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纨绔太子

第五百七十九章 疏忽

    看到司空剑横捧腹大笑,夜剑形气的骂道:“司空剑横!你笑什么!”

    司空剑横捂着肚子,笑个不停,“没、没什么。”

    “这件事情谁不准告诉别人啊,就是连主公也不行!”夜剑形恐吓道,“要不然的话,我饶不了你!”

    “剑形,你屁股怎么了?”就在夜剑形刚说完的时候,洛九天便飞了过来。

    夜剑形吓得连忙摆手道:“军师啊,没事,没事,我好的很。”

    洛九天眉头微微皱起,也没时间去理会夜剑形,当下道:“我们去找主公!”言罢,身形一闪,踏着飞剑,开始寻找舒俊的下落。

    此时,舒俊、赵补天和周天玄三人都已经沉入了江中。当大船爆炸的瞬间,三人一起随着大船沉了下去。恍惚间,赵补天手中的飞剑化作两条长龙,朝着舒俊腰间盘来。

    舒俊不敢大意,手中的阴阳双锤一挥,挡住了飞剑。这一挡,舒俊用了九成的力道,可没想到赵补天射来的飞剑根本不堪一击。阴阳双锤轰击在飞剑化成的飞龙上,顿时便将两条飞龙击散。

    赵补天脸色苍白无血,身子如石块般朝着江水深处坠落。

    周天玄看到赵补天不敌,对着舒俊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人联手趁机追上去,将赵补天杀死。

    舒俊还没来得及点头同意,一只翻江蜃已经游了过来,巨大的尖角,锋利如刀,朝着舒俊的胸口刺来。

    舒俊冷笑一声,六色神光照亮了江水,电光般一闪,便将那只体型巨大的翻江蜃斩杀。可是刚斩杀完一只的时候,周围无数的翻江蜃都是游了过来,将舒俊团团围住。

    舒俊眉头紧锁,深怕错过击杀赵补天的机会,对着周天玄打了个手势,让他去追赵补天,而自己则是对付这些翻江蜃。

    周天玄会意,不再犹豫,身上的红蟒铠甲一变,伸出了两只鱼翅,拨动着水面,朝着江底游去。

    “主公!”就在舒俊搏杀翻江蜃的时候,夜剑形等人冲了过来。

    舒俊抬头望到了夜剑形等人,阴阳双锤绕着身子狂舞,将周身的翻江蜃击退后,钻出水面,趁机吐了口气,“剑形,你们拖住这群翻江蜃。我去杀赵补天!”言罢,舒俊身子一沉,朝着江心游去。

    江水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舒俊凭着六色神光的光芒,仔细寻找周天玄和赵补天两人的身影。可是找了半晌,也没有发现。

    正在舒俊疑惑间,身后的水流传来了巨大的波动声。舒俊眉头一锁,身子猛地向后急转,与此同时,手中的六色神光闪电般激射而出。

    轰隆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大江上,猛地涌起了浪潮。无数的水贼,拖着长长的铁链,拉着一头体型巨大的翻江蜃,朝着舒俊奔来。

    六色神光斩断了无数的铁链,可却也放出了那头翻江蜃。顿时,一声怒吼声响起,翻江蜃摇滚着巨大的身躯,挺着巨角,朝着舒俊刺来。

    舒俊脸色不变,借着水流的去势,躲开了翻江蜃的巨角,双手一用力,便趁势站在了翻江蜃巨大的头颅上。

    “六色神光!斩!”舒俊手中亮光一闪,锋利如刀的六色神光无情的斩在翻江蜃巨大的头颅上。

    翻江蜃吃痛狂叫,巨大的尾巴四处摆动起来,将周围的许多水贼远远荡开。舒俊看到六色神光也没有将翻江蜃杀死时,手中的阴阳双锤,随之而出。

    “破天一击!”

    “破天二击!”

    “破天三击!”

    轰一声!一声兽吼声落后,翻江蜃摇晃着身躯,开始朝着江底沉去。鲜血,浸染了整个江面。那些体型较小的翻江蜃看到大翻江蜃被舒俊斩杀,都是吓得纷纷惨叫着后退。一时间,整个江面上乱成一团。那些水贼虽然极力的控制翻江蜃,可是兵败如山倒。翻江蜃只顾着逃命,哪里还肯听水贼的话。

    由于翻江蜃体型巨大,在水中下沉的速度也十分快捷。舒俊双手抱在翻江蜃的巨角上,也随着翻江蜃一起下沉。

    渐渐的,随着舒俊的下沉,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就是连周围的水温,也发出了一股让人刺骨的冰冷。

    就在此时,一道青光,照亮了漆黑的江底,顺着青光望去,舒俊似乎看到了一团白影,正朝着自己扑来。

    斩!舒俊脑海中念头一过,六色神光将周围漆黑的江水照亮,发出耀眼的光芒,迎上了青光。

    江底,似乎响起了一个闷雷。江水剧烈的震动起来,发出了一阵阵的涟漪。趁此,舒俊看到了赵补天那张毫无血色的俊脸。

    两人目光短暂相接,仇恨的怒火,一闪而逝。由于相距很近,道器之类的法宝再也派不上用场。两人只有靠着拳脚,互相轰击着对方。在江底,加上水的浮力,不管是舒俊攻击赵补天,还是赵补天攻击舒俊,对方都是没有办法躲闪的。

