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二十二章 出兵关中

    第七百二十二章出兵关中

    侯爷是晚上十点到的兰州,短短一个小时而已,侯爷自然不知道的是,在西安韩娓私人会所那张只有自己能享用的大床上,一对jian夫yin妇正在婉转承欢,女人比起平时更加的妖娆,浪.叫声此起彼伏,一波高过一波,男人也愈发的卖力,这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持久战,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才会停火。自己的女人被自己的外甥狠狠的上着,这顶绿帽,不知道侯爷知道后会有何感想?

    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兰州市区,侯爷下榻在兰州第一家五星级酒店阳光大酒店,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侯爷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某个男人的电话,沉声说道“我到了”

    男人那边似乎很吵闹,过了会才回道“今天晚上没时间招待你了,来了几个bei jing的朋友,明天早上我派人去接你”

    在西安只手遮天的侯爷在兰州被人如此怠慢,这男人的架还真大,不过侯爷并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男人的身份,相差甚远,更何况自己是有求于人。

    挂了电话之后,侯爷抽了根烟,这是引狼入室还是与虎谋皮尚不得知,但如果不这样做,他在和德叔的最后对决中定然会输,来自高层的压力和内部人心的不稳都有可能将他引入深渊,唯有西北端木家是自己的救兵,能逆转这个局势,似乎只要端木家点了头,那这场风波的结局便没有意外了,德叔对上端木家,那只能是落败,毫无悬念。

    相比于西安,愈发西北的甘肃相对来说要落后不少,侯爷沉思了半个小时之后便准备休息,等待着明天和那男人的谈判,第二天一大清早,侯爷尚未醒来的时候,男人就已经派人来接他了,侯爷没敢耽搁,带着两个亲信便去见男人。

    男人选择的会面地点在黄河岸边上,冬天的兰州比西安还要冷,侯爷早有预料,带着一件大衣,下车之后,开车的司机拦住了两个亲信,对着岸边雾里一个男人的背影指了指,示意侯爷一个人过去,侯爷让两个亲信在这等他,于是一个人缓缓走了过去。

    “来了?”等到侯爷临近的时候,男人沉声说道。

    侯爷微微低头,略显谦恭道“让您等久了”

    “我也刚来”男人头也没回平静的回道,眼神继续盯着黄河那只有到了冬天才会稍微变的清澈的水,越往西黄河的水愈发的清澈,直到三江源,那里的黄河水能够洗涤掉每个人身上原始的罪恶,让人变的虐诚。

    “小爷,这次来兰州,我想您应该知道我的意图?”侯爷往前走了两步恭恭敬敬的说道,能被侯爷称呼一声小爷,可见这男人的身份和背景。

    小爷很是沉稳,比起侯爷来,更加的稳若泰山,主导着整个场面,小爷若有所思的回道“关中是够乱的,局势已经超出了你的掌控,李德那混小已经把你逼到了绝路,你这是来求我帮忙?”

    侯爷笑了笑说道“小爷,对于端木家,李德不过是螳臂当车,所以只要小爷出手,这关中陕西就是端木家的?”

    小爷哈哈的笑了起来,关中?以端木家的实力任何时候都能拿下关中,可是为什么这么些年从来不窥窃这片土地,只有端木家的人知道。

    “老张啊,我只是端木家的一个窝囊废,你说我有什么能力帮你?”小爷转过头来,轻笑道。

    侯爷不以为然的说道“外人这样看小爷,我可不会,小爷的手腕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懂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看得懂我?”小爷反问道,眼神却异常的凌厉。

    侯爷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说道“这西北又有谁能看得懂小爷,我更不可能”

    小爷笑了笑,刚刚的稳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叹了口气说道“老张啊,你们根本就没看懂关中这场局,你不是赢家,李德也不会是赢家,你说我该怎么帮你?”

    这话侯爷不懂了,谁都不是这场乱局的赢家,那最终的赢家是谁,侯爷下意识的想到赢家只能是端木家,难道端木家早就有打算进军关中,或者说这场乱局的背后推手是端木家?侯爷不禁担心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不过为了探探口风,侯爷不得不说到“只要小爷愿意帮,怎么帮都行?”

    “帮不帮你,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在家族会议上讨论的,你该明白”小爷玩味道。

    侯爷略显担忧的说道“我知道小爷能左右家族会议”

    小爷再次盯着侯爷,沉默,良久才自言自语道“那我试试”

    “小爷这是答应了?”侯爷激动道。

    小爷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侯爷大喜,只是对于刚刚小爷那句谁都不是最后的赢家颇为郁闷,虽然怀疑端木家是幕后推手,可这会又推翻了,因为他知道端木家注定不会踏入关中,不然很多年前这关中就是端木家的囊中之物了。

    “你回去,今天的家族会议上我会商讨这件事情,有消息会通知你”小爷轻声说道。

    侯爷回道“我等小爷的消息”

    小爷挥了挥手,侯爷便转身离开了,看着侯爷的背影,小爷若有所思道“既然你要玩游戏,一个人玩多没意思,我陪你玩,给你加点砝码,不知道会不会更有意思”

    张德涵有自己的小九九,但小爷是真的为了帮他吗?谁又知道这个小爷的真正身份?

