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三十六章 跟踪

    李凌风和司徒亮带着一些手下的斥候,在冯天成的山寨外就这么一守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却连个人影也没有看到,倒是他们这些躲在林中的人们既不敢生火,又不敢大幅度的活动,担心会惊扰了冯天成寨中的这帮山贼们,一个二个在林中冻得是鼻青脸肿,一个个心中大骂不已。

    而老天似乎还专门跟他们作对,第二天清晨阴霾的天空中又开始飘落起了雪花,气温顿时便更低了一些,直把司徒亮、李凌风他们冻得是没一点脾气,但是李凌风笃定的认为,这次这件事就是冯天成手下的人干的,坚决不肯放弃对冯天成寨子的监视,于是司徒亮等人只得跟着李凌风继续再林中监视冯天成的动静。

    随着雪越下越大,虽然如此的大雪昭示着明年的夏粮可能会有一个好收成,起码不会像前两年那么大旱了,但是对于李凌风一行人来说,这场大雪来的却并不算是好时候,随着雪越下越大,李凌风的想法不由得也动摇了起来。

    他开始怀疑,这次的这些袭击村民的事情,搞不好可能不是冯天成手下的人干的,从一开始他便被自己的想法误导了,可能会误会了冯天成这伙山贼了,另外一个就是即便是冯天成的人做的这件事,那么天上下了这么大的雪,冯天成的手下也很可能缩在山寨里面避寒,不会再出来办事了,他们再这么等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

    于是李凌风和司徒亮商议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放弃这里,以免他们没逮到冯天成派人为祸地方的把柄,他们自己这帮人倒是先冻死在这冰天雪地里面了。

    于是一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要出林子,到其它地方继续探访消息,可是就在他们动身的时候,在林缘处监视冯天成寨子的一个斥候忽然间跑入到林中压低声音对李凌风和司徒亮说道:“启禀两位队将,冯白脸的寨子有动静了,有百十号人出了寨门,不知要去何处!”

    听罢之后,李凌风和司徒亮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惊喜,于是他们俩二话不说,都立即快步窜到了林缘处,朝着外面望去。

    赵学尧得意洋洋的带着百十号手下,冒着雪从山寨中走了出来,虽然这会儿天气冻死人,但是这帮人却各个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神色,这次冯天成给他们安排的活儿实在是太爽了,既有银子可拿,又有赏钱入袋,还有女人可玩儿,虽然天上飘着雪花,但是却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工作’的热情。

    而且这场雪在他们眼中是绝好的掩护,前些天他们做的几票之后,还有些担心会被那支刑天军给逮住,但是眼下看这鬼天气,又是风又是雪的,应了柳宗元那首诗所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人都找地方躲起来猫冬了,谁还会出来找他们的麻烦呀!

    所以在赵学尧看来,这个时候出去行事,是最安全的时候,而且他们做完事之后,也不易被人跟踪,大雪很快便会掩去他们的形迹,不这个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出去?

    于是他立即点了自己的手下,告诉了冯天成一声,冯天成也觉得这个时候出去确实不错,于是便令他们出了寨子。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不再只是一个村子,赵学尧打算将手下分成三拨,同时动手,一晚上下来,赶的快一点,洗劫六个村子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们都是当地人,对当地的情况很是熟悉,这阳城地界上,他们想来来想去去,估摸着到明天回来,又能弄到不少的钱粮,再掳几个漂亮的女子。

    这些次下来,他们掳来了一二十个年轻女子,冯天成拿去了其中两个最漂亮的姑娘,剩下的都赏给了他们,这两天他们这帮人可是在寨子里面爽歪了,让寨中其他喽啰们可劲的眼馋了一把。

    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山寨外面的山林之中,就有十几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

    看着这伙人大摇大摆的出了冯天成的寨子,朝着西面走去,李凌风和司徒亮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弟兄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生意上门了!跟我缀着他们,看看这伙人这么个大雪天,到底出去想要做什么!我估摸着,搞不好给咱们头上扣屎盆子的就是这帮混蛋!”

