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零三章 震慑

    其实这田家也不是什么厉害主,也就是有点钱有点势罢了,他们上面几代里面有人当过朝廷的大官,后来他的子孙便凭着祖上的那点关系,不断的兼并土地,地方官又给他们面子,他们又有钱,买通官府欺压良善,便在这里成了有名的大户,其家产不单单在县南有百顷土地,连县北一带也有他们的不少地。

    后来阳城三凶得势之后,他们田家斗不过三凶,县府也拿三凶没有办法,于是他们便迁至县北,每年定期还派人来这里收租,而肖屠户以前没有肖天健的这种收买民心的想法,也不去管这田姓老财收租的事情,只要姓田的老财不招惹他,收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而现如今肖屠户被刑天军干掉之后,本来田姓老财以为以后便能大摇大摆的回来这一带收租了,没想到刑天军却把这一带的私田都充了公,成了刑天军的产业,还把土地分给了这些穷鬼们。

    穷鬼们有了刑天军撑腰之后,这租子也干脆都不肯交了,这一下可把姓田的老财给气坏了,于是这才雇了那伙县北的山贼制造了这场余家坳的血案,本来是想通过这件事震慑一下那些占了他家田产的穷鬼们,以后该给他们交租还要给他们交租,哪怕他们不在这里,到收租的时候,也要给他们交租,而不是仰刑天军鼻息,便敢抗租不交,没想到这一次却惹恼了刑天军。

    田家在县北有一个庄子,但是庄子并不算大,主要都是他们田家的偏支,总共也不过一百多口人,如果不是这次他们干了这件事的话,刑天军还不见得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去找他们的麻烦。

    可是现在却是他们自找的不自在,在李凌风介绍完了情况之后,肖天健于是点点头说道:“我当这田家有多大势力呢!原来不过如此!那么他不仁也就别怪咱们不义了,罗立,田家庄就交给你了,可是你手下近半都是刚补充的新兵,你觉得打下田家庄有问题没有?”

    罗立立即拍胸脯保证道:“没问题,刘兄训练出来的这些新兵都不错,用起来很是趁手!这件事就交给俺!三天之内我把姓田的老财的人头给将军送回来!”

    肖天健相信罗立有这个能力,上一次吃了一亏,这一次应该能长一智了,于是也不多再交代什么了。

    “那么后坡沟那股山贼谁去解决他们?”接着他便又对剩下的诸将问道。

    阎重喜、赵二驴和李栓柱这次要出去打粮,肯定不能去了,剩下的也只有石冉和冯狗子等人了。

    不待石冉他们出来接茬,王承平便站了起来,拍拍胸脯道:“不就是个小股杆子吗?这件事包在俺身上好了,黑吃黑的事情咱以前干的多了,对付他们俺保证手到擒来!”

    王承平主动请战,肖天健自然不好驳他的面子,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考虑到他手下也就是三十多个骑兵,肖天健于是便另外从寨中冯狗子手下抽出了一队人交给了王承平,增强一下他的实力。

    对于这件事,刑天军是以有备打备,这两伙人都不知道刑天军已经查出了余家坳的事情是他们做的,所以一旦刑天军动手,这两伙人几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罗立和王承平给连根拔起。

    第三天上午王承平和罗立便都回到了莲花寨,那伙后坡沟的山贼,总共三十七人,一个不拉的全被王承平给杀了,而田家庄那边罗立没有赶尽杀绝,而是趁夜破了庄子之后,只杀了田家参与此时的一些男人,其余的人则都用绳子捆了,连夜押回了刑天军的地盘。

    此事没什么惊险之处,王承平和罗立不约而同都采取了奇袭的办法,王承平是先让那个被俘的山贼喽啰去骗开了山贼的大门,然后一拥而上杀入了寨中,将山贼们杀了个措手不及,即便是个别侥幸逃出寨子的,也被外面留守的人给杀了,所以一个没跑,都把人头砍了带了回来。

    虽然做事有些狠辣,但是对于这件事,也算是敲山震虎,告诉那些以图对刑天军不利的人,惹了刑天军只有死路一条,可以有效的起到警告他们的作用。

    而罗立这一次也学乖了,没有莽撞行事,而是让李凌风手下的人配合,先看好了地形,趁着田家庄的人不防,夜里派人用绳钩挂上庄墙翻入庄子,抢了庄门之后从内打开了庄门,然后率人攻入庄子,给田家来了个连锅端。

    而且这一次罗立抄家抄的干净,连田家的房产地契都给抄了个回来,更别说其它值钱的东西,这时代只要是像田家这样的大财主,真是可以说各个都是富得流油,哪一家要是没囤积个几千两银子,都不算是有钱的财主,所以田家也不例外,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家中可以说是要粮有粮要钱要钱,又让刑天军趁机发了一笔横财。

    至于这件事的善后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田家上下几乎被刑天军抓了个干净,只有田老财的一个儿子在县城里面没有被干掉,问清楚了这一点之后,肖天健立即派人到了县城,找到留在县城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那个冯喜,让他带人找到了田家在县城里面的那个儿子,晚上翻墙进去,也给他来了个手起刀落,算是把田家给彻底灭了。

    而那伙山贼就不用考虑,基本上没有后台可言,被灭了也没人关注,这件事虽然在县北震动很大,但是肖天健也不吝惜银子,当即便命人从田家抄没回来的银子中拨出了一千两银子,派人送至县城之中,交给冯喜,让其在县里面上下打点。

    虽说田家还有一些远房亲戚没有被灭,但是这些人是不可能拿出很多钱去为田家申冤的,如此一来,县里面一些重要头面的当官的收了冯喜的银子之后,对于此事也就没那么重视了,更何况眼下因为中都被义军抄了的事情,正是天下震动的时候,官府方面的注意力一直都被吸引到那里,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甚至于冯喜在上下打点之后,连带着在田家抄出的那些地契,也干脆被“卖给”给刑天军,当然肖天健肯定不会顶着他的名号,去接收这田家这些土地的,而是让以靳夫子的名义,“买下”了田家这些田产,把地契的名字换成了靳同的名字。

    当冯喜派人把换好的地契送回莲花寨的时候,肖天健拿着这些‘合法’的地契,也不由又是一通感慨,感叹这世道真是有钱能使鬼磨,官府那些当官的明知这些田产乃是田家的祖产,只要拿钱给他们,他们照样敢把田产过户到贼军的手中,也难怪大明为什么会糜烂如此,老朱家养活的这帮当官的,真是什么事都敢干呀!

    此事完结之后,消息很快便被传开,顿时把周边一带的那些对刑天军忌恨的人们吓得是心惊肉跳,他们不是没想过要给刑天军添堵找麻烦,但是这件事一出,他们便明白过来,想要给刑天军添堵找麻烦的人,最终肯定落不到好下场上,而田家这次的事情就是例子,于是原来还想要潜入刑天军辖地内闹事的那些人顿时都偃旗息鼓了下去,不敢再胡折腾了,而刑天军辖地内的地面也顿时安宁下来了很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