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纨绔太子

第五百三十六章 化身成蛹

    “主公!”逃远的痞子龙看到舒俊被玄蛇的触手包成蛹状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完了,这次主公没成为玄蛇的大粪,倒是成了蛹了!”

    舒俊的五官都被玄蛇紧紧的封住,呼吸逐渐变得沉重起来。而玄蛇制服了舒俊之后,也不理会大呼小叫的痞子龙,身躯一扭,便朝着自己的栖息地奔去。

    痞子龙看到后,气的哇哇大叫,可是不管它用什么办法来吸引玄蛇,对方就是死活不理。痞子龙也许并不知道,玄蛇为了对付舒俊,离开栖息地已经太长时间了。期间,它也被舒俊和痞子龙伤害不少,若是再不回去的话,一旦遇到其他强敌,难免会丧命。

    因此,不管痞子龙如何的挑衅,玄蛇就是充耳不闻,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急速的朝着沼泽地驶去。

    痞子龙无奈,只能飞身来到了被缠成蛹状的舒俊身旁。可是还没等到它出手去救舒俊的时候,无数的触手已经从四面八方围攻了过来。一时间,痞子龙只能气的大骂几声,起身飞远。

    “主公,你可终于回来了!”险象环生的夜剑形脸色忽然一喜,目光望着白凤身后,惊喜的叫道。

    正在痛下杀手的白凤听到后,脸色猛地一变,回头望去,却见身后空空如也。瞬间,白凤明白,自己上了夜剑形的当。果然,这个念头还没在心中闪过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一阵的风声。

    “好狡猾的小子!”白凤娇喝一声,蝴蝶镖随手一甩,如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挥舞着锋利的翅膀,飞向夜剑形。

    夜剑形嘻嘻一笑,飞剑绕在面前,“和你比起来,我还算不上是狡猾。”

    “找死!”白凤怒骂一声,与一名赶上来的黑衣人一前一后,夹击夜剑形。

    夜剑形虽然嘴上占了便宜,可是身手却慢了半拍。顿时,左臂一痛,一只蝴蝶镖划过后,抛起一流的血光,将夜剑形的一块皮肉削掉。

    夜剑形痛的哇哇大叫,骂道:“好你个贼婆娘,还真不手下留情啊!”

    白凤冷笑道:“对你这种轻薄之人,哪里用留情了!”

    夜剑形骂道:“好啊,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了!”

    “废话少说!看镖!”白凤知道自己嘴上说不过夜剑形,因此不再说话,专心舞弄着蝴蝶镖,封住夜剑形的所有退路。

    这一次,夜剑形退无可退。想要转身远遁,身后却被一个手使流星锤的黑衣人挡着。眼看着面前飞来无数的蝴蝶镖,身后又被黑衣人拦着的时候。夜剑形猛一咬牙,才手中飞剑如一道长虹,猛地掷出,划出一道弧线,迎向身后手拿流星锤的黑衣人。

    噹!

    飞剑撞在了飞来的流星锤上,被远远的击开。而流星锤去势一缓,正好被夜剑形钻了空子。

    砰砰几声,几只蝴蝶镖打进了夜剑形的身体,还不待夜剑形痛呼,那些扎在身上的蝴蝶镖猛地化作了黑色的蝎子,撑开夜剑形身上的伤口,钻进了他的体内。

    “啊!”

    嗜心般的剧痛,让夜剑形难以忍受。体内,像是忽然间多了数万条虫子一般,在侵蚀他的身体。

    扑通一声,夜剑形重重的摔在了沼泽地之中,再也没有爬起来。

    “老夜!”看到夜剑形像个死人趴在泥水中一动不动,司空剑横脸色大变。想要过去看一看夜剑形的伤势时,却苦于被眼前的黑衣人纠缠,无法脱身。其他的人也是如此,虽然知道夜剑形受了重伤,但也只能看在眼里,毫无办法。

    “他中了我的蝴蝶镖,毒蝎已经钻进了他的体内,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会化作一团脓水。”白凤斩杀了舒俊一方的一名大将,心中微微得意。

    赵补天也微笑的望着白凤,目光中露出了少有的赞许。“不错,你做的很好!”

    “多谢主公夸奖!”白凤娇笑一声,双手一转,又是挽起了漫天的蝴蝶镖,去配合其他几名黑衣人围攻周天玄。

    周天玄虽然修为要比这些人高出许多,可一下子受到这么多人的攻击。身手就算再厉害,也难以应付。

    而洛九天和司空剑横那边,也是败局已定,胜负之分,只是个时间问题。

    赵补天看到舒俊手下的几个得力助手马上就要被自己杀死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微笑。这一次,舒俊就是从他手底下侥幸逃脱,没有了这些人的相助,也难成大事!