    傍晚,夕阳快要落山,兰州郊区徐家山下一du li建筑群中一栋主宅的偏厅里面,六个男女正在谈笑风生,偏厅古se古香,清一se的紫檀家具,对外别人只知道这个建筑群是属于徐家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可只有很少数的人知道,这里是西北端木家的大本营。

    七个男女以资历和辈分排座,被侯爷称之为小爷的男人坐在最后面,而在主座上的男人则是西北端木家的家主,也就是那位被人津津乐道的西北王,端木太阿,气势十足,不怒自威,其余四个男女则都是端木家的直系旁系,能入得了着议事厅的,可都是端木家的正主。

    在这栋气势磅礴的主宅外面是一个诺大的花园,此刻花园的草坪上,一个穿着一身皮草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正牵着一条萨摩耶在遛狗,后面跟着整个端木家最帅的男人,就是那位在上海和李三生有过交集的端木兰剑,外号小贱、贱贱,是端木家最大的纨绔,不管男女见了这哥们都是绕道走。

    贵妇在遛狗,狗却在溜小贱,二.逼萨摩耶跑来跑去,二.逼小贱蹲在地上一蹦一跳的紧随其后,不远处的端木家的仆人们看到了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小少爷依旧是如此的好玩,二.逼小贱想要逗萨摩耶,于是学起了狗叫,汪汪汪,贵妇听到这狗叫声不禁无语,转身呵斥道“小贱,起来,像个什么样?”

    小贱嘿嘿的笑了笑,亲昵的搂着贵妇贱笑道“老妈你知道不知道,这群老不死家伙又在商量什么偷鸡摸狗的事?”

    敢把端木家的长辈们喊做老不死的家伙估摸着也就只有这位二世祖有这个胆,贵妇皱眉道“说过多少遍了,你还这样叫,下次让你爸知道了,少不了又把你关半个月禁闭”

    小贱不以为然的说道“老东西就知道关我禁闭,现在我毕业了,他敢关我我就跑,躲四九城里面不回来,反正他又不敢轻易去四九城”

    “你倒是知道了你爸的弱点”贵妇好笑道,亲昵的摸了摸小贱的头,贵妇其实才才四十出头,娇生惯养,加上保养的好,看起来风韵犹存,跟小贱在一起,更像是小贱的姐姐。

    小贱微微抬头看着最后一丝夕阳嘿嘿的笑道“老妈,你当年真够厉害的,还上着大学就跟我老爸私奔了,这也难怪那帮舅舅阿姨们和我爸跟结了死仇似的,哈哈哈”

    “拿你妈开玩笑,找打”贵妇笑骂道,可心里很是高兴,这个叶家最小的女人一辈最正确的选择便是跟着端木家这个男人来到了兰州。

    小贱嘿嘿的笑了笑,继续逗萨摩耶玩,这是老妈最大的宠物,不过他却是萨摩耶的魔鬼,经常将这乖宝宝欺负的满花园乱跑,过了会贵妇饶有兴趣的问道“小贱啊,这次在四九城这两个月,有没有看上中意的女孩,给妈说说”

    小贱愣了愣,随即嘿嘿的笑道“老妈不着急不着急,我这不还小着呢,再过几年再说”

    贵妇自然不知道自家儿是男女通杀的主,不过现在对男人的兴趣更大一点,不知道贵妇知道后会有何感想,贵妇只能叹了口气摇头道“等过完年,我亲自去四九城里瞅瞅,看谁家的姑娘适合你”

    议事厅里面,刚刚还谈笑风生的端木家长辈们此刻却吵的不可开交,这七个男女中,除过端木老爷的三个儿一个女儿,其余三个人则都是旁系的代表,西北王端木看见吵的不可开交的局面微微皱眉道“老太爷和李家老爷有过约定,端木家不得踏入关中半步,这也是我们端木家为何偏于西北一隅最大的原因,现在你们的矛头直指这个约定,我看要是讨论不出个眉目的话,就只能让两个叔叔决定了,如果两个老爷决定端木家和李家的约定到此为止,那我们入主关中,要是两个老爷不同意,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西北王端木太阿的话刚刚说完,作为西北王的弟弟,端木家的老二端木太明就yin阳怪气的说道“老大,你明显知道两位老爷不会同意我们撕毁约定,显然我们还是只能偏于西北,我看还是别问了,我们直接先斩后奏”

    坐在端木太明对面的端木家旁系代表一女人冷笑道“端木太明,你越过两个老爷,你知道,他们知道的后果吗,你估计要从这议事厅被逐出去了”

    “被逐就被逐,为了端木家,我愿意”端木太明不屑道。

    “好大的口气”女人冷哼道,两帮人又再次咬了起来。

    一直坐在最下面的小爷,这个时候淡淡的说道“既然我们入主关中没有可能xing,那我们就安分守己点,可现在的问题是关中即将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这对我们端木家显然是不利的,以后就算是想要东征,阻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那你想怎么做?”端木太明有点看不起这个庶出的弟弟,语气不善的问道。