    舒俊一拳轰在了赵补天的胸口上,可自己的腰间,也被赵补天重重的踹了一脚。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相互轰击,拼的不仅是力道,更是毅力。

    斗了半晌之后,舒俊的胸口便传来一阵窒闷的感觉,肺部也好像是要爆炸一般,感觉十分难受。望了赵补天一眼,赵补天也是脸色虚弱,显然也到了极点。

    就在两人都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道红芒从舒俊身后袭来。赵补天脸色微变,一脚蹬在舒俊的胸口上,身子借势朝后游去。

    舒俊回头望了一眼,看到是周天玄追了上来,一颗悬着的心,不由放了下去。此时,他已经到了虚脱的状态,严重的缺氧让他大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看到周天玄追赶赵补天,舒俊再也坚持不住,双角一摆动,趁势游了上去。直到浮出江面,呼吸上新鲜的空气时,才是感觉好些。

    此时,江面上已经血红一片,漂浮着大量翻江蜃的尸首。夜剑形等人正在收拾残余的翻江蜃,看到舒俊浮了上来,洛九天闪身飞来,将舒俊从江面中拉到了岸边。

    刚一岸边,舒俊便躺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起来。洛九天担心的问道:“主公,你怎么样了?”

    舒俊苦笑,喘息道:“死不了,周天玄已经去追赵补天了,要是追上的话,一定可以杀死他。否则的话,这一次行动,我们就彻底失败了。”言语中,带着微微的失落感。

    洛九天听了这话,心里也是感到一阵失落。毕竟,这一次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可还是有不少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以致于破坏了他们这一次的计划。

    “舒门主!”就在此时,孙谋策的声音远远传来。

    舒俊和洛九天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孙谋策正带着大量的士卒朝着江边赶来。

    “舒门主,赵补天怎么样了?”孙谋策一脸紧张的问道。

    舒俊苦笑一声,道:“眼下我也不太清楚。周天玄已经去追了,不知道结果如何。”顿了顿,又问道:“天尸教的四大护法呢?”

    孙谋策歉然道:“都被他们逃脱了,我们的士卒死伤不少,不过那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要还在帝都内,他们就逃不出去。”

    舒俊摇摇头,指了指江面,道:“孙先生,即使是将帝都的所有出口封锁,怕也封不住这江面。”

    闻言,孙谋策一怔,望了望满是翻江蜃尸身的江面,惊道:“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洛九天解释道:“赵补天勾结了水贼,利用水中的巨兽翻江蜃,突破了水下的铁,沿着护城河的水流进了城。刚才若不是他们猛不防杀出来的话,怕是赵补天早就死了。”

    孙谋策听了,扼腕叹息,“真是大意了,我没有料想到敌人会从水路攻来。”顿了顿,便对手下的人下令道:“传令下去,严查江边,封住水中的铁,就是连条鱼,也不能过去!”接着,孙谋策手下的士卒便上船驶向江心,收拾那些残余的水贼。而另一部分士卒则是去大江的水门处,检查铁。

    不久之后,一身湿透的周天玄从江面浮了上来。看到舒俊等人都站在岸边,不由歉然一笑,“舒老弟,抱歉了,被赵补天那家伙给逃了。”

    舒俊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闻言只是摇头苦笑,道:“周老哥,上来再说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天生飞身上了岸,叹息道:“本来可以杀死赵补天的,可是却被白凤和侯隐东偷袭了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赵补天的身影。”

    “这一次的计划如此周密详细,可还是让赵补天给逃了。”夜剑形失落道。

    “大家不要丧气,眼下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就是连水路,也严加查看起来。赵补天和他的人是绝对逃不出去的。只要我们地毯似的展开搜索,一定可以找出赵补天来!”孙谋策鼓励道。

    洛九天苦笑一声,道:“孙先生,这一次要是想再找到赵补天的落脚处的话,怕是更加困难了。”

    孙谋策明白洛九天的话。上次赵补天的行踪暴漏后,已经引起了他的惊觉。以赵补天的为人,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即使是他们知道赵补天就在帝都内,也没有办法找到他,更不要说是杀死他了。

    一时间,在场的几人都是一脸垂头丧气,内心十分失落。

    四皇子府内,灯火通明。铁面脚步沉稳,走上了赢玉所在的那所阁楼。

    “主公。”铁面站在门外,沉声道。

    赢玉打开房门,轻声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舒俊和孙谋策带人围剿赵补天,可结果还是让赵补天给逃了。”铁面声音冰冷,低沉道。

    “逃了么?”赢玉剑眉微微蹙起,“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既然赵补天冒险来到我大秦皇朝,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主公,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铁面忍不住问道。

    “眼下,追杀赵补天成为了朝内朝外所有人的呼声,可我们若想进一步接近成功,表面上必须做足文章,扬言追杀赵补天,而暗地里,却必须要帮助赵补天。”赢玉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铁面,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铁面微微一怔,望了赢玉一眼,缓缓点头,“属下明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