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十六十一章 太像了

    第六百六十一章太像了

    (求个月票)

    感谢那些在我们一无所是的时候选择我们的女人,因为那个时候,她们风华正茂。

    感谢薛幡,正因为有她这样的女人,这个世界才能给那些拼了命往上爬的小人物动力,是她给了二龙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

    当五年之间从来没笑过几次的二龙笑的没心没肺,笑的让人心疼的说出这句“薛幡,我想你了”的时候,整个霸陵,整个白鹿塬为之动容,雪越下越大,寒风肆无忌惮的侵袭着白鹿塬的每个角落,整个塬上回响着呜呜的声音,似乎是老天爷在流浪,在哭泣。

    佛说,我用几次轮回才能换得你今生的一次回头。二龙不知道自己得用几个所谓的轮回来还债,他只知道,他这辈子只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叫,薛幡。

    二龙没心没肺的笑的时候让人心疼,只是当他不笑了,那被时间和岁月打磨的更加坚毅的脸却更让人心疼。

    天彻底的黑了,二龙丝毫不忌讳这荒郊野岭的满山坟头,依旧陪着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自己对不起她,就算是生生世世轮轮回回也对不起她。

    二龙弯腰,用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薛幡的照片,淡淡的说道“媳妇,等我再来看你”

    说完,二龙豁然转身,拿起那把黑伞,一人一伞抹黑下山,这个男人的背影愈发的苍凉。

    这一刻,墓碑上,照片中薛幡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这或许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不遗憾,不后悔。

    二龙终于不再逃避了,终于选择面对曾经发生的一切了,虽然那道伤口依旧在滴血,很疼很疼,疼的就算是喝十瓶杜康老酒也麻木不了,可一个男人终究是要面对的。

    北方的冬天很冷很冷,冷的似乎只要稍微停顿就能成为一座雕塑,二龙一步一个脚印向着山下公路处走去,背后是一连串的脚印,指引着薛幡回家的路。

    当走到白鹿塬那塬边上的时候,虽然大雪,虽然大雾,却也能看清这个自己离开了五年,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夜色中,这个城市却变得陌生的很。

    不远处,一辆奔驰s600上,从来都是水火不容的离和巽看着带着他们征战了两年多的主子的背影罕见的没有吵闹,那种落寞,那种沧桑,那种悲凉,透过身体,击穿她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依旧走的是绝世大妖精路线的离自言自语道“巽,你见过他如此悲伤的时候没有?”

    眼神痴呆的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或许,这里埋着他的曾经的美好和记忆吧”

    离和巽只知道,两年前,这个男人在进入云南的时候,一无所是,两年后,这个男人已经是让南方地下世界颤抖,掌控着金三角毒品珠宝军火进入国内最大通道的云南土皇帝,将云南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没有任何势力敢踏入,因为他说过‘踏入云南者,死’。

    他给所有的印象都是杀伐果断的枭雄,让所有人都忌惮,就算是曾经狂傲不羁的血杀如今对他都是异常的尊重。

    从白鹿塬上,可以看见整个大西安的夜景,二龙静静的站在塬边上,看了数秒之后,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道“西安,我回来了”

    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夹杂着风雪飘向夜色中的大西安,不知道那些曾经的人,能否听到?

    离和巽相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那一声,‘薛幡,我回来了’是发泄这五年的思念,这一声‘西安,我回来了’却是发泄,掩埋在心底五年的怨气。

    过了几分钟之后,二龙终于恢复平静,转身那一刻,再次成了让整个南方世界颤抖的大枭雄。

    二龙缓缓的走向了奔驰s600,上车,有近乎冰冷的声音说道“下山”

    幸好在上山之前,离和巽就已经提前装好了防滑链,白鹿塬下山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十分钟路程,但雪已经越下越大了,离不得不开慢点。

    中午他们便从云南到了西安,除过血杀,二龙没有带任何人,下榻的酒店在东大街上的皇城豪门酒店,天黑路滑,本来半个小时的车程,离不得不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酒店。

    在行政套房里面,二龙坐在沙发上,血杀则分散在整个房间里,乾看着二龙说道“这是我第一次来西安,千年帝都果然厚重,在这里才能真正感觉到中国的文化”

    坤笑着回道“什么时候,你这个双手沾满血的刽子手也这么有文化了?”

    正在收拾着自己指甲的离妩媚的的说道“老大这叫闷骚”

    乾在平时的生活中脾气很好,一帮人也经常拿他开玩笑,可是在做任务的时候,乾跟现在是天壤之别,谁要是出了错,保准会被他骂个半死。

    二龙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根一根的抽着,等到一包烟过去了大半之后这才轻声问道“震,那批货现在到哪了?”

    正在看夜景的震听到主子的话沉声回道“已经到了陕西境内,现在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木木带队,主子放心,绝对万无一失”

    “消息放出去了?”二龙皱眉问道。

    震回道“我们已经断了陕西境内三个多月的供货,据情报消息,他们的存货早已经耗光,最近都是从别的省份高价卖货,消息放出去之后,这帮人早已经盯上了”

    “给木木打电话,告诉他,货在人在,货要是没了,就不用回云南了”二龙阴狠道。

    震皱眉点了点头。

    整个血杀本以为这次西安之行是刚刚结束了金三角之行之后的一次例行的度假,但在临行前几天才知道,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这是次秘密任务。

    二龙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转头看着正字一旁和离眉来眼去的艮说道“艮,那座地下兵工厂找到没有?”

