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她是白家嫡女

    这十几年,便这样走过来了。

    比起“前世”,那整日杀戮的生活,云生还是颇为享受现下这如镜湖之水一般的,平静日子。

    竹屋一里外,凌云峰东侧的边界处,有一片一眼难以望到边界的杏花林。

    因为凌云峰上独特的气候,这里四季都开着繁盛馥郁的大片杏花。

    不远处便可闻到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果木清香。

    日升而起,晨曦万丈光芒破云而出,将这一片粉白色的花海,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

    一阵清风而过,吹得杏花枝头左右摇摆,瞬时便好似置身于一片淡金色的花海当中。

    云生随手折了只杏花枝,将及腰的长发在头顶利落的挽起,用那带着几朵花骨朵的杏花枝子固定住。

    而后将换下的,原本束发的一条粉白色的发带,握在了掌中。

    只见,云生一手提着小竹筐,一手握着素布发带,急速几个起步,踩着那低矮的树枝,脚尖轻点,起跃,只一瞬间,便站在了那杏树枝头。

    高处的枝头上,云生望着远处冉冉升起的煦日,感受着晨间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的淡淡暖意。

    万丈晨光升起之时,云生深吸一口这清新之气,手中素白发带一抖展开。

    一个呼吸间,猛然提气跃起,脚尖轻点,穿梭于那一片最为馥郁的杏花枝头。

    手中那粉白色的素布发带,随着她暗中劲力,时而如仙子披帛缭绕身周,时而如一把轻薄的剑,准确无误的拂过杏花点点。

    随着她在杏花枝头的辗转舞动,一片片杏花瓣,如春日里细洒飘扬的雪片,映着晨日的霞光,随风而落。

    再见云生手中绿竹筐,迎着飘落的杏花瓣轻巧一捞。

    不多时,绿竹筐中便装了满满的杏花瓣。

    云生身在花海之中,白皙的肌肤被这粉白色的花海,与金色的晨光映衬的,泛起淡淡的光晕。明媚的眉眼带着笑意。

    身周的花瓣,随着她的舞动,而洋洋洒洒的飘了漫天。

    这时的云生,好似偷偷落下凡尘,花海中俏皮玩闹的仙子。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明媚的女子,前世却是杀人不眨眼的,我行我素,生杀予夺的果决杀手。

    在这不远处,一身青白长衫的无忧,来到这里之时,见到了便是这番景象。

    无忧立在当下,望着花海枝头穿梭舞动的云生,有些怔愣。

    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天来到这凌云峰,是怎样被那个不到三岁的小女孩,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制在当下的。

    行心说云生是他的闭门弟子,从小言传身授,所以武功了得。但这么拙劣的借口,他当然不信。

    他曾问过他的师傅渊水,能否查出那小女孩是什么身份,为何小小年纪,却可以那般,瞬时之间,一把小匕首便将他一击制住,是否是他太过无用。

    但渊水师傅告诉他,那个女孩,只是长安城中,白家的嫡女。

    白家,他是知道的,那个人人口中相传,富可敌国的白家。

    只是即便那白家富贵非凡,却也难以解释,为何这个与他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女孩,自己还是看不透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