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暗皇

第四十五章 比 试 彩 头

    霍青说完话,特意看了下站在旁边的赵奢。虽然刚才赵奢仗义出手帮自己解围,可是事情一码归一码。自己孙女的那件事他还是要找人算算的,这首当其冲的就是赵家。

    赵奢跟没事人似得回望着霍青,似乎在说:你倒是接着向下说,我们听着了。

    霍青迷茫了,这老家伙怎么表情这么平静啊?不是该暴跳如雷或是出声指责为何霍家要这么做吗?这老家伙好像今天不太正常啊。霍青看赵奢没反应,接着说道:“这比试一共分三场,两场武比,一场文比。皆有我们两家小辈来比试,不为高低,只为献礼。”

    霍青还是给赵家留了面子的,你输了也没什么,只是一场献礼,没什么高低之争。霍青虽然这么说,可是下面的人不一定这么想啊?要知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啊,比试自然是要分个高低,要不武家比试干嘛?过家家?

    “怎么样?老弟,老哥这个提议不错吧?”霍青问赵奢。

    “不错,不错,不知道老哥派哪几个小辈出来比试啊?”赵奢笑问道。

    “星瀚,星烈,星月。”霍青高声喊道,只见霍星月无奈地看了赵晋一眼,走了出去。

    夜舞倾一脸同情对着赵晋说:“兄弟,看来你要追美人,其路漫漫啊。”

    “追媳妇哪有容易的,不过我的媳妇谁也抢不走。”赵晋自信满满道,直接将霍星月划定到媳妇一栏里了。

    “我以为我狂,你小子比我还狂,行。哥们看好你。”夜舞倾竖起拇指称赞道,似乎两人已经相识很久了。

    “晋儿,要不等会我跟你一起出去吧。武比我还是有信心的。”在赵晋身后的赵倩说道,她还不知道有比试这回事,更不知道自己弟弟的真实实力。

    “不了,姐姐。这场面,我一个人足以。”赵晋回绝了姐姐的好意,赵家是要靠他来守护的,如果连眼前这点场面都过不了,那还谈什么以后啊?

    前面的赵奢看到三个霍家后辈,面色平静道:“不错,都是好样的。可惜,我赵家后辈凋零啊。我就派一个吧,赵晋,混小子滚上来吧。”

    赵晋给了赵倩一个无事的眼神,自己走了出去。在一边的盛媛媛看到这里,沉思了起来。

    赵晋来到赵奢身边,看着对面的三人,笑了笑。然后将目光放在了霍星月身上,盯着霍星月浑身不自在。

    霍青则一脸惊讶看着赵奢,赵家后辈凋零是不假,但是好歹还有个赵倩啊。那个丫头听说也是个不错的孩子,如果赵奢让她上的话,赵家起码不会输的太难看,怎么赵老子就喊了一个废材上来啊?这不是明显找输吗?

    赵奢无视霍青表情,问道:“霍老哥,你看咱们还是将比试规则和顺序定下了吧。也让我们手下这些将领看看我们后辈的强弱。儿郎们,你们认为呢?”

    “对!”所以将领高呼道,虽然他们不太看好赵家,但是对赵奢的提议却很赞同,比试比的就是光明正大。

    霍青不知道赵奢哪里来的信心,既然如此他也不多说什么了。于是说道:“三场比试,第一场比箭术,我方由霍星月出场。以谁中的箭为多获胜。第二场比搏斗,我方由霍星烈出场。谁出场地谁为输。第三场比诗赋,由在场的大伙做评判。老弟啊,你认为这样可好?”

    赵奢想了下,看了看赵晋。赵晋觉得这没什么,公平、公正、公开的,于是点了点头。赵奢见孙儿点头了,自己也不说什么了,说道:“就这样吧。不过还是要设点彩头,我输了,我请大伙吃饭;霍老哥输了,一样。但是一点不能变,酒要管够啊。如何?”

    “哈哈哈哈。。。。。。”底下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这不是嘲笑,而是被老帅逗笑了。

    “好,就依你。”霍青同样笑道,似乎这场比试的不那么重要了。“孩子们,准备去吧。”

    将领们很快就让出了一大块场地,很快有人将两个箭靶放在了远处。所有人都准备看着这场比试了。

    赵晋蹲在地上,夜舞倾陪在他身边蹲着,身后则是乌列等人站着。夜舞倾叼着一个草,十分没样子的问道:“赵晋,你要几分把握赢你媳妇啊?”

    “不知道,问题是我不会射箭。”赵晋很老实回答道。确实如此,赵晋会灵活使用刀剑这些,但是不会使用弓箭等远程武器。你想,一个用惯了枪械的人,会去使用弓箭来杀人吗?

    “那你第一场直接认输算了。”夜舞倾倒也能理解,“反正比试三场,你后面两场赢了一样的。”

    赵晋摇了摇头,要比就认真比,这是他的原则。再说霍星月也不愿看到他临阵退缩的,为了让未来媳妇不看扁自己,怎么都要比试这场。“风谷,弓箭有什么要领,给我说说。”

    “啊,你现学啊?这来得及吗?”夜舞倾惊讶道。

    “总比什么都不做好。”赵晋站起身来。

    很快,又是三声鼓响,比试开始了。霍星月走了出来,她手上拿着一把紫色弓,看起来不是凡品啊。加上她不凡的容貌,顿时让全场眼前一亮。赵晋则是扛着弓出来的,样子十分猥琐,跟霍星月根本就不是档次的。顿时让全场一阵嘘声。

    夜舞倾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是皇子,自然不会和普通人站在一起了。在他旁边坐着的就是盛媛媛,看到他回来了,俏皮道:“怎么?给你好哥们打过气了。”

    “哎,我是打过了,但是他获胜机会几乎渺茫啊。他刚学的拉弓,你认为他会是云清将军爱女的对手吗?”夜舞倾哀叹道。

    “这样啊?”盛媛媛看着场上的两人,“舞倾,我们两个也设个彩头如何?”

    “彩头?你想干嘛?”夜舞倾一脸惊恐道,他跟盛媛媛两个人打赌,好像没有一次是胜过的。

    “瞧你紧张的,就是设个彩头高兴下。我们各压一方,第一场我们压一百金珠,第二场基数胜率翻倍,第三次在第二场胜率上再翻倍。怎么样,你算算,你也输不了多少钱。”盛媛媛一脸天真无邪说出了彩头及规矩。

    夜舞倾汗都下来,每次他都莫名其妙载在这个丫头身上,这次要是一个不小心,就重蹈覆辙了。夜舞倾仔细算了下,自己再怎么倒霉,好像也只是输四百金珠吧。反复几次计算,恩没错了,就是四百金珠。

    “赌了,我就赌霍家。”夜舞倾很没义气地抛弃了赵晋。

    “好吧,好吧, 我那就压赵家了。哎,你下手真快。”盛媛媛一脸哀怨道,似乎自己吃了天大的亏。“那我们击掌为誓吧!”盛媛媛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两人击掌为誓,夜舞倾突然有种上套的感觉,好像自己还是漏掉了什么?这时,比试开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