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东方战仙

第四百六十九章 晴儿的家(大结局)

    只见眼前偌大的一个至尊神殿,竟是空无一人,而在那最高的至尊宝座上面,却蠕动着黑漆漆的一滩稀泥,但是仔细一看,那却是一堆肉泥!

    而在这堆肉泥之上,一颗人头尚在,那人头长发遮面,已经完全没有了生色,只偶尔隐藏在黑发间的两颗眼珠,微微转动,似乎还能够显示出,这个人还活着。

    可是一个人,怎么会变成了一滩漆黑的肉泥呢?

    那肉泥简直就像是一滩黑色的液体一般,蠕动着就仿佛是在流动状态,而事实上随着那肉泥之中恶臭的血浓渐渐流出,这摊肉泥也正是在慢慢地变成液体。

    这个人是谁?难道他就是神皇大帝?

    悠悠和苍井美美尽皆掩面厌弃,不愿再见到这样恐怖的场面。

    而方可却是慢慢走上前几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随即发现在这滩肉泥人的上方,还有着一件事物,也在不断地蠕动着。

    那根本就是一堆看不出任何形状的物体,仿佛是凝结在上空的黑色烟尘,又仿佛是一个软体生物,偶尔又会变成雾状气体要飘散而去,若不是它也在缓缓的蠕动变换着,一时间还真是令人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方可能够确定,在自己等人未走进这座大殿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一股极强大的恐怖力量,就是眼前这两滩恶心恐怖的事物,所发出来的。

    方可凝神看着他们,良久,他终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

    众人尽皆疑惑不解,悠悠捂着自己的小鼻子,皱眉急忙问道:“方可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这两堆恶心的东西是什么?”

    方可眼睛看向神殿宝座上面的那一滩漆黑人头肉泥,慢慢说:“他就是战神一界的最高统治者,神皇大帝嫪殂。”

    众人尽皆啊的一声,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洗白白惊颤问道:“可是……神皇大帝怎么会变成了这般模样?他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

    方可微微摇头说道:“生不如死。”

    “使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他头顶上方的那一堆不明物体造成的,而事实上那一堆物体,其实现在也几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现在的这两个人……其实他们已经不能用人来称呼了,他们变成了现在的这般状态,正是他们想要彻底控制对方,因而长期的相互压制,相互摧残折磨,最终才弄到两败俱伤,尽皆变成了现在的这般生不生,死不死的惨状。”

    洗白白急忙问道:“可是,那个不断蠕动的不明物体,他到底是什么?”

    “神皇大帝那么强大的一个人,竟然会反被控制,最后被摧残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到底是一个什么力量存在?”

    方可目不转睛盯着面前的两摊物体,缓缓说道:“那是神皇大帝嫪殂的战盔甲。”

    “战盔甲?”众人尽皆露出无法相信的神情。

    方可一字字说道:“没错,它就是神皇大帝的御用战盔甲,它的名字,叫做魇干。”

    方可说的没有错,此刻正在已经变成一滩黑色肉泥的神皇大帝上方所蠕动的不明物体,正是方可的师父风尊所亲手创造出来的,后来却又神秘消失的变异尊崇战盔甲,魇干。

    风尊自从创造了魇干战甲之后,自己才终于醒悟到,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传说尊崇战盔甲,那只是风尊自己的邪恶妖之力,所妖化感染的一个变异战甲神灵。

    虽然他的力量无比强大,甚至可以比肩真正的传说尊崇,但是这个变异的邪灵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一旦有哪个人穿上了魇干战甲之后,他势必会反被魇干的邪恶灵魂所控制,最后身不由己,为祸世间。

    因此战盔甲的始祖,远古风尊在察觉到这个巨大的危险之后,开始意识到自己创造了一个,几乎可以毁灭整个苍穹世界的邪恶事物。

    于是风尊又惊又悔之下,便想要亲手铲除魇干战盔甲,但是此时的魇干已经拥有了精明邪恶的灵魂,他察觉到了风尊想要杀死自己,于是魇干竟然自己主动消失了。

    魇干将自己进入到了一个真死状态,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哪怕露出一点的线索,以风尊之能,必会寻找并除掉自己,于是魇干先将自己置于死地,一直沉睡了亿万年之久。

    魇干之所以要沉睡这么长的时间,是因为他判断风尊一定会留下一些传偈,仍然在短时期内,想尽一切办法找寻自己。

    而亿万年之后,风雨沧桑,世事变幻,想必到那时风尊的遗留,便再也不会找得到自己了,而那时自己再醒来,便可以兴起一番血雨腥风来,到那时候也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限制自己的了。

    于是风云沧桑,魇干终于在亿万年后的某一天,再次复活苏醒过来,而他本身只是一件战盔甲,只能找到一个邪恶的灵魂,作为自己的寄宿体。

    魇干早已经超越了战盔甲一生服务于自己主人的天生使命,魇干是主动寻找主人,并且他只是将自己的主人当做是一个宿主而已。

    魇干的邪恶灵魂,最终选择了神皇大帝,嫪殂。

    因为魇干感受到了嫪殂的内心之中,有着几乎是变态的邪恶灵魂,这与魇干不谋而合,两人有着相同的性情和目的,同时嫪殂本身的实力强大,已经达到战天王巅峰层次,又是神皇大帝的地位,因此他自然便成了魇干最适合的宿主。