    “帮助张德涵对抗李德,我们的任务就是搅浑这潭水,不让李德一家独大”小爷沉声说道。

    小爷的话刚说完,代表旁系的那个女人就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坚持老爷的约定,端木家不踏入关中半步”,女人显然是保守派,这自然和端木太明的鹰派再次吵了起来。

    双方你来我往又是一番争吵,谁也说服不了谁,端木太阿出乎意料的这个时候拍板道“行了,别吵了,我决定了,采纳老三的提议,出兵关中”

    西北王端木太阿的话一出,不仅小爷意外,端木家的其余人都很意外,一般情况下,端木太阿不会如此拍板,特别是这种状况下,今天却如此的反常,众人不禁猜测其乐端木太阿深层次的意思,小爷,也就是端木家老三端木太行若有所思,哦,端木太行?或许李家人见了他应该叫他李半佛,总之这个结局端木太行很满意,只要端木家插手关中之事,他就赢了。

    可惜西北王端木太阿没有给众人时间和机会,径直出了议事厅,走出议事厅之后,端木太阿对着端木家的老管家说道“让南方来见我”

    老管家点了点头便离开,端木太阿出了主宅之后刚好看见在外面遛狗的贵妇和小贱,瞪了眼这个不争气的儿,想要呵斥几句,可惜眼se很厉害的小贱没给他机会,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嬉笑道“老爸,这是谁又惹你了,是不是里面那些老……叔叔姑姑们,您老别生气,气坏了身,你让我和我妈怎么办”然后环绕了一周低声说道“咱们家可不少人窥觑着你的位呢?”

    端木太阿没好气的说道“没个正行,跟我过来”

    “啊”小贱愣了愣,以为老爹又要收拾他了,转头看向老妈,请求组织支援,贵妇皱眉道“他是去叶家又不是去哪,你生什么气呢?”

    端木太阿沉声道“都是你教的好儿,跟我走,有事给你说”

    小贱一听不是收拾自己,这才对着老妈使了使眼se,示意老妈没事,自己能掌控局面,贵妇看了眼这对有趣的父无奈的笑了笑,也由着他们了,反正就这么唯一一个儿,他也不舍得真收拾。

    小贱跟着自己的老爹西北王屁颠屁颠一直到了徐家山山下的树林边,那里有个茶楼,自己那个亲姐姐每天下午都会在这里学茶艺,谁让这姐姐的偶像是四九城里的那位大妖孽表姐,这也是整个端木家里面唯一能制服他的存在。

    “爸,南方叔在等你”端木太阿刚刚走进茶楼,茶楼的主人,也便是端木太阿才从四九城回来的女儿淡淡的说道,茶楼里很是暖和,女人只是穿着宽松的毛衣和紧身的牛仔裤,臀部呈一完美的弧线,异常的挺翘,让人浮想联翩。<”

    兰兰柔声说道“好”

    端木太阿径直上了二楼,小贱笑眯眯的说道“姐,我要西湖龙井,记得放糖”,小贱说完也不得女人回话,直接泡上了二楼,因为后面传来女人如同狮吼功般的“滚”

    楼上,靠近火炉的茶座上,一个中年男人早已经到了,男人端着茶杯静静的喝茶,不过脸seyin沉,心情似乎不好,看到端木太阿上楼后,迅速起身低头道“主”

    “南方,等久了”西北王挥了挥手,示意男人坐下,小贱乐呵呵的从烤炉里面陶烤红薯,他知道姐姐肯定给他留着。

    南方摇头并没有说什么,端木太阿坐了下来低声道“家族会议上的事情你该听说了?”

    南方点了点头,情绪略显激动。

    端木太阿淡淡的说道“回去报仇,他们在等着你”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五年前来到西北端木家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男人的眼睛已经红了,没错,这个南方就是和李三生二龙曾经出生入死的南方,过命的兄弟们都回来了,南方是该回去报仇了。

    南方径直站了起,猛然下跪,重重的磕了个响头,这条命是西北王给的,这头他该磕,正在吃烤红薯的小贱看到他最尊敬的南方叔泪流满面,愣了愣,南方叔的故事他知道,除过老爹就只有他知道,小贱扔掉红薯,扶着南方说道“南方叔,要回去报仇了,你哭什么,你应该高兴”

    “小少爷,我这是高兴”南方回道。

    端木太阿没阻止南方给他下跪磕着个头,只有这样,南方的心里才能舒服点,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在家族会议上答应端木家出兵关中的原因,他这是要给南方报仇,数秒之后,端木太阿转头看了眼小贱低声说道“小贱”

    “啊”小贱疑惑道。

    “你和你南方叔一起去西安”端木太阿低声道。

    小贱迟疑了片刻,大喜道“好,我要给南方叔报仇”

    当天晚上,一直在阳光大酒店等候消息的侯爷就得到了端木家答应出兵关中的消息,连夜赶回了西安开始安排,端木太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想要端木家和李家交恶,可惜端木太阿早有自己的打算。

    第二天早上,南方和小贱带着端木家的jing锐便踏上了西安之旅……<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