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八百四十八章 以死谢幕(上)

    第八百四十八章以死谢幕(上)

    当纳兰孤独和诸葛洛水接诸葛洛书的车队顺着机场走绕城高速随即往郊区方向走,而不是往市区索菲特大酒店去的时候,诸葛洛书就已经意识到了纳兰孤独想要干什么,心中顿时对纳兰孤独充满了反感,这样一个自以为是充满心计的男人怎么配得上洛水,对于诸葛洛书来说,他觉得只有真心善良的男人才配得上洛水,这样的男人可以没有钱,可以没有背景,可以平凡平淡平庸,但只要足够善良,他都放心将洛水交给这个男人。 【】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和他一样,诸葛家大多数人都不忍俗世的肮脏玷污了洛水,所以很多人在一开始便竭力反对这门联姻,包括他,虽然他们知道肯定执拗不过老祖宗们,可依就在坚持。当得知老祖宗要将洛水接回蜀南竹海的时候,诸葛洛书一帮人比谁都兴奋。可他们却不知道,这也是他们的自以为是,诸葛洛水并没有反对联姻,却爱上了纳兰孤独。

    诸葛洛书看似平静的和洛水聊着诸葛家的琐事,心中却不禁冷笑,想要将诸葛家拖进你们纳兰家的烂摊子里,纳兰孤独,你的道行还不够深。诸葛洛书一直谨记着姑姑的话,此行东北并不想和李三生或者李家人交手,所以他心中正盘旋着如何巧妙的带走洛水,并避免和纳兰家以及李家的人交锋。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本来他想着等到了酒店后,将洛水留在酒店陪自己逛哈尔滨,被纳兰家内忧外患的局面折腾的疲惫的纳兰孤独自然没时间和他们一起,等纳兰家出事后,他便带着洛水离开纳兰家,不管洛水同不同意,这是他的任务。

    纳兰孤独偶尔插话,诸葛洛书都是嘿嘿傻笑,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诸葛洛水早已经习惯了他的装疯卖傻,瞪着他,纳兰孤独摸不清诸葛洛书的脾气,也不好判断,不过他知道这个被洛水称作小叔叔的男人在诸葛家话语权很重,这些自然是从诸葛洛水那里知道的,这女人什么都给自己说,毫不隐瞒。

    回到纳兰家,吃过午饭,诸葛洛书有午睡的习惯,这个诸葛洛水知道,两个人便不打扰诸葛洛书,让他休息,诸葛家的两个眼神犀利满脸皱纹的古朴老头一直形影不离,安忍不动的站在诸葛洛书的房间外,期间有个老头闲来无事在纳兰家大院里溜达了几圈。至于诸葛洛书的房间,除过诸葛洛水,任何人都不禁止入内。

    诸葛洛书这一觉直睡到傍晚时分,其实他早就已经醒了,只是在思考事情。诸葛洛书心无烦事不紧不慢,可在外面的纳兰孤独却心急火燎,一直等着诸葛洛书醒来,好商量一些事情,诸葛洛水已经来回跑了好几遍,他知道纳兰孤独着急。

    晚饭时候,诸葛洛书终于出了房间,纳兰孤独这才缓和,他必须得在杀纳兰南山之前和诸葛洛书达成共识,到时候好用诸葛家压制那些跃跃欲试的造反派们。

    晚饭几人就在纳兰孤独的小院里吃,包括两个家仆,桌上一共也就五个人,本来这顿饭得是纳兰家对诸葛洛书的接风宴,可这关键时候,没人顾得上,纳兰孤独只好向诸葛洛书道歉,诸葛洛书也不生气,笑脸相待。

    晚饭刚开始没多会,纳兰孤独就已经按耐不住,率先开口说道“小叔叔,李家的势力越来越大了,想来索图的事情,诸葛家的长辈们都已经知道了”

    纳兰孤独和诸葛洛水一样,称呼诸葛洛书为小叔叔,这样也显得关系比较熟络,诸葛洛书看似认真的说道“八王爷的死改变了北方本来微妙的局势,李家男人剑走偏锋出其不意,我们得承认他的本事”

    纳兰孤独点头附和道“不否认,和李三生的几次交手,我比别人更清楚这个男人的手腕,所以纳兰家的处境让人堪忧,李炎黄跃跃欲试,黑龙江是我们从他手里抢出来的,这块心头病,他一直惦记着,长白山一战,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死了五个,这大仇,他必然会报。现在没了八王爷这个大盟友,李破军又是他的人,纳兰家腹背受敌。一旦黑龙江沦陷,那也代表着整个北方成了李家的大本营,以后再想染指,难上加难”

    吃惯了川菜的诸葛洛书对东北菜多少有些不适应,所以只吃了一碗米饭便放下筷子,喝了口橙汁,想了想说道“黑龙江不能出事,只有这样才能牵制住李炎黄,不然他们便可全力以赴南方,这对各方来说都是不想看到的局面,我知道你的担忧是什么?”

