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大雪漫长安

    第七百三十五章大雪漫长安

    下午五点,浐灞金融cbd西部金融大厦顶层寒风刺骨,冷的人直哆嗦,偶有几朵雪花飘下来,却迅速的融化,西部金融大厦是浐灞金融cbd的地标xing建筑,也是整个西部最高的建筑,一共有三塔,秦、汉、唐成等边三角形,三塔同样高,这个大厦的投资方除过陕西省zheng fu和中投等几家大的央企之外,最大的投资方便是端木家,端木家拥有整个秦塔的拥有权,毋庸置疑的是,没有人会怀疑端木家在整个西北军政商界的人脉关系网,至于投资一栋大厦,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浐灞金融cbd的定位是整个西部的金融中心,端木家投资西部金融大厦可见也是想在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

    西部金融大厦秦塔刚刚封顶没有多长时间,这个时候还是一片狼藉,此刻在大厦的顶层站着三个男人,自然是端木家关中之行的负责人南方,以及刚刚从西府侯爷那里回来的坤叔,剩下一位则是无法无天的大纨绔小贱少爷,一个男人能站的多高取决于这个男人的眼光,一个男人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爬的多高,取决于这个男人站在谁的肩膀上,站在端木家肩膀上的南方注定将来到达的高度只能被猜测,可如果南方站在一个肩膀更高的巨人的身上的话,结果?

    “坤叔,你从张德涵那里回来了”此来西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南方看着已经装好幕墙的汉唐两座塔若有所思的问道,三座塔同时动工,汉唐两座塔将在chun节过后正式运营,而秦塔才刚刚封顶,这背后蕴藏着地方zheng fu和央企之间的勾心斗角,而牺牲品必然是端木家。

    “南方,侯爷要和德叔和解,正在询问我们的立场”坤叔虽然在端木家的辈分比较高,但没有倚老卖老,南方给他面子,他自然要兜着。

    “这还用询问我们的立场么?”南方轻笑道。

    坤叔笑了笑回道“不管对于哪方,这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德叔已经陷入泥潭,和解可以给他喘息的机会,侯爷更乐于见到这样的场面,一来他能获取更多的利益,二来也能让他更好的想清楚和我们端木家之间的定位,你说是不是?”

    南方看着一片繁华的浐灞,轻声说道“他现在担心的不是李德,而是我们,他怕与虎谋皮,最后自己成了笑话”

    坤叔微微皱眉道“那我该如何答复?”

    “他们什么时候谈判和解?”南方门然转过头问道。

    “今天晚上”坤叔回道。

    南方伸出手来,一片雪花飘在了手上,慢慢的融化,盛极而衰形容雪花最合适不过了,南方恢复平静的说道“很显然,张德涵根本没有在乎我们的意见,或者说他早就意识到我们会点头”

    一直在旁边听着两个长辈谈话的小贱贱嬉皮笑脸的插嘴道“南方叔,似乎我们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南方摸了摸小贱贱的头,转身对着坤叔说道“坤叔,告诉张德涵,我们同意了”

    坤叔笑了笑,转身离开了顶楼的天台……

    几百米高的西部金融大厦顶楼风越来越大,天气愈发的yin沉,冬天本来就黑得早的天慢慢的黑了下来,似乎晚上一场大雪就要来袭,南方等到坤叔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这才看着小贱说道“玩够了?”

    “玩够了,怕你回家给老东西告状,得过来跟你学点东西完成任务”小贱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很明显不是理由,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告你的状”南方摇头道。

    “谁知道?”小贱撇了撇嘴说道。

    南方看着对面被灯光照she的在寒风中异常耀眼的西部金融大厦的另外两座高塔叹了口气说道“小贱,我总觉得你该长大了,或者说你已经长大了,可你还是如此模样,和几年前一成未变,我不知道你是真的长不大,还是在逃避,想来后者的概率更大一点”

    “南方叔,这么深沉的话题能不能换个时间谈,我只是来完成任务的”小贱嘿嘿的傻笑道,如果爽爽或者明月此时在眼前的话,绝对会骂一句傻逼。

    南方没有理会小贱的不理睬,而是继续说道“端木家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牢不可破,两位老爷子不问世事多年,如果端木家不遇到灭顶之灾估计都不会再出山了,这是老家主,也就是你爷爷当年定下的规矩,能进的了议事厅的那几位哪个又是平庸之辈,家主只有你一个儿子,本来继承端木家大业的人只可能是你一个,但你一直如此模样,端木家的议事厅已经开始脱离家主的掌控,家主为了能让你zi you,尽可能的不去束缚你,但同时他要顶着来自议事厅强大的压力,其中的博弈,你很难想象”

    小贱依旧是一脸无所谓,等到南方说完之后,轻笑道“南方叔,你说这么多是想要告诉我什么,去和那些野心勃勃的人勾心斗角,这样的生活多累啊,老东西活了这么多年,哪天不是活在尔虞我诈之中,提防着内忧外患,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去追,你说他累不累,他过了一辈子这样的生活,难道现在也要让我去过这样的生活,我不愿意啊,我有吃有喝,我不愁钱花,我喜欢玩女人就玩女人,喜欢玩男人就玩男人,我想干什么干什么,多舒服啊,我为什么要去争那个位置,大不了给他们不就得了,我当个普通人多好,只要奋斗就能看到高度,可在端木家我得使多大的劲才能让别人认可我?”

    “你生下来,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改变不了了,就比如很多事,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注定的,是命,你躲也躲不掉,你不争不代表别人不争,你只能顺从,反抗不了”南方语重心长的说道。

    “南方叔,你不要再说了,我端木兰剑这辈子注定了是个浪荡子弟”小贱回道,只是转身那一刻嘴角流露出来的一丝冷笑注定没有人看见,端木兰剑真会如此不问世事无yu无求当个浪荡子弟?

    南方叹了口气似乎不想再说什么,良久之后淡淡的说道“走,陪叔去完成你的任务”

    当南方和戴着一张谁也看不破的面具的小贱从西北金融大厦出来的时候,秦岭会所华山厅里面也走出来了一个人,省纪委孙书记,赵姨已经等候多时,看着眉头紧皱的孙书记打趣道“从贵州那边运来了一批娃娃鱼,改天让你尝尝鲜”

    孙书记挥了挥手说道“老赵啊,估计要忙大半年了”

    赵姨轻笑着不说话,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赵姨看着孙书记坐上那辆在陕西手眼通天的奥迪a6离开之后这才淡淡的说道“这陕西要变天了”

    孙书记走了大半会之后,李三生喝完一整壶茶才走出华山厅,华山厅外,三十怪蜀黍带着小七山跳还有阿伤,二龙带着血杀早已经等候多时。

    李三生走出华山厅的时候憋了一天的大雪终于开始下了起来,寒风凌厉,大雪漫天飞舞,诺大的雪花肆无忌惮的开始飘荡在整个西安的天空上,李三生看着漫天的雪花突然绽放出一个妖艳的笑容说道“该出场了”

    这一晚上,大雪漫长安……<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