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85章下场 求订阅推荐粉票

    雨春心里叫好儿!朱县丞踢铁板上了,敢揍官差的人,一定是惹得起官差。

    钟离子均玩味地看着朱县丞,这个倒霉催的,看起来今日自己的力气是省下了。

    钟离子衍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朱县丞,看起来自家大哥是没有消遣的福分了。

    朱县丞大怒,对着衙役大吼:“一群饭桶!给我立即制服他!”六个衙役蜂拥着上了,转眼间就都变成了乱哼哼的猪,卧在地上喊爹。

    “哈哈哈!”的笑声,挤哄的叫骂声,喝好的声音跌宕起伏:“好!好!好!……”

    “过瘾!好玩儿!横行霸道的衙役栽了!活该!活该!……”哄笑的声音不绝于耳,真叫热闹,比看大戏还开心。

    朱县丞的脸彻底成了锅底。

    衙役打不过人家,自己的算计落空,朱县丞心生一计,主意来了:“肃静!肃静!用力拍了两下手里的破木板:“刺啪!刺啪的。”

    朱县丞的口才不错,语言组织能力也强,片刻便胸有成竹,提高了沙哑的嗓门儿,端的那是威严:“搅闹公堂,殴打办案差官,罪等同造反,这个反朝廷的人,我会奏请县令,出兵将他捉拿归案,被这强人搅了,今日只有审案到此,没办法的事。”朱县丞要逃跑,案子不了了之,就是他的完胜,朱县丞的智慧可不一斑。

    朱县丞离开座位就走,也不顾人群拥挤了。面子也不准备要,挤了两下儿就冒了汗,也不用衙役开道,他比衙役跑得还快。

    “站住!一声断喝,声似洪钟,在朱县丞听来就是千斤巨石砸了头,“嗡!”一下脑袋就乱了:难道自己还要被这个老头收拾,他敢拿自己报仇吗?

    “你……你……你这个……反叛……”朱县丞语无伦次,却迎来一个更让他头疼的声音。

    “朱县丞好大的胆子。敢冒充皇帝!”说老头声似洪钟,那么这个声音就是巨大的洪钟,震得耳朵嗡嗡的,有好几个人都捂了耳朵。

    声落人至,众人更是震撼,一位少年。十七八岁,和老头长得相貌相仿,就是比老头大了那么一圈儿,个子壮硕,面似美髯关公,方面大口。鼻如悬胆,丹凤眼卧蚕眉。名副其实的一员虎将。

    “哇!……”没有一个认识的。

    这人是谁?人人都在猜测:是老头儿的儿子还是孙子?

    姓甚名谁,哪猜得到。

    见他身后的六名兵士仗剑而立,俱是威风凛凛。

    在一边看热闹的朱余韵俩眼放光,这人长得太打眼了,真是她喜欢的那类,武将人又长得貌出奇,她喜欢。转眼她的心又凉飕飕的,看这个郎君与那老头长得像。要是他们是一家的可就坏了,爹已经得罪了老头儿。

    雨春看这个人长得怎么像三国里描述的关公,真威风,长得也真好,往这儿一站很压众。

    钟离子均也羡慕这位,比自己的体质强上百倍,自己是个文弱书生的样子,没有一点武人的影子,两军对垒,敌人都不会惧怕自己。

    人家往那儿一站,一定会把敌人吓趴下。

    不说各怀心思,青年自报家门:“我柴荣,现任正阳县尉,这是我的老父。”

    语出惊全场,最惊惧的数朱县丞。

    沮丧的数朱余韵。

    朱县丞的脸色惨白,心脏简直成了催战鼓,跳得他全身发软,前两天听说来了个县尉,县里离着还三十多里,怎么突然在这里见到?

    一听是县尉,朱余韵心里火热,只是这好事被爹搅的,暗骂朱县丞是猪头,就没看出来那老头与众不同?

    失去这样的良缘,她不甘心,想法挽回败局,朱余韵认为自己是个聪明的,赶紧上前唤醒呆傻了的朱县丞:“爹,您看县尉大人风尘仆仆,一定又渴又饿,快快请到家里,设宴接风。”

    转身又对着柴荣,深深拜下,笑语盈盈抛眉眼儿,弱弱的糯糯的,典雅的,俏语柔言唤了声:“县尉大人请到敝府小叙,可别累坏身子,休息好了再赶路。”

    回身对上老头,屈身万福,两靥含笑,娇滴滴唤了一声:“伯父,您老息怒,常言道,不知者不罪,恕家父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望您大人大量,一同请到寒舍歇息,余韵替家父请罪,还望伯父放过家父,家父与柴大哥是同僚,以后多亲多近。”说罢,朱余韵奉上了谄媚的微笑。

    转脸瞪向张仵作,刀子似的厉眼,要把张仵作捅一万个窟窿,牙齿咬得咯咯响,声音就不是刚才的温柔了:“张仵作你竟敢污蔑我柴伯父,你就等着掉脑袋吧!”随后狠狠地用眼刀子剜着张仵作。

