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五十百四章 大醉

    第六百五十四章大醉

    当初说好的,以后不管是谁结婚,谁特么要是不来,谁特么就不是兄弟。

    李三生会食言吗?

    不会,他对兄弟二字比谁都看得重,更何况是可以过命的兄弟。一身特意定制的黑色正装,以及衬衣皮鞋发型首饰都是柳伊然亲自打理的,从来不在乎自己外形的李三生第一次给柳伊然说“兄弟结婚,咱不能给兄弟丢脸”

    其实他昨天凌晨就已经到了南京,当时已经很晚,时间又比较急,就没有打算直接过来,今天一大清早,换好衣服之后,借了辆玛莎拉蒂就杀了过来,一路狂奔,不曾减速,虽然来迟了,但至少赶上了。

    此刻,李三生看着四个清一色黑色套装的牲口,如同当年秦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傻笑着,不曾理会旁人的眼神。不知过了多久,李三生缓缓的走了过来,四个人并没有放过李三生,每个人都照着李三生的胸口锤了一拳,嬉戏笑骂,无所顾忌。

    紧随其后的是,四个人抱成一圈,低头大吼道“兄弟……”,随即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酣畅淋漓,达达终于不再有遗憾。

    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但总有那么几个傻逼,愿意心甘情愿的给你当配角,你也心甘情愿的给他们当配角。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达达要等的最后一个人也终于赶来了,高兴的喊道“出发”

    一行车队,浩浩荡荡的穿越苏州市区,毫不忌讳别人的眼光,直奔太湖边上的徐家别墅,至于大丫和玉儿,也早早的在这边等着,因为达达这边全部是男人帮,清一色的纯爷们。

    当浩浩荡荡的车队终于到达徐家太湖边的别墅,达达被李三生黑子青蛙王子四大金刚以及无数护法保护着终于杀进别墅大门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大丫和玉儿,不经意间的看见了三年未见的李三生,瞬间失神,下一秒,玉儿忍不住的一把抱住大丫呜呜的便哭了起来,周围的人不知道这个美女到底怎么了,喜庆的日子哭什么。

    大丫拍着如同孩子一般哭的肆无忌惮的玉儿说道“玉儿乖,今天达达结婚,不能哭”

    这个时候李三生已经随着人流缓缓的走了过来,其余几个人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别墅里面冲,李三生则走到了大丫和玉儿的面前,和大丫,四目相视,微微点头,一个眼神,彼此之间什么都不用说,这就是大丫和李三生之间的交流,大丫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交给你了”

    李三生接过玉儿,任凭玉儿继续趴在自己肩膀上流泪,李三生笑道“达达婚礼,不能哭,要是带来了霉运,达达以后可会嫉恨上你的”

    玉儿不管不顾,继续哭,李三生继续安慰道“玉儿乖,晚上我抱着你,你慢慢哭,怎么样?”

    在李三生的再三安慰下,玉儿终于不哭了,破涕而笑,笑容中是三年思念的辛酸,是一个人孤独无助时的落寞,所有的伤口和悲伤,只有一个人扛着。

    李三生再次将玉儿交给了大丫,毕竟婚礼还在进行,自己不能拖了后腿,继续加入到抢亲的行列中,徐思卿的女人帮是各种刁难,也不知道谁想的那么多坏点子,李三生几个伴郎苦逼的只能按照她们的要求完成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和任务,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男人们终于帮助达达拿下了徐思卿这座高地,两个人兴奋的吻在了一起,这一刻,有很多人羡慕。

    接到媳妇后,车队浩浩荡荡的回到凯宾斯基酒店,婚礼现场凯宾斯基酒店的门前和停车场停了近百辆豪车,几乎可以办一场豪车展览会,曹家和许家本就家大业大,长三角地区人脉广络,两家联姻,毕竟被很多人所注视,长三角的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们不用想都会亲临现场,而整个凯宾斯基酒店的大宴会厅都坐满了人,可见曹家和徐家的人脉之广。

    上百年虽然一直不温不火,但却枝繁叶茂的曹家在这一刻也算是让众人看到了他的庞大,主婚人则是江苏省一位份量很重的老人,婚礼在既定的程序中缓缓进行。

    李三生和黑子大丫他们以及许思媛的几个闺蜜一桌,玉儿坐在他的旁边,看着达达这个曾经年少轻狂的纨绔子弟如今也要为人丈夫,过不了多久就会为人父母,李三生不禁心里感慨。

    那个时候他们一帮人都很年轻,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觉得这些事情离自己很遥远很遥远,只是没想到如今却近在咫尺,不得不面对,大多数人或许都是如此吧,这可能就是人生吧,走着走着,一些遥不可及的事情就近在眼前了。

    等到所有程序都完了之后,台上开始表演节目的时候,一帮人这才转过了身,黑子感慨道“我们是不是都已经老了?不再年轻了?”

    昨晚被黑子狠狠欺负过的许涵似乎记得发生的那些事情,看见黑子说话,毫不犹豫的鄙视道“一个还没结婚的人也学老头感慨自己老了,俗不俗啊”

    黑子无奈的看了眼许涵,对于昨晚鲁莽的行为也有点后悔,毕竟许涵是个女人,只是喝多了酒,女人一闹腾,黑子这样的纯爷们自然就怕麻烦了。

    李三生微微皱眉看着许涵,只是感觉很像一个人,特别是那眼神,却又不知道是谁?

