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五十四章 肉盾

    首次试探性进攻,以王天龙和肖天健的彻底失败而告终,王天龙也就放弃了这种用骑兵拉下吊桥的念头了,挥手让这些骑马的手下退下休息,然后对手下吩咐道:“去把那些范家堡的佃户们给老子押过来!”

    不多时,一群王天龙的手下便把这一百多俘获的佃户们给押了过来,驱赶着他们来到了阵前。

    王天龙叉着腰对他们大声的叫道:“你们这些人给老子听了,想活命的话,就要听老子的吩咐,现在老子要你们每个人都扛着木头、土袋跑到庄外面,把这些个东西丢到壕沟里面,给老子填出来一条路,要是谁不卖力的话,老子便砍了他!

    来人,把这些小崽子们先带到一旁看着,谁他娘的要是敢不听话,老子就宰了他的小崽子!干活!”

    肖天健这才算是明白,刚来的时候,王天龙为何突然先袭击这些佃户,并且将他们抓起来的缘故了,这一招还真是狠毒到了极点了,居然拿着这些范家堡的佃户打头阵,逼着他们去填壕,这一招肖天健还真就没想到。

    王天龙这一招可以说是损到家了,这些佃户们都是范家堡的人,逼着他们上去填壕,范家堡里面的庄丁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打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下不了手,何况这些老财平时全指望这些佃户给他们种田,都打死了以后谁还给他们种田呀!可是不打也不行,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佃户们被逼着把壕沟硬是给填上!

    这一下可真是够范家堡里面的人吃一壶了!肖天健心寒了一把之后,挥手也下令道:“你们都速速带上家伙去砍些树,把房门、床板什么都拆下来做些大盾,长梯,动作快点!别都闲着了!赵二驴,去砍一棵大树抬回来,等着攻门时候用!都动作快点!”

    他的手下们立即便同声大声叫道:“是!老大!”让后各自在他们的班长的带领下,马上分头行动了起来。

    这帮人的回答声吓了王天龙那些人一跳,王天龙扭头看看肖天健的这些手下,心道,娘的!看来这姓肖的控制手下还真有一手!这帮手下也算是不错,要是能跟着老子就好了!

    想到这里,王天龙不禁有些嫉妒的看了肖天健一眼,但是马上便大声叫道:“小子们,也都别愣着,去找些东西装土!让里面的那些混账看看咱们的厉害!”

    于是庄外顿时便又热闹了起来,有人去找来了袋子,连那些佃户们用的破烂被褥也抱了出来,开始挖土,用这些东西装起来,还找来了筐和篓子,也用来装土,又有人去把这些佃户们家的门板、床板之类的弄来,临时拼凑起来,做成大盾,用来等一下进攻的时候,防箭防使用,总之只要能动的人,基本上都忙活了起来。

    而那些佃户们,在得知杆子要逼着他们去填壕的时候,一个个都又一次惊慌失措了起来,大人哭小孩叫乱成了一片。

    王天龙的手下冲入人群之中,把他们的小孩儿纷纷夺过来,单独赶到一起看押了起来,那些做母亲的,一个个失声痛哭,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小孩儿也痛哭大叫着要找爹娘,总之场面十分的奇惨。

    肖天健不忍看下去,扭过去了头,心中暗骂这个王天龙真他娘的不是东西,怎么能这么对待这些个穷的叮当响的佃户们,大家伙都是穷哈哈,何苦如此相逼呢?最起码的道德观念,让肖天健法对这样一幕熟视睹,这恐怕也是他和这个时代的杆子最大的不同了。

    几百人紧着忙活,倒是速度也很快,这一次王天龙因为肖天健手下刀盾手装备比较好的缘故,便将铁头那一班刀盾手都压了上去,同时让他手下有盾牌的人也压了上去,逼着这些佃户们,扛上了他们准备的木头、土袋等物,然后一声令下,强迫着他们开始朝着范家堡逼去。

    这些个佃户们男男女女,一边哭,一边被迫着扛上了东西,有些女人扛不动重物,便也要抱着一篓土,跟着一起去,他们后面是王天龙的人用刀枪逼着他们,加上他们的孩子还在王天龙手中控制着,即便再不愿意,他们也只能如此一步步的哭叫着朝着壕沟方向走去。

    这一下果真让范家堡上的人大乱了起来,有人在寨墙上奔走喊叫,有人在破口大骂,但是眼看着这些佃户们扛着东西一步步的走来,他们却一直迟迟没有放枪放箭,只是惊慌失措的乱喊乱叫。

    “上面的大兄弟们,前往别放箭呀!咱们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俺们是被逼的,老爷千万别怪罪俺们呀!不要放箭”一些佃户们虽然被逼着朝着壕沟走去,但是他们还是惊惧万分的对着庄里面叫喊着,期望里面的人发发善心,不要放箭放枪射杀他们。

    铁头率领着是个刀盾手,走在佃户两侧,举着盾牌掩住身形,同时也防止这些佃户们朝两翼逃跑。

    就这么他们一大群人乱乱哄哄的还是一步步逼近了壕沟,而庄子上面的争吵声和痛骂声也越来越大,显然庄里面的人也没有想到,杆子居然会这么良,居然用范家堡的佃户来填埋壕沟,到底是打不打,一时间都拿不定主意了。

