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六十六章 笑着,笑百着……

    第六百六十六章笑着,笑着……

    二十多年前那场风波中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闻,这个无从得知,但对李三生来说,李家回来了,那些真相终归是要被他全部掀开。

    中年男人的眼神很凌厉,和他这几天平淡如水的眼神是天壤之别,李三生不曾惧怕,嘴角那一丝玩味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本来对李三生这个新的李家家主并没有多大敬意的男人刹那间似乎看到了那位可以出的了世成得了佛的老人的味道,在他眼里,李家男人尽枭雄,那自己呢?

    自己不也是李家人?可这端木二字是他永远也不去了的,只能说他是端木,也是李家。这样的说法颇有点碟中谍的味道,但事实便是如此。

    大厅里面只有几个村民,两人依旧对视,远处,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李家这栋百年老宅女主人的柳伊然招呼着乡亲邻里的忙前忙后,却偶然看到李三生和这个中年男人的对视,其实从咸阳国际机场见这个男人第一面的时候,柳伊然就觉得似曾相识,似乎小时候在四九城里便见过男人,当得知男人是从兰州来的时候,柳伊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便猜测男人的身份,总之觉得二十多年前的李家真的陷入了一场阴谋,而这场阴谋正随着李三生的回归而慢慢揭开。

    不知过了多久,中年男人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李炎黄不敢问的事情今天终于有人问了,可是我问什么要告诉你?”

    李三生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因为你是李家人”

    “李家人?”中年男人这次不是呵呵的轻笑了,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厅的正中间李家的族谱已经摆了出来,红底黑字,大气磅礴,书写着李家祖祖辈辈的荣耀,男人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大声的说道“我是李家人?但这李家族谱上没有我,谁又知道我是李家人,谁知道?”

    李三生冷哼道“李半佛,你应该知道,义子不入族谱的规矩,这是在自欺欺人么?”

    李半佛,这便是中年男人的名字,半山半水又半佛?想都不用想这个名字是李家老爷子起的,也只有他会起这种大气的名字。

    “义子不入族谱,好一个义子不入族谱”中年男人突然冷笑道“那我今天便想当着你的面问一下老爷子,同是义子,李炎黄能成东北龙王爷,我李半佛为什么就能当一辈子端木家的窝囊废?”

    义子?同为义子?

    李三生眯了眯眼睛,毫不掩饰的露出了自己的杀机,这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如此的充满杀气,为什么?因为他不允许有人背叛李家,出卖李家,背叛李家者当杀。

    “怎么?想杀我?”李半佛轻笑道,一点也不意外,从二十多年前那场风波中自己没有出手之后,便有不少李家人想要杀自己。

    还好是早上,来帮忙的村民并没有多少,几个村民走后,大厅此刻只有李三生和男人两个人,不然两个人惊世骇俗的谈话不知到了别人耳里又会是什么反应。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是李家人?”李三生不怒自威的问道,这句话里面夹杂着李家家主的雷霆之怒。

    李半佛往前走了几步,让自己能更加清楚的看见李家大族谱上那个老人的名字,平静的笑了笑说道“我现在的名字叫端木太行,端木家族谱上有我的名字”

    李三生不怒反笑的说道“好,好,好一个端木太行,你知道,李家族规,叛李家者当杀?”

    李半佛亦或者是端木太行转过头来,平静的说道“你不敢杀我”

    这一刻李三生异常的冲动,就算是修身养性了这三年,依旧无法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李半佛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他是端木家的人,不再是李家的人,这等于是赤裸裸挑衅他作为李家家主的权威。

    李三生皱眉思索,死死的盯着端木太行,过了几分钟之后突然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你走吧”

    端木太行并没有客气,径直便往出走,从这一刻起,他自认为自己和李家再无瓜葛,只是当走到一半的时候,端木太行突然转过了头,沉声说道“二十多年前,端木家并没有背叛李家,至于原因,几年前李炎黄的青海之旅应该找到了答案”

    说完之后,端木太行再次转身,直接出了李家,开了辆奔驰s600便离开了小村子,五年前没有参加老头子的葬礼,五年后他也没想来参加老头子的祭日,他知道李三生总有一天是会知道自己的存在的,却没想到会这么的快,很明显的是,李家要有大的动作了,似乎要卷土重来了。

    而自己之所以来李家老宅,只是想看一看这个老人,毕竟,自己这条命是他给的。

    李家要再起风波了,自己也该会端木家早作打算了,西北王?这是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应该拿回来。

    端木太行走了之后,大厅里面便只剩下了李三生一个人,李三生看着鲜红的族谱陷入沉思,李半佛叛出李家,这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大难题,杀还是不杀?杀了,和西北端木家的关系将陷入恶化,李家本就只有这么一个坚实的盟友,这也是自己为何要在知道了当年的某些事情后,力证端木家有没有背叛李家的原因,这关系到自己要和端木家接下来的动作,李家本来树敌便多,要和端木家的关系也恶化了,那情况就更不容乐观了,端木家的背后可是叶家的关系。

    但是不杀呢?李家的族规上赫然写着,叛李家者当杀,这等于要和族规作对,李三生不禁头疼。

    柳伊然看见坐在椅子上沉思的李三生,缓缓的走了过来,站在李三生的身后,下意识的将双手放在李三生的头上给李三生按摩,轻声问道“出什么事情?”