    许涵怒道“你看我干什么?”

    李三生没想到这个女人脾气如此火爆,微微皱眉想到“没什么”

    许涵身边的徐思卿另外一个闺蜜拉了拉许涵皱眉道“涵涵,你怎么了?”不好意思的对着李三生说道“对不起啊,涵涵心情有点不好”

    大丫玩味的看着黑子,意思,黑子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惹了这位姑奶奶。

    黑子自顾自的喝了口红酒,懒得理会,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确实会让男人抓狂。

    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尴尬,王子笑了笑说道“现在都在说,只要过了二十岁,就觉得自己慢慢变老了”

    青蛙想了想回道“年轻,就是你明明一无所有却仍然相信有一天世界会在你脚下。如果你失去了这种感觉,就说明自己真的老了”

    是啊,年轻,就是你明明一无所有却仍然相信有一天世界会在你脚下。如果你失去了这种感觉,就说明真的老了。

    没想到一直不言不语的青蛙却真相了一句话,一帮人面面相觑,李三生自嘲的摇了摇头,青蛙和当年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王子半开玩笑打趣道“准备什么时候出家?”

    青蛙白了王子一眼,看着欣欣说道“欣欣,多夹点菜,堵住这货的嘴”,欣欣自然照办,一帮人嬉戏打闹的很是高兴。

    傍晚,达达的婚礼总算是结束了,剩下的事情达达也就不管了,带着自己媳妇直接杀奔回了别墅,其余事情有父母操办。别墅里,亲朋好友聚集了不少,一直闹腾到晚上十一点左右,这才算是清净了,徐思卿的几个闺蜜也都在傍晚的时候离开了苏州,现在别墅里面便也只剩下李三生他们这群死党了。

    看了看时间,黑子轻声道“我们也该撤了吧,别影响别人的洞房花浊夜”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坏笑了起来,达达笑骂道“洞房花浊夜个屁啊,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欣欣打趣道“忘了,你是先上车后补票的”转头看了看一直微笑着的徐思卿说道“嫂子,以后达达就交给你了,你可得管严他,别让他偷吃”

    玉儿摇了摇头说道“别再拿达达开玩笑了,现在要给他面子,私下里我们怎么欺负他都行”

    一帮人相视一眼,呵呵的笑了起来。

    三年未曾见,今日相见,不大醉个三万六千场,怎能对得起今生兄弟一场。

    黑子笑着问道“接下来,我们什么活动?”

    王子和黑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喝酒,不醉不归”

    黑子想也没想就说到“那就走,今晚一定要痛饮,我忍了三年了,妈的,三年了”

    这三年,他们一帮人从来没有聚齐过,很多人都是一年多才见了一次面,可虽然如此,他们感情一如既往,这才是真正的兄弟,不管你在天涯何处,你我感情依旧如故,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彼此相聚,便能大醉。

    “三年了”青蛙自嘲的笑了笑,这三年之间每个人几乎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青蛙的父亲在李三生的帮助下,也算是全身而退,如今的青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创业者,不再像曾经那么年少轻狂不懂世事。

    这样的机会,达达怎么可能错过,笑道“走,一起”

    青蛙无奈的看着达达说道“兄弟,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达达若有所思的说道“三年没聚了,你们喝酒,扔下我一个人,这算兄弟吗?”

    黑子皱眉道“哥们,今天你结婚啊,别忘了你是新郎”

    达达想都没想的说道“天大地大,兄弟最大”

    徐思卿冷笑道“那老婆呢?”

    达达转身,看见徐思卿的眼神,毫不犹豫的便认怂了,呵呵的笑道“老婆一样大”

    众人被这没节操的牲口给逗乐了,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最终点头答应了,不过这个圈子却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自然是徐思卿,以后也会逐渐的多起来。

    在金鸡湖胖的一个烧烤摊上,一帮人围着桌子端起酒杯,黑子笑道“第一杯欢迎新加入我们的成员”

    一帮人看着徐思卿,径直干了,徐思卿因为有身孕,便喝的饮料,等到喝完之后,黑子直接拿起了酒瓶子笑道“这第二杯”

    停顿了几秒,随即看着李三生感慨的说道“三哥,欢迎你回来”

    黑子说完,也没和大家碰,直接吹了起来,有点英雄落幕的伤悲,王子达达青蛙,面面相觑,二话没说,抄起酒瓶子就吹了。

    大丫紧随其后,霸气侧漏,玉儿和欣欣两个想要追随步伐,却被李三生一个眼神制止了,只能喝杯中的酒。

    等到所有人都喝完,就剩李三生一个了,李三生并没有径直吹掉手里的那瓶酒,而是不紧不慢的看着每个人不再幼稚的脸,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兄弟”

    仰头,提瓶,一饮而尽。

    这一刻,徐思卿也终于明白了,这帮人之间的感情之深厚,比亲兄弟都亲。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