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赝医

第七百二十三章 朕这就完了?

    太原的皇族之所以能在独孤女皇时代保存下来,没有受过太大损失,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很识时务,只要能够活命,就算装孙子,他们也在所不惜,所以才能在全国各地的皇族成员被独孤女皇一扫而空的危险时刻,他们不但能活下来,还活得挺滋润的。

    虽然活得窝囊些,可他们把独孤女皇给熬死了,曾经的帝国主宰死了,可他们还活着,这就算是胜利了,谁活着谁就是胜利者,这点他们都是非常懂的。

    而从侧面也反应出了他们的一个优势,那就是他们会站队,尽管别人都认为他们没有站过队,包括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实际上却不是,向独孤女皇屈膝求饶,说好听点儿叫忍辱偷生,其实这也是一种站队的方式,可不过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让人感觉不到他们站到了独孤女皇的那一队,而且也没有人感觉到他们实际上是背叛了皇族,这其实是聪明人的做法。

    可就因为太会做这种隐晦的站队方法了,所以诚亲王和靖德郡王在发现李重九极有可能要完蛋的时刻,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出卖李重九的想法,而且他们不但打算实施,还打算要嫁祸到别人身上去,比如说李秣封,用他们的话来讲,这就叫做丢车保帅,为了能让大多数的太原皇族活下去,就只能牺牲某个同为皇族中的人了。

    对于现在的形势,诚亲王和靖德郡王是很清楚的,如果他们还一直跟在李重九的身边,跟着他干到底,那杨泽进城,非把他们杀个干净不可,只需要说他们是死在乱军之中就行了,这是他们绝对不会选择的道路。

    另一条道路就是他们投降杨泽。把李重九交出去,可如果李重九不死,当然说李重九不死,指的是交出去的时候是活的,杨泽肯定是会杀掉李重九的,那样长安的皇帝就会恨死他们这些亲戚了,毕竟皇帝对自己儿子怎么都行,可却被人出卖,结果死了,那皇帝就会受不了了。必会报复他们这些亲戚,那他们的家族仍旧会被干掉,被连根拔起。

    这条道路他们仍旧不会选!

    第三种选择是他们交出去的李重九是个死人,这条路就更不能选了,因为杨泽会借口说他们杀了皇太子李重九,所以要为李重九报仇,顺手就把他们都给杀了,算是替李重九报仇,还能向长安的皇帝卖个好。说李重九不是他杀的,而是太原皇族杀的,只有笨蛋才会选这种路,他们不是笨蛋。所以他们不会选。

    最后一种方式那就是交出去一个死的李重九,但李重九却不是死在他们的手里,而是死在一个恨李重九的人手里,然后他们把这个人给杀了。算是替李重九报仇,然后再投降杨泽。

    这样既等于他们没有背叛过李重九,不会得罪长安的皇帝。也会因为交出去的是个死人,不需要杨泽亲自动手,省了他的麻烦,所以杨泽也找不出理由杀他们,反而要用他们当证人,证明李重九确实不是死在他手里的,以便给长安的皇帝一个交代,从而谁也找不出他们的错处来。

    他们的家族还能够接着过荣华富贵的生活,还很安全,所以他们要选的就是这一条路。

    这种选择堪称完美,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如此一来,计划中的重要人物就出现了,那就是李秣封了,谁让李重九想要杀他,而直到现在,这个命令也没人执行呢,那么李秣封只要“逃脱”了,那不就有充足的理由,找李重九报仇了么,然后,他们就再替李重九报仇!

    多完美的一个计划,只有象诚亲王和靖德郡王这样老谋深算的人,才会想出来啊,这两位老王爷自己都要佩服起自己来了!

