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艳福不浅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调戏杜玲

    砰,砰!哗啦啦。

    陈晓天和杜玲撞破了头顶之上的挡板,随即出现在了阁楼之上。

    陈晓天看着眼前的环境,不应该说是阁楼,这里应该是形容成为二楼了。因为,前面甚至于是还有一间房门,还有一间房间,房间之中甚至于是还有着一张床。

    “你该不会是一直都在这里猫着?”陈晓天指着房间冲着杜玲狐疑问道。

    “额,你怎么揣测到的?”杜玲摸头,不是很理解了。

    “很简答呀。一直都是感觉不到你的气息,连呼吸都没有感觉到。但是,你就犹如是凭空出现一般的出现了,那就只有是说明一点了,你就是一直都是猫着在这里。”陈晓天道。

    “额,脑子还挺使的,对,我就是一直都猫着在这里。”杜玲想了想继续说道:“但是,我是不是一直猫着在这里,这和我们之间的交战,有一毛钱的关系么?请问,有关系么?”

    “没有关系,我纯粹就是顺便说说而已。”陈晓天道。

    “我看你是活腻味了。”杜玲说完,身形,嗖的一声就朝着陈晓天激射了过去。在这激射之余,她的双手一扬,两把匕首顿时就出现在了手心之中。她的身上,每一个点给人的感觉,那都是杀招。她的身上,就没有一处是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

    陈晓天的双手扬了扬,两把匕首一样是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中。他双手紧握住了匕首,身形,朝着杜玲就激射了过去。

    嗖,嗖!两道身影朝着互相席卷。下一秒钟而已,叮叮叮兵刃交锋的声音不绝于耳。

    经过近身作战,陈晓天和杜玲都对互相的战斗力有了一定的了解。谈到速度,谈到作战的技巧,陈晓天和杜玲都是处在了一种差不多的状态之中。反正,互相想要是伤害到互相,这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的。

    要说是在这么一个氛围之中使用异能的话,那准准就是楼道都得塌了的一个节奏。所以,使用异能那又是不现实的一个事情。近身作战,双方之间又奈何不了对方,这,就好像是将事情陷入到了一种僵局的状态之中了。

    “蛋疼疼的一个情况!”陈晓天抓头。他本以为,就算是将对方传的神乎其神,那只要是将铃铛给克服了,也就没有别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看来,还不一定就是那么一个情况呢。

    “小子,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竟然是可以在速度之上将我给克制住的人。”杜玲笑看着陈晓天道:“不过,在这么一个你也无法使用异能的环境之中,似乎,我这边要有利那么一点点。因为,我可以使用纸牌哦。”

    陈晓天有着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他这边还没有做出来任何的一个应对措施。那下一秒钟而已,嗖嗖嗖,一张一张的扑克牌顿时就朝着他席卷了过来。

    “去!”陈晓天看着迎面而来的扑克牌,他顿时就是双手紧握着匕首扬了起来。

    叮叮叮,兵刃交锋声音不绝于耳。不过,这一次不是兵刃的交锋了。这一次,那完全就是陈晓天紧握着匕首正在抵挡着对方的一张一张扑克牌。是的,那就是他的匕首与扑克牌的交锋啊。

    “好强!”陈晓天摇头。

    “看你小子怎么躲避。”杜玲看着陈晓天,她自信心十足。她的双手之中,更多更多的扑克牌激射了出去。

    叮,叮,叮。更多更多的扑克牌席卷了过来。

    陈晓天都已经是看见了,那匕首之上,已经是出现了一个一个的缺口。要是继续的攻击下去的话,显然不好弄了。这个匕首,那指定就是废定了的事情。

    “大绝招!”杜玲双手一扬,更多的扑克牌朝着陈晓天激射了过去。

    嗖,嗖,嗖,扑克牌似乎是变得多了起来。铺天盖地,全部都是扑克牌的。

    “蛋疼!”陈晓天看了看扑克牌,更是看了看这双手之上的匕首。很显然的一个问题了,这匕首绝对是扛不住的了。

    “怎么办呢?”陈晓天抓头了。大脑,那已经是高速的旋转了起来。大面积的,铺天盖地的,全部都是扑克牌,要躲避掉,要躲避掉。

    看你怎么死!杜玲的双眼一双凶狠的目光看着陈晓天。

    攻击,席卷到了面前。

    叮叮叮。一波一波的攻击打着陈晓天连连后退。他的匕首是越来越残破,他的匕首也是越来越扛不住,他的匕首……

    哇呀呀,得使用大绝招了。陈晓天双手结印,合十,大喝:“脑残炮灰军团,召!”