    李三生淡淡的说道“叶家和端木家的关系到底如何?”

    柳伊然微微皱眉道“为何要问这个?”

    李三生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就问问”

    柳伊然也没回答,叶家和端木家之间的关系很微妙,那个自己本应该叫阿姨的女人,可是一个比自己母亲都要倔强的女人,不过她的事业心没那么的重,只是疯狂的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而已,这个代价是,被逐出叶家,直到老太爷死了后才慢慢的重新被叶家接纳。

    西禹高速出口,两辆路虎一辆奔驰s600组成的车队在二龙的指引下终于下了高速,出了收费口,缓缓的向着小村子的方向而来。当走到村口看到周围拔地而起的高楼和工厂的时候,二龙愣了愣,这里再也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村子了,一切都已经变了。

    二龙没有感慨,没有叹气,只是知道,变了,人都会都变,何尝是这些俗物呢?

    几分钟后,车队终于驶进了直通村子的那条刚修的公路,公路上的积雪都已经被村民们打扫干净了,又是三辆小汽车,村民们这次想都没想便知道这是李家的亲戚,毕竟到现在为止也只有李家才能有这样的排场。

    二蛋带着阿伤和几个村民正在李家门前搭棚子,因为邀请了市里面有名的戏班子明天来唱大戏,他们便先开始准备。

    当三辆车缓缓的停在李家老宅门前的时候,二蛋愣了愣,疑惑的看向阿伤,问道“阿伤,你们的人?”

    阿伤微微皱眉,因为情报中并没有人今天要回来,难道是?

    当一身黑色素衣的二龙和血杀从车上下来之后,二蛋惊喜的大吼道“二龙?”

    没了西瓜头,没了傻逼似的笑容,但就算是化成灰了,阿伤也都记得这张脸,看着这张没了浮华却布满沧桑的脸,阿伤瞬间红了眼睛,使劲的擦,却泪流不止。

    停顿了几秒,发疯似的转身往里面跑,边跑边擦眼泪的大喊大叫道“三哥,三哥,龙哥回来了,三哥,龙哥回来了”

    正在大厅里面带着柳伊然看着族谱,介绍那些李家曾经辉煌的李三生听见阿伤的喊叫声,瞬间震惊,一时间百感交集,却怎么都迈不开步子。

    过了几秒,柳伊然拍了拍李三生的肩膀,轻笑着说道“去吧,五年了”

    李三生平静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走出了李家,李家门前,二龙站在老槐树下,摸着这颗陪着自己陪着三哥一起长大的老槐树,那些儿时的回忆一瞬间便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二龙,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那我叫你三哥”

    “可是我比你小”

    “你给我吃的,我就叫你哥”

    “三哥,老瞎子死了,以后我就一个人了”

    “哭什么,老瞎子死了,你还有我,别忘了,你是我兄弟”

    “三哥,你真把我当兄弟?”

    “废话,你当我骗你”

    “嗯,三哥,我们下辈子还当兄弟”

    “好”

    “二龙,你不敢闭眼睛,你闭上眼睛就会死了,你看着我”

    “三哥,我冷”

    “我把衣服脱了给你,二龙,你特么不能死,你死了谁给你父母报仇?”

    “三哥,我恨他们”

    “二龙,你放心,他们欠你的,欠你父母的,欠你爷爷的,欠老郭家的,总有一天,三哥都给你要回来”

    “三哥,你走,你别管我”

    “滚,说好的,是兄弟,要死一起死”

    “我不是你兄弟,你别跪”

    “我跪我的,你当我是不是兄弟,那是你的事”

    当二龙回过神的时候,李三生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一瞬间,整个世界安静了,安静的只剩下他们的眼神,有些话我不说,你便知道,有些事我不说,你也知道。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兄弟。

    李三生看着没了西瓜头,没了傻笑,平静的让人心疼的二龙,过了数秒,突然神经病似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就像是喝了十瓶杜康老酒发酒疯一般的仰天大笑,李三生笑,二龙也笑,大笑,发自内心的笑,五年之间从来没有如此疯狂过。

    只是,笑着笑着,他们就哭了,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呃,昨天光棍节,作为**丝加光棍的我,只能喝酒买醉了)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