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442章 父母之命

    敢勾结外臣,私藏高手,不是意欲谋反,就是要掌控皇上,太上皇正想整治他,怎么能让女儿进他家门?钟离子均这样的人才也不能推到贼人手里。魏相国求见太上皇,他明白皇上大孝,不会违背父意,只有求太上皇指婚。

    太上皇眼睛一眯,就明白了他的来意,他是直接挖根子来了。

    太上皇吩咐:“让他进来!”

    魏相国进殿大礼参拜:“太上皇万福金安。”

    太上皇“呵呵呵”笑,手捻胡须,笑得意味深长:“魏相国坐吧。”

    魏相国看到太上皇的微笑,心里怎么发冷,明明是和蔼的微笑吗,却让人起鸡皮疙瘩。

    太上皇和他闲聊,只当他是来扯闲篇的:“难得魏相国记住我这把老骨头,闲着没事来看看我。”

    魏相国心里愠怒:我闲的没事了看你,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是郭氏江山,郭氏要是后继有人,轮得到你们柴家山野村夫贱籍的商人做皇帝?还在朝廷重臣面前摆谱,魏相国心里不屑,脸上的笑容更甚:“老臣多日不见太上皇,很是想念,是有好事相求,求太上皇赐两桩婚姻。”

    “赐婚?”太上皇假装惊讶:“给谁赐婚?”

    “小儿中了进士,前途已定,正和三郡主匹配,这是一桩婚姻,小女慕钟离子均的才华,老臣认为也是良缘一对,两桩婚姻,只要太上皇成全。就都是美满的,求太上皇赐婚,成全他们,老臣拜托,如果太上皇成全就是天高地厚之恩。

    “这是魏相国你一个人的意思吧?”太上皇挑眼帘问魏相国。

    “不是的,也是钟离家的意思。”魏相国说道。

    “两家既然是都满意,事情已经成了,以你们的地位,也不用赐婚提升吧?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太上皇一说。魏相国赶紧接话:“太上皇是答应了。”

    “魏相国倒是机变的很,你给皇上办事意思这样歪曲皇上的意思?”太上皇冷笑一声。

    魏相国吓了一跳:“不不不!是老臣心急了,太上皇可不要往别处想,老臣不敢欺瞒皇上。

    是钟离子均迟迟做不了决定,希望太上皇催他一把。”

    “钟离子均是状元,婚姻事自己有权利做主的。皇家人怎么会做干涉状元婚姻事的霸道行为,天下百姓不服,皇帝会失民心的,难道魏相国为了私利置皇上的江山于不顾?”太上皇给他上纲上线,吓得魏相国脖子一缩,恐怕暴露了自己的心思。

    “只是他举棋不定。太上皇几句话他就会幡然醒悟,怎么会不乐意呢。只要太上皇说话,他就会听的。”魏相国怎么会打退堂鼓呢?他要一鼓作气拿下两桩婚姻,一个不成就走,他绝不会干那种失败的事。

    “钟离子均大概是有心上人吧?他一定会自己选妻,”太上皇笑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怎么能自己做主。他已是朝廷臣子,大不孝的罪名他担得了吗。私自选妻,如同苟合,也不是为官的人能干的。”魏相国咄咄逼人,出言不雅。

    太上皇愠怒,脸上的笑容变得阴冷:“人家自己想干的事,别人干涉的了吗,朝廷大臣不合规矩的事情多了,法度还不许朝臣逛妓院呢,你魏相国怎么把妓女都娶进了门?钟离子均做的事要是和你比呢?”

    魏相国老脸红透,他不但娶妓女,还娶了好几个呢,不禁心里一哆嗦,浑身发冷,皇上要是抓他的错,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对于钟离子均,这个老家伙不帮忙,只有慢慢算计,设个什么圈套,不愁收拾不了他。

    赶快把那个丫头弄到手,钟离子均就死心了,鼓鼓自己的雄心壮志,魏相国又坦然了,满脸带上了笑:“太上皇,小儿和三郡主可是两情相悦的,今日就求太上皇做主把三郡主许配小儿,这桩婚姻太上皇是一定成全了吧。”

    “我女儿在我的心目中是极宝贵加珍贵,她的女婿是要自己选的,我是不想当家委屈孩子的,她想嫁给谁就嫁给谁,我是不会勉强她的,”太上皇说的决断,也是实话,真的不舍委屈孩子,父女的感情是真实的,也是深厚的,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或某些人的利益亏待自己的女儿,可不想再次失去女儿,柴荣强迫都不行,别说是他人。

    魏相国心里脑死了,这个老东西一点面子不给,实在是可恨,突然灵机一动,钟离子均就是勾引的,自己的儿子为何不能用那样的手段,以自己家的权势,儿子的身份和俩人初次见面的机缘,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只要生米做成熟饭,还怕她跑掉。