    神皇大帝在拥有了魇干战盔甲之后,灵魂受到魇干的影响,于是自己本身的邪恶本质,终于彻底迸发了出来。

    嫪殂邪恶无比,充满着好战毁灭一切的**。

    他与魇干无法忍受世间的和平与安宁,他们所想要的,就是混战,大乱,到处都充满着屠杀,到处都充满着战火,只要世界处在一个永远的动荡和屠戮浩劫之中,才最能够满足他们内心中的妖邪**。

    但是此时的苍穹世界已经趋于稳定,战神一界和战仙一界已经占据了苍穹世界的主导地位,妖界和魔界势趋渐微,早已不能和仙神两界相抗衡,他们处在一个弱势的地位,根本对仙神两界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但是这样的和平,是嫪殂和魇干所无法容忍的。

    于是他们便阴谋借冰皇冷飞云之手,趁战仙一界攻打魔界天荒魔境之际,在天荒道一举杀死仙皇及仙界七战天王,之后又血屠七圣仙山,终于覆灭了战仙界。

    而在战仙界毁灭之后,嫪殂铲除了自己最大的对手,但是他还是无法忍受日渐和平的局势,于是他又阴谋打开了烟云殇的阴山岭封印,复活了魔神。

    之后他令魔神烟云殇创建死亡城堡,勾结妖魔两界,竟然丧心病狂,倒行逆施的针对起自己早已经稳固的战神界十二大王神殿势力来。

    因为此时的他,认为只有自己对付自己,自己和自己发生战争,才能够满足他对于战争征伐的嗜血**。

    而对于之后方可等人重新点燃七圣仙山的圣火,重振灭亡已久的战仙一界,嫪殂也是兴奋异常,予以放任。

    只要是有利于世界大乱,疯狂厮杀的,便是神皇大帝嫪殂最愿意见到的局面。

    此时的嫪殂,已经彻底疯狂,变成了一个嗜战如命之人。

    而嫪殂与魇干之间,也是互有心病,从他们结合的第一日起,他们彼此就一直在试图彻底征服对方,将对方完全变成自己的附属,为自己的灵魂卖命。

    但是魇干不但有着最强大的战力,而且灵魂也是强悍无比,尽管嫪殂已经达到战天王的巅峰层次,但是他与魇干之间,却是势均力敌,谁也无法真正的压制对方。

    就这样,两个邪恶的灵魂在不断的压制与征服的斗争中,最终精力耗尽,两败俱伤,终于变成此刻方可等人所看见的这一幕景象。

    堂堂战神一界的最高统治意志,神皇大帝竟然被自己的战盔甲,给折磨得连**都全部崩溃,最终成了一滩流淌的肉泥,只唯独剩下了一颗头颅和两个尚能转动的眼球,这实在不得不令人感到唏嘘。

    而此时的魇干,也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就连基本的战盔甲形态,都已经无法保持。

    魇干本来想自己复活之后,可以在世界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风,但是没想到在自己与嫪殂之间的消耗之后,此刻的他,也彻底失去了原本的力量。

    方可凝目看着天空中的魇干,他面无表情的走上前一步,沉声说道:“魇干,你本就不该存在,现在该到灭亡的时候了,我受风之妖君风尊殿下之托,现在必须要将你毁灭!”

    此时的魇干,已经临近萎缩凋零,但是他突然听见风尊的名字,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露出无比恐惧害怕的神情。

    因为风尊是他一生中最为害怕,试图拼命想要躲避的人,他没有想到,自己沉浮了亿万年之久,世上竟仍然留存着风尊的力量,而此时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就是代表风尊来毁灭自己的。

    于是魇干歇斯底里之下,豁然爆发出了最后的疯狂,如同一个巨大的恶魔,猛然向方可扑身而来!

    他决定就算要死,也一定要和这位风尊的传人,同自已一起归于毁灭!

    方可看着魇干释放出自己最后的疯狂,恶狠狠的扑来,他沉静如渊,仿佛一尊天神,豁然升到大殿的上空,发出一种如同是天神审判的纶音。

    “阿伦日,神灭之光!”

