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十四章 传说

    手腕上的手表指针,跳到了当天凌晨两点三十分,这是一个普通人睡眠最深,反应最迟钝的时间。对面的敌人最高指挥官,因为刚刚从赵梦儿这样一条“内线”的手中,得到东方海燕全力死守,已经力发起反冲锋的情报,而放松了警惕,再加上混合在其中的雇佣兵部队,未知原因的撤离,可以说,现在就是敌人防御力最薄弱的时候。

    联合军队的指挥官穆斯坦法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地下防空洞内,一百零七名中国军人,已经整装待发。

    经过两个月惨烈战斗,他们全部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大战在即,你已经法在他们身上,找到面对死亡的恐惧。

    在他们中间,有些人正在闭着眼睛,看他们的胸膛随着一呼一吸均匀的轻微起伏,显然抱着怀里的武器,已经进入没有梦的浅睡;有一些人,却在吃着最后的食物,因为食物并不多,所以他们啃得很慢、很慢,这样不但能哄骗自己的胃,也能让食物在自己的身体里,发挥最大的效果;还有一些关系比较亲密的人,他们没有休息,一群人坐在一根蜡烛前面,在火光的跳跃中,小声的交谈着什么……[

    不管他们正在做什么,当有人从长长的走廊中走过,在每一间宿舍的门前轻轻叩了几下后,每一个人都迅速跳起来,像平时一样,把自己的被褥叠得方方正正,然后把早已经反复检查过的武器药,一件件挂到了自己的身上。在走出宿舍前,他们看着面前相处了几年时间的伙伴,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时低声说了一句话:“保重!”

    而雷洪飞,周玉起和铁牛,在这个时候,已经全幅武装,静静站在地下防空洞的大门前。

    “我可以坦率告诉大家,就算我们出其不意,对敌人发起突袭,更顺利冲出包围,能活着逃离战场的人,也绝不会超过四分之一。”

    听到雷洪飞的话,在场一百多名职业军人,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两个月的惨烈战斗,他们伤亡率已经超过百分之八十,更让敌人付出了至少三千人阵亡的代价,他们已经习惯了面对死亡,坦率说,如果在场这一百多人,真的能有四分之一突出重围,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计。

    “虽然那些雇佣军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量离开战线,但是包围我们的,仍然有超过八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恐怖份子,他们的数量,是我们的八十倍。想要击破他们的防线,我们必须先集中最精锐成员,组建一支敢死队,直接突击敌人大本营,只要我们的攻势够猛,突击的速度够快,让敌人最高指挥官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受到威胁,就会调动周围的部队赶来支援!”

    听着雷洪飞的话,站在他面前的一百多名中国军人中间,产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就算是再精锐,再身经百战的部队,也是血肉之躯,以区区几十人,直接突击敌人至少有一个营兵力拱卫的大本营,更要通过最猛烈进攻,去吸引敌人更多部队赶来支援,可以预见,这一支突击队,必然会全军覆没,再没有第二种可能。

    果然,雷洪飞继续道:“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埋伏到战场各处的突围部队,就可以在你们队长的带领下,同时从四个方向发起进攻,敌方指挥官就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将,面对这种四面开花的现状,也会顾此失彼,最终让我们成功突围!”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雷洪飞身边的小狐狸周玉起,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惊愕到极点的表情,他失声叫道:“海青舞大姐?!”

    听到周玉起的惊叫,雷洪飞的心脏狠狠一沉,他不由自主的顺着周玉起的视线方向望过去,在烛光闪烁中,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对面长长的走廊中,是否真的有人大踏步向他迎面走过来,他的双手突然就被同样站在身边的铁牛死死扣住。紧接着,一幅手铐,直接扣住了他的双手。

    在所有人已经整装待发,马上就要对敌人发起突袭的时候,周玉起和铁牛竟然联手,狠狠摆了雷洪飞一道。

    看着自己手上的特种手铐,雷洪飞狠狠皱起了眉头。这种手铐,可是美国中情局对付职业特工,专门打造的尖端武器,它的内部装有电击器,一旦有人试图用钥匙以外的物品,强行开锁,手铐里的电击器,就会发出非致命性高压电流。就算是有人协助,想要拆掉这样一个玩艺儿,至少也需要三十分钟!

