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十五章 兵锋战阵

    三十秒钟,仅仅是三十秒钟,九支突击小队,已经用“地狱火”的方式,冲上了敌人的防御阵地,他们冲在最前方的人,更利用“地狱火”轮流开火的空档,把格斗军刀加装到了步枪的前端。

    并不皎洁的月光继续倾洒下来,因为火箭爆炸,引发的火焰,正在随风舞动,在这片瞬间就被铁与火彻底覆盖的战场上,二十七把格斗军刀,就好像是已经发现目标的毒蛇,它们把头部微微昂起,将噬血的刀锋,对准了面前的敌人。这些格斗军刀,通体被自己的主人,提前涂抹上了黑色的伪装油漆,和黑暗融为一体再不分彼此,就连最锋利的刀刃上,都没有一丝反光,因此愈发显得危险而诡异起来。

    双方还没有陷入混战,两支远在一百五十米以外的火力支援小组成员,已经跳起来,拎着通用机枪,扛着rpg火箭筒,向阵地两翼奔跑。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在阵地两侧架起新的火力支撑点,对敌人形成左右钳击之势。

    就在敌我双方冲在一起,再也不能使用步枪火力的时候,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东方海燕班长,嘶声狂吼道:“竖阵!”[

    听到命令,本来以三人为一组,各自为战的作战小组,竟然以为两组为一个单位开始集结。当两支作战小组混合到一起后,第一作战小组,三个人一字排开,和面前的敌人继续对拼刺刀,而第二作战小组,就跟在第一作战小组身后半米的位置上,当前面的兄弟和敌人对决时,他们会突然从第一小组的缝隙中,刺出绝对隐密,更绝对致命的一刀。

    那些正在和第一小组士兵拼斗刺刀的恐怖份子,就算知道有第二把刺刀,狠狠捅向了自己的胸膛,但是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架住或者避开这一刀了。

    换句话来说,和任何一个东方海燕的士兵对拼刺刀,他们都必须要同时面对一明一暗两把刺刀,从刺刀战一开始,那些恐怖份子就处于生理和心理双重劣势上,更何况,单纯从军事技术角度来讲,一对一的单挑,他们也根本不是东方海燕这些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在东方海燕的阵营中,突然有人放声狂喝道:“跳荡!”

    跳荡,这是一个中国古代军事术语,它的意思就是……突击!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估计就算是日本军队,也不会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在格斗战前,还专门先把子退出来。在刺刀格斗战中,为了保命,很可能有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手中的武器,对面前的敌人和友军直接扫射。

    为了避免在格斗战中,遇到这种火力覆盖,就必须组织突击力量,把敌人的阵地凿穿,让敌我双方,就像是两把洒到一起的豆子般,彻底陷入混战。

    随着铁牛一声令下,两支三人小队,突然全力向前冲锋。这两支三人小队的队长,全部都是身高超过两百公分,长得虎背熊腰,手腕粗得就连大号手铐,都未必能锁住的角色。他们进入东方海燕后,就接受了非人的体能训练,虽然不能和第五特殊部队的龙王,这种超级变态相比,也可以称得上是孔武有力的狂人。

    由于他们的体力远超常人,在背负了正常的武器药,穿上五号防衣后,他们竟然还有多余的力量,背上一面小型防暴盾,把这样一面经过特殊加工的防盾摆在面前,两名队长就像是看到红布的西班牙斗牛般,带着自己的队员,同时向面前的敌人发起最直接的野蛮冲撞。

    根本没有人敢从正面抵挡这两个超级变态的冲击,用步枪上的刺刀去捅,百分之百刺刀会被折断,用自己的身体去硬顶……拜托,你没有看到,在防暴盾上,刻意加装上面的那锋利的刀刃吗,如果用自己的身体硬往防盾牌上撞,那和直接自杀,又有多少区别?!