    方可伸出双手,而在他的两掌之间,仿佛一轮红日一般的威压,直接将魇干的魔灵全部笼罩,瞬间只听见魇干发出了嘶声裂肺般的嘶吼,巨大的惊恐狰狞之下,只见他慢慢地由一团张牙舞爪的黑气烟雾状,逐渐变成了一丝清气,最后终于缓缓飞升而去。

    一切都结束了。

    方可掌中所发出的阿伦日神灭之光,正是当日方可在仙梦第九重楼中,得到的风尊所传下的最后一个传偈,那正是压制魇干的神灭**。

    风尊亿万年所深深担忧的魇干之祸,终于在此时由他的弟子方可,帮助他彻底铲除了,而魇干的邪恶妖灵,也终于在神灭**之下,被彻底消灭,变成了一团清气,随风而逝。

    方可看着那一丝清和之气,知道那才是魇干的最初战甲神灵的灵魂,只不过历经了亿万年的风雨沉浮,此时的他,已经不能够再存在,最终只能是化解消逝了。

    方可在心中暗暗祷告:“师父,您可以安心了,您希望弟子为您所做的一切,弟子不负您所望,终于是帮您完成了,师父,请安息吧。”

    冥冥天际之间,似乎有着风尊安然欣慰的一丝微笑。

    方可向师尊祷告完,这才再次转向那一滩肉泥的神皇大帝。

    此时的神皇大帝,早已经被邪恶的魇干给摧残到了尽头,他那一双无神的眼球,只能微微露出一丝迟钝的乞怜神色。

    方可转过身,对悠悠和洗白白说道:“悠悠,小白,害你们父母双亲和恩师的仇人,就是这个人,你们可以来报仇了。”

    悠悠厌弃的看了一眼那一滩烂泥,最终摇了摇头说道:“我心中虽然早就深深恨这个坏人,可是他现在的这般模样,我心中就只剩下可怜和讨厌了。”

    悠悠说完,于是转身掩面,流着眼泪跑了出去。

    方可转向洗白白,只见他也是一脸的落寞,最终长长叹息一声,摇头说道:“哎,让他自己去吧!”

    他说着,于是转向苍井美美,两个人深情看着彼此,最后一起挽手走出了大殿。

    方可看着洗白白二人离去的背影,他与郭靖一齐转向神皇大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着他一双求乞的眼神,最终二人一齐出手,轰然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这位罪恶一生的嗜战枭雄,终于在方可和郭靖联手攻击之下,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一轮夕阳斜照,庞大的战神王殿,似乎笼罩在一片斜阳如血之中。

    只是这一次,它不再是那样的高高再上,不再是那样的至高如寒了。

    这里,似乎终于开始有了生气。

    ……

    七圣仙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恬然。

    战神界并没有因为神皇大帝的死,而彻底灭亡。

    方可等人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覆灭战神界,事实上正如仙界一样,在很多人的心中,仙一直都是存在的,仙是永远也不会灭亡的。

    而神界也是同样,它既然存在着,那么就一定有存在的道理。

    而且在人们的心中,对于权势和名利的追求,也正是人性的一个基本存在,它永远也不会消失,永远都一直存在于人性之中。

    所以战神界,也永远不会灭亡。

    方可等人已经理解了仙的意义,他们当然不会去做违背道理之事。

    道理,就是人世间的规律。

    ……

    云山雾谷之中,老子依然在云海之间垂钓,紫桐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一直静静地看着老子手中的鱼竿。

    五道清淡的流星飞至,微微荡起了云海间的一丝浮云。

    “哈哈哈,今天的运气真好,竟然钓上来五条小鱼儿!”

    老子大笑着,似乎他的心情真的很愉快。

    紫桐回转头,微笑说道:“老师,你还是愿意开玩笑,现在这五位呀,可是咱们仙界新的五战天王呢。”

    悠悠娇笑大喊一声:“紫桐姐!”接着便扑到紫桐的身边,拉起她的胳膊,一副无限欢欣的神情。

    紫桐温柔抚摸一下悠悠的秀发,微笑说道:“悠悠,你现在可是一幽梦新的主人了,怎么还是像个小姑娘一样,喜欢撒娇?”

    悠悠娇笑说道:“我只喜欢陪着紫桐姐和五谷老师。”

    老子哈哈一笑,说道:“小丫头你若一直在这里陪着老头子,只怕有一个性格坏坏的小子,心里该不乐意了。”

    方可微笑说道:“老头子,你总是这样背地里说人坏话,却叫我如何去泡妞?”

    悠悠突然问道:“方可哥,你以前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们,泡妞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吧?”

    紫桐和苍井美美却同时笑道:“悠悠,那是坏性格方可他们那个世界难听的话,咱们是好孩子,不要听他的!”

    悠悠眨着一双大眼睛,一副不解状,所有人却全都开心大笑起来。

    老子接着问道:“你们今后,都有什么打算?”

    洗白白和苍井美美彼此看着对方,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尽皆温馨不语。

    郭靖却憨憨说道:“我听方兄弟讲解修炼之道,总觉漫漫无际,前方还有许多难解之事,若想要修到战皇境界,似乎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老子微微点了点头,又转向方可,问道:“那方可你呢?”

    方可微微沉思一下,随即说道:“我么?我想……我也该回家了。”

    老子和紫桐都是一愣,齐声说道:“回家?你准备回地球的那个家?”

    方可温柔的目光转向悠悠,说道:“不,是晴儿的家。”

    悠悠听到方可这样说,突然娇羞双颊,一派幸福无限。

    ……

    (全文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