    纳兰孤独一听诸葛洛书这话,正合心意,心中窃喜,不加掩饰的说道“纳兰家的局面不好过,所以我和几位长辈商量过,希望诸葛家能驰援东北,我们两家本是姻亲,相互扶持,并肩作战,至于打败李家,这是迟早的事情,他们没有那么多充沛的精力和实力打拉锯战”

    诸葛洛书嘿嘿的笑着,笑的很无厘头,纳兰孤独疑惑的看着诸葛洛书说道“小叔叔,难道我说的不对,想来诸葛家也不愿意李家在北方一家独大,毕竟诸葛家的敌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李家,我们至少在这个方向是共同的目标,更何况,纳兰家也会帮助诸葛家在某些方面有所建树”

    “怎么说?”纳兰孤独浪费口舌说了如此多,其实到头来最吸引诸葛洛书的却是这句最平淡无奇的话,诸葛洛书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问道。

    纳兰孤独轻笑道“诸葛家一直最大的短板是什么?是没有来自高层的政府资源,恰恰相反的是,李家这么些年一直引以为傲的便是高层的关系,不得不说这是李家老爷子的高瞻远瞩,在一开始就为李家打下了最好的基础,和刘家当年的联姻更是奠定了李家今天能一步步重新站起来的根基,刘家现在是蒸蒸日上,据说,李三生的舅舅将会在明年出任中纪委的一把手,至于这段时间在京城上流社会流传的某场订婚宴,主角是谁,我想小叔叔肯定知道,还有那个未婚妻是谁,诸葛家也必然知道,如果这都不知道,那我也不指望诸葛家能帮我们纳兰家什么”

    纳兰孤独毫不顾忌的打击着诸葛洛书,诸葛家是什么情况,他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偏居一隅和纳兰家是同样的尴尬,在地方上或许手眼通天,可再往上走,就后劲不足,相对于此,远在两湖的孙家都要比他们强不少,至少孙家一直在往政界发展。

    “继续”诸葛洛书笑的人畜无害的说道,并不恼怒生气。

    “那个女人叫柳伊然,柳家的背景在权贵云集的京城算不上显赫,可这个女人的妈妈却是放眼大江南北最为显赫的叶家人,诸葛家要和李家斗,如何顾忌来自这方面的压力”纳兰孤独一针见血的说道。

    诸葛洛书不否认,走进那个圈子是诸葛家几代人的目标,奇怪的是,至今为止,诸葛家依旧闯不进那个圈子,每次都是押错了宝,站错了队,让人十分懊恼,直到最近才有改变。

    “那纳兰家能帮我们诸葛家补上这块短板?”诸葛洛书循循善诱的问道。

    纳兰孤独很自信的回道“能,我们纳兰家如今和四九城很多家族有联系,更是和年轻一辈关系莫逆,如果我们合作,我想他们也需要诸葛家这个强大的盟友牵制李家的发展”

    “嘿嘿,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至少我动心了”诸葛洛书笑呵呵的说道。

    “那么,小叔叔的意思是?”纳兰孤独一脸期待的问道,诸葛洛水也很希望诸葛洛书答应。

    不过诸葛洛书的回答却让纳兰孤独多少有些小失望,诸葛洛书笑道“你的话是很吸引人,可我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不过我想诸葛家和纳兰家肯定会进一步合作,至于怎么合作,还得两家的长辈亲自交谈,你我都不能左右”

    虽然失望,但至少从诸葛洛书的话里得到了明确的答复,诸葛家是支持纳兰家的,这已经让纳兰孤独吃了定心丸,在一会的祠堂鸿门宴上,也能更有底气。

    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纳兰孤独不再紧逼,接下来有的是时间和诸葛洛书交涉,一旦杀了纳兰南山,稳住阵脚,他也就更有信心了。

    晚饭结束时,纳兰孤独接了个电话,笑着对诸葛洛书说道“一会让洛水带你逛逛纳兰家,我还有点事要处理,等忙完了,再陪你去市区逛逛”

    说完之后,纳兰孤独便匆匆离开小院。

    因为这个电话是来自北京城里的在,至于是谁,答案不言而喻,只有陈裴东会在这个时候继续像纳兰孤独施压,他在对纳兰家的策略上已经让某人失望,失分不少,为今只能将功补过。

    “准备的怎么样,我不希望得到不满意的答案,我对你们纳兰家已经没了耐心,如果不想被我和他放弃,就拿出点实效”正在华彬庄园和几个圈内纨绔**的陈裴东沉声说道,运气很是不善。

    小院外面,纳兰孤独缓缓向着主宅方向而去,轻声回道“一切尽在掌握之内,今晚纳兰南山难逃一死”

    “好,我等着你的消息。诸葛家的人到了?”陈裴东若有所思的问道,他知道那个人已经和诸葛家有了联系,至于诸葛家在此次与纳兰家的问题上如何取舍,他也没说,陈裴东异常好奇,所以只能在纳兰孤独这里打探消息。

    “到了。一行三个人,洛水的小叔叔诸葛洛书以及两个古朴的老人,是诸葛家的家仆”纳兰孤独回道。

    陈裴东想了想说道“诸葛洛书我知道,据说在西南圈子很有威望,是个人物。诸葛家什么态度?”

