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7.第1297章 7

    暗中却是让我公主府的暗卫进宫查探。

    若当真查出了什么,暗卫是我府中之人,自然不会将事情张扬出去,而花无颜那里,虽为都察院所查,但是否公告而出,却还是要看舅舅一人的意思。

    如此一事,舅舅只需等待我查探结果便可,一句嘴上工夫,却是需我与花无颜出人出力。

    花无颜展臂将我向他怀中搂了搂,使我靠的更舒服些,“我觉得皇上似乎知道些什么,但现下却还不能确定,所以才……”

    花无颜说道此处,我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我立时坐起身看看着他轻声道,“你可还记得那时,我们在在回府的街上救了一名妇人,而那妇人所说之事?”

    那时我与花无颜在回府的路上,有一名妇人当街拦驾求救,花无颜便将那妇人带回了公主府之中。

    不久那妇人诞下一名男婴,而后说起了自己是被太子的人自乡野带回,她暗中听得待自己生产之后太子的人便会将孩子带走,将母亲杀害,而那带走的孩子,很可能便是充当了太子妃所生之子。

    当时我与花无颜得知此事之后,俱是震惊且愤怒不已,心想太子竟然为了争夺储位,已不顾了皇家嫡系血脉,而自外抱养或者说是强抢婴孩。

    但因为那件事,想起了多年之前,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太子不能人道之事.

    但当下却并无证据,后来所查,但此事事关内宫秘辛,自然并不会那么简单,是以这么久却也一直未有什么线索。

    现下想起,将这些事情联想在了一起之后,不禁觉着这一切想不通的事情,却好似都有了答案。

    花无颜听了我的提示,思量一瞬却如我一般,有些恍然大悟之态。

    我接着说道,“若那件事情当真,太子近年这些孤注一掷之举,却也就说得通了。那时我虽演了场戏将那妇人赶出府中,但太子多疑的性子,必然还是有所怀疑,而现下我却是表明了与他与皇后不睦,这样一件事情捏在我手中,太子又怎会不惧。

    若当真如此,想来太子竟是不顾所有,定然只望着早日登基继位,到时便可无人再能威胁到他了。”

    花无颜听闻我的想法,赞同的点了点头而后接言道,“太子现下性子越发嚣张无度,且听闻太子在宫中更是有些乖戾之举,恐是因长久忧思所至。”

    长久未曾想明白的事情,现下许是有了答案,我便更是急切,“回府之后便让福生选个得力之人送入宫中,势必要早些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若此事当真,皇后与太子便再无嚣张余地了。”

    街市之上,行人众多,马车缓慢而行。

    途中我却忽然听到了云晖的声音,一口一声“阿姐。”

    因身在宫府外,云晖总是这般学着百姓人家的称呼这般唤我。

    我听了自花无颜怀中坐起了身,撩开了一侧车帘子,果然是云晖。

    多日不见,这小子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