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猛如虎

    弥漫的硝烟里,巨大的弹坑遍地,到处可见将士们被炸飞的尸体,但更多的是残肢断臂、糜状血肉,触目惊心。几乎被填平的战壕里,还活着的士兵纷纷爬出掩体,哭喊声、叫骂声顿时响成一片。

    “快,进入阵地!”团长陈锋振臂一呼,率先跳进战壕,身后的将士们也一路狂奔,顺着战壕一路奔向远端,另外两个团的将士直接从山脊后面涌上来,瞬间就把整条战壕填满了。

    工兵们开始挥舞兵工铲,把战壕里的沙土铲出去,机枪手也快速地架设机枪,随后担架队和医护队也进入掩体,快速地把伤兵运送出去。

    虽然敌人猛如虎,但远征军将士也没有被他们吓破胆,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入战备状态。

    日军的推进速度非常快,就在将士们进入战壕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三十多辆坦克一字排开已经推进到距离前沿不足三百米,后面跟着密密麻麻的日军。

    因为向上的坡道接近四十五度,炮管已经对天,根本无法打中目标,所以坦克上的炮火全都成了摆设,但前方的7.7毫米的重机枪却一路都没有歇息,朝着远征军的前沿阵地一路横扫,只打得阵地上一片尘土飞扬。

    战壕里,陈锋坐在地上还在兹兹地抽着烟,只把一旁的一营营长龙彪急坏了,抓耳挠腮一番,再次急道:“团长,只有两百五十米,打吧?”

    “打个屁,鬼子全躲在坦克后面,怎么打?再等等。”陈锋剜了龙彪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又继续兹兹地抽着烟,眼睛却不自觉地往战壕里扫了一眼。

    顺着陈锋的眼睛一路望过去,不时就会看到火箭筒兵握着已经装填好弹药的火箭筒,贴着战壕半蹲半站,眼睛还不时地往外瞄上几眼。

    鬼子外面这三十多辆坦克虽然都是最新款的四式、五式坦克,但钢板最厚的地方也只有三十多毫米,如果进入一百米的射程,火箭筒里的破甲弹依然可以轻松凿穿它的盔甲,所以陈锋并不着急,与其浪费子弹,还不如先搞定它们再说。

    自从蒋浩然把火箭筒的技术卖给米国,米国早已大量生产,所以此次从印度运来的武器里,有大批的火箭筒。

    火箭筒面世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只有国军精锐部队才装备,但对于中国士兵来说并不陌生,而且火箭筒操作也十分简单,基本上只要稍微培训一下就会使用。

    但日军并没有按陈锋所想,坦克推进到一百五十米距离之后,就不再前进,在前沿形成一道钢铁战壕,手里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子弹瓢泼般地洒向远征军阵地,随即,躲在坦克后方的掷弹如雨点般地砸进战壕。

    尽管远征军已经开始还击,但不论是机枪还是步枪子弹,都明显打不穿坦克的钢甲,只是陡然在钢板上增加一道火花,日军基本毫发无损,唯一的作用只是阻止日军发起冲锋。

    “擦他娘的,鬼子不按套路出牌?”陈锋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地骂道,刚刚一枚掷弹直接在他身边炸开,好在他趴得快,否则这条小命算是交代了。

    一营营长龙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也是灰头土脸,冲着陈锋龇牙嚎叫道:“刚刚要你开枪你不开枪,现在好了吧,我们就专心等着挨鬼子的炸?”

    “小心!”陈锋突然一声嚎叫,猛然扑倒龙彪,随即一颗掷弹在两人身边“轰”地炸开。

    甩了甩头上的尘土,陈锋飞快地从地上爬起,随即龙彪也爬了起来,却望着陈锋一脸惊恐,一双手直往陈锋头上、脸上摸,一双手顿时被陈锋脸上的血浆和糜状物质染得通红,口里喃喃道:“伤到哪里啦,团长,伤到哪里啦?”

    陈锋也彻底蒙了,也以为自己受了伤,头上脸上摸了一气,但并没有觉得任何痛楚和不适,狐疑地左右忘了一眼,却发现刚刚还在咆哮的一挺轻机枪,此刻已经歪在一边,机枪手却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的掷弹没有炸到他们俩,但把机枪手撕成了碎片,陈锋身上、脸上的血浆全是机枪手的。

    “小鬼子,老子日你奶奶!”龙彪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面目狰狞地嚎叫一声,扶正轻机枪猛然扣动扳机,炙热的子弹顿时呈扇形泼洒出去。

    “传令兵!”