    诚亲王和靖德郡王故意落到人群的最后面,直到大家都进了留守府,他俩才磨磨蹭蹭的进去,可走到院子里,他俩就不愿意再走了,他俩眼看着李重九和吴有仁进了大堂。

    可他俩是太原皇族之首,别的大小爵爷都以他俩马首是瞻呢,见他俩不肯进大堂,便也都停了下来,有的爵爷和他俩的关系好些,便凑乎了过来,小声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诚亲王和靖德郡王可不会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万一这里面有人不可靠,嘴巴太松,那不是要坏了大事么,再说他俩也算是为了整个太原里所有的亲戚谋个长久之计,让大家能跟着借光就成了,不必告诉他们为什么。

    诚亲王道:“那个李秣封还没有被砍呢吧,得看好他,这人现在对太子殿下恨之入骨,要是让他逃了,那可是会坏事的,此人偏激,谁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的这句话里,稍稍透露出一点点的态度,如果是有心人,一定会听出这种态度来的,如果是没心没肺的那种人……听不出来就听不出来呗,谁还会在乎他们有什么想法啊!

    周围有几个爵爷听了这些,无不一微微一愣,太子殿下?这时候怎么不叫皇上了,竟然叫起了太子殿下,看来这两位老王爷是有想法啊,而这个想法肯定是对李重九不利的。

    城外的局势如此危机,本来就没有多少爵爷们还想着再支持李重九了,他们甚至后悔,当初干嘛要支持他呢,如果当初还保持中立,两不相帮,那现在的危局,岂不是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么,大家还过着舒服的日子,何苦象现在这么焦虑呢!

    没听明白诚亲王态度的,还是那么的呆乎乎,可听明白这个态度的人,却都沉默了下来,这时候他们不出声反对,其实就等于是默认了,有些事情,明白就行,没有必要说出来。

    这时候,李博智回来了,他走到靖德郡王的跟前,小声说了几句,靖德郡王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声吩咐了李博智几句。李博智便要转身离开,可诚亲王这时候叫住了他,又叮嘱了几句,李博智这才离开,不知干什么去了。

    他们小声说什么,别的爵爷都没有听到,不过却都能估计出,是要怎么对付李重九了,爵爷们谁都没有吱声,什么都没问。只是都聚集在两个老王爷的身边,好几十人,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出,就这么默默地站在黑暗之中。

    这时候,进入大堂的李重九往椅子上重重地一坐,对吴有仁说道:“吴爱卿,看来局势对咱们并不是很有利。那么你推断下,李秣封上次弄来的那道锦书,就是上面写着父皇要废掉朕的那道锦书。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现在神志算是恢复了正常,总算是能客观的想一下问题了,这么一想,便发觉。如果那道锦书真是假诏书,那杨泽会怎么办?

    吴有仁叹了口气,道:“以臣之愚见,那道所谓的诏书。必定是假的,是杨泽想要对付皇上而使出来的诡计,可惜。咱们却真的上当了!”

    李重九听说诏书是假的,却反而松了口气,道:“假的就好,假的就证明父皇和母后并没有要废掉朕,也没有要立菜菜当皇太女的意思,这样就没事了!”

    吴有仁皱起眉头,道:“但是,皇上你却登基了啊,还发出了诏书,现在全太原的官员,军队,还有百姓都知道这事儿了,这属于是造反了,皇上有把握让太上皇和皇太后不追究吗?”

    李重九低下头想事情,沉默了片刻,他抬起头来,道:“朕很有把握,父皇和母后不会追究的。他们在镇西失了皇位那么久,虽然现在重登大宝,可前段时间朕却发现他们对于上朝理政,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对他们来讲,安度晚年是最重要的,所以就算是知道了朕登基,奉他们为太上皇和皇太后,顶多也就是生气罢了,却不会要了朕的命。”

    吴有仁听着,微微点头,皇帝李晏并不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强硬之主,而皇后虽然硬气一些,可对于唯一的儿子登基,她就算生气,可也不会杀儿子的,她又不是独孤女皇,只要能接着过她的好日子,估计她也不会怎么闹的。

    吴有仁说道:“皇上,你觉不觉得,太上皇和皇太后在最初听到你登基的事后,会发些脾气,可冷静下来后,说不定他们怕起更多的麻烦,只好认下此事,真的退位,去当太上皇和皇太后呢!皇上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

    李重九闭上了眼睛,想了好半晌,这才睁开眼睛,道:“极有可能。吴爱卿你想啊,如果父皇和母后不认下此事,那必定是要惩罚朕的,可这样他们会害怕杨泽利用这个机会夺权,要是出了什么他们控制不了的事,反而会更糟糕,所以为了能稳当些,不让皇权旁落,他们真的是有可能会认下此事的,依朕看这几乎是有九成的把握了!”

