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二十八章 陈氏的算计

    一大群人忙乎着安顿好了陶渊民,刘氏躺着始终没动。

    陈氏的眼珠飘忽不定地转着,心里打着算盘:陶渊民今天出了头,气得一病不起才爽,他是一家之主,软弱得能做什么主,趁他病,位子赶紧夺过来,刘氏被甩了狠狠的耳光,还有出面主持陶家的脸吗?再强悍没有男主人她也做不成了女主人,陶家的女主人转眼就变成自己,陈氏叫一个痛快,卖三春这事可握到她的手心儿:一百两!你们想,我就不想吗?

    想到一百两,陈氏的肚里敲起了响锤“咚咚咚咚咚咚……”激动得嗖的站起,她不想分家了,她要做陶家的女主人。

    三春看到陈氏莫测的神态,如梭的眼珠儿,明显的是在打鬼主意。

    看到了陈氏的样子,三春立刻去观察别人,两道身影在她眼前划过:杨氏?陶永清?他们隐隐藏藏的?哦……?陶司国回家,一定是陶永清的手段,怎么弄回来的他?听陶司国句句不离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陈氏招手丈夫儿子媳妇一家人,美滋滋的走在回返的路上。

    陶司空不明白,急着问陈氏:“叫我们回来干什么?趁热打铁,就势把家分了。”

    陈氏眉飞色舞地嗔了丈夫一眼:“看你这头晕了吧?公公婆婆都病了,也该颐养天年了,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不该担起家主的责任。”

    陶司空摸摸头,不解地问道:“咱们还卖苦力继续养他们吗?”

    陈氏“扑哧!”笑了:“你怎么也成了书呆子,以后,咱儿子孙子都读书,你这一家之主只监视着那两股子劳作就可以,老二家五个大小子,二十亩地还经管不了吗?”

    陶司空满脸地惊愕:“你这么会算计,好!我们以前的一切辛苦,都让他们尝尝。”

    “加一起九个大男人,忙时种地收秋,闲事打工挣钱,陶司国那个懒蛋应该受点苦了。”陈氏嘴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得意地一笑。

    陶司空配合地笑起来,喜色爬满了眼角儿眉梢:“好!三春那丫头打柴,买一群猪鸡羊让老二家和俩媳妇经营着,一年也对付不少钱,吃饭咱们也伙起来,热闹。”陶司空说得高兴,晃晃悠悠的身子像喝醉了酒。

    陈氏鄙视了陶司空一眼,佯装不悦:”当家的,你怎么那么不开窍,砍一年柴值几个钱,没告诉你吗?那是一百两。”

    “哦!哦!哦!哦!我明白了。”陶司空大笑起来。

    “给我们闺女添箱一百两,找个什么样的好主儿没有。”陈氏抬头望天,惬意地看着蓝天白云,心里这个舒畅,虽然是阴天,比阳光照耀还暖心。

    丛明的脸色灿烂如花,心里的小鹿儿咚咚咚的跳,庆幸自己要如愿以偿。

    陶司空脸色一暗,刚想到一百两怎么花,买两个妾侍也养得起了,这个大老粗儿庄稼耙子,心还挺花的,男人吗,有了钱,就是往那方面想,怎么就要陪嫁闺女?把钱送到别人家。

    不悦的口气随想着就出来了:十两银子在庄稼主儿就可以嫁几个女儿,我们快老了,女儿都嫁了,儿子少照顾不到咱们,有钱买几个人伺候着是正事。

    丛明遍体冰凉,陶司空的性子她懂,绝对不会便宜女儿。

    陈氏差点儿炸毛儿,眼睛一立,脸色漆黑,温柔妩媚毫厘不见,眼光就像疾飞的冰刀。

    陶司空打了几个哆嗦。

    陈氏的话还没出口“扑通!”就栽了前趴,大腿压上了一团,脸抢先着地,鼻子撞在一块石头上“妈呀!……”一声嚎叫,惊得一家人都止了脚步。

    陈氏腿下压的竟是永明的五弟陶永久,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儿,哇哇的哭声非常响亮。

    一家人都搀扶陈氏,却没人理会陶永久,丛明狠狠瞪陶永久,骂声随后嘎嘎地:“不长眼的东西,跌坏了俺娘,卖了你看郎中。”

    陈氏骂几声:“小兔崽子!是你故意撞我?”

    永久不回答,扯着嗓子猛嚎,眼泪哇哇地,陶司空正做梦买什么样的美妾好,哪有空儿理一个小毛崽子,拉着陈氏就走。

    看陶司空一家走远,永久的哭声嘎就断了,爬起来飞快找到永明三春几个:“三哥、四哥、三姐,我发现一个大阴谋。”

    三人惊诧异常,人家有阴谋还能让你知道?

    “真的!真的!”永久就把他一路听到陶司空一家的谈话,学了个七七八八。

    几个人做梦也没想到,陈氏的野心这样大。

    当下几人商量一番,对陈氏一家的防备不能松懈,三春想到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永久把陈氏两口子的话告诉陶渊民,如果陶渊民有一点儿气性的话,也会和陈氏不死不休,也看出来陶渊民极恨陈氏。

    最主要的陶渊民一定会猜到刘氏肚子里的是谁,血缘最重要,陈氏聪明反被聪明误,陶渊民再窝囊,也不会老老实实让别人的儿子祸害自己的儿子,狡兔还有三窟,何况读了那么多年书的大活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