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暗皇

第五十四章 出 发 前 夕

    天都城戒严了,皇家御林军、护都卫、霍家军、赵家军,一对对士兵开始走上街头。对于那些可疑或没有搜查过的街道和区域,展开了有史以来的最大搜查。这对于安乐惯的天都平民来说,他们似乎嗅到了空气中的紧张气息。

    不过这对于赵晋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他现在正在享受最好的待遇,美女们的服侍。灵儿和霍星月两个美女轮流在床边服侍着他,给他端茶送水,喂饭喂食的。那细心体贴,让赵晋觉得原来受伤还有这样的好处。

    赵晋的伤其实没什么大碍了,比起前世来说,这点伤简直是不值一提。他本来休养一天就可以了,却被灵儿和霍星月极力阻止,硬在床上躺了三天。闲的赵晋全身不舒服,可是面对两个丫头满脸关心,他还真没话说,闷得他只能在躺床修炼战气。

    终于,第四天,两个丫头都不在,他可以下床了,当脚落地那刻一种解放的悠然而生。丫的,说什么也不躺了,赵晋就不是一个躺床命。他立刻来到屋外活动下筋骨,看到莫邪子站在雨中。

    “师父?”赵晋来到莫邪子跟前,冬季雨不大,可是带着刺骨的寒冷。

    “怎么起来了?你看你,也不撑把伞,淋坏了身子。那两个丫头又要唠叨你了。”莫邪子取笑道。

    “哎呀,不过就是一点小伤,她们也太操心了。我觉得我不是找媳妇,而是找了两个妈。”赵晋活动着筋骨道。

    莫邪子直接给了赵晋一个白眼,“你小子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这么关心你,你就该偷笑了。还嫌人家唠叨。”看到赵晋确实无事了,莫邪子接着说道:“准备下吧,明早一早我们就出发。”

    “金玉黄林?”赵晋一听,两眼发光道:“终于要出发了。师父,说实话,看到霍星烈,我真的觉得紧迫了。虽然看起来我打败了他,其实他是输在轻敌和对我铭刻符无知下,要是他一直以战王全盛状态来给我对战话,我没有赢的可能。”

    “恩,你知道就好,实力永远是第一的。看来我又白替你担心了。”莫邪子没想到赵晋并没有沉浸在使用铭刻符里,而是想着变强。

    “铭刻符可以说是一种实力,但是我想看看在战尊,战王,不,战神使用情况下,它的威力将是如何?还有兵器铭刻,这些都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之上。我相信,只要我实力越强,那么它们的威力将更加恐怖。”赵晋不会裹足不前,他天生血液里就流淌着好战的血液,对于力量的追求。

    “希望能找到有合适你的灵兽丹。我已经叫乌列他们也去准备了,不过这次我们还要多带一个人。”莫邪子摸着胡须笑道。

    “啊?带谁?”赵晋看着莫邪子问。

    “灵儿。我跟他爷爷见过面了,这丫头也要吸收灵兽丹了,他爷爷要求带着这丫头一起。作为交换,你的伤势对外宣称要重的很多,需要静养很长时间。钱袏的话,在天都城里还是有几分可信的,否则你想怎么出去了?”莫邪子说出了跟钱袏的商量。

    “哎,看钱爷爷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也会说谎啊。不过,老实人说起慌来更加可信,是不?”赵晋没想到钱袏能帮忙,这样他出去就更加无后顾之忧了。

    “恩。另外我打听到了一件事情,不知为何,不少世族大家都在近段时间将自己家族里的得意后辈派到金玉黄林里去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莫邪子说了件奇怪的事情。

    赵晋拿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怪星月向我告别,说是要和哥哥出去一趟远门。可能也是为了这件事吧。师父,难道你真没打听出来什么吗?”

    莫邪子摇了摇头,“我觉得这次我们出去要小心了,几天前出现了霍府被袭击,接着有出现了这些事,一切来说都太古怪了。”莫邪子是战神,可是他也不能防备住有人暗地里使坏,要知道是人就会有疏落的时候。

    “恩,师父,不如这样吧。我们分两路前进,一路由我带领,我们走在明处。另一路就是师父你,你在暗处。我们这路既可提升自己的实力,又能作为问路石看看周围的情况。师父你只要在关键时刻出手即可,这样又不暴露我们的底牌。”赵晋一脸奸诈笑道。

    一个战神要是隐秘起来还是相当容易的,这样他们就可以一路扮猪吃虎了。莫邪子哪能不知道赵晋心里的小算盘,不过他也赞同赵晋的提议,老是将赵晋护在羽翼下,那么不是帮他而是害他。真正的雄鹰是要自己面对猛烈暴风雨的。

    “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过要切记,保证自身和其他人的安全是首要的。记住,活着才能完成一切可能。”莫邪子语重心长道。

    赵晋点了点头,自己转身回屋了,他还要些东西要去准备了。可能灵儿也在准备吧,也一直没有出现,这样也好,赵晋又一次通宵达旦忙了一宿。

    除了赵晋在忙外,在金满堂的后院里,盛媛媛和羽墨面对面跽坐着,中间摆在一壶上好的茶。羽墨看着屋外的细雨,嘟着嘴说:“天啊,赵家小子命真好,居然没有死。他要是死了,该多好啊。”

    “你就那么盼着人家死啊?我倒是很看好这个小子,跟你一样,古林精怪,很有趣。”盛媛媛给了羽墨一个白眼。

    羽墨无视盛媛媛的白眼,“那是因为不是你嫁给他。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想的?竟然答应了大阏氏的要求,将我送了过来。”

    盛媛媛拿起茶杯道:“估计师父她老人家想多活几年,于是将你这个祸害送出去了事。不过,你也该有个人管管你了,你的性子也太野了。”

    “我的爱情我做主,我的老公只能爱我一个人。就那个赵晋,你不是说他跟霍家丫头有奸情吗?我可没有心情跟别人来个几女供侍一夫,行个房事还要抽签,多累啊。”羽墨一脸嫌弃表情。

    “咳咳咳咳。。。。。。”盛媛媛听到这番话,被茶水呛得咳嗽不止,满脸通红。这个师妹也太胆大了吧,连行房这种事情都能说出口。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什么她不敢说的。“师妹,你。。。。。。你。。。。。。你要。。。。。。。注意言行。”

    “怕什么?反正大家都是成人了,说说也没有什么?不过,师姐,你当算什么时候将你家那个忠犬给推到啊。我看人家不错啊,天子之家,能出一个这么专情的人。哇,好浪漫啊。”羽墨双眼冒着粉红泡泡说。

    盛媛媛连忙转移话题说:“好了,你也该和小雨她们回合了。还有,师父传信说,让你们绕道去金玉黄林一趟,好像那里有事情要发生,让你去看看。”

    “哦,金玉黄林吗?”羽墨的眼睛一眯,本来黑色的瞳孔立刻变成了银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