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一十二章 振抚民心

    官军要来阳城进剿刑天军的消息很快便在民间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阳城地界,顿时阳城县境内的人们便一片哗然。

    有人喜也有人忧,喜的人大多都是那些以前被匪患逼离县南一带的富户人家,他们奔走相贺,觉得这一下他们算是可以重回老家了,只要官军一到这里,那些刑天军别看在县南一带闹得欢,但是面对官军,铁定会立即冰消瓦解,最不济起码也会如同以前的那些杆子一样,官军一到便被撵入到深山之中躲藏起来,只要官府方面下决心解决他们,这帮刑天军便没法再在这一带这么嚣张了,那么他们便有机会回家,把原来属于他们的那些土地都给拿回来了。

    县北一带也有人很高兴,觉得刑天军在这里县南一带活动,对他们来说如同卧榻之侧卧着的一头恶虎一般,随时会把他们也给撕了吞下去,这几个月来他们受够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即便是刑天军没怎么吃窝边草,来袭掠他们,他们也觉得官府最好还是能赶紧把这伙贼人给剿灭了安全一些。

    所以这帮代表着富人阶层的人们,在听闻泽州官府要派兵进剿县南的刑天军之后,各个都很是兴奋异常,甚至是兴冲冲的跑到县衙里面,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要帮着官府赶紧把刑天军给剿灭,最不济也要把他们赶离阳城县的地界。

    而与这些富人们心境截然不同的是县南这些刚刚完成春耕的三万多老百姓们,他们刚刚第一次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田地,可以让他们耕作了,正觉得日子以后总算是有点盼头了,便传来消息说官府要派兵来剿刑天军了,于是一时间这里的老百姓们各个都开始有些惶恐不安了起来。

    因为他们很明白自己眼下分得的这点地官府是绝对不会承认他们的合法性的,只要刑天军被官府剿灭,哪怕是逐离这里,他们这些刚刚种下粮食的土地便会被官府给收缴去,该是那家财主的还是哪家财主的,即便是主之地,也不可能留给他们,官府也要照章收入官府之中,成为官田。

    稍微明白点事理的老百姓便能想明白,他们其实现在所有的利益都已经和刑天军绑在一起了,刑天军荣则他们跟着一荣俱荣,照样有田种有饭吃,刑天军损,他们则跟着一损俱损,照样要跟以前一样,过回他们的穷日子去,该流浪的接着流浪去,该饿死的接着饿死,搞不好还会被官府以及那些财主们清算,不是被官军杀良冒功,就是被抓入大牢判他们个通匪之罪。

    所以消息一传开,阳城县南的这些老百姓们便跟炸了营一般,都慌了神,纷纷跑去找管理他们的保长们打听消息。

    而这些保长们则都是刑天军的老部下,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开始也很紧张,但是马上他们便收到了肖天健派人送给他们的命令,指令他们必须要安抚他们辖地内的老百姓的民心,不要使得老百姓太过恐慌,以至于官军还没到,那些老百姓们便弃地而逃,到时候丢下一大片田地没人照料。

    这些保长们接到了命令之后,马上便开始安抚各乡各村的老百姓来,这日只见一个拄着双拐的保长,站在一个村子的村头,被人搀到了一个大石磨盘上面站稳,而村子里面的村民们纷纷涌到了村头,来向这个保长打听消息。

    这个保长不单单是少了条腿,而且脸上还留着一条长长的伤疤,几乎连鼻子都被砍成了两段了,现在的长相颇为凶狠,但是他说话还是中气十足,爬上了石磨之后,便大声对周围的这些村民们叫道:

    “小赵村的老少爷们都给俺听清楚了,肃静!”

    本来还嘁嘁喳喳的村民们被他这一声吼便镇住了,赶紧纷纷闭上了嘴巴,等着他说话。

    这个瘸腿的保长清了清嗓子,用他那浓重的带着鼻音的声音对这里的村民们大声叫道:“乡亲们,我是赵宝田,大家伙这些日子也都认识我了!近来有人传闻说官军要来进剿我们刑天军,这件事我可以告诉大家伙,此事不假!……”

    赵宝田的话刚说到这里,围在村口的这些村民们便顿时一片哗然,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先前虽然听说这个消息,但是没有人给他们证实这个消息,所以大家伙还抱着一丝期望,希望这件事只是谣传,不是真的,现在赵宝田亲口承认了这个消息,那么这消息便不会有假了,顿时让这些人都有些慌神了。

    “肃静……肃静!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赵宝田拄着拐,用力的把拐在石碾上敲打着,并且使劲的大吼着。

    好一阵子村头的骚动才算是平复了下来,众多村民们都六神主的看着赵宝田,等着赵宝田接着说话。

    赵宝田又用力的咳嗽了一声之后,这才接着叫道:“我说你们这些人慌个什么?官军来又有什么可怕?你们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官军!

    现如今你们怕什么老子清楚的很,我知道你们害怕官军来了,我们刑天军会被他们给剿了,要么会被他们撵跑,那么一来,你们好不容易分得的这点地,就又会被官府给抢了去,你们还要过回以前的苦日子,没人再关心你们的死活了!官军来了会那你们撒气,杀良冒功!是不是?

