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强六十二章 强拆?

    第六百六十二章强拆?

    对于关中腹地来说,像这样的大雪越来越少见了,好不容易躲过了杭州的大雪,却没想到下了飞机却躲不过关中的大雪,西禹高速已经封路,本想在昨天就回村子的李三生奈何只能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了一天,等着西禹高速解封,宁可远远的看着那座城,却也都不想进去,提前已经杀奔关中的三十怪蜀黍小七和山跳也都赶了过来,作为李三生真正的心腹,他们才有资格踏上这趟复仇之旅。

    李三生在酒店听着三十怪蜀黍讲了大半天关中腹地的势力分割,不出意料的是,和五年前那场变局之后形成的势力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东府已经扩张到山西,势力愈发强大的德叔,西府那位手段狠辣的黑脸侯爷,关中道上资格最老也最传奇的三爷,北边像条野狗这些年咬了不少人,更是稳稳压住三爷的王二愣子。

    他们就像是从四个方向汇聚过来的力量,齐聚在西安城里面,不过也不是什么铁桶一块,这么些年也是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特别是在陕北,势力纵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除过大的方向是对抗北方的大响马八王爷不变,小纠纷小利益也乐此不疲。

    五年的时间,关中道上的风云并没有起多大的变化,三爷有点英雄迟暮,被其余人蚕食着势力,死死的压着,最强大的自然是德叔,已经进入山西,势力繁杂的山西本就是真空,德叔想要动大手腕拿下,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条狼的野心不是一般的大。

    当晚,雪便已经停了,中午的时候便传来了西禹高速已经解封的消息,酒店里,李三生和柳伊然刚刚吃完午饭,柳伊然正在收拾东西,李三生看着外面的积雪说道“那天做梦便梦到这关中平原千里冰封的场面,没想到回来还真碰上了”

    已经换好衣服,包裹的严实的柳伊然给李三生把衣服拿了过来,今天的她罕见的扎起了马尾,别有一番韵味,柔声道“换衣服吧,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回去了,想来这也是爷爷在托梦给你”

    李三生接过柳伊然手里的衣服,穿好,又戴上围脖,想了想说道“也不知道这五年里有没有人在冬天给爷爷烧点纸钱,烧点御寒的衣服,他在下面冷不冷?”

    柳伊然给李三生整了整衣领说道“放心吧,耿伯他们会的,爷爷很受他们尊敬”

    李三生穿好衣服,又等着柳伊然收拾好行李,两个人这才出了酒店,酒店外面,五辆清一色的黑色奔驰s600停在酒店门口,所有人都已经等着他们了,三十怪蜀黍,小七,山跳,阿伤,以及影子西北区负责人青紫带领的影子成员,烽烟隐藏在西北数十年,从兰州赶过来的某个男人。

    柳伊然挽着李三生的胳膊,俨然一副李家女主人的姿态,两个人缓缓的出了酒店,酒店门前的保安以及大厅的服务员经理们看到这大场面也不禁猜测起了李三生的身份。

    李三生看了看这阵容,轻声说了句“阿伤,你和我一辆车”之后,便上了中间的车,阿伤看了看三十怪蜀黍,这待遇似乎也只有他一个人有,三十怪蜀黍拍了拍阿伤的肩膀,轻声说道“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等到所有人都上车之后,车队缓缓启动,向着那唐陵下的小村子而去。

    五年,不至于沧海桑田,但也绝对是物是人非了……

    车队从机场高速直上绕城高速转西禹高速,远远的便看见不可同日而语的大西安,阿伤的头看着窗外基本上就没有转过来,李三生轻声说道“阿伤,想家了没有?”

    阿伤没矫情,很真实的点了点头说道“想了”

    李三生自嘲的笑着说道“三哥欠你个大人情,这辈子也都还不清”

    阿伤回过头,愣了愣说道“三哥,当初的情况,是个关中爷们都会那样做,要是没有你,也许我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混混,也便不会有今天”

    李三生思索了几秒之后说道“如果这次拿下了关中,这关中就给你了”

    阿伤瞬间瞳孔放大,诚惶诚恐,这份礼实在是太大了,阿伤紧张的说道“三哥,这阿伤承受不起”

    李三生笑了笑说道“必须承受,你守着关中,三哥也放心”

    李三生已经如此说了,阿伤再说什么,就显的太过客气,毕竟他在长三角的时候也已经是镇守一方的诸侯了,三哥将关中给他,只是为了让他能落叶归根。

    路上还有积雪,不过车队都加着防滑链,车速正常,也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毕竟影子出来的精锐那是可以直接去当间谍的主,车队上了西禹高速之后,李三生转头对着柳伊然说了声“到了叫我,我睡会”

    柳伊然点了点头,知道李三生的心情略微有点起伏。

    从西安到小村子的路程本来只需要两个多小时,但这路上多处都是积雪,车速较慢,昨天大雪封路又积压了不少车辆,所以用了将近四个小时,车队才从小镇南边的高速公路口出来。

    柳伊然轻声说道“三生,到了”

    这次李三生回来,和上次祭祖回来已经相距了四年的时间,四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而这个小村子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旁边那个投资上百亿的化工基地已经建成投产,小村子大部分农地都已经被征,建成了工厂和家属区商业区,和北边的小镇连成一片,一条笔直的公路从村子前面连接不远处的省道直通工厂,比起四年前可谓是天壤之别,很是繁华。