    但是眼看着佃户们越走越近,庄墙上的争吵声也越来越大,虽然乱哄哄的听不清楚,但是大家也都明白,他们这会儿在吵什么。

    最终庄里面的人还是下定了决心,就在这些佃户逼近到庄墙下面三十步左右的时候,庄里面的弓箭手和火铳手还是开火了。

    一些弓箭手探身出来,对着佃户们便开始放箭,接着几杆火铳也鸣响了起来,在庄墙上腾起了一团团的硝烟。

    瞬间走在最前面的几个扛着土袋的佃户,身上便腾起了几团血雾,随即这些人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扑倒在了地上。

    惹得那些佃户们一个个都更加惊慌了起来,有些人吓疯了,惨叫着丢下了身上扛着的东西,掉头朝着后面跑来。

    “不许回头!扛上你们的东西,给老子继续朝前走!不许跑娘的!找死”

    紧跟着这些佃户们的一个王天龙的手下,一边大骂着赶着这些佃户们继续朝前走,当看到语言的威胁已经起不到作用的时候,他挥起了单刀,一刀便将一个掉头跑回来的佃户给劈翻在了地上,鲜血一下喷溅出了老高,惊得那些掉头要跑的佃户纷纷又收住了脚步。

    而一些持枪的王天龙的手下,则用手中的长枪又捅翻了两个要掉头逃走的佃户,逼迫着他们继续朝前走去。

    一时间佃户们的痛哭声,惨叫声响成了一片,朝前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就这么挤在了一团,乱的是一塌糊涂。

    肖天健终于看不下去了!也没跟王天龙打招呼,怒声下令道:“赵二驴、冯狗子、李栓柱!别愣着了!让弟兄们抬大盾上去,替这些人遮挡一下!”

    “是”肖天健这些手下大声答应了一声,然后纷纷放下手中的长枪,两个人一组,抬着一些用门板之类的东西临时拼凑的大盾便冲了上去,挡在了这些佃户们的前面,一些箭支发出笃笃声,钉在了他们的木质大盾上面,好歹总算是遮挡住了不少人,但是还是有一些佃户被弓箭射中,倒在了地上。

    “别愣着了!赶紧扛着东西朝前走,老子们替你们挡着箭!挤在这儿都是活靶子!快点去把东西丢到壕沟里面呀”李栓柱一边扛着一块大木板,遮挡着身形,一边对着哭成一片的佃户们叫道,有他一带头,其余的人也跟着一起叫了起来,招呼着这些佃户赶紧朝前跑,丢了东西之后赶紧撤下去。

    在有了肖天健手下的掩护之后,总算是让庄子上面的人的箭支有了遮挡,让中箭中枪的人少了许多,佃户们听罢了李栓柱的叫喊声之后,心知也只能如此了,而且他们心中也有些怨愤,觉得上面的人太狠了,居然对他们也下得了这种狠手,于是便怀着恐惧之情,在这些木盾的掩护下,又朝前奔去。

    肖天健大步走到王天龙身边,对他说道:“王当家,这么干也不是办法,佃户们伤亡会太大了,让你们的弓箭手和火铳手跟上去,压制一下上面的庄丁!这样也快一点不是?”

    王天龙还是一脸的不屑,觉得肖天健这个人太心慈手软了一些,简直就是婆婆妈妈,一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反正不是老子的手下,关老子什么事?这会儿还用不着,等一下再说!好钢要用到刀刃上,等用得着他们上去的时候,老子自然会让他们上去的!”

    肖天健看王天龙丝毫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虽然恼怒也没有办法,谁让他自己缺乏这样的远程火力呢?但是他还是对着前面叫道:“阎重喜!你们两个带着弓箭的,给我放箭,压制一下上面的,保护这些个佃户们!”

    肖天健人高马大,这嗓门也不小,怒急之下一声大吼,声音传出了很远,居然在乱哄哄的场面中,还是让每个人都大致听了个明白。

    那些佃户们听到了肖天健的吼声之后,心中多多少少的对肖天健有点感激,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纷纷加快脚步,朝着壕沟涌去。

    阎重喜听到了之后,赶紧招呼另外一个弓箭手,两个人躲在两处门板之后,赶紧摘下了弓,挽弓搭箭朝着庄墙上射去。

    两个人放箭,毕竟火力很弱,而且他们仓促之间也来不及精确瞄准,一探身便放出箭支,根本谈不上什么准头,基本上射不中什么目标,但是多多少少的也吓了上面的庄丁一跳,一些庄丁赶紧躲到了木牌后面躲箭,如此一来,倒是减弱了一点庄墙上的火力。

    一个个佃户总算是奔到了壕沟旁边,将身上扛着的东西丢入了壕沟之中,然后纷纷掉头,朝着后面奔逃了回来,百十个人一起朝壕沟里面丢东西,数量倒是也不能小觑,很快丢下东西的佃户们便纷纷跑了回来。

    王天龙接着叫道:“不许停!给我接着扛上东西,朝前冲!谁他娘的敢偷懒,老子还是剁了你们!”

    一群王天龙的手下立即拿着棍子抽打着这些跑回来的佃户们,逼迫着他们继续扛东西朝前冲。

    佃户们即便是再不乐意,也只能听从他们的吩咐,开始搬运第二趟东西

    (马上就要下新书榜了,如果还有弟兄尚未收藏的话,那么敬请收藏一下,也方便以后寻找,多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