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七十三章 长白山,生死风雪夜(下)

    第七百七十三章长白山,生死风雪夜(下)

    折腾了整整一下午,在时尚造型女王韩子佳和气质女神柳伊然的合力打造下,焕然一新的青荷终于惊艳了在外面咖啡厅等了一下午的李三生,李三生不得不承认的是,本就是美女的青荷整体框架本来就不错,不管是任何一个设计师去打造她,出来之后的青荷都会让人大开眼界,耳目一新。

    只是多少有点可惜的是,青荷身上那种如诗如画的古典美被他如此折腾之后却消失的荡然无存,不过这个青荷更接地气一点,那个青荷总让李三生总觉得太过不食人间烟火,如同水墨画中的人一样。

    “满意吗?”曾经是经典公司首席设计师的韩子佳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笑着问道李三生。

    李三生皱眉摇头又点头道“还行”

    “你就不会夸你姐几句?”韩子佳不乐意道,被子雅抱着的小家伙似乎也不满意李三生,盯着李三生喊着“嘟嘟”

    李三生不以为然,继续盯着青荷看,以至于青荷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退,柳伊然摇头道“你吓着她了”

    李三生尴尬的笑了笑,这才回过神……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太阳就要下去了,夕阳将东方新天地的玻璃建筑照的闪闪发亮,李三生几人准备喝会茶就打道回府,韩子佳接到电话,家里那位老头子回来了,要见小祖宗,韩子佳和子雅便带着小家伙先走了,只剩下李三生和柳伊然以及充当电灯泡的青荷。坐在两人旁边的青荷多少有点不自在,只得低头喝茶。

    “你明天干什么?”柳伊然若有所思的问道。

    李三生回道“明早去上海,杭州和南京都得去,过年这段时间忙,再不去,就说不过去了”

    “用不用我陪你去?”柳伊然低声问道。

    李三生笑着摇了摇头。

    看到柳伊然似乎有心事的样子,李三生疑惑道“怎么,有事?”

    “等你回来再说,不是什么大事”柳伊然笑道。

    李三生轻笑点头,随即转头问道“青荷,你饿了没?”

    独自早已经咕咕叫的青荷瞬间抬头道“饿了”

    李三生和柳伊然相视一眼,这吃货,只的笑道“走,去吃饭”

    当李三生和柳伊然他们走出东方新天地的时候,天终于黑了,夜幕降临,长安街两旁的路灯和大厦的霓虹灯将街道照的比白天都要亮,来来往往的人们穿梭在高楼大厦之中,无数双眼睛此刻却在盯着李三生,李三生嘴角那一抹弧度似乎在传达着什么。

    天终于黑了,老bei jing城和上海滩一样,依旧平静,只是遥远的东北长白山,蓄谋已久的猎杀游戏终于上演……

    “爸,纳兰家怎么还没有消息,这都天黑了?”吃饱喝足已经休息有点懒散的蒋开元埋怨道,旁边的老六却闭目养神,老六是那种事前犹豫,但要是下定决心之后便会冷静异常,随时等候战斗。

    m手枪,上膛之后起身yin狠道。

    蒋开元兴奋的用雪水将火浇灭,开始拿出自己的装备,一把m1911a1式总动手枪和一把三菱军刺,都是林子里的老手,谁都知道,近身格斗才是真正的丛林游戏。

    “装上消声器,别打草惊蛇”老六冷笑道,他什么也没有准备,一把藏刀,足以。

    就当他们起身准备的时候,纳兰孤独的电话终于打来了,简单明了四个字“游戏开始”

    老大和老六眼神相交,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想法,老六冷笑道“动手”

    三人如同丛林王者一般转身猛然冲入了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里,危机重重,大半天的狩猎让三个小组都已经走远,佩戴有高科技装备的他们自然不会在这丛林里面迷失方向,只要在有信号的时候用gps标注自己的方位,同时发给队友就能知道彼此的方向,正因为如此,也为这场游戏埋下了致命的隐忧。

    身体枯瘦如柴的老二这一组半天早已经翻过了两座山头,他们的战力品丰厚,一头黑瞎子,一头被兽王she的身上到处是窟窿的五百斤野猪,十多个袍子和山跳,黑瞎子和野猪都是兽王猎杀的,二百六十斤的兽王和这两头山中大王的生死搏斗可谓凶险,本来老二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有黑瞎子了,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和五百斤的野猪拼命,偏文弱点的老五也是点头如此,奈何兽王不愿意,骂道“有老五这拖后腿的在,我们不再斩杀只大畜生,怎么赢?要是拿下这野猪,这次狩猎我们赢定了,二哥,我可是为了你啊,到时候你想啊,一架湾流加一架战斗机多拉风,我们到时候在远东开战斗机那多爽”