    好!那么我姓赵的今天就告诉你们,我们将军大人说了,区区一支杂牌官军,又岂是我们刑天军的对手?说老实话,老子还真不怕他们!

    你们看见了没有,老子这条腿就是在陕西陇州的时候,被官军的炮给轰掉的,但是呢?老子不怕,因为官军碰上我们刑天军,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从起事那天起,跟官军大大小小打了不止十仗八仗了,我们刑天军还从来没输过!

    贺人龙贺疯子你们听说过没有?我们将军带着我们这些弟兄们,照样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跟灰孙子一样夹着尾巴跑,官军在我们眼里算逑!要是我们怕他的话老子就不姓赵了!

    告诉你们,这次你们放心好了,你们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有我们刑天军在,保证官军讨不了便宜去!咱们这儿官军休想踏进半只脚来!你们只管瞧好!这一次我们将军铁定还会把官军给打得满地找牙的爬回去!

    但是你们也听好了,我们刑天军给你们分田分地,还给你们粮食养活你们,要的就是你们跟我们刑天军一心,谁要是害怕,担心我们不是官军的对手的话,便暗中私通官府,出卖我们刑天军,抑或是提前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话,我们也不拦着这些货!

    想私通官府的尽管去好了,不怕你们不信,要是有这种人的话,不妨这一次就试试看,我们刑天军肖大将军也不是吃斋念佛长大的,谁他娘的要是这么干的话,就别怕时候我们打走了官军,找这种人算账,什么下场你们自己去想!

    至于那些想走的尽管走好了,老子也不拦着他们,但是丑话说前面不丑,一旦等我们料理了官军的话,这些跑了的人,想要回来接着种他的地,哼哼!我呸!门都没有!想都别想!我们刑天军只保护那些跟我们一心的人,对于这种见风使舵的货,别他娘的还指望老子们继续照顾他!这种人的地铁定要收回来,另外分给那些一心一意跟着我们干的人!

    先说好了,不管官军来不来,我姓赵的绝不会离开这儿半步,要是真格官军打过来的话,老子便站在村口,要死也是先死我姓赵的,要是我先跑的话,我就不是人生的!”

    赵宝田拄着拐站在石碾的磨盘上面,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是激昂,一边说一边不停的顿着他的拐杖,最后干脆连一根拐杖都被他在石碾上给敲折了,差点没把他从石磨盘上给摔下来,还是有个后生赶紧蹦上去扶了他一把,他才用一条独腿站稳了。

    听罢了赵宝田这通‘宣讲’之后,小赵村的村民们于是都相互看了看别人的脸色还有眼神,这个时候一个中年汉子走出人群,走到石碾下面,对赵宝田大声说道:“赵保长!你说的可是真的,咱们刑天军真的不怕官军吗?咱们刑天军果真能打赢吗?咱们刑天军果真不跑?”

    赵宝田冷笑了一声,一脸不屑的回答到:“我他娘的要是说的有半句虚言,你们看看我,老子能跑得了吗?要是我诓骗你们的话,到时候你们就把我这条腿也给打断好了!官军算逑!我们将军怕他们个鸟!”

    这个汉子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一咬牙转身道:“村儿里面的老少爷们,赵保长的话俺信!肖将军那可是天神一般的人物呀!咱们也不是没见过刑天军的好汉们,个顶个都是铁打的汉子!赵保长说的有道理,官军算逑!咱们怕他们个逑!

    老子算上祖爷爷辈哪儿,都给别人种田,到了俺这辈儿,就没给自己种过一天的田,咽下肖将军好不容易给咱们大家伙分了这块田,咱们也好不容易才种上了粮食,他娘的官府就来这儿想抢回去,没他娘的那么容易!老子不管你们了,俺是说啥都不会走的,别说肖大将军带着刑天军的好汉们在前面替咱们挡着官军,就算是官军打到咱们村,老子也敢抡锄头跟他们拼了!这田既然肖大将军分给了咱们,咱们就不能再让那些老爷们给抢了回去,反正官军要是打来了,横竖都是死,与其以后还被饿死,到还不如干他娘的!

    赵保长,这次俺也不能坐着看肖大将军带着好汉爷们去为俺们拼命,你说!让俺赖五干点什么?只要能给咱刑天军帮上点忙的,您只管吩咐好了!就算是让俺掂刀上阵去跟官军拼命,俺赖五要是说半个不字的话,俺他娘的就不是人!”

    说罢之后,这个名叫赖五的汉子还重重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瞪着眼等着赵宝田吩咐。

    这时候一些村子里面的年轻人也都热血上涌,纷纷跟着赖五站了出来,对赵宝田叫道:“赵保长,俺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俺们信你的话,俺们绝不会走的,也绝不会私通官府出卖咱们刑天军的!你吩咐,要俺们干点什么,只要能给咱们刑天军帮上忙的,你只要一句话,俺们即便是掉脑袋的事情也敢去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