    想到从此之后,自己终于可以除掉舒俊这个敌人的时候。赵补天的脸上露着欢心的微笑。可还没等到赵补天脸上微笑舒展开来的时候,一声玄蛇的长嘶声,已从远处传来。

    “这个畜生怎么回来了?”听到声音后,赵补天收起笑容,眉头微微一皱,“难道舒俊被玄蛇吃了?”

    按捺着心中的疑惑,赵补天循着声音望去,却见体型巨大的玄蛇,浑身是血,急速的飞奔而来。而痞子龙像是一只苍蝇,在玄蛇的眼前飞来飞去,不断的大呼小叫,却引不起丝毫的注意。

    没有看到舒俊的身影,赵补天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看来,倒是不用我动手了呢。

    “痞子龙,主公在哪儿!”司空剑横分了神,后背挨了一刀,顿时鲜血长流,疼的他呲牙咧嘴。

    “主公变成蛹了!被这个畜生变成蛹了!”痞子龙大叫道。

    司空剑横虽然听的清楚,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眼看着赵凡挺枪刺来,司空剑横也顾不得再问,只能挥动着手中的飞剑,专心应敌。

    玄蛇刚一回巢,便看到自己的老巢被这么多人占领。当下,怒火攻心,也不管是谁,触手漫天挥舞,攻击着在场的所有人。

    赵补天因为少了舒俊这个劲敌,对玄蛇肆无忌惮。眼看着触手迎面袭来,赵补天不慌不急,双手猛地一缩,两把飞剑握在手中,轻轻一挥,便斩断了袭来的触手。

    赵凡本打算挺枪趁机刺死司空剑横,可是身后风声骤紧,心知是玄蛇的触手袭来。只能放过眼前大好的机会,挺枪回身,挡住玄蛇的触手。

    司空剑横钻了空子,侥幸逃脱,不由乐的眉开眼笑。猛然间想到舒俊不在,夜剑形又生死不明的时候,刚刚激动的心又是失落下去。

    “痞子龙,主公到底怎么了?”司空剑横飞奔到夜剑形的身边,回头对痞子龙问了一句。

    痞子龙依旧是在玄蛇的面前飞来飞去,闻言叫道:“我他妈都说了多少遍了,主公被这畜生变成蛹了!你耳朵长屁股上了吗?”

    司空剑横还是不明白,舒俊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玄蛇变成蛹。趁着自己来到夜剑形身边的时候,也没再理会痞子龙,而是一把抱起了夜剑形。

    “老夜,你怎么样了?”司空剑横紧张的问道。

    夜剑形脸色红润,丝毫没有半分受伤的样子。呼吸也是十分的均匀,像是在沉睡一般。

    司空剑横看的一头雾水,刚刚明明看到白凤的几只蝴蝶镖打中夜剑形,而且都变成毒蝎钻进了夜剑形的身体。可眼下看来,夜剑形好像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而且从他脸色看来,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而且,更加让司空剑横吃惊的是,就在他刚刚抱起夜剑形的时候,对方还喃喃呓语了几句,在他怀里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看到夜剑形做出这般动作的时候,司空剑横完全愣住了。“老、老夜。”司空剑横声音有些颤抖,“你他娘的到底有事没事?”

    夜剑形似乎听到了司空剑横的话,缓缓睁开眼,望了司空剑横一眼,“剑横,别闹。”

    闻言,司空剑横瞪大了眼,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掐了一把,“他娘的,到底是老子在做梦,还是这小子在做梦?”

    “哎呀!”就在司空剑横发呆之际,夜剑形猛地跳了起来,“怎么样了?我们都死了吗?”

    司空剑横呆呆的望着生龙活虎的夜剑形,茫然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夜剑形望了望远处,玄蛇正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挥舞着无数的触手攻击人群。洛九天和周天玄时而与黑衣人相斗,时而又要提放玄蛇的触手。痞子龙在玄蛇的面前飞来飞去,嘴里不知道叨叨的骂着什么。

    “老夜,你身上的伤……好了吗?”司空剑横有些迟疑道。

    听了司空剑横的话,夜剑形也才是忽然想起自己之前身上的伤,不由伸手四处摸了起来。“哎,奇怪了。”夜剑形皱着眉头道,“那个恶婆娘的蝴蝶镖都变成蝎子钻进了我的身体,可我为什么没有丝毫疼痛的样子,反而感觉体内有了更多的力量呢?”

    司空剑合格也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在夜剑形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两人发呆之际,玄蛇的触手横扫而来,直接便将两人远远的甩了出去。

    “剑横,这畜生回来了,主公去了哪里?”夜剑形从沼泽中爬了起来,一脸泥水。

    司空剑横也是猛然想起去引玄蛇的舒俊,一脸担心的摇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