    擅长玩yin谋诡计和建立人脉关系网的老五自然比不上兽王,一路上也确实拉了后腿,不过为人比较活络的老五并不会因此而生气,笑道“四哥,你怎么不说我给你平时擦了那么多的屁股,现在到嫌弃我了”

    “我就说说而已”兽王乐呵呵的回道,老五对他的好他比谁都清楚。

    最后三人决定,反正玩游戏,那就赌个刺激,老二当诱饵,兽王诛杀,一把惊世骇俗的牛角弓,连开四箭,婴儿拳头大的箭入木三分,野猪发疯般的追逐着老二,老二枯瘦的身材在丛林里来去zi you,挣扎了大半个小时之后,野猪终于奄奄一息,只是累坏了老二和兽王,都是在玩命,兽王的整个胳膊像是被人卸掉了般疼痛。

    一路上,兽王都在嘀咕,这次我们赢定了,他绝对相信没有人会比他们猎杀的畜牲重,游戏的规则很简单,谁打的猎物加起来份量重谁就算赢,一头黑瞎子外加一头五百斤的野猪,兽王喜笑颜开,坐等战利品。

    “老五,回去你得好好请我潇洒潇洒,这次我们的战利品可够丰厚的,你要哪个?”自制了一个木筏拉着战利品的兽王大口喝酒道。

    戴着眼镜,从眼神中就能看出机灵狡猾的老五.不屑的说道“只有两个战利品,你和二哥一人一个,以后没事我借用着玩玩就行”

    “哈哈,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兽王乐呵呵说道。

    本来以退为进以为兽王能够上当的老五哈哈笑道“四哥,你越来越厉害了,给我下套啊”

    “能让你上当不容易啊,哈哈哈”兽王大笑道。

    老二和老五手里都只提了些琐碎的袍子和山跳,老二走在前面,闲的无聊心情也不错的兽王和老五聊天开玩笑,老二不言不喘,只是眼神无时无刻不盯着周围的环境,当走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老二皱眉挥手道“停下”

    兽王和老五吓了一跳,但却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兽王嘟囔道“二哥,你神神叨叨什么?”

    从小便是在大山里长大的老二低声道“我在听风的声音”

    “风的声音,二哥,你这是逗我们玩?”在古堡训练时经常板着脸无比严肃的兽王在这些兄弟面前从来都是没个正行,典型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为此没少挨批。

    老五向前走了两步问道“二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老二认真点头道“气氛有点不对,我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可能我们要有麻烦了”

    兽王扔掉手中的木筏,走到两人身边,沉声道“二哥,你是说,有人要对我们动手?这不可能”

    “这只是我的感觉,提高jing惕,出了林子再说”老二决定道。

    几人商量了几句之后,继续往前走,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些未被开发的原始森林真正的危险正是晚上,几个人开着导航仪,抹黑直奔宿营地,只是没走几步,老五手中的卫星电话就响了,老五看了号码笑道“是大哥”随即便接通了电话笑道“大哥,你们回宿营地了?”

    正快速翻山越岭的老大停下脚步笑道“我们已经出去了,怎么样,能不能赢我们?”

    老五轻笑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行了,不说了,把你们的定位坐标发过来,天黑了,这山里可不安全,别出事了,开元带着人去接王爷,我和老六来接你们,早点回宿营地”

    “老大和老六准备接我们”老五微微抬头对着兽王和老二说道,两人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天黑山里不安全,碰到群狼那就是死路一条。

    老二点了点头,老五回道“行,我这就把坐标发过去”

    老二提醒道“让大哥他们注意点,情况有点不妙”

    老五迅速说道“大哥,二哥让你们路上小心”

    挂了电话,发了坐标之后,三人继续上路……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半个小时后,老大和老六带着蒋开元已经距离老二兽王他们只有短短一里,老大停下了脚步,再次联系纳兰孤独道“我们距离老二他们只剩一里,你们的人到了没有”

    一身特种兵装备的纳兰孤独在夜视仪的帮助下,在森林中穿梭前进,气喘吁吁的回道“我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开始行动,不留活口”

    老大咬了咬牙道“不留活口”

    十分钟后,老大和老六已经接近老二他们,这个时候,老二感觉到有人靠近,立刻停下脚步沉声道“提高jing惕,有人靠近”