    特种防盾和五号防衣,两者相加在一起,拥有的防御力绝对惊人的,除非是使用钢芯子,从正面射击,否则的话,自然是不顾生身战友的生死,直接扫射,也未必能抵挡两支突击小分队的正面冲锋,更何况现在是夜战,到处都是怒吼,到处都是人类遭受重创后发出来的惨叫,到处都是刺刀狠狠对拼在一起,发出的金属交鸣,在这一片混乱当中,人的视线绝对有限,两名队长的冲锋,又实在太过于突然,一群恐怖份子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有效防御,他们并不算太坚硬的防线,就被六个人,生生凿出两个缺口!

    在这两支突击小分队后面,又有两支三人编制的作战小组,紧跟着冲了过去。

    “报告,第一,第二突击小分队,成功凿穿敌阵!”

    通过便携式步话机,听到突击小分队队长的报告,铁牛的脸上,当真是阴沉如水,就算是熟悉他的人,都法从铁牛的脸上,看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心如明镜,淡定从容,虽然受到天赋所限,法指挥大规模战役,但是身经百战,又跟在海青舞身边学习了那么久,现在的铁牛疑已经是一个最出色的战前指挥官,而他的战术到现在,更已经非常明显……用区区四十多个人,强行突击,再包围五倍于己的敌军!

    再次看了一眼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的战场,铁牛猛然放声狂喝道:“战锋!”

    这又是一个中国古代兵法家,才会用到的战术术语。

    随着铁牛的命令,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传令兵,取出身上的信号枪,直接对着天空,打出两红一绿三发信号。

    看到带着彩光,直直射到一百五十米高空的信号,在战场上,不管是正在和敌人对拼刺刀的“竖阵”小分队,还是刚刚强行冲破敌阵,带领身边的兄弟,冲到战场另一侧,对敌人形成左右钳击之势的“跳荡”小队,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迅速向地上一扑,哪怕是敌人的刺刀已经刺到面前,差一点把自己当场贯穿的人,都没有例外。[

    面对这绝对意外的一幕,在场两百多个恐怖份子都傻眼了。他们真的不知道,眼前这些中国人究竟发了什么疯,但是他们清楚的明白,东方海燕的人动作这么整齐,肯定是已经在事先,接受过天知道几百次,甚至上千次的演练,即将到来的,绝对是更可的攻击。

    突然间,有人脸色大变,也学着东方海燕军人的样子,不顾一切的向地面扑倒,可是更多的人,仍然呆呆的站在战场上,直到枪声响起,他们的脸上,才同时露出了恍惚和仓惶的绝望。

    三分钟!

    仅仅用了三分钟时间,东方海燕两支火力支援小组,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强行攻占了阵地两翼,并用最熟练的动作,架设起机枪,形成交叉火力支撑点。当三发信号冲天而起,又等待了三秒钟,给自己的兄弟,留足立刻卧倒的时间后,两挺m60通用机枪,两枝自动步枪,立刻对着阵地上,进行差别持续火力扫射。

    在黑暗的夜幕笼罩下,子在空中拉出一条条肉眼清晰可见,更让人心中不由自主想到迅雷不及掩耳这个成语的道,带着嗖嗖破风声,劈头盖脸的对着那些呆若木鸡的恐怖份子横扫过去。

    在这个时候,火力支援组的两名机枪射手,他们根本不需要去瞄准,那些没有掩体保护,没有做出军事闪避动作的恐怖份子,就是比枪靶更像枪靶的目标,他们只需要压制机枪的后座力,保证子不会全部打到空中,然后死死扣住扳机不放,在壳不断飞跳中,把子一波接着一波不间断扫射出去就行了。

    而他们身边的药手,早已经准备好了几条链,只要机枪上的链快打完了,他们就会把新的链续接上去,这样的话,m60通用机枪,就像是子永远也不会打完般,不停的对着面前过于平坦,过于一马平川的阵地,一波波的倾倒过去。

    rpg火箭造成的火焰,仍然在风中跳跃不休,照耀得四周似乎镀上了一层瑰丽的血红,就是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下,艳丽的血花,一朵接着一朵在空气中毫不羞涩的尽情绽放。

    “还愣着干什么,快趴下啊!”

