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逆袭天骄

第089章 他就是个魔鬼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长发帅哥首先发问,显然是这群花花公子中的首领。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一会你妈都辨认不出你是谁”庄臣轻轻地吐出一个烟圈,微笑着。

    “凡少,别给他废话了,放倒他我们嗑点药就在这里和那个妞爽“一个黄毛提出了建设性的提议。

    “就是,别给他罗嗦了,刚才车里‘神油’我都抹上了,现在只等最后一道正菜了”一个粗壮的花衬衫淫兮兮的说着,还不时转头向奔驰车里看,当他看到女孩制服裤子包裹着的饱满丰臀时,猛地咽着口水。

    “你他妈的好狂妄,敢情想搅黄我们的好事”一个头发染成浅绿色的“鹦鹉男”细声细气的发问,然后转向长发青年,“凡少,别啰嗦了,十一点我必须回去,不然会被我妈骂死,我们搞翻那个小妞也要三四个小时,来,动手吧,我赶时间”

    庄臣没理他,继续抽着烟,说:“没事就吸吸粉,嫖嫖鸡,干什么学人家迷奸,这是一种最没品的行为”

    “我就喜欢玩这个,尤其是这种政府人员,有挑战性,有技术含量”长发男人眯着双眼,由于经常吸毒,外加纵欲过度,他的眼窝已经深陷。

    “这也叫技术?对对对,听说台湾的李公子就好这一口,技术还很一般,听人说还被人捅到网上,现在黑白两道都追杀他,不死也会脱成皮,哼哼哼”庄臣冷笑着。

    “你他妈的找死是吧,我们的事要你管,哥几个就喜欢搞良家妇女,下到十岁上到四十,算起来搞过的也不下五六十,哪一个不被我搞的爽翻天,嘻嘻嘻”鹦鹉男不住的淫笑,生音尖锐,颤音悠扬,“羡慕吧,三轮佬,没事回家去撸管,别学人家英雄救美,这妞不是你的菜”

    “呦,还真有个太监男,你们不是想玩新奇的吗,可以就和这个人妖搞鸡奸嘛”庄臣微笑着看了看众人,指了指鹦鹉男。

    鹦鹉男的脸都白了,哆哆嗦嗦的提着棒球棍奔向庄臣,苍白的嘴唇微微抖动,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最后抡起棍子罩向庄臣。

    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是人妖或太监,庄臣的话已经让他忍到极限。

    庄臣叼着烟,一只手夺过棒球棍,顺手一挥,敲到鹦鹉男的颈部,这小子无声的倒下。

    长发帅哥一看同伙被放倒,马上向兄弟们挥手,说:“上,放倒他,狠狠地打,出了事我捞你们”

    一帮细胳膊细腿纨绔子弟操家伙就抡,完全没有什么章法,纯粹混混掐架,乱作一团。

    庄臣左右开弓,挥棍抵挡,只用三层力,结果出奇的好,棍到之处,碰到就飞,抡到就倒,左突右冲,所向披靡。

    一瞬间,这帮公子阔少倒了一地,哼哼唧唧,满地呻吟,不是头破,就是手断,还有一位捂着裆部蜷缩在地,打着滚哀嚎。

    长发凡少吓出了一身冷汗,本来还想冲过去表现一番,没想到这个开三轮车的小子这么强悍,没怎么费劲自己一帮兄弟全都扑地。

    凡少急中生智,快速冲到奔驰glk边,掀起后备箱,拿出一张钢制弓弩,抽出一枚黑色的钢钎放进弩中,瞄准了庄臣。

    庄臣早就注意到了凡少的举动,他把棒球棍换到左手,拿下嘴上叼着的烟,吸了一口,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死,微笑着走向凡少。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发射了,你别过来……”凡少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哆哆嗦嗦的向后退去,全无刚才的英雄气魄。

    庄臣笑嘻嘻的步步紧逼。

    凡少手一抖,一枚钢钎瞬间射出,同时庄臣的棒球棍也随之飞出……

    “咯嚓”一声脆响,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哀嚎,凡少抱着手缩到奔驰glk一边,显然手腕已经被击断,满眼恐惧地看着庄臣手中的钢钎。

    我的妈呀,这还是人吗,甩手打断人家的手腕,弓弩射出的钢钎还能轻易地接住,这简直是魔鬼。

    “给她用的什么药,说,是不是催情药?”庄臣盯着凡少的眼睛。

    凡少长发披散,全无先前的飘逸美感,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尘土,颤抖着说:“我我我……我……没给她……用什么药……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由于紧张,不可一世的凡少竟然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

    庄臣知道这小子在说谎,看样子不下点真功夫他是不准备说实话,于是狠狠地拽过凡少的另一条手臂,压向另一支手上的钢钎。

    “我说,我说,我给她用的是‘西班牙苍蝇’,不过她她她……我们……还没来得及碰,就……”

    庄臣一直以为这几个小子给女孩用的是迷药,没想到竟然用“西班牙苍蝇”这种烈性催情药品,庄臣那个气呀。

    他猛地把凡少的手压到奔驰glk的前头,用钢钎狠狠扎了下去,随着一声惨叫,凡少的手被钉在车上,保养的细白嫩肉的手臂被扎了一个透心凉,鲜血奔涌,蔚为壮观……

    其他的几个昏迷的小子也被惨叫声惊醒,一看老大被人钉在车上,立即吓破了胆,不住的大声求饶。

    这时庄臣拿过棒球棍,擦了擦棍上的鲜血,慢慢走向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纨绔阔少们。

    “大侠饶命,我们只是迷奸,我们可以做出赔偿……”鹦鹉男声嘶力竭的解释着,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庄臣本来是想废掉他们每人一条胳膊,但是转念一想,废掉这帮公子阔少免不了带来麻烦,还不如敲他们几个钱。

    于是转向鹦鹉男说:“赔偿,怎么赔偿?你们准备赔多少钱?再少也不能少于这个数”

    说着,庄臣伸出五个指头,点着头,狰狞地笑着。

    “大侠,我没有那么多,所有的都在凡少车后备箱的保险箱里……我真的没多少钱……真的……那也是我们几个买……买‘粉’和‘冰’的钱”

    鹦鹉男吓得都快哭出声来,他是真的怯了,不就是个迷奸吗,谁能想碰到这么个魔鬼,弄不好脑袋都会被砸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