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五十九章 章 梦回长安

    第六百五十九章梦回长安

    外公刚走不到两个月,难道有人就要打算阻击刘家?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刘家的旧敌比较多,加上在三年前将东南系和何家得罪的死死的,刘家的处境算不上乐观,虽说政治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但短时间之内,似乎刘家和东南系并没有利益瓜葛,只会有旧仇新恨。

    至今,赵出息依旧不知道柳伊然和省委一把手之间的关系,所以这句话也算是有心无意,不然想来他也不会当着柳伊然的面说,毕竟在官场厮混了三年多的赵出息不是刚刚步入官场的愣头小伙,这个圈子里都是心知肚明,但大家说话做事都注意场合,把握分寸,赵出息心里跟明镜似的,自然明白,只不过和李三生的关系,让他没必要遮遮掩掩,或许等到走到了一定的位置,有了一定的城府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但现在,自然是有一说一。

    柳伊然若有所思,却不动声色,浅笑着继续涮肉给李三生吃,赵出息感觉到气氛有点微微诡异,这也是官场锻炼出来的眼色,轻笑道“这也都是我个人的猜测,偶尔听见凌部长的闲言片语,也当不得真”

    柳伊然看似随意的说道“出息啊,官场最忌讳便是谣言,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些没什么,别人面前你可得管好自己,毕竟,你不知道谁会从背后推你一把”

    赵出息疑惑的看了柳伊然一眼,柳伊然这话里似乎还有弦外音,但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许思媛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对,轻笑着解围道“你们这帮人,在一起就知道议论这些事,就算议论了,你们也干扰不了,行了,好不容聚聚,却都是这些事情,有意思吗?”

    李三生笑了笑回道“吃菜,吃菜”

    柳伊然看见李三生的眼神,便知道李三生回去后肯定要问自己一些事情,其实,叶家在那位舅舅退下之后也明显有点力不从心,居安思危,如果不在下一届将二舅推上去,那叶家很明显将会走下坡路线,叶家只重视自己的直系,因为这才是自己的利益,从来不会太过在乎旁系,就算是女婿这边也已经算成了旁系,这就是叶家,家大业大,规矩多。

    赵出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都是我的错”

    如今的赵出息和许思媛早已经确定了关系,两个人更是早已经同居,而鲁奶奶也已经默认了赵出息孙女婿的身份,李三生知道,赵出息之所以能吸引许思媛的东西,便是他一直在坚持的那些东西,质朴,憨厚,诚实等等,因为许思媛看惯了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想要找的便是这些真的东西,一旦赵出息在官场打磨时间长了,丢失掉了那些他一直坚持的东西的话,他和许思媛之间的路便可能夭折,成为第二段失败的恋情,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

    那估计那个时候,他对赵出息的期望也会变成了失望,赵出息能走过远,在于他能坚持多久。

    毕竟,人生便是如此,有所执,方有所成。

    吃完饭,几个人并没有再有什么继续的活动,许思媛送赵出息回家,李三生则带着柳伊然回吴山别院那个所谓的家,路上,并没有太多的交谈,三年没回杭州,杭州也变了不少,这个长三角璀璨的城市变的越来越繁华了,一边是西湖的山水秀丽天下,一边是都市时尚魅力,不起冲突,相辅相成。

    李三生不说话,柳伊然也便没说什么,知道李三生想要知道叶家的动向,可这几年她除过过年偶尔和叶家长辈假面,平时只是和几个亲自己的叶家晚辈有交集,至于叶家的具体动向很难知道。

    回到吴山别院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吴山公寓被影子成员早已经打扫的干净,李三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柳伊然开着客厅的落地窗在泡茶,窗外依旧在飘雪,不过已经小了很多。

    等到李三生坐下之后,深呼吸了口气之后,才拿起杯茶喝,柳伊然轻笑道“你是在想叶家和刘家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微妙的故事?”

    李三生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说道“三年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当初上海的事情叶家和刘家是站在了同一条线上,可两家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盟友,更何况政治没有永久的朋友和盟友,我不得不猜测”

    柳伊然回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听到风声,或许,你想的多了,这只可能是省委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分歧而已”

    李三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叶家在走下坡路,他们不得不选择新的立场,为后面做准备?”

    柳伊然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些不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你还问我?”