    陈晓天的绝招之一,那就是召唤分身。并且,他所召唤的还是没完没了的一个分身。里面,有唐三啊,里面,有孙猴子呀,里面,还有着二师兄啊。里面……

    这……杜玲看着眼前情况的时候,甭提这是有多愕然了。她知道一个道理,异能,那也得是源于生活。金木水火土五个系列的异能,那也得是感悟到五种元素才行呀。这,好歹也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是,分身这算是个毛呀,听都没有听说过好。

    “小妞,现在,我就是要群殴你了。识相的话,投降!”陈晓天大喝道。

    “不投降!”杜玲双手一扬,更多的扑克牌从她的手心之中,激射了出去。一张一张,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面八方的分身席卷而去。

    扑克每一张都是很顺利的就没入到了分身的身体之中。只是,在这分身大军遭受到扑克的摧残之时,陈晓天的身形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不过如此嘛,就这么一点点的战斗力,切!”杜玲不以为意。

    “如果说我将你的双手给卡主的话,你应该就是无法飞牌了。如果说你无法飞牌了的话,那么,你应该就是废了。”陈晓天的身形出现在了杜玲的身后,他的一双手死死的抱住了杜玲的身子。

    “你给老娘松开。”杜玲大喝道。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是没有被如此的调戏过,轻薄过。现在,现在感觉好像是怪怪的。这是一种绝对绝对自己被调戏了,被轻薄了的感觉。

    “就不松。”陈晓天大喝道。

    好,此刻陈晓天和杜玲陷入到了一种僵持的状态之中。反正,陈晓天这边那是指定不得松开手的一个情况,而,杜玲因为是咪咪被陈晓天给罩住了,罩出感觉来了,所以,浑身上下一种很是很是无力的感觉席卷到了全身。

    “流氓,这就是个流氓。”心中,杜玲已经是对陈晓天有了一定的判断了。她咬死了,陈晓天是个流氓,指定的,必须个必啊。

    “妞,还别说,你这咪咪挺大的,挺软乎乎的,手感,何止是不错呀,简直就是不错。”陈晓天贴着杜玲的耳朵道。

    “流氓,你就是个流氓。”杜玲大声道。

    “我这还没有流呢,这就背上了一个流氓的名称了,你说,我这不是挺亏么?”陈晓天邪邪一笑道。

    “你还想干什么?”杜玲突然之间有着一种不是很好地预感。好像,今天遇到了陈晓天,这事情就有点不好弄了,轻易……

    陈晓天亲吻着杜玲的后脖子,一双手在杜玲的双峰之上揉捏着。他嗅着杜玲身上的淡淡香味,身体之上,感觉顿时就起来了。小帐篷竖立了起来,贴着在了杜玲的后腿之上。

    杜玲感受着陈晓天的大小,身体一阵一阵的发软。想着自己那个只有一点点的通道,想着此刻感觉之中这么大这么大的一个棒子。这棒子要是没入到通道之中,通道真的是会崩盘的,绝对是丝毫都没有悬念的就崩盘了的。

    “那个……”杜玲还想说什么来着,她的身体就被陈晓天一个横抱给抱了起来。随即,陈晓天迈步就朝着房间之中走了过去。

    陈晓天将杜玲放着在了床上,他一脸邪邪的笑容看着对方。

    杜玲双手覆盖着在了自己的双峰之上,她半坐着身子一点一点的朝着床头挪动,她边挪动边说道:“你不要过来,你指定是没有安好心思,我跟你说,我父亲可是很厉害的,你要是惹乎我的话,你指定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切!”陈晓天不以为意的就朝着杜玲缓缓的靠了过去。他的嘴唇嘟了起来朝着杜玲的小嘴贴了过去。

    这是初吻要没了的节奏么?杜玲看着陈晓天的小嘴,她觉得自己的初吻已经是被对方给预定了。没有,那只是早早晚晚的事情而已。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自己的初吻要没有了。不单单是如此,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自己的清白也要没有了。

    陈晓天亲吻在了杜玲的小嘴之上,舌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没入到了对方的口腔之中。他心说了,这个样子解决战斗多好。动不动就是要打打杀杀的,动不动就是你死我活的。有那么一个必要性没有?现在,不费一点力气,一兵一卒也不费,看,对方的战斗力就被瓦解了。

    陈晓天的双手顺势攀爬上了杜玲的双峰。

    杜玲扭动着身体,娇喘着。身体之上,就好像是处在了火焰之中一般的。她被陈晓天给撩拨的,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杜玲眼神已经是步入到了迷离的一个状态之中了,她感受着对方的双手一点一点的从她的衣服角落之处入侵到了她的衣服之中。对方的双手零距离的触摸在了她的肌肤之上。这一点一点的点火,一点一点的撩拨,她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被燃烧了起来。

    “嗯……”杜玲娇喘着。

    陈晓天双手处在了杜玲的背后,随即就将对方的胸罩给解开了下来。一双大白兔迫不及待的就弹了出来,顶着在了衣服之上。

    陈晓天的目光看着杜玲的羞羞处,那红色的短裙,那黑色的丝袜,他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随即,低下头朝着杜玲的羞羞处触碰了过去。

    “嗯……”杜玲一个不察觉,羞羞处就被陈晓天给调戏了。饶是隔着两层布,那感觉一样是让她觉得娇羞,一样是刺激着她的身体感官。

    陈晓天的双手挪移到了杜玲的腰间,他一点一点的将杜玲的丝袜从裙子下方给扒了下来。看着近在眼前的神秘地带,陈晓天咽了一口口水,低下头,嘴唇朝着羞羞处触碰了过去。

    杜玲深深的娇喘了一点,她感受着陈晓天舌尖处在她小肉瓣之上的摩擦,她更是感受着对方舌尖没入到了她的小通道之中。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她在舌尖的攻击之下,达到了糕潮。

    高速首发艳福不浅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一百七十六章&er>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