    直到战场上,一个歇斯底里的尖叫,狠狠刺进每一个人的耳膜,这些人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的扑倒在地上。至于在这二十多秒钟的机枪扫射下,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中阵亡,他们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傻傻的站在那里,被机枪扫射了半天,还没有死,还活着,知道这一点,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也并不是所有恐怖份子,都没有作战经验,他们最起码,都在恐怖份子训练营,接受过为期三个月的军训,有一些恐怖份子,还在自己的国家,和政府军有过少量对抗,现在又和东方海燕激战了两个月,虽然屡战屡败,也积累下了相当的实战经验,他们中间,领队级别的人,趴在地上后,已经开始在心里默默数着:“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

    他们之所以有人会这样去计数,是因为他们了解m60通用机枪的特点。这种机枪,用的是七点六二毫米口径子,使用三角支撑架的话,有效射程可以高达一千一百米,在近距离更可以直接打穿轻装甲目标,可以说是火力强悍杀伤力惊人。但是这种已经拥有几十年历史,现在美国军队还在大量装备的轻重两用机枪,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最多打两百发子,机枪的枪管,温度就会超过五百摄氏度,射手必须在药手的帮助下,更换枪管,否则的话,机枪就有直接爆炸的危险。

    m60每分钟实战射速是两百二十发,换句话来说,别看这两挺机枪现在扫得又凶又狠,打得他们根本不敢抬头,但是最多只能持续一分钟,他们就必须停止射击!最重要的是,不是他们小看东方海燕,战斗打了这么久,每天都在彼此消耗,却得不到物资补充,东方海燕部队,很可能根本没有新的枪管,可以让他们在战场上替换。

    听着机枪不间断扫射,铁牛这位指挥官,却突然把自己身上的便携式步话拿下来,递到了小狐狸周玉起的手里,“我们平时训练的正规战术,已经用完,现在该你了。”

    周玉起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步话机挂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在同时,他更从铁牛的手中,接过了这支突击部的指挥权。

    铁牛刚才指挥部队,在近距离和敌人发起攻击,连续使用了竖阵、战锋、跳荡,三个中国古兵法中的词语,实际上,他使用的,也的确是中国古兵法中的战阵……三环套月阵!

    这个阵法,又称为天地人“三才”阵。在古代战场上,统兵大将会先用游骑阵迟滞敌人攻击,以“跳荡”队对敌人发起正面冲锋,配合预备队对敌人实施包围,再以战锋队,用火器对敌人实施高强度杀伤。

    海青舞疑是一个军事指挥上的天才。她虽然身为女儿身,但是却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她能把美国特种部队和敌人突然遭遇,相互交替掩护的“地狱火”,改良成进攻时使用的战术,她更能把中国上千年前就已经拥有,可能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看来,已经落伍更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战阵,重新改良后,搬到了现代化战场上。

    铁牛已经把这个现代改良版的“三环套月阵”使到了极限,他们面前的敌人,至少已经付出了三分之一当场阵亡的代价,而且人心惶惶兵斗志,纵然东方海燕只有四十多个人,他们只要两路夹击,在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近距离格斗战中,也必然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是请不要忘了,中国人在战场上的智慧是穷的,尤其是像小狐狸周玉起,这种从小就接受精英化培养,头脑灵活,行事不拘一格,说白了为达目标,就可以不择手段的人物,旁门左道的手段,更可以层出不穷的让你哭笑不得。

    到了这种玩命的时候,小狐狸周玉起,终于绽放出了自己的不凡,把属于他的谋略或者说是狡猾,注入到海青舞一手打造的“三环套月阵”当中。

    小狐狸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提前安排下一个会说波斯语的人,并交给他一只小型扩音器罢了。当两挺m60机枪开始扫射,所有恐怖份子都被打蒙了,快要清醒却仍然没有清楚过来的时候,周玉起安排的这个嗓门超大的角色,直接把扩音器的功率调到最大,然后呼吁所有人立刻卧倒。[