    “因该是老大他们”兽王小声道。

    “小心点不是什么坏事”老五轻声道。

    “老二,老四,老五,你们在哪?”已经看到两米多高钢铁兽王的老六大声吼道。

    “是,老大他们”老五转头笑道。

    说完便起身向前疾步走去,兽王紧随其后,老二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总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点不懂,太过压抑,压的他心口闷,前面,老五和老大的距离越来越近,兽王和老五只间隔一米。

    老五笑着喊道“你们速度倒是挺快的,猎物肯定不少“

    十米……

    老六笑道“五哥,我们这次输定了,唉,可惜老大的战斗机了,听说这玩意他废了好大的功夫搞到,还不能弄回国,只能留在远东”

    八米……

    兽王乐呵道“哈哈哈,告诉你,我们今天打了头黑瞎子和估计有五百斤的野猪,稳赢”

    六米……

    “老四,早知道组队是就选你,准输不了,你在山里可是山大王”老大笑着说道。

    四米……

    老五扶了扶眼睛说道“也不知道老大收获怎么样,估计有点悬……”

    眼看距离只剩下两米,老六的藏刀已经紧紧握住,不远处纳兰孤独的人已经到达位置,狙击手正在找准位置,如果能一击必中,那就不用近身死战,纳兰孤独的眼里没有规矩,他知道一旦近身付出的代价过高,黑夜传承是纳兰家的核心力量,损失任何一个都会让他痛心。

    今晚月明星稀,山里却如此的安静,老二不动声se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当他换了位置之后,刚好月亮穿过森林的缝隙,一丝很微弱的反光闪过,老二终于明白,大惊失se怒吼道“有埋伏”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无数丛林畜牲,也让纳兰孤独的计划打乱。

    老五距离老六只剩一米,手中的藏刀已经举起,老大的手悄然摸上了那把黑se柯尔特,可惜,还是被老谋深算的老二发现,兽王也已察觉老大和老六的诡异,几乎是条件反应般的一把拉过老六。

    “嘭”

    “嘭”

    “嘭”

    几乎是同时,三声被消音的枪声响起,两枪打到了树上,上了年纪的松树刷刷作响,落下一片积雪,一枪却打在了被兽王拉回来的老五的胳膊上,老五“啊”的一声惨叫。

    躲过一劫的老二枪声刚过就一跃而起,径直冲向了对面老大和老六,同时怒道“我们被出卖了”

    兽王怎么都想到兄弟相见确实如此场面,满腔怒火被点燃,一把将瘦弱的老五推到了一颗大树的后面,猛然冲向了老大和老六,老大自然不是军中万人敌的兽王的对手,抬手三枪却都被兽王闪过,眼看三枪未中,老大趁着老六迎上去的机会,趁势躲在了后面。

    纳兰孤独看见三枪只打中一人,还未致命,恼怒道“黑夜,上,生死不论”

    早已经潜伏多时的六位黑夜,在纳兰孤独的和新晋入黑夜两位传承之一的纳兰南山冲了上去,一瞬间,老二便明白今天遇到大麻烦了,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老大和老六会背叛。

    老六的藏刀异常的犀利,作为东北黑榜三人之一的老六,最擅长的便是冷兵器,任何兵器在他的手里都如同玩物一般,游刃有余,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可惜他碰上的是兽王,如同巨人般的兽王那是被奉为东北的战神,谁输谁赢两人虽然从未切磋过,也分不出胜负,只是现在看来,近身之后,兽王稳占上风,却奈何忌惮着老大等人的热武器。

    “老六,卧槽你祖宗”兽王趁着老六往后挪的瞬间,忍着拉弓的左肩膀的巨疼一肩靠了过去,付出的代价便是老六的藏刀从大腿划过一道口子,雪瞬间便流了出来,有点刺眼。

    老六被撞出数米开外,老大趁机再开两枪,兽王踉跄躲过,起身怒道“小人”,而纳兰南山已经欺身而进,兽王再次转身冲了过去,同时喊道“二哥,带着老五走,别管我,不然谁也走不了”

    被狙击枪击中的老五血流不止,忍着巨痛吼道“二哥,四哥,你们快走,我走不了了”

    “今天,谁也别想走”老大趁着兽王被纳兰家的人围住,从后面出来,冷笑道,直奔老五而去。

    老五看着向自己而来的老大,心痛道“大哥,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你的手里,哈哈哈哈,这人生还真他妈的是个讽刺啊,讽刺啊”

    哀莫大于心死,老五.不怕死,他只是憋屈难受心痛被自己义结金兰的兄弟出卖了,躲过暗杀躲过车祸躲过各种各样的死亡,却最终躲不过背叛,人生就是狗血剧,想不到的往往发生。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五,黄泉路上走好,大哥对不起你”老大摇头道,各为其主,不相为谋。

    “死在你的手里,不亏”老五自嘲的笑道。

    在真正的死亡面前,没有yin谋诡计,只有最原始的实力,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老五已经束手就擒,真是如此?

