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吉时医到

番外:往昔(中)

    番外上瘾ing,不喜欢看的同学可以不看,最后看个结尾就ok。我也没想到会写这么多章哈哈。

    喜欢的同学就多多留言,跟着看吧。

    ——

    神经内科新转来一个住院病人,丁佳佳被护士叫走,杨茉准备和好好先生说两句就离开,“怎么不让家属陪床?”

    好好先生没说话。

    “晚上还有吊瓶,最好让一个家属留下,我们有家属的电话,我们可以帮你联系。”

    他施施然地坐着,对她不理不睬。

    杨茉对病患有十足的耐心,“你刚醒过来,很多都没恢复,要慢慢来,我们常见这样的病患,醒来之后从前的一切都忘了,不过一年半载就恢复了些记忆,现在和家人一起生活的很好。”

    好好先生打量着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手腕戴着的住院手环上,仿佛对手环很感兴趣。

    话都说完,杨茉也该走了,毕竟不是她的病患,剩下的就交给丁佳佳来解答。

    “好久……不曾说话……”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他仿佛不是很满意,吞咽了一口,“抱歉,你方才说的,能不能再说一遍。”

    这人好像对她说的话,用的词都很感兴趣,到底是为什么。

    “你……经常在这里……我知晓……”

    看着他晶亮的眼睛,杨茉觉得奇怪,为什么从他嘴里出来的话,听起来有些涩。前后语句和常用词听起来都怪怪的。

    说到这个,也不知道她和丁佳佳说的那些话他听去多少,杨茉有些讪然,“以为你听不到,看来以后当着昏迷病人也不能乱说话。”

    俏皮话一说,缓解尴尬也是她要走的时候。

    “你说……状上行激活系统抑制导致意识障碍……是什么意思?”

    刚刚他说话还不太利索,现在却能将病症一口气说出来,的确不容易,还好她擅长跟不懂医学的病患作解释。“其实是叫上行性状激活系统,是我惯于这样说,这个系统传递人的任何感觉,身体的感觉啊,味觉啊,听觉啊。可以保持大脑皮质的清醒,如果这个系统出了问题,人就会昏迷。”

    “大脑……皮……质?”

    杨茉点头,“对,就是大脑的表层。”杨茉说着比比头。

    “都是医学名词,你可能听不明白。”

    “我为什么……好起来?”

    “可能是一种冲击。让大脑苏醒,到目前为止。医学还没有发达到解释所有的症状。”但愿会有医学发达的那一天,所有的疾病在人面前都不值一提。

    这种话病患家属听起来一般会有两种反应,一种听不懂追问下去,另一种似懂非懂完全放弃。

    好好先生却沉默地想她的话,没有再开口问,至少她认为这是很聪明的做法。

    “我的病……好了?”

    “要完全痊愈要等一阵子,不过。”杨茉看向门口丁佳佳显然被绊住了,“你患有颅内动脉瘤是一种先天性的血管缺陷。幸亏发现的早,及时就医,我们主任已经介入手术将动脉瘤用夹闭摘除。”

    “什么……介入……手……”

    杨茉笑着重复一遍,“介入手术,就是不用在头上开刀,属于微创手术,创口很小,有利于你的恢复。”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双茫然的眼睛,杨茉就想要仔细地解释一下,指向他的伤口,“从这里入口,塞进一条很细的管子,医生用这根管子操作给你手术,这样减少了不少的痛苦。”

    “你恢复的很好,我想再有三五日就能出院,正常生活。”

    他好像不太相信,低着头看手背上的输液管子。

    “什么时候……这样治病。”

    他磕磕巴巴地问,不过声音却没有之前那么沙哑,尾音听起来很悦耳。

    “早就这样治了啊,”杨茉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你说的是介入治疗?我们医院早就开展了。”

    显然她的答案没有让他满意。

    他将手放在手腕上,“我是说……”

    哪有人不懂得西医和中医的区别,他这样应该是后遗症的表现,“你说的是诊脉,那是中医,我们是西医,不同的,不过你出院之后可以去开中药调养。”

    这下他好像完全听懂了。

    外面传来一阵说话声,杨茉看看门外,“可能是你的家人,能让他们进来吗?”

