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三十七章 最后一个命令

    接到报告,国家安全部正式介入调查,有“哈瓦拉”这条线索,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把司徒楚英绝不能暴光的内幕全部挖掘出来。

    看着身体在不停轻颤,脸上只剩下一片苍白的司徒楚英,李向商言的摇了摇头。

    没错,和正规金融体系相比,黄金暗道“哈瓦拉”是更便携,更有效,看起来也更具有人情味,但是它本身就是一个染缸,一旦跳了进去,就很难清清白白的再重新爬出来。

    以金择喜的能力,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抓住机会,用自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把司徒楚英和一些恐怖组织,或者国际黑帮绑在一起,最终制造出司徒楚英最致命的把柄,并牢牢掌握在手里,逼迫司徒楚英成为自己手中的武器,为了自保,甚至要亲手把自己最心爱的养女兼未婚妻,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李向商的目光,最终落到了风影楼的脸上。

    现在的风影楼,就仿佛是一个刚刚和妈妈走失,又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怎么回家的孩子。看着他论如何努力,依然在微微颤抖,上面还带着一缕艳红血丝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在李向商的眼里,他竟然又看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刚刚进入学校,就得到所有重量级教官另眼相看,却被陈徒步用区区一只篮球,就打回原形,再也法重新挺直腰,每天只能在别人嘲讽的注视下,蜷缩在校园一角,把自己内心都彻底封闭起来的瘦小身影。

    风影楼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几乎在同时,几百米外的沙滩上,已经乱成了一团。橡皮艇在马达的轰鸣声中,就像是一枝枝离弦之箭,带着惊人高速,狠狠划破平静的海面,一直冲刺到海岸上。橡皮艇还在沙滩上继续滑行,上百名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就从橡皮艇上跳下来。

    看到沙滩上还站着几名不知道隶属于哪支特种部队的参赛队员,其中有两个,手里还拎着武器,至少有二十枝自动步枪,同时指向了这几名参赛队员。

    十几枝战术手电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动,站在沙滩上的那几名参赛队员,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们是最优秀的军人,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看看眼前这些人的动作,他们就清楚的明白,南海舰队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只要他们稍有轻举妄动,对方就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武器扳机,把他们当场射杀。

    “丢掉手中的武器,双手抱头,立刻趴到地上。”

    听到对方指挥官发出的命令,几名参赛队员立刻照做。在正面趴到沙滩上之前,他们看着面前的一切,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低呼:“看来这次,南海舰队的鱼叉们,是动真格了!”

    一百多名海军陆战队队员,控制了整片沙滩后,却没有立刻向海岛腹地挺进,而是以火力支援小组为单位,在沙滩上摆出了防御阵型。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想趁着他们立足未稳,发起进攻,都会遭遇这些天天接受抢滩登陆训练,最擅长岛屿作战的部队最猛烈反击。

    而在这些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身后搭载了两百多名队员的登陆舰,已经组成第二梯次,正向在海岛迫近。

    几艘大型运输舰,已经打开了沉重大门,在战车履带的辄响声中,能够在海上一边泅渡,一边向陆地发射一百零五毫米炮射导的631型水陆两栖坦克,还有能在水上航行一百公里,海军陆战队专用改进86型步兵战车,已经驶出船舱,投身到大海当中。可以预见,这些在泅渡时,还能保留一部分作战能力的机械化部队,一旦发现海岛上的军人持枪抵抗,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登陆,立刻加入战团。如果海岛上的军人举手投降,他们这些机械化部队,就会沿着海岸线,形成一道首尾呼应的钢铁封锁带。

    没有火箭炮,没有反器材大口径狙击步枪,更没有空中力量支援,就算海岛上的参赛队员,全部都号称特种兵中的特种兵,想要单凭小口径自动步枪,从正面强行突破战车和步兵组成的阵地,也异于痴人说梦。

    由于有人强行穿越封锁线,在水下和蛙人部队激战时,痛下杀手,甚至让他成功突破封锁,冲上了海岛。面对三具在水下,被人一刀刺破心脏的同僚,被陆军特种部队戏称为“鱼叉”,在舰队里二十四小时待命的海军陆战队,已经是倾巢而出!

    当然,他们肯定已经全部注射了天花疫苗!

    感受着远方传来的形压力,听着第二波次海军陆战队队员,冲上海岛时,那急促的脚步声,风影楼猛然捏紧了拳头。

    “我知道你的能力,如果你想大开杀戒,冲出一条血路,那些人,不是你的对手。”

    李向商望着风影楼的脸,低声道:“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你不惜一切,成功冲出海岛,躲过军队追杀,你除了把自己变成全人类公敌之外,又能做什么?”