    李凌风和司徒亮回到林中,将他们手下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到,一行人都掩饰不住眼中的兴奋,一个个用力的点头答应了下来,立即到林中更深处牵出了他们的坐骑,掸去了坐骑身上披着的毛毡上的雪,纷纷牵着马,绕道走出了林子,避开了冯天成寨中哨岗的视线,从一个他们观察死角穿过,绕了一圈,跟在了头前的那帮人的后面。

    前面那群人似乎笃定的认为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踪迹,相互之间肆忌惮的说笑着,而李凌风等人为了不让前面的人发现他们正在跟踪,所以只能远远的缀在他们的后面,还要时不时的找东西隐藏身形。

    而他们的马匹这会儿也都被套上了嚼子,脖子下的铃铛也都早就摘了下去,使它们也法发出声音,就这么远远的盯着前面那群人,但是又听不清他们到底之间在说些什么,总之这帮混账现在很兴奋,丝毫不以在雪中行军感到辛苦,这让李凌风这些人跟在他们的后面郁闷不已,各个都在心中破口大骂。

    就这么一直走了近大半天的时间,眼看着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李凌风他们一直远远的吊在这帮人的后面,而此地已经越过了莲花山,接近了上河村,基本上接近了护泽河,这里已经是刑天军暂且可以控制区域的最边上的村落了。

    而李凌风也没想到这帮人居然冒着雪赶了这么远的路,来到了这个地方,再扭头看看自己这边的人和马,所有人都几乎快变成了雪人了,连马背上也落了一层白雪,正好给他们提供了不错的掩护,只要他们不动,远远看过来,也只会以为他们是一堆石头呢!

    “李队将!快看,这伙人到这儿分成了三拨人,朝着三个方向散开了!咱们怎么办?”一个走在前面开道的斥候突然间停下来,蹲在地上看着路上的足迹,对跟上来的李凌风说道。

    李凌风蹲身下来一看,果真如此,前面那伙人在这个路口,分成了三路,朝着三个方向行去,这不由得让他有些紧张了起来‘难道是他们已经被这伙人给发现了不成?’

    但是观察了一下雪地上的脚印之后,他又打消了这个疑虑,这伙人分手之后,明显是分头朝着三个村子的方向行去,每组人大致也就是三十来个人,而这三十多人对于当地的这些小村子来说,已经不是村中的人们可以对付的了,很显然,这帮人没有发现他们在背后跟踪,而是在这里分头行动,看来是想要同时对付三个村子。

    李凌风随军到了这里之后,便打听过冯天成的行事作风,这厮虽然同样身为山贼,但是行事作风和赵大同还有肖屠户有所不同,他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很少在当地为祸,只带人常常出去办事,劫掠钱财绑肉票回来,而当地人对他并不算痛恨,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冯天成在本地恶名不彰,几次官府剿匪,都没找到他的头上。

    而今天看这帮人的情况,显然和冯天成平时行事作风不太一样,如此一来,李凌风更加断定,这帮人便是给他们刑天军扣屎盆子的家伙们了。

    “司徒兄,咱们要不也并分三路,你我和刘小乙各带一路,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如何?”李凌风蹲下身跟司徒亮商议道。

    司徒亮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摇头道:“我觉得现在不易分兵!咱们只有这么十几个人,分开之后,即便是发现他们祸害这些村子,恐怕也没办法对付他们,只能派人回去报信,等将军得知消息率兵赶过来,黄瓜菜都凉了!所以我琢磨着,眼下再派人去报信,请将军过来恐怕是来不及了!

    要我看,这对咱们来说,反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干脆咱们不要分兵,集中在一起,跟上一路人过去,要是他们真的就是给咱们扣屎盆子的混账的话,那么咱们也不要客气,今天晚上便动手,一个个的摸过去,干掉他们,省的他们跑了!不知李兄意下如何?”

    李凌风听罢之后,想了一下也觉得有理,但是他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吩咐斥候中的一个什长刘小乙单独立即返回莲花山报信,带人过来将这一带几个路口堵上,他们剩下的人先选一路跟上去,一旦发现这帮人确实是要祸害这里的村民的话,便动手一个个的解决了他们。

    刑天军的斥候不同于一般的战兵,他们因为很多时候要单独行事,所以更讲究个人武技,所以选出来的斥候,经过这一年时间的反复筛选和淘汰之后,各个都是身手相当不错的人,而他们如果以有备打备的话,十几个人对付三十几个匪众,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所以对方分兵反倒是给他们制造了可以下手的机会。

    定下了计划之后,刘小乙受命,立即翻身上马,借着雪地的光线,立即便朝着莲花山方向奔去。

    而剩下的人则检查了一下装备,继续牵着马,选了一条路,跟着一伙冯天成的手下追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