    不知怎么的他排斥自己的家人多过于她这个陌生人。

    他沉着地点头,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彷徨,而是不见底的深沉。

    ……

    “杨医生,”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是好好先生的妹妹,笑着过来感谢她,“谢谢你,要不是有你,我哥还不让我们见。”

    杨茉笑着道:“你哥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太爱吃东西,只是吃些粥,喝汤也嫌味道太浓,和从前的口味完全不一样了,从前我哥是胡吃海塞什么都不计较,现在可挑剔多了,我妈最愁,不知道做些什么给他吃。”

    “要不然试试阳春面?”说到阳春面,杨茉就想笑,食堂每周二都有阳春面,她总是打满满的一饭盒,上次去和丁佳佳说话,她捧着饭盒进了好好先生的病房,好好先生问她手里捧着的是什么。

    她说:“面条。”

    她记得当时他是很坚定地摇头,“我说外面的盒子。”

    “乐扣饭盒啊,我们打饭用的。”

    他看着道:“里面是阳春面?我记得……你们……在这里说……你爱吃这个……”

    杨茉点点头,“是啊。是阳春面。”

    认识阳春面,说不定也能下口,她发现他对不熟悉的东西总抱有谨慎的心思,不过看到熟悉的东西总是摇头,从他眼睛里能看出是嫌这些东西做的粗劣。

    “我哥从前是不喜欢面食,不过他现在的胃口变了,倒可以试试。”

    到了下午,好好先生的妹妹柳淼来向她道谢,“我哥吃了不少。我妈让我来谢谢杨医生。”

    杨茉笑道,“只要能吃东西,身体就恢复的快些,等到正常饮食就能出院了。”

    等柳淼走了,丁佳佳很快凑过来哀怨地看着她,“好不容易有个病人是帅哥。他怎么就爱跟你说话,不理我啊?”

    杨茉随意地道:“可能在他昏迷的时候,我比较聒噪吧!”

    丁佳佳表示强烈的同意,“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还舒服点。”

    不光是丁佳佳这样说,整个神经内科都传开了。见到她就说,“你那个703的病人。”

    杨茉还以为这种依赖很快就会消失。没想到柳淼经常来向她求助,还送来柳妈妈做的好吃的。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杨茉只好经常过去看好好先生。

    “明天就要出院了,回去好好歇着,一周后回来复查。”丁佳佳刚要说复健治疗,惊讶地看到床上的好好先生站起身来,没有依靠拐杖或是让人搀扶,就自己扶着床边站起来。

    柳淼道:“我哥昨天就已经自己走到门口了。”

    能有这样的进展还真是不容易。杨茉眼看着好好先生拿起拐杖自己走出去,柳淼推着轮椅走在后面。柳妈妈还在一旁劝着,“坐轮椅吧,到门口就上车了,你这孩子,万一摔了怎么办?”

    往后的几个星期杨茉一直在忙读博的事,没见过好好先生。

    直到在医院走廊里遇到刘家一家人。

    柳淼先和她说话,“我和妈妈正要去找杨医生和丁医生,我哥好了,想请你们到家里吃个饭。”

    杨茉摇摇头,“不用这样客气,我最近也没有时间,吃饭就不去了,若是有什么事尽管来医院找我。”

    “丁医生已经答应了,”柳淼接着央求,“杨医生要是不去,谁陪丁医生啊。”

    丁佳佳已经答应了?丁佳佳一直喜欢好好先生,整日里就在她耳边念好好先生的好,说不定答应柳家人去吃饭是另有原因,如果她不去就剩下丁佳佳一个人。

    杨茉只好答应,“那我问问丁佳佳。”

    柳淼顿时高兴起来,“我妈妈做饭可好吃了。”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丁佳佳的电话打过来,“我先过去了,你快点来,别晾我一个人。”

    杨茉边打电话边拦车,“从来没见你这样积极过。”

    柳家离医院不远,半个小时她就到了门口,来接她的是柳淼,进了柳家,屋子里立即飘来红烧肉的香气。

    “丁佳佳呢?已经来了?”杨茉在玄关换了鞋。

    柳淼笑道:“没有,丁医生不来了。”

    丁佳佳在搞什么鬼。

    给杨茉倒了茶,柳淼道:“杨医生,你说我哥的病会影响他的脾气吗?他一直都不太和我们说话,就是闷在屋子里翻书,偶尔还问我那些字都念什么。”

    “可能会,你要给他时间恢复。”

    柳淼点点头,“我去帮我妈的忙,”说着喊了一声,“哥,出来招呼客人啊,杨医生来了。”

    屋子里传来脚步声响,杨茉抬起头来,差点认不出来这就是好好先生。

    穿着一身运动衣,气宇轩昂的样子,头发也长出了不少,清爽又英俊,那双眼睛里也少了迷惑和惊讶,多了几分泰然。

    彻底颠覆了在杨茉心里的印象。

    两个人坐下来杨茉不禁觉得生疏,离开医院的环境她要拘束很多。

    “最近觉得怎么样?”杨茉是典型的医生式询问开口,希望能将谈话继续下去,她以为他只会说几个字应付她一下,没想到他这次话多了不少。

    “什么都要适应,都要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