    “大哥,是你和海青舞大姐,把我带到了雇佣兵的舞台上,在这个世界里打滚了八年,我的心早已经野了。我喜欢上了想笑就笑,想骂就骂,想哭就哭,想喝酒,身边永远不缺兄弟的生活,我真的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我自己的家。”

    望着雷洪飞的脸,周玉起的眼睛里,满是幸福的欢笑,他轻声道:“只要你和大姐能活着,我们东方海燕就算是全军覆没,也有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一天。可是如果没有了你或者大姐,我周玉起这只靠着狐假虎威,才混得风生水起的小狐狸,可就要变成一只丧家之犬了。”

    周玉起说的并没有错,海青舞是他们东方海燕的灵魂核心,只要她活着,东方海燕就有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可能!可是像海青舞这种天之骄子,一生虽然面对挑战数,但是却从来没有吃过如此惨痛的败仗,更没有经历过全军覆没,兄弟死绝的绝对逆境,如果没有雷洪飞精神与实际上的双重支撑,她能不能从失败的阴影中重新站起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要知道,越是站得高,越是摔得狠!

    一面是自己的兄弟,一面是他最尊敬,也是最喜欢的女人,愿意用生命去呵护的女人,外加重头再来的希望……如果换成你,又应该如何取舍?!

    突然,周玉起对着雷洪飞弯下了自己的腰,他放声叫道:“在经历了这八年的人生后,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中国,去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商人,我更不想一辈子活在悔恨与愧疚当中。所以,大哥这一次,您就让我任性一回,选择自己想走的路吧!”

    看着在自己面前,深深弯下腰的周玉起,再看看紧紧束缚住双手,让他在短时间内,绝法再参战的手铐,雷洪飞只觉得一股酸酸涩涩的东西,正在他的胸膛里沸腾翻滚,让他难受得只想放声痛哭。就是因为知道这道题,实在太难答,所以周玉起,才会用一副手铐,强行为他填写了最后的答案,在同时,周玉起更把生存的希望,留给了他。

    就是在雷洪飞痴痴的注视下,周玉起挺直了身体,面对挂在墙壁上的五星红旗,认认真真的敬上一个军礼。四十名被雷洪飞精挑细选出来的突击队员,鱼贯而出,他们学着周玉起的样子,一个个对着墙壁上的国旗举手敬礼,然后跟在周玉起的身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东方海燕拼死防守了两个月的大本营。[

    望着他们的背影,雷洪飞拼命握紧了自己的双手。

    那只十五年前,坐在同一辆汽车上,和他们一起驶向不可预知未来,别人都在因为离家远去而失声哭泣,他却在掩面假哭的小狐狸;那只长袖善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开始就抱着在学校呆上三年,打好人际关系,就退出军队的小狐狸;那只被他和海青燕,连骗带拐,拽出国门的小狐狸,在大厦将倾的时候,竟然就这么理直气壮的抢了他雷洪飞的戏份,带着坦坦荡荡的怨悔,大踏步走向了一场必输必败必亡的战斗!

    他这只从来只懂得躲在强者身后的小狐狸,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这么……耀眼了?!

    跟在周玉起身后的,竟然还有铁牛!

    迎着周玉起疑惑的目光,铁牛没有废话,“我怕你一个人,走不完这条路!”

    周玉起点了点头,他虽然和雷洪飞一样,来自第五特殊部队,在学校时的成绩,也算是中等偏上,但是在加入东方海燕后,他却一直处于后方,从来没有直接指挥作战,更缺乏战火的洗礼。俗话说得好,兵是将的胆,将是兵的魂,周玉起必须要考虑,如果自己这位指挥官,因为战斗技能不足,反应速度过慢,或者人品太差,还没有对敌人指挥部形成足够压力,迫使他们调动附近军队,就中身亡,没有了指挥官的突击队,会变成什么样子!

    两个人就这样肩并肩,大踏步走向了远方属于他们的战场,走着走着,周玉起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喂,我们今天以区区四十二个人,去攻击敌人指挥部,如果没有死,甚至还突袭成功,铁牛你说,我们会不会成为南非战争史册上的传说?”

    铁牛斜睨了一眼身边的战友,悠然道:“你不觉得,我们已经是传说了吗?”

    他们东方海燕,以区区几百人,面对上万敌军的狂轰滥炸,整整打了六十天,虽然自己阵亡超过百分之八,可是却让敌人付出了至少三千人的代价。今天夜里,他们更以区区百人之数,主动对近万敌军发起突袭,他们不是传说,谁是传说?!

    “听到了没有,我们已经是传说了!”周玉起突然放声笑叫道:“给我开火,就让我们一起把这个传说,传得更神,传得更广,再顺便在里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吧!”