    就当老大走到老五面前,抬手犹豫准备开枪的时候,老五左手捂着一把丛林匕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潜力,突然爆发冲向了老大,老大始料不及,眼看老五就要冲向他,关键时候旁边的老六果断出手,藏刀高高举起,只是还没等他出手,逃脱黑夜的老二已经杀了过来,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老五手中的匕首也直直的刺进了老大的肩膀。

    “嘭、嘭、嘭”

    老大忍着巨痛连开数枪,全部打在了老五的身上,老五双目怒圆,死死的抱着老大吼道“二哥,走啊”

    另外一边,已经陷入困兽之斗,一人独战数位纳兰家黑夜的兽王听到老五这声哀痛的嘶吼,猛然转头,老五全身是血,死不瞑目的抱着老大的样子让他彻底暴走,以后再也没有人给他擦屁股了。

    兽王犹如洪荒巨兽一般仰天怒吼,这一声,惊天动地,传遍整个长白山。

    纳兰南山没有理会,趁着这个机会一脚击中兽王的胸口,暴走兽王浑然不动,有一位黑夜冲了山来,盛怒的兽王一把抓住黑夜的胳膊,没等黑夜反应过来,一拳击穿了他的脑袋,脑浆迸裂,场面恐怖血腥。

    贱了一脸血浆的兽王不屈道“二哥,走”

    纳兰孤独恼怒对付一个兽王如此麻烦,豁然出手,一把军刺直接刺进兽王的胸口,杀红了眼的兽王已经没了疼痛,全是怒火,双手抓着纳兰孤独直接甩了出去,狠狠的撞向了苍天大树。

    要不是纳兰南山接住,纳兰孤独不死也重伤……

    多少年没动过怒火的老二紧握双拳,死死的看着兽王,最终大吼一声转头冲向了森林深处,而兽王依旧在死撑,为他争取时间,他知道,东北需要他,王爷需要他,他不能死,他更知道,这次是生死离别。

    老二跑了,老五死了,兽王依旧在死撑,重伤多位黑夜,纳兰南山再次迎了上去,已经没了力气的兽王却依旧不屈,而这个时候一直躲在yin暗处的老六,一把藏刀再次突袭,从兽王的后背直入而下。

    兽王转头,看到的是老六扭曲的那张脸,纳兰南山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出手,一脚踢在纳兰孤独插入兽王身上的那把军刺上,军刺穿透了整个兽王的身体,纳兰南山顺势拉出,一股血柱如喷泉般爆发而出。

    良久……

    兽王单膝跪地,失血过多,大脑已经失去知觉,唯有不屈的意识支持着他,当老六拔掉藏刀之后,东北战神,一代兽王,终于倒了……

    老大和老六看着自己兄弟的尸体,一时无言,纳兰孤独冷笑,他很享受这种兄弟残杀,这比玩什么游戏都刺激,都有趣,收回眼神,纳兰孤独冷哼道“居然跑了一个”

    “他跑不出这大山”老大低落道。

    “不用管他,围剿李炎黄”纳兰孤独玩味道。

    正北方向,李炎黄带着老三和李影正往宿营地赶,老三拉着战利品,他们的收获也颇为丰富,两头三百斤的野猪和几只大的马鹿,李影扛着自己的重狙,可怜的马鹿和野猪身上到处都是窟窿。

    李炎黄苦笑“影,你这哪是狩猎,这摆明是屠杀”

    老三笑道“只要能赢,我们不在乎手段,更何况爷你也收获不少”

    李影白了眼义父,自己还不是为了他能赢,李炎黄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还有多远到达宿营地”

    李影看了看导航仪回道“快了,再走半个小时后就该到了”

    “问问他们到哪了?”龙王爷低声问道。

    这个时候,兽王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正好传来,李影皱眉道“义父,你听,好像是谁在喊什么?”

    “我怎么没听到”老三疑惑道。

    李炎黄眯了眯眼睛说道“迅速联系老大和老二”

    李影回过神,迅速联系,可惜老二这一组的联络装备在死去的老五身上,一直联系不上。

    李影回道“义父,联系不到二叔他们”

    还没等李影联系老大这一组,李炎黄便沉声道“我们有危险了”,因为他已经闻到了空气中血腥的味道。<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