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三十九章 男人和人妖

    第七百三十九章男人和人妖

    (恢复更新)

    “盟友?”

    “盟友”

    李三生一问,侯爷一答,都胸有成竹,底气十足,坚信自己是这场浮沉笑到最后的赢家,这是战场不是棋场,没有和局,只有胜负,赢家注定只有一个,是谁呢?

    气定神闲的侯爷重新坐在了德叔的对面,眼睛通红的白鹏被王枪扶了起来,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冰冷的种子韩娓,李三生挥了挥手,韩娓转身离开了贵宾厅,侯爷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韩娓,依旧不愿相信韩娓是别人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睛,愈发的感觉有点天方夜谭。更新最快

    被无视的德叔从两人的谈话中已经嗅出了一丝蹊跷,微怒道“没想到侯爷果真是带着诚意来的,还留着后手,我算是见识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也是万不得已,没想到还真出现了变故”侯爷摇了摇头无奈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侯爷是打算自欺欺人?如果没有他们,我想你那个盟友就是为我准备的”德叔冷笑道。

    “德叔要这么想,我也无能为力,就算是如此,德叔又能耐我何?不好意思,德叔你已经出局了”侯爷的声音不禁加重了几分,看了眼已经走到李三生面前的吴克牛,侯爷继续说道“吴克牛啊吴克牛,你让我大吃一惊,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他们的人”

    德叔心如死灰的看着瞬间就成为敌人的吴克牛,他是亲眼看着吴克牛杀的三爷,又怎么可能是李三生和二龙他们的人,这远远出乎他的意料,德叔苦笑道“克牛,刚刚我还在笑话侯爷,让一个女人在他的身边潜伏了三年,现在你这个脸打的我火辣辣的,说说,让我明白点”

    吴克牛瞄了眼李三生,在询问李三生的态度,李三生耸了耸肩,吴克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德叔,事到如今我想你该明白关中这场风波的始作俑者是谁了”

    “你的意思是从云南人断关中货的时候,这场游戏就已经开始?”德叔皱眉问道。

    吴克牛点了点头,拥有强大盟友的侯爷虽然被李三生安插在身边一颗棋子三年,但依旧底气十足,他坚信强大的端木家能到时候让李三生震撼,扣心自问,孰能与端木家为敌?所以侯爷不关心今晚这场风波的过程,笑看德叔成为牺牲品,笑看这场戏到底有多精彩,有多么的出乎自己的意料。

    吴克牛叹了口气,平静的看着德叔说道“我想德叔包括侯爷在内当初和三爷都一样奇怪为什么云南人要断我们的货,他们为什么重新定价会那么的高,高到我们不能接受,似乎猜到我们不会同意,随即断了我们的货,更是放话不准别人给我们出货,一切都水到渠成,可云南人什么要做吗?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说服云南人对付我们关中道?”

    一直对这批货都没多大兴趣的侯爷问道“你是说,他们和云南人有关系?”

    吴克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侯爷只猜对了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侯爷径直问道。

    “敢问一句德叔和侯爷,你们谁可见过云南那位新晋上位,搅的云南天翻地覆无人敢言的土皇帝?”吴克牛眯了眯眼睛问道。

    德叔和侯爷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相视一眼,不知道吴克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约而同的摇头,吴克牛有点疯癫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对他这种临死之人来说,能看到这么多枭雄陪着自己死,何尝不是一种荣幸,李三生和二龙冷眼看着疯癫的吴克牛,仍由他表演。

    吴克牛笑够了,德叔沉声道“该揭开你的谜底了”

    吴克牛猛然回头,死死的盯着二龙说道“德叔,侯爷,你们应该庆幸临死前能见到这位只身便闯金三角的土皇帝”

    ‘哗’的一声,一直稳如泰山的侯爷和并不认为自己输了的德叔惊恐的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一如既往冰冷的二龙。

    “二龙,你是云南那位土皇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德叔颤颤的问道。

    曾经的恩人,如今的仇人,再次见面,二龙的眼里只剩下了仇恨,闭上眼睛就是薛幡临死的那一幕,她拼劲所有的力气往前爬,只是为了能和自己死在一起,神庙里活佛前都不曾放下的仇恨,如今又怎么能放下,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但真要放下了,死去的那些人又怎能安息。

    二龙罕见的自嘲的笑道“叔,五年了”

    德叔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脸色铁青,不敢相信的看着二龙,二龙是云南土皇帝,这消息的震撼程度堪比原子弹爆炸,侯爷也难以置信,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算是自己又端木家这个大盟友,胜算也不一定了。

