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危言耸听

    “这个自然。”蒋浩然道,“事实上我已经交到浩天,明年药厂生产的青霉素将有一半无偿提供给各战地医院,另一半的利润继续用来维持各大军校学员的生活费和长江船厂的开支。不过,我不希望看到我免费提供的药品,到达中国之后流入黑市,成为某些人牟利的工具。”

    委员长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我一定加大监管力度,但凡发现有人在黑市贩卖青霉素,一律按叛国罪论处。”

    蒋浩然继续说道:“自从武汉会战之后,海军已经沦为水上游击队,中国海域宽阔,海军成为政府的硬伤,没有强大的海军,不管是东洋还是西洋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到中国来作威作福,要解决这一威胁,只能建设强大的海军,光凭向洋人购买舰艇,不说政府拿不出这笔钱,也不是长久之计,中国海军要强大,必须有自己的造船厂。所以,我通过贩卖手里的尖端科技,和美国政府历时半年的谈判,换来了休斯船厂。我们将会有自己的海军和空军,当然得有这方面的军事人才,所以,我以劳务输出的名义运送了万余学生兵到美国,他们将会是中国海军、空军的中坚力量,至于为什么要瞒着政府做下这一切??????”

    说到这里,蒋浩然不自觉地看了戴笠一眼,让戴笠莫名地一阵慌乱,他隐隐觉得蒋浩然要把这个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果然,蒋浩然继续说道:“一切都是拜川岛幽子所赐,政府高层隐藏着日军的高级特工,这些秘密一旦被日军获悉,日军有所防备还在其次,加以破坏才是最大的威胁,所以,这一切我都只能秘密进行,也根本没有打算据为己有,我堂而皇之把休斯船厂改名为颇具中国色彩的‘长江船厂’,就是在告诉世人,这是中国人的船厂。”

    蒋浩然话音一落,戴笠就抢先道:“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那好,你现在就给蒋浩天发电报,将他名下的一切交给国民政府管理,只有这样才能洗脱你的嫌疑?”

    这种话估计也只有戴笠能说得出来,但委员长显然也很期待,不但没有阻止戴笠,反而颇有赞同意味地看着蒋浩然。

    尽管蒋浩然在心里把戴笠祖宗问候了一遍,但这个问题他必须回答,也几乎没有做任何停顿,道:“交给政府?如果我蒋浩然为了换取自己的自由身,现在将这一切交给政府管理,那我就会成为中国的罪人,因为我的行为将导致中国海军崛起的唯一机会就此胎死腹中。”

    戴笠瘪嘴道:“不想拿出来就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泱泱大国人才济济,难道还找不出一个能管理好船厂的人,我看就是你在危言耸听,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哼哼!我危言耸听?一旦这个消息公布出去,为了争夺这个职位的人恐怕得打破头,谁最先想到的都一定不会是怎么把军舰造出来,而是考虑这当中有多少油水可以捞,一艘预计造价上亿美元的航母,我看到他们手里五千万就能造出来了,“节约”的五千万就会进他们的腰包,这样的航母能开到战场上去吗?别跟我说他们不会这么干?一条滇缅公路承载的是整个国家的希望,但全中国谁不知道它同时也是一条走私通道,在国家危亡之际,这条生命血管般的通道成为官商勾结投机倒把的重灾区,用来救命的物资成了他们生财的工具,我可不希望我的船厂也成为某些人敛财的工具,同时让士兵开着被“节约”的舰艇上战场,用他们的鲜血为投机倒把份子买单。”

    蒋浩然的话让委员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滇缅公路的黑暗他不是不知道,但参与其中的人莫不是四大财团的人,他有心整治,但四大财团掌握着国家的政治、经济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委员长其实也无能为力。但蒋浩然的话同时也让委员长想起来这里之前,四大财团为了蒋浩然手里的产业,在他家里争夺得面红耳赤的那一幕,也深深体会到,蒋浩然的话不无道理,就算蒋浩然真把他名下的一切交由政府处理,终究离不开四大财团的控制,以这些人的贪婪,蒋浩然担心的“节约”太有可能发生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蒋浩然这番处置无可厚非,其解释也合情合理,但委员长同时也知道,此时的蒋浩然已经太强大了,不管在军事实力上还是在民间声望上,甚至是在财力上,都已经达到与自己分庭抗礼的境地了,不管怎么样,这次都得借着这次机会剪剪他的羽翼。

    打定了主意之后,委员长试探性地表示,要将蒋浩然调到军委会任副总参谋长一职,同时由二级上将上升至一级上将,还可以兼任第四十集团军副总司令。

    名义上是蒋浩然升官了,但谁都知道委员长这是要架空蒋浩然,傻子都不会同意,蒋浩然虽然没有直接拒绝委员长,但坚持认为第四十集团军目前还离不开自己,刚刚收复了温州,日军还随时有可能杀回来,黄山的威胁也没有解除,武汉也还在日军的占领之下,而这些都是他目前就要解决的问题,也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西南大后方才真正是暂时稳固了,而这却是一个庞大的作战计划,离开了自己谁都没有这个本领。

    委员长知道蒋浩然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来推脱,也知道他没有这么容易就范,在聊了会关于船厂将来的处置问题之后,委员长只说了句让蒋浩然安心在这里休息几天,就转身离开,甚至没有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

    倒是夫人贴心,命令戴笠这镣铐就不用给蒋浩然戴了,他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尽量安排,绝不能将他以犯人视之,同时也安慰蒋浩然,让他耐心在这里住几天,委员长也只不过暂时没有转过弯来,等他想明白了自然会放了他,她也会尽自己的能力说服委员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