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斩草除根

    冷如霜的提议很快得到刘鹤的认同,但这事最终还得蒋浩然做决定,所以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耳洞地看向了蒋浩然。

    蒋浩然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根香烟,吐出一口浓烟,道:“知道我为什么只让眼前这些部队上岛吗?”

    冷如霜抢答道:“当然知道,因为他们作战勇敢,敢打敢杀。”

    蒋浩然右手食指、中指夹着香烟,在空中晃了晃,道:“不,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杀敌从不留活口,任何时候都下得去手。”

    刘鹤道:“难道我们真要让岛国这个民族完全消亡?”

    “如果可以,我不介意这么做。”

    蒋浩然说得云淡风轻,但冷如霜和刘鹤却听得直冒冷汗,战争前期,岛国拥有七千多万人口,除去战争死亡人数和东三省的驻军及部分移民人数,至少还有四五千万人,这么庞大的一个数字,说杀就全杀了?

    虽然小鬼子是可恶、可恨,就冲他们给中国带来的耻辱、杀戮、苦难,杀光他们都不过分。

    但这毕竟是愤怒时的一句气话,真要杀光他们,相信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觉得有些膈应,毕竟这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中国人在任何时候都会表现出怜悯一面,他们的骨子里永远都带着善良的基因。

    看两人不做声,蒋浩然又道:“怎么,都觉得我过于凶残是吗?”

    冷如霜咬了咬嘴唇,道:“我知道你将这些杀神部队派上去是要大开杀戒,但你也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将岛国这个民族从地球上抹去,所以,猛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的确是让人有些震惊,我倒是觉得,我们也不一定要做得这么绝,毕竟这是要给中国带来不少诟病的,而且,英米等国也不会坐视不理,各种谴责甚至是敌对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中国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是无休无止的战争,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蒋浩然将烟头插进烟灰缸里,换了个坐姿舒舒服服地躺在大班椅上,双手十指交错在胸前,不疾不徐道:“有这个必要。而且,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一定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我们消灭岛国这个民族最佳、也是唯一的机会。至于后果……没有你们想的这么可怕,舆论的风向标掌握在强者手里,现在我们是当之无愧的强者,我们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还有,你们所担心的战争也不会出现,眼下有能力与我们一战的,只有米国,但米国人现在也摸不准我的套路,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有多强大,甚至还不知道我拥有多少核武器,而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现在手里连一枚核武都没有,所以,他们不敢贸然向我开火,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岛国出头,这种得不到任何好处的事情他们不会做。”

    刘鹤道:“总座,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杀戮太重总归是不太好,眼下我们占领岛国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文化入侵来同化他们、兼容他们,毕竟岛国的科技、制造业都领先于我们,这些将来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像这种整座城市不留活口的杀法,许多行业的技工、科研人员不也在其中吗?这与你原先定下的方案可是相悖的,会不会得不偿失?”

    蒋浩然笑笑,道:“不错,我是下过命令,让他们留下这些人,但我三天前就得到消息,这些人大部分现在已经被转移到东三省了,只有些的工业城市还留有少量的人员参与战争中武器弹药的生产,所以,我也给前方部队下达了不留活口的命令。”

    冷如霜道:“能说说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吗?”

    蒋浩然反问道:“知道白起吗?”

    冷如霜微微一愣,但还是回答道:“知道,秦国名将,历史上著名的长平之战就是他打的。”

    “不错,还知道长平之战,那你知道白起在获得长平之战的全胜之后,为什么还要坑杀赵国四十万俘虏吗?”

    冷如霜:“……”

    “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为了斩草除根,因为白起知道,这些俘虏只是暂时迫于武力而屈服,不是真心投降,也不能为秦国所用,一旦时机成熟,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绝地还击,所以,这种祸害就只能斩草除根,哪怕背负恶名,这是一个为将者应该有的果断,将一切危机扼杀在摇篮中。”

    蒋浩然顿了顿,继续说道:“岛国这个民族,凶残狡诈、血腥变态,逼仄的生存空间,把他们的思想也挤压得自私而狭隘,甚至是短视。他们自认为自己是高等种族,其他所有族群都是低等民族,只配让他们蹂躏、让他们践踏,他们理所当然地,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强者,所有人都应该仰他之鼻息、拾他之牙慧。所以,他们才会无数次地挑衅我泱泱中华,甚至连米国这种超级强国都不放在眼里,珍珠港说炸就炸。现在,他们终于为他们的狂妄自大付出代价了,岛国灭亡在即。但你们以为在这个时候宽容他们?放他们一马?他们就会因此感恩戴德、痛改前非了吗?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永远不要抱有这个幻想,再过几十年,他们都不一定承认这一段侵略历史,甚至还会把自己包装成战争的受害者。岛国人虽然一无是处,但他们也有一个优点——隐忍。在局面不利、他们还不够强大的时候,他们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隐忍不出。但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又会变成一匹凶猛的恶狼,不咬断对手的脖子决不罢休。”

    这段长篇大论让两人陷入了沉思,显然,这段话对他们是有触动的,但蒋浩然的话并没有就此结束,停了会,他又接着说道:“刚刚刘鹤说过文化入侵、兼容的问题,但这需要多长时间你知道吗?宝岛和朝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小鬼子用了近五十年的时间,但这两地的抵抗势力依然存在。而小鬼子是个什么样的民族?他们从小接受军国主义教育、从小进行军事化训练,帝国主义思想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意志力、凝聚力也远比一般的民族要高,这样一个种族,你想同化他们?最终还不知道是谁同化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