    风影楼的嘴里,尝到了甜甜的味道,是他的牙齿,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知道,自己现在身体里带着天花病毒,也许两天后病毒发作,他就会失去战斗力,甚至在几天后就因为各种并发症步入死亡。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是冲出海岛,也根本没有办法支援海青舞。

    沉默了好久,直到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距离他们不足两百米,风影楼终于开口了,“校长,我该怎么办?”[

    “风影楼,你相信我吗?”

    听到李向商的话,风影楼毫不犹豫的用力点头。

    “我们对海青舞的感情不一样,但是不顾一切,想要帮助她脱困的心情,是一样的!”李向商沉声道:“但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风影楼沉默着,他当然知道,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留在海岛上。可是只要一想到,海青舞带领的兄弟,正在被数十倍于己的敌人,以坦克、战斗机为先锋,发起一波接着一波狂轰滥炸式的猛攻,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一步步狙击敌人前进的脚步,风影楼就觉得内心深处,仿佛有一把刀子,正在对着他猛刺。

    那一只用头发与红丝线编成的“千千结”,依然系在风影楼的手腕上。那疯狂的一夜后,海青舞低声的倾诉,似乎仍然在耳边回响,她那炽热的泪水,似乎依然在风影楼赤裸的皮肤上缓缓流淌,烫得他整个人的灵魂,都在拼命颤抖,让他只想发出最疯狂而痛苦的呐喊。

    海青舞是他一生当中最爱的女人,可是在她面对生命危险的时候,他竟然只能选择……忍?!

    李向商看着风影楼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理解与同情,“军人的天性,是进攻、进攻再进攻,我从来就不喜欢‘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之类的话。但是现在,你只能忍!你要拼尽全力,咬牙切齿的忍,把你的焦急,担忧,愤怒,全部压制下去,把你的体能和精神,一直维持在最巅峰,直到真正的机会来临!”

    “相信海青舞,她不是弱者,面对再大的压力,就算是为了你们这一段情,也会拼尽支撑下来!相信我这个校长,绝不会抛弃自己的学生!相信我们头顶的天……是有眼的!”

    说完这些话,李向商突然伸手,把风影楼抱进了怀里,他在风影楼的耳边,低声道:“想哭就哭吧,放心,我这样抱着你,没有人会看到你的眼泪。”

    话音未落,炽热的眼泪,已经浸透了李向商胸前的衣襟。

    李向商把几乎比自己要高出一头的风影楼抱在怀里,他伸手轻轻拍打着风影楼的肩膀,似乎想要用这种动作,把自己的坚强,自己的勇气,毫保留的全部倾注到这个看似坚强得懈可击,却为情所伤,为情所困的学生身体里。他一边轻轻的拍打着风影楼的肩膀,一边在风影楼的耳边,低声道:“哭吧,哭吧,把你所有的焦急,所有的委屈,都彻底的哭出来。哭过了,眼泪干了之后,你要重新坚强起来。如果连你都崩溃了,那海青舞,可就真的完了!”

    “举起手来!”

    四周突然响起了一声暴喝,赫然是海军陆战队已经冲上来,把他们全部包围了。李向商还没有说话,风影楼突然就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影楼这个在阿富汗战场上,面对百倍于己的敌军,都面惧色,坦然而对死亡的最优秀军人,猛然高高举起了双手。

    “别开枪,千万别开枪,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啊!”

    风影楼高举着双手,跪倒在海军陆战队的枪口前,用这种动作,直接表达出自己最大诚意,他右手手指微垂,指着地上那具他从沙滩上抱回来的尸体,大声叫道:“你们冲上来,是不是找他的?他们看看,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他已经死了,死得彻彻底底,就连尸体都快凉透了!他不是我们海岛的人,他是从外面来的,他死了是绺由自取,但是……”

    喊到这里,风影楼扭转左臂,把左臂上那一只臂标,亮在对方的战术手电灯光下,“他是自己找死,和我们关啊!你们看,大家都是军人,都是兄弟,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啊!”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喊得声嘶力竭的风影楼,一群海军陆战队队员眼睛里透出了浓浓的鄙夷。怕死的人很多,但是他们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怕死的。他们更不明白,面对枪口,吓得直接跪在地上不说,就连眼泪都流出来的家伙,又是怎么混进军区直属特种大队的。

    看着眼前的一幕,李向商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人们常说,“忍”字,是心字头上一把刀,这些人只看到了风影楼的怕死,可是谁又能看到,风影楼内心深处,那一团正在被他拼命压制的疯狂火焰?!