    张仵作立时就吓趴下了。

    “哇哈!”在场的人惊叹,朱余韵真是嘴巧脸皮厚,叫上了柴大哥,还亲近成了伯父,想要害死人家老头儿,反过来就往家里请,一个女子所谓的千金,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坦然拉男人进府,有多不要脸就多不要脸。

    小眼珠在柴荣身上梭巡,就像苍蝇盯美味。

    人人都在骂她不要脸。

    老头更不给他面子,听朱余韵的巧辩,认定她就是个势力小人黑心肝的女人,盯着她儿子不眨眼,就是一个荡妇,现在来巴结他,已经晚了,自己被冤枉的时候,她怎么不出头,看着朱余韵媚眼儿狂飞娇滴滴的假象,“呸!”一口痰就吐在朱余韵脚前:“不奉陪!”

    老爷子的意思很明显,这句话是糟践朱余韵的,不是同性,陪这个字可不好听,一个老头子都不陪你,还惦记人家的儿子,让人家鄙视极了。

    朱余韵脸皮虽厚,却是也成了红布,让她巴结的人强硬的拒绝,还是当着认识的几十人,不窘才怪。

    柴荣却是不搭理朱余韵,直接就坐了下来。

    这一下儿,朱县丞的位置让柴荣占了。

    朱县丞还在发傻,他就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审个案子,先是钟离家的捣乱,最后眼见要收场,就来了个柴荣催命鬼,风闻这小子身世不简单,朝里有人不说,还挺顶事的,真是踢了铁板,自己是不是老了,两眼昏花,没看出老头儿不像庄稼人。

    都是钟离子均,陶三春这群人气的,自己乱了方寸,不知道把罪名往谁身上安,抓个替死鬼却抓住了阎王爷。

    最恨的就是陶三春,贱民是他最敢恨的。

    他深感到了末日的悲哀,极灵的女儿都对付不了柴荣,也恨这个女儿惹的祸,要不自己怎么会对付陶三春,转眼她又喜欢上了柴荣,要不与那陶三春争,柴荣来了好好谋算一下儿,以女儿的聪明,怎么还俘虏不了柴荣,多好的事情办砸了,美满的姻缘也打了水漂。

    朱县丞又想到了希望,柴荣比他也不官大,顶多就是给老头子陪个礼,道个歉。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才是这里的现管,他一个带兵的,没权利审案。

    想到此他又振作精神对着老头低语,他怕给老头道歉降了他的身份,只好到了老头身边:“伯父,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莽撞,要知道是您,下官哪敢。”

    谁他们惜得乌龟王八赔礼,老头愠怒,什么东西?“不是我你就随便陷害?你名副其实的一个赃官!哼!”老头可不惜的理他。

    朱县丞落个没趣儿,点头哈腰地僵在那儿。

    雨春早就震惊了,这里是后周的天下,柴荣是郭威的养子,以后的后周皇帝,是不是那个柴荣呢?天底下同名之人甚多。突然又打了一个激凌,想到自己的前身叫陶三春,陶三春可是郑子明的老婆。郑子明和柴荣、赵匡胤是拜把子哥们儿。

    只是这个陶三春是不是嫁给郑子明的那个,这个她更想不明白了,陶三春已经死了,她变成了林雨春,那嫁给郑子明的一定是别的陶三春了,绝不是这个陶三春。

    没让她继续想下去,柴荣的声音一出,拉回了她的思路,也让全场一片死寂,有很多人期盼柴荣能扳倒朱县丞,收拾了两个仵作,为民除害。

    钟离子均他们明白朱县丞和柴荣只是平级的身份,奈何不了朱县丞,只是要为他爹出口气罢了,毕竟他没权处置朱县丞。

    人人都没想到,柴荣的话是:“把朱县丞抓起来!”众人都觉得耳朵聋了,震惊地望着柴荣。

    朱县丞惊怒:柴荣敢针对他,礼也陪了,好话也说尽了,柴荣竟这样张狂,抓他?他没有那个权力。

    朱县丞气急败坏叫着:“你,哪来的胆子?敢抓朝廷命官?”

    “你算他妈哪门子的朝廷命官?抓起来!褪去他的官服,关押起来!”柴荣的喊声才落,上来两个军士,一下子就把朱县丞踹倒。

    朱县丞惨叫一声,朱余韵见势不妙,慌忙要搭救她爹,也不顾得装娇媚了,出言却是颤抖的:“柴大哥,我爹没罪,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我爹一次。”

    雨春差点儿笑喷:朱余韵脸皮真厚,好像她是人家小妾似的,看她的面子,在人家眼里,她不知有什么面子?

    这一会儿,连楚离、钟离子均都成了看热闹的,不用他们费心了,看这柴荣准是有把握扳倒朱县丞,不然他不敢这么干。

    雨春看柴荣的胆量,真怀疑柴荣是那个将来的皇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