    魏相国“嘿嘿嘿!”笑了一阵,就告辞太上皇:“打搅太上皇休息,老臣有罪,老臣不敢再打扰了。”

    太上皇观察他的行为,眼里一闪的阴毒与得意,猜想这个老东西,这样痛快的走,一定是挖好了算计人的陷阱。

    “来人!……”太上皇喊一声,贾二进来:“太上皇请吩咐。”

    太上皇把信笺交给贾二,给三郡主去送信。“,贾二接了信:“遵命。”

    贾二心里高兴,很多日子没有去郡主的餐馆,很惦记外甥女,顺便打听一下儿。

    贾二这些日子很忙,雨春这次回来他可没见着,顺便看看郡主,郡主对他不错,要是能回到郡主身边,是再好不过的事。

    雨春接过贾二手里的信笺,太上皇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打开一看:小心魏相国。雨春就是一怔:太上皇真的盯上魏相国了?他要有什么行动吗?到底是小心他什么?

    他敢对自己下手吗?让太上皇这样忌惮。

    李雪看雨春神色凝重,接过了信笺一看,心里腾地就跳起来,太上皇提醒雨春小心,魏相国要对雨春下手?

    既然知道了他的阴谋,太上皇怎么不采取措施?提醒雨春,雨春能怎么防备?

    “春儿,魏相国要刺杀你?”李雪紧张的问,荣太守和魏相国勾结,替荣千金报仇?

    “他?没那个胆儿,在京城刺杀郡主,除非他活腻了,他也不会干那事的,他家想得到我,要是他没那个儿子,因为钟离子均他是会杀我的,也得想个别的阴谋,会暴露阴谋的刺杀,他不会那么傻,他敢耍什么阴谋?”雨春想不到他到底能搞什么鬼。

    “春儿,找钟离子均他们商量商量,猜猜他能有啥坏道儿。”李雪的眉头微蹙,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

    到了客厅,钟离子均和楚离破天荒地没有掐架,每人拿一本书在看,见二人进来,李雪面色难看,眉头紧皱,雨春面色凝重。

    俩人的表情严肃破天荒,媳妇不痛快刺痛了楚离的心,急急地就问:“怎么了?”

    李雪手里拿了信笺,递给楚离,楚离接过一看,沉思一阵,就随手给了钟离子均。

    “钟离子均一看有些愣神,:“谁的信。”

    “太上皇的。”李雪回答

    钟离子均在想,太上皇指的什么?是告诉自己小心还是雨春呢:“这信是给谁的?”钟离子均被魏家纠缠着呢,当然就想到了是自己。

    “给雨春的,”雨春没有回答钟离子均还是李雪说的。

    钟离子均看看雨春发呆的样子:“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雨春才抬头:“不明白。”

    几个人都在想,谁也想不明白。

    雨春说道:“他是不是想用荣太守的招子,来个二遍採花呢?”

    钟离子均傻眼:“我可找不到那样让她女儿满意的夯货了。”

    楚离长出一口气:“我想明白了,魏相国有了经验,一定会吸取荣太守的教训,不会用女儿採花,会选择儿子。”

    “他敢来掠郡主?”钟离子均不信。

    “这个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收了郡主的心,再来个生米变熟饭,魏相国就赢了,你钟离子均没了盼头,一定会死心攀魏家,一箭双雕,可比採你强得多。”

    李雪眼睛一眯,冷眼瞅楚离:“你敢胡说!我……”李雪下句没说,楚离却身上冰凉,媳妇认为他糟践雨春了,惹了她的软肋,晚上会不会报复,自己哪是那个意思,这不是分析事情吗?她也生气?不禁讨好地笑起来。

    李雪瞪他一眼,楚离还是头一遭看到媳妇这么凶,再次的送媚眼儿。

    钟离子均捶他一拳:“说正事呢。”送给他不满的眼色,意思是,别飞眼儿吊傍的,让人嫉妒。

    雨春却坦然开口:“楚大哥说的对,他算得上真正的老狐狸,坐到这个位子的,哪个是省油的灯,不算计到骨头里,怎么能把持朝纲。”

    几个人计议一番,只有见招拆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多么能防,也是有遗漏的时候。

    那又能怎么样,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他敢学荣太守,我要他比荣千金还满意。”雨春得意地笑道:“我能杀了江洋大盗,那是用了心机。

    魏相国他不放过我,我也会会一石二鸟,想害人动心机,我会胜他一筹。”雨春说罢哈哈大笑:“魏相国敢算计我,他就等着哭罢。”雨春最恨摆布她的人,谁敢摆布她,绝不会让他好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