    李三生很是罕见的放下茶杯,走到柳伊然的背后,双手攀上柳伊然的肩膀,开始给柳伊然按摩了起来,柔声说道“这三年,辛苦你了”

    柳伊然闭上眼睛,感受着李三生这种温柔,淡淡的说道“比起雪儿,这一点都不辛苦”

    李三生没说话,只是继续给柳伊然按摩推拿,过了会突然说道“明天要是不下雪,我们就回关中”

    柳伊然突然睁开了眼睛,微微皱眉,这个男人终于要回去了,也终于要再次面对那段记忆了。

    “过两天爷爷就是爷爷的五周年忌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柳伊然冷笑道,那些欠着他男人的那些人,如今也该还债了。

    “别人三年立碑,我却五年立碑,实属不孝”李三生愧疚道,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何等风俗,但在八百里秦川上,有三年立碑数传之说,名门大户往往会风风光光,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会大摆筵席,这是很重要的风俗,三年不立碑,这便是对祖辈的大不敬,正因为如此,李三生才很愧疚。

    那村南边的公坟角落里已经埋了五年的黄土,如今依旧是孤零零的一座坟包,这是何等的落寞。

    “我想,你所做的一切,爷爷都在天上睁着眼睛看着,他会原谅你,他等着你拿回属于我们李家的一切”柳伊然想了想说道。

    李三生自嘲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一晚上,也许明天就要回关中了,李三生睡的很想很想,很久没有睡过如此舒服的觉,而且还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第二天早上,当李三生睁开眼睛的时候,被他搂在怀里的柳伊然早已经醒来,正盯着他看,好像看不够似的。

    李三生无缘无故的叹了口气,柳伊然皱眉道“怎么了?”

    李三生淡淡的回道“昨晚我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柳伊然想了想问道“是不是梦见故乡了?”

    李三生慢慢开始叙述那个梦说道“嗯,梦到村子了,梦见那八百里秦川上麦子熟了时飘荡着村里人的笑容,梦见了大雪夜后,整个关中道上的沉寂,梦见大清早爷爷在那再大的雪也压不弯腰的门口老槐树下,嘴里呼着热气,喝着白酒暖身,一人一胡吼秦腔,想要打破那片宁静,一声将令震山川,大秦铁骑出关中,我在旁边一如既往的端个小板凳,将手塞在兜里面,也不嫌冷,就那样听着爷爷吼着”

    “军校,备马,将令一声震山川,人披衣甲马上鞍,大小儿郎齐呐喊,催动人马到阵前。头戴束发冠,身穿玉连环,胸前狮子扣,腰中挎龙泉,弯弓似月样,狼牙囊中穿,催开青鬃马,豪杰敢当先。正是豪杰催马进,前哨军人报一声...”柳伊然想到那种气势磅礴的场面,不禁自言自语道。

    李三生愣了愣笑道“你听过《将令》?”

    “听过,那是我听过最原始最真的东西”柳伊然沉声说道,那是偶然一次在国家大剧院陪着爷爷听戏,然后看见华阴老腔的专场,便留下了心,几天后硬是拉着几个闺蜜来到了国家大剧院听老腔,那种震撼的场面让她瞬间便想到了那个老人,这种沧桑,悲凉,又有几个人能懂。

    李三生哈哈大笑了起来,狠狠的亲了口柳伊然的额头,大吼道“军校,备马”

    很少睡懒觉赖床的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聊着关于八百里秦川关中道上的风土人情,那些无处不在的文物古董,那些被盗空了的古墓,那些风水,那些野史。

    十一点的时候,柳伊然终于起床做饭,李三生依旧没打算起来,依旧沉寂在昨晚的梦中,过了多半个小时之后,柳伊然终于做好了饭,李三生这才随意的找了件睡衣,下床吃饭。

    柳伊然做的自然都是李三生喜欢的菜,知道要回关中了,便都是关中菜,当李三生看见那一道油泼辣子的时候,瞬间感慨万分,问道“家里有酒没有?”

    “杜康西凤太白没有,有瓶茅台,喝不?”柳伊然问道。

    李三生毫不犹豫的说道“喝,等回去了再喝杜康老酒”

    柳伊然拿过酒,找了两个杯子,李三生开酒,吃饭,一杯一杯的喝,他很少一个人喝酒,但今天破例,柳伊然自然要陪着她的男人,没过一会一瓶酒就被喝光了,李三生喝了三分之二,柳伊然喝了三分之一。

    当一瓶酒喝完的时候,饭也吃饱了,柳伊然收拾,李三生缓缓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户,冷风肆无忌惮的吹进来,雪却已经停了。

    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是看到了关中道上大雪夜之后,李三生突然唱了起来。

    “生命没有了,灵魂他还在

    灵魂渐远去,我歌声依然

    一路西行一路唱,唱尽了心中的悲凉

    我生来忧伤,但你让我坚强

    长安长安

    遥望着残缺,昨日的城楼

    吼一句秦腔,你热泪纵横

    娘亲还守在城门外,妹妹在风雨中等待

    他生来忧伤,但我让他坚强

    长安长安”

    当唱到最后的长安长安的时候,李三生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声音吼出来,酣畅淋漓,柳伊然站在他的背后,不悲不喜。

    这一天,大雪停,李三生,一身素衣,霸气回关中……

    (昨天休息了一天,回关中的情节我等了一年多了,不想写废了,想要好好想想,怎么写,带给你们热血,带给你们感动,ps求个月票)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