    “哒哒哒……”

    随着周玉起的狂笑,突击部队士兵手中的步枪响了,轻脆的枪声毫不留情的撕破了这一片黑暗的寂静,几名睡眼惺松,一直打着哈欠,却强打精神抱着步枪,勉强没有摔倒的哨兵,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致命的子已经劈头盖脸的打过来,当场把他们打成了一个筛子。

    “敌袭……”

    一名基层指挥官模样的人,从睡梦中惊醒,他下意识的张嘴就喊,可是他的尖叫却只喊出来一半,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在距离他们不足两百米远的位置上,突然迸射出两条几尺长的灿烂火舌,两枚肉眼清晰可见的火球,带着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高速,在空中划出两道隐含天地致理的优美弧线,对着他们狠狠撞过来。

    刚刚从睡梦中惊醒,神经反应能力还处于最低端的那些恐怖份子,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的看着两枚火箭,直接砸到了他们用沙包垒成的机枪堡垒上,两挺重机枪,连带里面的正副机枪手和药手,同时被炸得血肉模糊,用他们的死亡,再次验证了在正面战场上,重机枪手阵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这样一个血的数字!

    紧接着密如爆豆的枪声,一波接着一波的响起,到了这种最要命的时候,周玉起他们带领的突击队,再也不考虑节省子,而是直接把步枪调到了连发状态,对敌人不停的扫射。

    如果在这个时候,穆斯坦法手下,还有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他们一定会伸手捂住嘴,发出一声由衷的惊叹。

    因为周玉起他们这支突击部队,使用的进攻战术,赫然是美国特种部队巡逻侦察时,和敌人狭路相逢,最常使用的“地狱火”翻转版!

    美国特种部队巡逻侦察小队,在防区内突然遭遇敌人,首先发现敌人的队员,会立刻向敌人的方向全自动扫射,打完匣内所有子后,要立刻向相反的方向撤退;最接近他的队员,会在第一名队员打完所有子向后撤退时,接替开火,打完匣内的子后,跟在第一名队员的身后撤退,而第三名队员则接替开火,如此依次类,分成几支小组,轮流开火撤退,在敌人还没有人狭路相逢的震惊,与及面对高强度火力打击的压迫中恢复清醒前,就撤退到敌人看不到的位置上。

    美国精通山地作战的绿贝雷特种部队,最擅长使用这种“地狱火”战术,用他们的话来说,使用这种战术,前三十秒钟内,他们就像是得到了上帝的保佑,世界上没有一支部队,能够抵挡这种火力与震撼。但是三十秒钟后,就看谁剩下的人多枪多了!

    由此可见,这种梯次火力掩护战术的成功和有效性。

    这本来是美国特种部队,用来撤退的法宝,但是没有人能想到,海青舞几经研究后,竟然把这种撤退时火力至上的方式,改良成为特种部队夜间对敌人发起进攻的战术。[

    或者说,海青舞改良的战术,才有资格,被称为真正的地狱火。要知道,火的本性,是侵略,而不是逃跑!

    东方海燕成员,以三人为一组,摆出中国特种部队最擅长使用的三三制掩护阵型,三个人各自占据一个点,在轮流扫射时,只要火力视野压缩到一个限度,就不会造成误伤,然后后用常规地狱火的梯阶式火力,向前不断滚动。在这种战术下,三人为一组的进攻队型,论在什么时候,都有一支自动步枪,在不间断,不计药损耗的拼命扫射。九支这样的小组,一起向前进,形成的就一道看似永远不会停歇的死亡之网!

    有人也许会问了,加上周玉起和铁牛在内,他们的突击队,一共有四十二个人呢,为什么会只有九支三三制掩护的特战小组,剩下的十五个人哪去了?!

    首先,铁牛和周玉起,是整支突击部队的正副指挥官,他们必须要在队伍后方,用近乎于旁观者的角度,去冷静的观查战场上的一切,并针对性的做出指令。还有一名信号兵,会通过线电,还有手语,把周玉起和铁牛的命令,传达出去。

    最后剩下的十二个人,分成了两支火力支援小组。这两支火力支援小组,各自配备了一挺m60式通用机枪,一门rpg火箭筒,一枝sv狙击步枪。这也是海青舞考虑到向前方进攻,尤其是进攻有掩体的敌人阵地,可能遭遇敌人反击,而为逆转式地狱火,专门配备的高强度打击火力。

    一旦敌人据守在机枪堡垒或者碉堡里面反击,火力支援小组,就会使用rpg火箭筒,或者榴炮进行爆破攻击;如果发现敌军大股部队接近,两个火力支援小组,就会从一左一右,使用m60通用机枪,对敌人实施交叉火力打击,配合九支从正面发起进攻的火力小组,将敌人彻底压制。

    如果发现敌人阵地上,有迫击炮,火箭筒,榴炮,或者火焰喷射器的存在,两支火力小组里的狙击手,就要负责进行高精度打击,直接消灭敌人的重型火力。

    借用美国“绿贝雷”特种部队士兵对“地狱火”的评价,在三十秒钟内,使用这种战术的东方海燕,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上帝的宠儿!至于三十秒钟之后……

    如果敌人还不撤退,如果战斗还没有结束,东方海燕突击部队,可能就已经冲入敌人的阵地,一场近距离格斗战,就要开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