    因为村子在公路的另一边,所以一直没有被征,大多数村民家里都盖起了小楼,如同电视中所说的新农村,至少这些都是表面上,只是唯一不变的便是村口那气势磅礴上百年的李家老宅,讲述着曾经属于小村子的辉煌。

    只是今天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对,李家百年老宅的门前异常的热闹,停了不少车,更有装载机挖掘机等等大型工程车,两三辆警车显的很扎眼。

    几个村民和一个瘸着腿的老头手里拿着农用的工具死死盯着对面的几十个人,老头眼神异常的凌厉,看似枯瘦,却有一种虽千万人吾亦往矣的气势,那身体的姿态显然是练家子,敢肯定,只要有人敢动一下,老头绝对能先发制人,这帮人的手里却都是些钢棍和木棒,带头的则是一个小镇的派出所所长老刘和坐在轮椅上穿着一身西装人模狗样的黄百顺,就是四年前被李三生狠狠教训的黄百顺。

    刚下过大雪,整个村子都是一片白色,只是李家老宅的地上却有不少鲜血,渗透进了雪里,异常的刺眼,几个村面的脸上也都有或多或少的鲜血,看着场面,似乎刚刚发生了一场恶战。

    “二蛋,都是乡党,我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僵,当年你们搞残了我两条腿,你看我事后都没找你什么事,你家的赔偿款一分也没少,何必呢,今天,这房子都老成这样了,也该拆了,大家一起搬到县城里住多好,为什么你们就不同意呢?”黄百顺阴阳怪气的笑道,想到当年自己被李家那畜生搞残了两条腿,气就不打一出来,至于二蛋老耿这帮刁民,要不是忌惮李家那牲口,不然他早就收拾了,这口气一直憋到今天,这次,煤化基地要建一个大酒店,县里随即规划了一个紧靠煤化基地的商业区,选址便是村子宅基地,没想到又是二蛋这帮刁民,黄百顺憋了四年的气终于爆发了,反正四年都没了李家的消息,更何况郭县长现在已经是县委书记了,郭家某个人都当上了副省长,黄百顺更是有恃无恐,一句话,往死里弄,不让拆也得拆,这才有了今天这场恶战。

    二蛋吐了口痰,怒骂道“黄百顺,你个***,就知道特么的欺负村里人,告诉你,今天你特么就是弄死老子,也别想拆李家,李老爷子当年救过你的命,你特么良心被狗吃了,这是李家两百多年的老宅”

    黄百顺哈哈的笑了笑说道“二蛋,我自然记得李老爷救过我,不过一码归一码,大不了我过两天去村南边给李老爷的坟头烧点纸,你看,李家这么多年都没人了,这房子也都成这样了,拆了建个酒店多气派”

    手里拿着一木棍的枯瘦老头眯了眯眼睛,冷笑道“年轻人,谁说李家没人了,李家仆人遍天下,奉劝你一句,别干蠢事”

    黄百顺摇了摇头呸了一声说道“还李家仆人遍天下,你当李三生是国家主席?你个臭要饭的别在这里装大爷,想要从李家这里拿拆迁款,没门”

    黄百顺又看了看二蛋和老人以及其余几个村民说道“我告诉你们,要是不想被弄死,就给我乖乖的滚回家去,今天李家这宅子,劳资拆定了”

    二蛋身后几个村民本就已经退怯,毕竟都是普通老百姓,因为对李家的感情,或者欠着李家的人情,不得不当出头鸟,不然会被人戳脊梁骨,但现在看起来事情是闹大了。

    枯瘦老头冷哼一声说道“想要拆李家老宅,先从我这身上踏过去,放心,老头子死,绝对会拉上几个垫背的,不信试试”

    二蛋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几个村民,微微皱眉说道“生子,你们都是有媳妇有孩子的主,不应该拉上你们,你们都回家吧,我二蛋今天跟苦伯守在这里,死就死了,等以后三生和二龙他们回来了,别忘了告诉他们今天发生的事”

    生子几个人相视一眼,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最终只能选择退后,无奈的说道“二蛋,兄弟没有办法”

    生子几个人散开之后,就剩下了老光棍大好人二蛋和枯瘦老头了,两个人颇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

    对于枯瘦老头来说,作为李家的奴仆,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为了李家两百多年的老宅,死又何妨。

    黄百顺一看只剩下两个人了,心里大喜,死两个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事,让人把轮椅往后推了推,大笑道“挖掘机,给我拆,谁敢拦,就给我拍死”

    越小的地方便愈发的黑暗,这是这个社会的现实和悲哀。

    这个时候,李三生的车队也已经进了村子,李三生看着变的陌生的村子,看着周围拔地而起的建筑和各种工厂,不禁自言自语道“村子?”

    柳伊然轻声说道“社会在进步,农村和城市一样都在发展,我们阻止不了,只能顺应时代的潮流”

    李三生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对村民们有利就是好的”

    当李三生的话刚说完,车队便从通往高速的公路,拐上了村子里刚修的那条从两公里外的省道直通工厂笔直的新公路,李三生远远的便看见了李家老宅门前那壮烈的场面,三辆挖土机正从公路边往李家老宅门前挪动,几十个手里拿着家伙的社会混混已经冲了上来,枯瘦老头,一根木棒直接拖着已经瘸了的左腿冲了进去,二蛋想都没想跟了上去。

    这场面,狗血,悲壮。

    车上的李三生死死的盯着这场面,冷笑道“强拆?”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