    他分析事情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可分析起自己的爹娘来,倒还是有点脑筋的,就连吴有仁都认为他分析得很有道理。

    吴有仁说道:“臣也是这么认为的,估计城外的杨泽也会想到这点,所以要是他进了城,那皇上你就真的有危险了,他一定会做出弑君的恶事来的!”

    李重九当然明白这点了,别的事他不明白,可关乎到他自己性命的事,他是明白得不用更明白了。

    李重九道:“这事得赶紧和诚亲王他们说,让他们帮朕守城,估计只要守住几天,长安的信使就会到了,那时就算杨泽想趁乱害了朕,他也不敢了,除非他真的想扯旗造反,所以……”

    他忽然咦了声,刚才光顾着和吴有仁分析他爹娘了,却忘了诚亲王那伙人,现在想起他们了,却发现大堂里一个亲戚都没有了!

    吴有仁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呼地就跳起了身,惊呼道:“糟糕,他们是有异心了,这些墙头草,怎么就没有一点儿脑筋呢!”

    这也是他疏忽了,不过,在焦头烂额之际,还让他事事都想得周全,他也是真的没有那个本事,毕竟他的本事只能算是一个中枢舍人,而非是能掌控全局的宰相,想当天下第一臣,那只是他的一个美好愿望罢了!

    如果吴有仁不疏忽,在和李重九进了大堂之后,叫诚亲王他们也一同进来,那么分析的话,诚亲王等人自然也都能听得见,这样就不会产生什么误会了,可现在却什么都晚了,就算是原封不动的再分析一遍,诚亲王他们也不会相信了,他们会认为李重九是为了活命,而故意那么分析的,是在说谎!

    李重九也站起身来,他这时候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说道:“你说他们是想投降杨泽?这些混蛋!让他们进来,朕要训斥他们!”

    这时候,突然大堂的后门被砰地一脚踹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闯了进来,脸上用一块黑色的布蒙着,手里持着一柄长剑,冲着李重九就冲了过来!

    李重九听到声音,猛地回头,就见这黑衣人冲了过来,他立时叫道:“有刺客,快来人啊,杜大下巴,快来啊!”

    这个时候,他终于想到杜大下巴了,可却忘了一点,那就是诚亲王他们没有进大堂,杜大下巴也同样没有进啊,这说明了什么?

    吴有仁就站在李重九的身边,此时他也惊慌失措,他顺手就抄起了一把椅子,挡到了李重九的跟前,他也大声叫道:“有刺客,有刺客!”

    可这手提宝剑的人身手相当不错,当然算不上什么武林高手,可对付李重九和吴有仁却是绰绰有余了!

    这黑衣人一言不发,抬腿一扫,踢飞了吴有仁手里的椅子,踏前一步,举剑便刺,只听卟地一声,这把长剑就刺进了吴有仁的胸膛,这黑衣人顺手一拧,把吴有仁的胸膛搅得稀烂,这才抽出长剑!

    吴有仁大声惨叫,摔倒在地,腿蹬了两蹬,便即毙命,死得当真是干脆利索,连痛苦都没有受多一会儿!

    李重九直吓得全身麻木,巨大的恐惧让他连动都不能动了,在一瞬间竟然变得全身僵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黑衣人挥剑向他斩来!

    只觉得脖子一凉,李重九就感他的头飞到了半空,他看到了自己身体,最后的一个意识是:朕这就完了?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杜大下巴姗姗来迟,他清楚地看到了李重九的脑袋被砍掉了,他心想:“李重九,他可算是死了!”

    诚亲王和靖德郡王也都看到了大堂里发生的事,他俩同时松了口气,心中同时想道:“总算是能给城外的燕王,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