马之中,居然会配备这么多医官,这要是换在官军之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虽说官军之中也配备有医官,可是数量却非常少,这些医官主要服务于军官们,普通官兵一旦受伤,能得到一点伤药,请自己的弟兄帮着上药包扎一下就算是不错了,根本是得不到医官的照料的,所以官兵在战场上一旦受伤之后,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只有身体最强健的人才可能顶过来,可是他们没想到刑天军之中居然会有这么多医官,一个个都感到很是惊讶,问过之后他们才知道,这些刑天军的医官其实并非真正的医官,而是叫做医护兵,他们这些医护兵都接受过专门的训练,熟知外伤如何处理,而且多少了解一些小病的救治,所以刑天军的伤号可以极快的得到救治,以至于刑天军兵将受伤死亡率比起其它军队要低的多。

    官兵们听罢之后不感慨万分,说来他们是官军,可是待遇上居然比不上刑天军,这种情况多少让他们有些不平衡,说话间又有刑天军的人告诉他们,说南面的高起潜到现在还未动一兵一卒前来,这些官兵一听更是破口大骂了起来,其中不少官兵干脆家伙一摔,大骂着说不干了,这官兵他们说什么都不干了,甚至拉着刑天军的人问他们要不要人,要的话他们以后就跟刑天军干。

    (书评区居然有人说我马甲多,今日澄清一下,本人没有任何马甲在书评区留言或者给自己打赏,凡是留言的朋友和打赏的朋友尽是我的书友们,今天鸣谢:辣死神、feng41501、jsufl、梦之守望、lu等兄弟们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