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逆袭天骄

第169章 女官员的安抚工作

    上官宁问不是毁了两个孩子吗,怎么只做一家的工作,那另一家怎么不见动静。

    大家一阵沉默,王老师已经老泪纵横,用手擦着眼泪,慢慢蹲下身躯,肩膀一抽一抽的不停的哽咽。

    上官宁等人看着王老师,正要说点什么,这时,一边的女老师拉了拉女孩上官宁的衣袖说,上官书记,另一个是王老师的小孙女。

    上官宁一下呆在那里,看着抽泣着的老王老师满头的银发,不知道该劝说还是该安慰。

    这时,那个女老师告诉上官宁,王老师只有一个儿子在本地煤矿工作,但是五年前的一次煤矿漏水事件中因公去世,后来儿媳妇也改嫁他人,唯一的小孙女就只能跟着爷爷过活。

    为了自己的这个小孙女,王老师起早贪黑忙碌,上学放学,早送晚接,洗衣做饭,辅导功课。

    眼看着上了初中,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学习,本以为可以松一空气了,结果就碰上了这种事情。

    大家听了女老师的话,都低下了头,陷入了沉默。

    看了看不断抽泣的王老师,上官宁转向了张玉水,然后说老张你的女儿已经毕业一年了吧。

    张玉水说承蒙领导还放在心上,我家的那妮子张珏一年前就燕京师大毕业了,不过她学得是文秘专业,考了两次公务员和一次事业单位召考,都没过去,现在还在镇上她表姐的书店帮忙,很让人愁得慌。

    上官宁说高新区档案室还能加一个编,先让张珏干着,一年后我会想办法给她转正,但是老张,学校伤亡事件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张玉水看来看上官宁,女孩故意避开了他的眼神。

    老张知道该是决绝的时候了,他眼中充满了泪水,转身慢慢的把王老师扶起,对着老王就是一躬,然后走到干警小朱和小胡身边说,我是来投案的,请两位同志把我送到纪委或公安局都行,请警察同志务必一定告诉我女儿说,就说我触犯法律,不是我的本意,是工作失误所造成的。

    小朱和小胡向上官宁投去探寻的目光,女孩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依旧望着东面隐隐约约的原野。

    李志问上官宁说下一步去哪里?

    上官宁说带上王老师,我们一块去给死伤孩子的父母去做工作,务必一定要给家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随后,上官宁有吩咐小朱和小胡带着张玉水上车,李志安排王老师上后面的车,一定要做好老王老师的心理工作,秘书小赵去自己奥迪A的副驾座。

    最后,女孩有单独嘱咐李志,明天你再单独跑一趟老张家,做好老张的女儿张珏的安抚工作,并通知张珏务必一定来高新区管委档案室上班。

    ……

    当一行人找到死亡儿童周小娃的家时,发现死亡给这个本就不富裕家庭的打击是如此之大。

    屋内已经搭起了灵棚,当门放着香案,香炉内燃着成把的高香,两边是白色的蜡烛,一张孩子生前的照片挂在堂屋的中央。

    孩子的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一看有领导来探望,马上走了出去,发现来的这位是一名女领导,就更加的过意不去。

    庄臣发现死去的孩子的父母,就是昨天早上趴在尸体上哭泣的那两位,只是没看见那帮帮忙闹事的壮汉叔叔伯伯。

    于是女孩上官宁展开说服教育,并且说孩子出现这种情况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但是万事都要看开,政府一定会做出相应的补偿。

    孩子的父母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对上官宁说,去高新区上访也不是自己的本意,但是农村的事情一般都是家族做主,所以很多的婚丧嫁娶都有族家操办,孩子走了谁都很伤心,所以托付街道上的花二哥才主持公道,带领大家去管委上访。

    庄臣走了过去,问谁是花二哥,孩子的父亲说,花二哥就是街道上的好心人花二哥,并且说花二哥是地地道道的好人,不是花二哥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庄臣知道这样问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于是就走到一块来的丰田柯斯达车上。

    小朱和小胡办事情还算人性化,并没有给张玉水上手铐,而是和老张一块静静地呆在车厢里,另一边是李志正和王老师谈着什么。

    庄臣拉开车门走了进去,掏出烟来每人发了一支,然后专门给张玉水点着,并且说老张哥,万事都要想开点,不就是工作失误吗,真的要是有困难你就给兄弟们说,多少都能给你帮帮忙。

    张玉水眼中含着泪花笑了,说谢谢你兄弟,事到如今,我也不再担心我自己的问题了,我就是担心我家里的那个黄脸婆和小闺女张珏,上官书记帮着把孩子的工作问题解决了,实际上我已经没什么牵挂了。

    庄臣说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就先不要多想,真的有了那一步我们再想办法,活人不能被尿憋死,你说是不是。

    张玉水向庄臣投来感激的目光,说天下还是好人多呀!本以为自己走上了绝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好心人帮忙。

    庄臣看张玉水已经想开了,脸上露出坦然的神色,于是就接着询问花二奎和死的孩子的家长是怎么回事。

    张玉水想了想,伸手向庄臣要了一支烟,然后向众人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个花二奎本就不是什么好鸟,只是西庙镇街头的一个大流氓,仗着和镇政府的领导们关系很铁,不但在镇上代理了几个运动品牌专卖店,而且还通过一系列不正当手段经营着村东的私人小煤窑。

    据相关人士说,他之所以能有此能量私人开窑,竟然还能从政府部门开出相关执照与手续,原因就是有人罩着,因为许多高新区的高官和镇上的领导都在这里入股的入股,洗黑钱的洗黑钱。

    其实,这也不是空穴来风,张玉水就亲眼目睹镇党委书记李友全,多次带领相关镇领导慰问花二奎的煤矿,并对其进行过多次表彰。

    镇上的很多账目,都与花二奎的“西庙镇花氏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有关,况且每年的救济款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转到煤窑的账面上,用镇领导班子的一句话说,这叫做“扶持乡镇企业”。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1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