    “不明了,不过肯定是站在纳兰家这边,这个毫无疑问,我想他们是想要博取最大化的利益,估计主动权在诸葛家那些长辈手里”纳兰孤独解释道。

    陈裴东轻笑道“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出不了事”

    纳兰孤独又吃了颗定心丸,对今晚的事情更加自信。

    纳兰孤独离开小院之后,诸葛洛书故意让诸葛洛水去泡壶茶打发走,等到诸葛洛水离开后,诸葛洛水神色严肃的说道“两位伯伯有什么话要说?”

    “今晚纳兰家不太平,洛书,我们得提前做好防备,这是个是非之地,纳兰家是有意要将我们牵扯进来,我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更是熟悉的味道”坐在诸葛洛书旁边其中以古朴老头很直接的说道。

    “阳伯,你是说,李家已经渗透到了纳兰家?”诸葛洛书大感意外到。

    另一古朴老头轻笑道“洛书,你没有经历当年的事情,不知道李家的彪悍,这种熟悉的感觉我也有所察觉,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今天晚上纳兰孤独凶多吉少,印堂发黑,难逃一劫”

    “阴伯,你看出了些什么?”诸葛洛书震惊道,阴伯有些特殊的本事,他是知道,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被他猜中,诸葛洛书不得不信。

    被诸葛洛书称呼阳伯的老头继续说道“我们来之前就知道,今天是纳兰孤独这一系和一直逼宫的黑夜传承纳兰南山一系最后摊牌的时间,想来,纳兰孤独一系动了杀心,中午我在纳兰家闲逛的时候也发现了些细节,让我奇怪的是,作为黑夜传承的纳兰南山并无动静,他应该会有所察觉,这是一个高手必须的直觉,除非纳兰南山真被麻木,或者说,他在守株待兔”

    “我们得迅速离开纳兰家,越快越好”诸葛洛书下意识的决定道。

    阳伯摇头道“不急,等到他们开始之后,我们再行动,你得说服洛水,突然让她抛弃纳兰孤独,以她的性格,很难顺从你”

    “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就算是让她恨我,也不能留在这是非之地,阳伯,阴伯,你们开始准备吧,一旦发现那边动手,我们就撤离”诸葛洛书吩咐道。

    两个老头相视一眼,微微点头。

    距离纳兰家主宅只有一公里的一处小山坡上,李三生和李影小七小司徒正眺望着纳兰家,从这里可以将整个纳兰家尽收眼底,庞大的建筑群让外界一直以为这里是个度假山庄或者主题公园,毕竟外人很难进入这里,以纳兰家建筑群为中心,方圆一公里之内都有纳兰家的人把持着。

    夕阳西下,夜色降临,天渐渐的暗了下来,灯火阑珊的纳兰家显的很神秘,李三生望着这个数百年的大家族吃吃发呆,似乎李家从来没有如此辉煌过,一直都处在风雨飘泊当中,就算是渭北关中老宅,也只不过是个破落的古宅,自然不能和纳兰家孙家等等相提并论,可这些传承了数百年的大家族如今还不是要轰然倒塌,过真应了那句,危险往往是来自自身。

    “诸葛洛书没有去酒店,而是住在纳兰家,不出意外,我们今天肯定要遭遇诸葛家”李影担忧道。

    李三生询问道“查清楚那两个老头的身份和实力没有?”

    “没有,影子在川渝巴蜀地区的网络本来就很薄弱,这两个老头据说常年待在蜀南竹海,不问世事,实力未知”李影摇头道,这是影子西南区的传来的消息,短时间内很难摸清实力。

    “诸葛家不是普通家族,一会真要碰上了,你们不要硬拼,让小司徒对付”李三生叮嘱道。

    小家伙一脸跃跃欲试,似乎比李三生更加的兴奋,李三生笑道“不求杀人,只求拖住他们”

    小司徒失望的点点头。

    纳兰家老宅纳兰南山的小院里,四五个在纳兰家颇有地位的男人正在等纳兰南山出来,几分钟后,安顿好一切,将两位心腹黑夜全部留在小院保护女人的纳兰南山终于出来。

    “他们已经到了”纳兰家一位直系大佬,纳兰长生的堂弟沉声说道。

    纳兰南山笑着打趣道“可能有去无回,都做好心理准备”

    一帮人哄堂大笑,谁敢动纳兰南山,谁又能杀得了纳兰家传承,除非纳兰孤独父子想自取其辱……

    纳兰家祖祠在纳兰家偏院,和后院紧邻,此刻,纳兰长生纳兰长胜纳兰孤独等人已经准备就绪,当纳兰南山出现在祖祠院内的时候,纳兰孤独冷笑道“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