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逆袭天骄

第031章 送佛送到西

    庄臣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幅画面,自己被砍成一堆残肢断体,张琳与琳达在旁边痛不欲生,一瞬间他浑身充满了力量,瞥一眼楼下,猛然扑过去,将那彪形大汉撞向栏杆,六十年代的老楼栏杆早已腐朽不堪,在大力撞击之下断裂,那人从四楼跌下,庄臣紧跟着他一起跃下,两个人重重摔在下面水泥地上,虽然有了人肉垫子做缓冲,庄臣依然摔得眼冒金星,耳朵里嗡嗡直响,回头看去,楼上那帮人正狂奔下楼,其中一人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砰砰”两响,第一发子弹打在水泥地上溅起一团碎渣,第二发子弹打在庄臣后背上,就感觉被火烫了一下,不是很疼。

    身下的彪形大汉口鼻渗血,纹丝不动,庄臣爬起来就跑,奔到楼前就见远处两辆警车疾驰而来,从上面跳下两个刑警,拔枪就射向自己,他妈的这是什么警察,难道和黑帮是一伙的?

    他赶紧掉头跑,拐弯就钻进了卖鸡鸭青菜的市场,摆脱了追兵。

    后背中了一枪,现在开始疼了,庄臣从路边晾衣架上扯了件衣服披上,在人流中穿行,跳下四层楼那一瞬间的勇气已经消散,现在是深深的后怕和疑惑,先前绑匪要杀自己还能想通,今天还穷追不舍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对,那帮孙子是寻着别克车找到这儿的,他妈的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一个小女孩从面前经过,庄臣忽然醒悟,绑匪肯定以为那个肉票被自己藏起来了,他们不是来杀自己,而是来找人的。

    一定是刚才的那个孩子,绑匪误会是自己带走了女孩。

    我他妈又不犯贱,无亲无故我干嘛非得冒死帮她。

    一想到对方黑黝黝的枪口,庄臣就发毛,自己是杀手或雇佣兵,不是神仙,一帮人人拿着长枪短炮,任谁也是没有胜算。

    无端被卷入一场突如其来绑架的案件,庄臣觉得自己的运气坏到了极点,眼下谁也指望不上,要活命,唯有靠自己。

    回了趟老家,祭拜了爷爷,嗨……

    想到爷爷,庄臣有想到美丽的杨静医生,庄臣麻木的神经微微颤动。

    萍水相逢,人家杨静医生帮助自己,到底图的什么?

    庄臣忽然又一种羞愧的觉悟,行,就这一次,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回去,找到那女孩,不然小家伙定会惨遭不测,庄臣终于良心发现……

    ……

    半小时后,庄臣开着一辆偷来的奇瑞出租车,来到了刚才案发地点,道路上一辆辆小车呼啸而过,尘土飞扬。

    工地已经开工,挖土机轰鸣着,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来往穿梭,一派繁忙景象,刚才的黑色编织袋已经没了踪影,现场看不出丝毫发生过撞车的迹象。

    再看周围情况,现在是夏初,树木繁茂,庄稼茂盛,不远处有一个村庄,人在恐惧无助的情况下一定会奔向着有人的方向,编织袋里的女孩很可能在那村庄。

    庄臣回到车里,正要发动,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上有个人,急转身,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正盯着他。

    是刚才那个金发碧眼娇小玲珑的小女孩。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要找的人竟然送上门来,小家伙竟然偷偷的爬上了车。

    庄臣抑制不住的激动,他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你得帮我作证,不是我绑架你的,别害怕,我送你去警局。”

    女孩一听警局三个字,立刻露出惊恐神色,猛摇头。

    庄臣一脚刹车停下,问她:“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女孩依然摇头,看起来焦灼万分。

    “这也不去,那也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你会不会说话?”庄臣怒道,这女孩怎么问都不说话,真急死个人。

    女孩依然摇头。

    庄臣明白了,这女孩是个哑巴,或者已经被吓傻了……

    庄臣决定带女孩去警局报案,他不信坏人能收买整个警察系统,这十几个小时他没吃一顿饭,精神高度紧张,再撑下去恐怕就达到崩溃的边缘。

    说出意图后,女孩点头表示愿意,庄臣驾着偷来的汽车径直来到附近高新区警局,把汽车停好后到来到大门口,被门卫保安拦下,问他们找谁,有预约么。

    警局的门不好进,尤其是人家看见有个金发碧眼的国外小朋友,一个辖区警局处理不了涉外案件。

    要进也可以,必须要出示有效证件填写会客单,打电话叫人来接才能进去,门口两个制服保安受门卫大爷节制,这是一位穿着旧式警服的老头,气派十足的问庄臣来找谁,干什么,得知要报案后说你该去辖区派出所报案,区局不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庄臣扒掉褂子露出背上的枪伤,说我让人开枪打了,这是涉枪案,还有这个混血小女孩是被人绑架的,这都是大案子,我们要找警察局的领导说话。

    门卫大爷看看他的后背,嗤之以鼻道:“路上铁钎扎的吧,这算什么枪案。”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接通了内线电话,不大工夫,一个年轻便衣从警局大院里出来接人,庄臣刚要进去,大爷道:“等等,身份证。”

    庄臣拿出归国后才办的身份证押在门口,带着哑巴女孩跟着警察进了大楼,那年轻便衣英俊干练,一身正气,领他们进了会议室,倒了两杯纯净水,拿了一叠信笺,拧开笔帽,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微笑着说:“不要紧张,有什么事,慢慢说吧。”

    “今天我回老家,路过高新区国道……”庄臣将事发经过娓娓道来,包括车子被撞,遭到枪击,以及自己被迫逃跑的事情全都说出,任何细节都没落下。

    刑警认真在纸上做着记录,不住的点头表示理解,说到惊险处,也跟着唏嘘不已。

    听他讲完,转向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

    女孩摇头不语。

    “她是哑巴,不会说话。”庄臣解释。

    刑警问:“你被人绑架了?”

    女孩点头。

    刑警又问:“见到绑架你的坏人,你能认出来来么?”

    女孩还是点头。

    刑警嗯了一声,将记录纸撕下来拿在手上,道:“你们稍等一下,我请领导过来”说着出门走了,会议室的门关上了。

    庄臣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