    艮收回眼神,低声道“主子,正在查,还没有线索”

    这些都是二龙准备了很长时间的布局,他回来只有两个字,那便是报仇,他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菩萨,就算是那位老活佛也不可能让他放下,对于他来说,下地狱比上天堂更有兴趣。

    看着大雪纷飞的东大街,二龙却毫无困意,转头对着血杀说道“乾,你和艮陪我出去趟”

    乾和艮相视了一眼,似乎有点意外,这么大的雪,这主子是想要干什么。

    乾点了点头说道“好”

    二龙微微皱眉说道“其余人,休息,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准离开酒店,别忘了,明天你们要见到的是谁?”

    兑听到这句话比任何人都兴奋,明天就要见到仰慕崇拜很久的家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主子说的,家主是个大帅哥。

    众人都异常的兴奋,血杀的荣耀便是保护家主,这也便意味着明天开始,血杀将再次开始自己的使命,为了李家而战,为了家主而活。

    等到其余人都离开之后,二龙这才带着乾和艮离开了酒店,奔驰s600缓缓的驶上了东大街之后,艮微微皱眉道“主子,我们去哪?”

    二龙想了想说道“先绕着城墙开一圈吧”

    听到主子的吩咐,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只能点了点头开着奔驰沿着环城路,让乾和艮意外的是,主子居然闭上了眼睛在闭目养神,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艮的车速以及行车路线每一个小细节都能让二龙猜出现在到了那里,他对这里太熟了,熟的如今已经陌生了,一切都变了,相比于五年前,西安繁华的太多了,国际化大都市的雏形已经形成,但唯一不变的便是这城墙,一如既往的看着这座千年帝都的兴衰。

    艮是从东门出的内城,绕着城墙一圈之后再次绕回到东门的时候,当艮准备转头问主子去哪的时候,二龙终于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雁塔路,阳光国会”

    阳光国会,四个字,二龙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无数次,当了两年的狗,很多人都知道他龙哥的大名,五年过去了,物是人非,重游故地,德叔,您老还好吗?

    几分钟之后,艮就将车停到了阳光国会的门前,放眼望去,皆是豪车,奔驰s600在这里并不显眼。

    二龙带着异样的心情下车,微微抬头,大气磅礴的几十米米白色建筑体上那阳光国会四个字异常的耀眼,来来往往与雁塔路的司机和路人们走到这里都会伫足向往,这里是有钱的地方,曾经的自己也是如此。

    对于阳光国会,二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只是没了西瓜头的二龙还会有人认识吗?

    “这里是西北最好的场子,曾经,我就在这里”二龙自嘲的摇了摇头,艮和乾面面相觑,二龙指了指不远处的保安说道“和他们一样,看着来来往往于这里的人羡慕不已”

    二龙不再说什么,带着艮和乾径直进了阳光国会,在领班的带领下直上三楼,开了间贵宾级的包间,点了三个还算不错的小姐。

    领班走后,三个小姐便开始轻车熟路的上路,倒酒点歌赔笑,可惜的是,今晚她们遇见的这三个人是对怪胎,乾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艮虽然好色,却只对离情有独钟,至于二龙,已经近乎冷血。

    二龙轻声对着小姐说道“你们唱你们的歌,我们喝酒”

    三个小姐尴尬的相互看了看,却也只能按照客人的要求来,毕竟他们是拿钱消费的,自己到时候也少不了钱,懒得管那些,只是略显无趣而已。

    艮身边的小姐在唱歌,乾的小姐陪乾喝酒,二龙则轻声问道自己身边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老板,我叫冰冰,对我满意么?”二龙身边穿着暴露的小姐媚笑着说道,似乎年龄还很生疏,眼神略显稚嫩,只是用化妆品虚构出了年龄,但小细节上瞒不过二龙。

    和别的地方一样,这种地方,很多都是大学生。

    二龙点了点头说道“满意,为什么要干这行?”

    冰冰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板,我陪你喝酒吧,你看点这么多酒,不喝完,多浪费啊”

    二龙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究,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喝了一杯酒之后,二龙思索了几秒,似乎是自言自语道“德叔,还好吗?”

    听到德叔两个字,冰冰下意识的愣了愣,看了眼二龙,打趣道“老板,你们是什么人啊?”

    本来想重游故地,却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感觉,二龙对着小姐低声道“帮我告诉德叔,故人来访过”

    起身,二龙对着艮和乾说道“走吧”

    艮和乾很是意外,这刚来,点了酒叫了小姐,怎么又要走?但二龙的话他们从来不会怀疑,只会执行。

    乾结了帐,三个人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小姐和领班。

    当走出阳光国会的时候,二龙下意识的再次转身,抬头看了眼楼上某个方向,而楼上那个地方此刻正有一个枯瘦老头也在看着楼下。

    等到二龙上车之后,枯瘦老头自言自语道“太像了”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