    陈锋嚎叫着,随即就有 一个士兵跑到他的面前报到。

    “立即向师部报告,请求师部立即给我们送十几桶汽油过来!”

    “是!”

    传令兵并腿挺胸,随即跑开。

    布杰班山山脚下,一处斜角山坳中,树林里一片帐篷悄然而立,93师的指挥部就设在这里。虽然是在布杰班山山脚下,但这里是孟拱的上方,位置依然很高,几乎整条战壕都尽收眼底。

    师长吕国全和参谋长伍朝文此刻就在望远镜里观看整个战场,日军的狡猾让吕国全无限抓狂,但显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虽然师部也有炮营,但敌人靠得太近,这炮弹打过去难免不打进自己的阵地,而且,炮营一旦开火,敌人的飞机也马上就能侦查到,炮营基本上就是一次性的玩意,他们可消耗不起。

    “擦他娘的,这仗没法打了,照这样下去,鬼子的掷弹迟早要把我们的人打光。”吕国全从望远镜里收回目光,一脸焦急地骂道。

    “是呀,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我们的伤亡很大,我看命令各团组织敢死队,背上炸药包炸开坦克。”参谋长伍朝文说道。

    “炸个屁,你没看见日军的子弹简直就密不透风,他们就防着我们来这一手,我们的士兵只怕出不了战壕就会被他们打成筛子。”吕国全没好气地说道。

    伍朝文咽了咽口水,沉默了,显然,吕国全说的很有道理,就算组成敢死队,这么密集的弹雨,只怕也很难冲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参谋从指挥部跑出来报告,说是第340团团长请求师部给他们送十几桶汽油过去。

    “送汽油?”吕国全顿时皱起了眉头,随即又道:“这小子又想搞什么鬼,这汽油可是总座的宝贝疙瘩,每个师都只有那么几十桶蓄备,他一开口就是十几桶,也不怕闪了舌头。”

    “汽油?”参谋长伍朝文惊呼一声,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顿时面露喜色地说道:“师座,好主意呀,陈锋这小子脑瓜子就是转得快,这么阴损的主意都能想出来?”

    吕国全一脸茫然,不知道伍朝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顿时怒道:“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好主意?”

    伍朝文兴奋地说道:“呵呵,师座!你想,如果将一桶汽油朝着山下的坦克扔出去,以汽油桶的圆形,还不直接往下滚,只要位置对准了,就能直接滚到坦克前面,这要是一爆炸,光油火就够日军喝一壶了。

    吕国全一愣,随即骂道:“这是什么狗屁主意,油桶一扔出去,要是立即被日军打爆,岂不伤得是我们自己人,不行不行,这样太冒险了。”

    “师座,要说一点都不冒险也不可能,但这个办法还真行得通,只要旁边有两挺机枪把日军的火力吸引过去,在一瞬间把油桶丢出去,敌人的反应绝对不可能这么快,一旦油桶出了战壕,那就是贴着地面滚,而且速度绝对是迅猛,日军就是想打恐怕也来不及。”

    “唔!”吕国全皱起眉头,略微思付了几秒,抱着不太确定的眼神望着伍朝文,道:“要不就试试?”

    “就试试!不就是几十桶汽油嘛,总座未必就会追究?”伍朝文肯定地回答,随即又好像想起什么,接着道:“等等,我看还可以在油桶的两头再加一个炸药包,这样威力就更大了,只要能滚到日军的坦克肚子下,我看把坦克掀翻都不是问题。”

    “呵呵!”吕国全指着伍朝文笑道:“刚刚还说陈锋那小子阴损,我看参谋长你比他阴损百倍,行,就按你说得办!”

    ??????

    340团阻击阵地,日军的掷弹还在继续轰炸,机枪、步枪一刻都没有停歇,远征军的战壕简直被日军炸成一条弯弯曲曲的火龙,整个都笼罩在一片隆隆的爆炸声中和火光中。

    日军的玩掷弹筒绝对是高手,这点远征军是望尘莫及,掷弹从坦克后方飞出来,几乎尽数落在远征军的战壕里,战壕里的将士们被掷弹炸得呜呼哀哉,伤亡极大。但日军躲在坦克后面根本就不冒头,机枪的力量不够,火箭筒又距离太远,手雷又丢不到,远征军拿他们简直毫无办法。

    日军的想法也很明确,指望这一番掷弹把战壕里的远征军摧毁得差不多,随后发起冲锋,一举拿下高地,但他们显然低估了远征军的战斗意志,近半个小时的轰炸里,阵地上的远征军将士依然还在顽强还击,尽管未必能伤及敌人,但气势上不输半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