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一十九章 愧疚,发发疯

    第六百一十九章愧疚,发疯

    (求个月票)

    福叔的葬礼是在三日后举行的,除过鲁奶奶,李三生,柳伊然,许思媛,还有数个许家从法国赶过来的长辈,骨灰被分成了两份,一份洒在了西湖里面,一份则被埋在了梅家坞的茶园里面,在茶园的半山腰上,有个小小的墓碑,被茶树环绕着,墓碑上只写了三个字,郭福林,照片则是福叔年轻时候最帅气的一张,鲁奶奶给自己留了个空位,准备死了就在这茶园里面陪着福叔。

    除过那本回忆录和那些珍藏着的照片被鲁奶奶留着,福叔的其余东西都被烧了,梅家坞的茶园里,葬礼很简单,就这么几个人,一身素衣,几束菊花,没有歌功颂德,也没有树碑立传,只有一个老人平平淡淡的一生,李三生将骨灰盒放进去,众人三鞠躬,倒酒,一一献花,如此简单。

    山上大雾,云雾缭绕,这山望不见那山,到了这中午十二点都还久久不能散去,葬礼结束后,鲁奶奶久久不愿离开,看着墓碑轻声说道“我想再陪老郭一会,你们都先回去吧”

    看着这些天又苍老许多的奶奶,许思媛有点心疼,不放心的说道“奶奶,山上雾大,对身体不好”

    鲁奶奶挥了挥手,许思媛的母亲,一个五十出头却依旧风韵犹存的贵妇人叹了口气说道“思媛,就让你奶奶再陪你爷爷一会吧”

    许思媛虽然不舍,但也只能听从安排,众人沿着茶园小道准备下山,李三生看了眼依旧沉痛的鲁奶奶,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和柳伊然下山,鲁奶奶淡淡的说道“三生,你留下陪奶奶”

    李三生愣了愣,和柳伊然相视一眼便说道“好”

    众人离开之后,鲁奶奶半躬着身子摸着墓碑上老头子的照片,身体微微颤抖,李三生生怕老太太再也支撑不住了,连忙上前扶住老太太,鲁奶奶就这样摸着墓碑,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缓缓的直起了身子。

    半山腰上有个凉亭,离福叔坟头不远,是茶园的工人们累了休息,访客品茶论道的地方,鲁奶奶看了眼凉亭说道“扶奶奶过去坐会”

    李三生扶着鲁奶奶坐到了凉亭里,鲁奶奶望着山上的风景,略微失神,过了几分钟后说道“这么多年唯一没什么变化的便是这漫山遍野的茶园,记得小时候郭家在这里便有一大片茶园,老郭经常带着我来这茶园里捉迷藏,我们一玩就是一天,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息,渴了就找郭家的工人讨点茶喝”

    李三生静静的听着……

    “奶奶这一辈子只爱过这么一个男人,心里也只能容得下他,奶奶不后悔,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和他一起渡过的,不亏,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么多年没有照顾他,让他一个人孤独的过了这么多年,如果有来世的话,奶奶一定陪着他一辈子,相夫教子,洗衣做饭,当个贤良淑德的妻子”

    李三生轻声道“奶奶,会的”鲁奶奶一辈子只爱了一个男人,福叔也一辈子只爱了一个女人。

    鲁奶奶笑了笑,这笑容里充满了一个老人这一辈子最精彩的故事,鲁奶奶慈祥的说道“三生,奶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伊然那丫头也是个好孩子,要没有伊然,奶奶还准备把思思那丫头和你撮合撮合,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李三生尴尬的挠了挠头,这鸳鸯谱乱点的……

    鲁奶奶沉默了一会,看着远处的坟头说道“奶奶老了,但奶奶活了八十岁唯一弄懂了一个道理,你知道是什么吗?”

    李三生摇了摇头。

    “那就是活着的时候就去珍惜该珍惜的,在别人活着的时候,在自己活着的时候,等死了,没了就是没了,是什么也都换不回来的”

    等死了,没了就是没了……

    李三生愣了愣,这句很随意的话,突然好像击中了他心底的某一道防线,那里很脆弱,一瞬间一股莫名的东西便被宣泄了出来,李三生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此时却突然全都是雪儿的样子,雪儿犯傻的样子,雪儿傻笑的样子,雪儿缠着腻着自己的样子,雪儿生病的样子,雪儿离开时不舍的样子。

    想到自己答应雪儿每个月去看她的承诺却一直没有实现,想到雪儿此时正经受着病魔的折磨,李三生的心就很疼很疼,李三生突然想,突然便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如果雪儿现在因病离开人世了,他会怎么样?