    就在恐怖份子已经全部卧倒,两挺机枪持续扫射了四十五秒钟时,扫射声突然一起嘎然而止。趴到地上的恐怖份子,还在犹豫,更对这提前十五秒钟停止射击感到不解,那些一开始就只直接卧倒,避过雨的东方海燕部队成员,已经齐刷刷的跳起来,对着趴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敌人,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步枪,轻而易举的把刺刀送进了对方的身体。

    而那两个身高超过两百公分,体重惊人,体力更惊人的冲锋队小队长,索性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防盾见人就砸,一边抬起他们穿着陆战靴的大脚,就像是打地鼠般,对着那些到了现在,还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恐怖份子的脑袋猛踏。

    绝对沉重的盾牌砸到恐怖份子的身上,其威力绝不亚于一只重磅铁锤,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声,混合着凄厉的惨叫,在战场上当真是此起彼伏。两个突击队小队长,用力踏在人类的头颅上,把他们的头骨生生踏碎,脑浆混合着鲜血向四周飞溅时,那噼里叭拉的声音,那粘粘腻腻,红的白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牛黄狗宝,一起向流淌的景象,论是听,还是看,都像极了有人突然发疯,用力把一个熟透了的西瓜,直接摔到了大理石打造的地板上。

    其中一个突击队小队长真的要发疯了,他一边用盾牌拼命的砸,使出吃奶劲的去踩,一边放声叫道:“操!操!操!操!老张,老张,我记得不是有人说过,头骨是人全身最坚硬的骨头吗,怎么我们面前的这些玩艺,脑袋瓜子就像是鸡蛋,一踩就碎,一捏就爆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软?!”

    被称为老张的,是另外一名突击小队的队长,听到自己兄弟明显是兴奋过度的胡话,他连连摇头,笑叫道:“头骨再硬又有咋了,说到底还不是骨头?拳王泰森,据说还能一拳打裂公牛的头骨呢,我们两兄弟就算不是泰森的对手,这样踩下去,份量也比他的拳头要重得多吧?踩碎几个兔崽子的脑袋,又算得了什么?!”

    踩脑袋踩得正欢的突击小队队长连连点头,“对,对,对!真他妈的太有道理了!!!”

    话音未落,老张就猛的扑过来,把他拦腰撞倒,两个身高超过两百公分,手里拎着防盾,身上穿着足足十几公斤重五号防衣的彪形大汉,垒加在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不等对方提问,老张伸出像蒲扇般的大手,死死按住了这个兄弟从来不肯轻易低下的脑袋,放声喝道:“你不想活了,没听到暗号吗?”

    第一个突击队小队长,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注意到,刚才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反正是歇斯底里得让人一听就觉得心烦意乱的声音,又开始通过扩音器,在那里大呼小叫上了:“他们的机枪已经没有子了,兄弟们快起来啊,再这样趴着,我们就要被人当成小鸡全部宰光了!”

    机枪没有子了!

    这个说法,轻而易举的扫除了恐怖份子当中,一些老成持重的人,对于为什么明明能扫射一分钟的m60通用机枪,只打了四十多秒钟,就停止了扫射的疑惑。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再像等待临幸的母鸡一样,傻傻的趴在地上,不出一分钟,他们就会被东方海燕的人,一个个宰光了!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暗骂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穆斯坦法。

    穆斯坦法能成为这场“圣战”的最高指挥官,绝不是因为他身经百战,拥有名将指挥若定的能力,而是因为他跟着木拉登的时间够长,像他这种人,指挥恐怖份子在身上绑几个土制炸,冲进闹市区,去袭击那些毫防范的平民,自然是轻车熟路;投毒、放火、暗杀、绑架、走私,也称得上行家里手。

    平时习惯了周围尊敬的目光,习惯了身披屠杀平民“战不胜”的光环,穆斯坦法的自信心,也是跟着水涨船高,虽然和海青舞的交锋,一开始就吃了当头一棒,但是不可否认,穆斯坦法手里拥的军力实在太强,双方战斗力差距悬殊,已经不能再通过指挥技术去弥补,虽然是每天都是在吃亏,穆斯坦法,还是占据了绝对主动,一步步把东方海燕压缩到最后防线上,而且攻破最后大本营,都指日可待。