    吴克牛很享受侯爷和德叔此刻的表情,继续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想德叔和侯爷不难猜到了,三爷要了这批货,这批两千万美元的货,可是货真价实,德叔和王二愣子联手想要抢了侯爷用来制衡各方的这批货,可又怎么能如愿,接货的赵兵阴差阳错的成了一只双面间谍,归顺了王二愣子,三爷大势已去,而我这个时候早已经变心了,将计就计的就归顺了德叔你,剩下的,不用我讲了德叔”

    “你说,赵兵也是他们的人”德叔皱眉问道。

    吴克牛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此刻赵兵就在外面”

    “好大一盘局,好计谋好手段,我李德自愧不如”德叔叹了口气说道。

    吴克牛看了眼李三生和二龙,缓缓退下,他的使命已经结束了,这盘局已经结束了,他的命运也已经尘埃落定,成为一颗死子,事情已经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侯爷追问道“德叔,看来三爷和王二愣子果真是死在你的手里的”

    德叔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现在这一切还有意义么?”

    李三生自顾自搬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笑看垂死挣扎的两条巨蟒,德叔摇头苦叹,却又无能为力,良久问道“看来今天我是必死无疑了?”

    “这在五年前我们逃出西安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李三生回道。

    德叔轻笑道“三分之二的关中道都在我的手里,就算我死了,你们也不一定能走出关中,在这里,我说了算”

    “德叔,你太高估自己了”李三生低头看了眼已经有数个未接电话的手机,缓缓拨通,电话那边正是在渭北尧山执行任务的林泽,电话拨通,林泽正要说话,李三生却抢先说道“我和德叔在一起,让德叔听听这个消息”

    德叔一脸疑惑,不知道李三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似乎来者不善,李三生猛的将手机甩了出去,直逼德叔的面门,德叔浑然不惧,瘦老头一在手机逼近其范围之内的时候,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手机,手却隐隐作疼,缓缓将售价交给德叔,德叔接过手机,皱眉看着陌生的西安号码说道“我是德叔,你是哪位?”

    尧山半山腰炼石场里,林泽望着正在清理战果的兵工厂,眉头紧皱,不清楚李三生这是唱的哪一出,这个关键时候,他却和德叔在一起,不过从李三生的语气来看,似乎气氛不怎么样,等到德叔拿到手机后,林泽径直说道“我是省厅林泽,德叔,你这第二个兵工厂隐藏的够深啊”

    林泽的话音未落,德叔一脸惊恐的愣在了原地,手机从手中滑落,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帮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自然除过李三生他们。

    “我输了”德叔喃喃自语道。

    黄昏和晴天不明白德叔这句我输了是什么意思,皱眉道“叔,怎么回事?”

    瘦老头一已经猜到了那个消息是什么,淡淡的说道“人活一辈子,最终还不是一抹黄土”

    德叔如同放了气的气球,两眼无神奄奄一息的躺在椅子上,这个消息将他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一场风暴也将来袭,横扫整个东府,牵扯的范围之广,牵扯的人之多,难以想象,东府郭家首当其冲,包括正在竞争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的郭家男人。

    只是一瞬间,德叔便判若两人,侯爷听到了德叔的那句我输了便知道,叱咤风云多年的德叔这次真的输了,输了的结果,逃不过一死,那自己呢?

    德叔这次真的出局了,关中四巨头只剩下侯爷一个了,盟友,西北端木家?那就让他好好会会这西北端木家,看看几十年不见,端木家还是不是当初那个端木家。

    “侯爷,戏看完了,你我之间也该做个了解了”李三生不再理会没了魂的德叔,转身看着眉头紧皱的侯爷。

    “了解,你我之间能有什么了解?”侯爷似乎不想让事情太过僵持,退一步说道。

    可惜李三生不买他的帐,冷笑道“侯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如果你记不起来,我不介意再给你重复一次”

    “那你想怎么了解?”侯爷不屑的笑道。

    “血债血还”李三生阴森森的说道。

    李三生这四个字让侯爷心头一颤,侯爷知道,这是一场死局,只有一个活着,侯爷不再退让,冷哼道“我不是德叔,结局如何,还不一定”

    “忘了,你还有盟友”李三生呵呵的笑道。

    侯爷气定神闲,默认。

    “你的盟友是?”李三生故意问道。

    “西北端木家”侯爷沉声怒吼道,这似乎是个暗号,侯爷等待着西北端木家强势逆袭这场乱局。

    可惜,他始终不知道李三生的背景,李三生底气十足的怒道“那就让李家看看,几十年后,端木家还是不是那个端木家?”

    贵宾厅大门再次被推开,西北端木家终于登场,只是当某个男人领着某个人妖出现的时候,李三生瞬间失神,他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