    瞬间,李三生便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很是自责,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能给自己女人带来幸福,他接受了雪儿,又接受了柳伊然,现在又接受了玉儿,这一切对雪儿都是不公平,可雪儿从来不埋怨,她想要的不多,她只是想自己偶尔能陪陪她,偶尔给自己撒撒娇,偶尔能陪她逛逛街,她要的真不多。

    她知道自己很忙,便很少给自己打电话,她只不过是想在自己忙完了的时候能给她打个电话,可这几个月来,他不仅没有去看她,更是连电话屈指可数。

    李三生觉得自己陷入了浮躁,迷失了内心,他被李家那一身重担压的喘不过气,只能一直往前走,不敢退后。

    可这到底是不是他最终追寻的东西,如果不能让身边的人幸福,那他到头来得到的这一切又能怎么样?

    人都没了,要这一片江山又能怎么样,更何况雪儿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自己现在居然还在想着这些事,福叔等了鲁奶奶一辈子,可雪儿能等自己吧,是,她会等,她想等,可她没机会等,没时间等。

    李三生的心很疼很疼,鲁奶奶这一句很平淡的话,突然将他这段时间所有的矛盾都点燃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却没想到到头来最先迷失的确是自己,阴谋诡计,城府心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一切最终都是一抹黄土一片浮云,可你连让你身边的人都不幸福,你还不是个笑话而已。

    伊然为了自己和柳家形同陌路,雪儿为了自己从认识到现在都是傻傻的等着,玉儿为了自己却要陷入深深的矛盾,自己给了自己女人什么,自己一直自私的以为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会等着自己,因为她们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一直自负的认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适合就是不适合,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自以为是。

    现在,是,他相信,伊然会等着他,玉儿也会等着他,可雪儿连个想等的机会都没有,她连一个机会都没有。

    想到可怜的雪儿,李三生的心就很疼很疼,疼到连呼吸都开始缓不过来,突然,李三生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那股怨气,猛的站了起来,发了疯的往山顶跑,如同走火入魔一般。

    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鲁奶奶皱眉喊道“三生”可惜李三生已经听不见了,鲁奶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摇了摇头。

    茶山下,许家的长辈们都已经回市区了,只有柳伊然和许思媛还在继续等着李三生和鲁奶奶,两个女人都是那种鹤立鸡群型的,气质和容貌都成正比,还有家世,只是柳伊然生性淡然,许思媛则是那种在红尘翩翩起舞类型的,有本质的区别。

    许思媛看着柳伊然淡淡的说道“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柳伊然摇了摇头说道“福叔把我当女儿,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许思媛想了想问道“他是你男朋友?”

    许思媛知道李三生不缺女人,从他当初见到李三生的时候就知道,这种男人身上有种致命的诱惑,成熟,沧桑,加上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枭雄气质,是个女人都会被他吸引,在见到柳伊然的时候,她更加确定了,似乎也只有这个女人能配的他,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柳伊然和李三生关系,这才冒昧的问。

    柳伊然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是她女人”

    许思媛微微皱眉,对这个回答似乎很不满意,笑道“他应该不缺女人吧”

    柳伊然微微吃迟钝了下,点了点头说道“嗯,他不缺女人,他的身边围绕着很多美女,各种类型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抢到他的,差一点就擦肩而过了”

    这是实话……

    许思媛沉声道“他不是普通人,你知道,这种男人很难掌控”

    柳伊然笑道“我从来没想着去掌控他,作为她的女人,就应该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不然也不配做他的女人”

    许思媛摇头说道“好吧,我承认我不懂”

    柳伊然往前走了走轻声道“等你真正了解他了你就懂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三生已经跑到了山顶,山顶大风大雾,李三生深处云雾缭绕的群山当中,用尽了几乎所有的力气,大吼“啊啊啊啊啊……声音中充满无限的忧伤和悲凉,传遍整个梅家坞,山下的柳伊然和许思媛同时听到这宣泄着一切的声音,许思媛皱眉,而柳伊然紧握着的双手指甲已经陷进肉里。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