    在这一路“高歌凯进”,一片形式大好之下,穆斯坦法根本不愿意再去听取雇佣兵的意见,更不愿意每天向前进了几十米后,再去“浪费”大量人力物力,挖掘大量战壕和散兵坑,更不想到处用铁丝网层层布防。现在他们的最前沿阵地,只不过是象征性的挖了一条战壕,再用沙包,垒出几个临时防御工事,就算是一切完工。

    如果不是有穆斯坦法这样一位当恐怖份子领袖完全合格,当军队统帅彻底低能的最高指挥官,东方海燕突击部队再厉害,又怎么可能双方甫一交手,就取得如此惊人的战果?!

    一边在心里大骂着穆斯坦法,一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直到这个时候,这些恐怖份子才发现,仅仅是几分钟的交锋,他们两百多个人,阵亡率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还能再活着爬起来的人,竟然已经不足八十个了。

    嗅着空气中,那浓重得再也法化开的血腥气味,慢慢品尝着硝烟的味道,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看着一群残余的恐怖份子明明在人员数量上还占据优势,却因为法战胜内心的恐惧,不由自主的一起靠拢,周玉起的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扭过头,对着身边的传令兵,淡然道:“再打一次信号。”

    发现铁牛用怪异到极点的目光望着自己,周玉起伸手略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道:“怎么,我脸上长花了?”

    铁牛轻轻摇头,望着冉冉升起,两红一绿的信号,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你不是把太多精力,都放到搜刮战利品,维护后勤补给库上,你会成为我们东方海燕,不亚于雷洪飞的优秀指挥官。”

    周玉起微笑着摇头,他不想自吹自擂,所以他没有告诉铁牛,东方海燕是缺超一流的指挥官,但是他们毕竟有海青舞和雷洪飞,相对比之下,他们更需要必要时,可以比铁公鸡更吝啬,比周扒皮更会掘地三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的后勤官。

    可以说,东方海燕能发展得这么快,周玉起绝对是一位不可或缺的幕后英雄。

    铁牛和周玉起不管心里在想着什么,现在他们都在笑。而那八十多个恐怖份子,看着飞到头顶的三枚信号,他们的嘴唇却在不停哆嗦着,脸上更露出了一片再没有半丝人样的惨白。

    他们全部站着的时候,东方海燕的人趴下了;他们趴下的时候,东方海燕的人站起来了;现在他们匆忙跳起来应战,东方海燕的人却又第二次趴下了,想想那两挺只打了四十五秒钟,就停止扫射的两挺m60通用机枪,请问……这代表了什么?!

    “哒哒哒……”

    两挺机枪,两枝自动步枪再次开始扫射,论是敌我,所有人都明白,到了这个时候,论这些恐怖份子是趴下,还是继续站着,他们最终的命运,已经被彻底锁定了。

    因为这一次,恐怖份子吃了大亏后,卧倒的动作很快,可是东方海燕的人,跳起来的动作更快!

    机枪还在不停扫射,可是子全部打到了空中,早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东方海燕军人,飞跳起来,一人扛起一具尸体,把它们飞甩在一起,在短短三十秒钟内,他们就硬是用三十多具恐怖份子的尸体,再加上两面防盾牌,堆出两条可以在近距离,抵挡子冲击的掩体。

    在如此近的距离,一方拥有足够掩体保护,另一方面前却一片空旷,就算他们中间,每一个人的手中都紧紧握着武器,最后交战的过程,也异于单方面的屠杀!

    周玉起的战术不但够绝,把人性玩弄于股掌之间,更够狠!

    放眼全世界,再强势的国家,也不敢用敌人的尸体,在战场拼接战壕,谁敢这么做,第二天,世界公众舆论的狂风骤雨,就会泰山压顶般直砸过来。

    可是周玉起仍然做了。

    从恐怖份子在南非集结了上万兵力,对他们实施包围,他们得不到任何支援,那一刻开始,在周玉起的眼里,所谓的世界公众舆论,就和婊子的内裤,没多少分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