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十二年后的离别

    在无忧的眼中,他的师傅渊水,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一般的人物。

    但当无忧问及渊水,自己对云生的疑惑之时。

    知晓万事的渊水,也沉默了。

    渊水只说:“她不同,也不凡。也许今后的你们,还要一同走过一段很长的路。”

    年少时的无忧,并不能完全理解渊水话中的深意。

    但时光荏苒,青葱少年渐渐变成风俊男子之时。

    无忧觉得,自己仿佛渐渐明白了师傅的话。

    枝头上的云生,转身时瞧见了不远处,望着自己有些愣神的无忧。

    云生向无忧招招手,扬声道:“无忧,你可是来帮我采杏花的?”

    无忧听到云生的声音,从那些纷乱的思绪当中回过了神,定眼望着那正对自己浅笑嫣然的貌美女子。

    提气,疾行。同时一把扯下自己的外衫,几个跃起来到了云生的身旁。

    无忧对着云生淡然一笑,眼中充斥着宠溺。

    随着一阵风过,无忧手中长衫一扬,拂起了铺天盖地的杏花瓣。

    青白色的长衫一撩,便将花瓣兜了满衣。

    无忧一把拦住云生的腰,二人随着漫天飘舞的花瓣,落了地。

    云生接过无忧手中兜了满衣的杏花,笑着道,“这个法子好,即快又省力,很快花瓣就能装满师傅的酒缸,来年,咱们又有杏花酒喝了……”

    无忧接过云生手中的小竹筐,却并没有被云生的笑声感染。

    反之眉头轻蹙。

    云生见平日里总会与自己笑闹的无忧,今日异常的沉默,不禁抬首问道,“可是有事?”

    无忧望着面前的云生,不知不觉中,当年那个梳着双包髻的,一身绯色衣衫语声糯糯的小女孩,早已便成了如今这般,婷婷玉立的女子。

    一身素色裙衫,满头的青丝用一只还带着内绿的杏花枝子挽在头顶,几朵含苞的杏花,便成了她头脸上唯一的装饰。

    这双如水般的眸子,还是那般,如初见之时,望着自己一眨一眨,粉薄的朱唇,微微嘟着,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无忧抬起手,冰凉的手指,轻轻拂过云生的脸颊,“我要走了。”

    云生听到无忧的话,起先有些惊讶,但只一瞬之后,便是释然。

    她展颜一笑,声音清甜,语声淡淡,“这是好事,等了十二年,终于可以下山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在这十二年中,多少个日夜里,云生都曾与无忧二人,一同臆想着山下的一切,热闹的集市,往复的行人,还有各色好吃好玩的东西。

    但行心不准自己下山,渊水亦不准无忧下山。

    所以闯不出竹林阵的她们两个,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凌云峰上。

    如今无忧得偿所愿,却应该高兴才是。

    只是,从小便在一起,一同生活了十二年,相伴着从少不更事的孩童,到如今二人身姿俊朗,婷婷玉立。

    突然之间,一个人要离开了,总会令人觉得,有些伤感。

    无忧来杏花林,便是同云生道别的。

    当日晌午,云生又见到了那些护送无忧上山之时的黑衣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