    但是不管怎么说,风影楼的动作和说出来的话,还是大大冲淡了这批海军陆战队队员的敌意。确定在场所有人身上,已经没有武器后,这些海军陆战队队员,略略垂下了枪口,这样的话,就算步枪意外走火,也不会造成误伤。

    半个小时后,几名海军陆战队队员,用担架抬走了地上的尸体,一起被带走的,是已经确定和境外反华组织,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司徒楚英。

    两个小时后,临时指挥中心下令,对海岛的战时状态解除。但是在同时,他们又下令,停止军事竞赛,收回所有武器,并在海岛上架设环岛蛇形铁丝网和红外线探测设备。一旦发现,有人试图跨越由铁丝网和红外线探测设备组成的防御线,论是谁,一概以叛国罪论处。

    换句话来说,就是格杀勿论![

    从这一天起,风影楼沉默了,他也明显和身边的人疏远了。他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建立了一个远离大家的避身所,一个人搬了进去。当这一天的夜晚来临时,李凡、龙王他们惊讶的发现,风影楼找到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正在那里一个人进行自我军事训练。

    看着风影楼抓着一根木棍,在那里摸爬滚打,嘴里不时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李凡他们面面相觑,这一幕,他们曾经整整看过六年!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就在枯燥的等待,与近乎自虐的训练中,一点点的滑过。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第十天,天花病毒已经应该开始发作的时候,海岛上将近两百名职业军人,竟然没有一个出现症状,就连风影楼这个血型为,对天花病毒先天免疫力几乎为零的人,也没有发作。

    头痛,发冷,发热,背痛,寒颤……所有天花病毒发作的征召,都没有。除了几个人,因为在海岛上,吃了不干净的食物,而感到不舒服之外,就连恶心、呕吐、便秘这样的并发症都没有!

    “你不是说过,天花病毒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是可以截获人体的免疫信息,使免疫系统失效吗?”面对这种奇异的现状,李向商曾经做过猜测,“是不是这种病毒本身就有自我进化的能力,或者是又经过科学家的改良,所以潜伏期变长了?”

    面对李向商的询问,风影楼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摇头。

    天花是人类最早消灭的一种病毒,但在同时,它也是人类了解最少的一种病毒。在911事件后,为了防止恐怖份子用天花病毒袭击美国,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媒体面前,主动接受天花疫苗,用自己的行为,号召美国人都接种疫苗,由此可见,就算是科研力量最强大的美国,都没有把天花病毒研究透了,连走还没有学会,又怎么可能用跑的方式,直改对病原体本身,进行改良?!

    四天、五天、六天……

    时间不会因为人类的疑惑,而减慢自己的步伐,在所有人不解的彼此注视下,太阳依然每天从海岛的东方升起,又准时沉入到海岸的另一方。

    到了第八天,李向商终于又忍不住把风影楼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按照道理来说,经过十天的潜伏期,天花病毒发作后,现在他们中间,应该有人额头、面颊、手腕、手臂、躯干和下肢出现红色斑疹,再过一两天,就应该转为疱疹,最后形成触目惊心的脓胞疹。而一些重症患者,也应该出现诸如败血症、骨髓炎、脑炎之类的重并发症了。

    可是现在整个海岛上,所有人竟然都活蹦乱跳的,没有一个像是重病垂死。

    “难道是因为我们接受高强度体能训练,所以虽然没有注射疫苗,但是先天抗性却足够高,所以全部免疫了?”

    风影楼再次摇头,古罗马时代的军人,相当一部分人接受的体能训练,并不比他们这些特种兵弱多少,可是天花病毒却差一点让古罗马军队全军覆没。要真是体质好,就能对天花病毒百分之百免疫,天花也不会在十八世纪的欧洲,要了一亿五千万人的命。

    李向商也不止一次向上级请示,想知道他们对海岛上天花病毒的研究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到了第二十天的时候,李向商第三次把风影楼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风影楼,我想请你确定几个问题。”李向商道:“天花病毒在中国几乎没有大规模爆发的记录,而世界组织早在1979年,就宣布已经将天花病毒彻底灭绝,以当时中国的存储技术,和对待生化武器的态度,到现在,应该没有天花病毒的样品吧?”

    风影楼点头,天花病毒必须存放在零下七十度的超低温环境中,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七个国家级试验室里,才有少量样品。中国早在六十年代,就把天花病毒彻底控制住,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傻的跑到非洲,专门带点天花病毒回来吧?

    “第二个问题,”李向商道:“现在还没有一个国家或者组织,能够改变天花病毒的特性,延长它的潜伏期?”

    风影楼先是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终于还是开口了:“就算是有的话,这种经过特殊改良的病毒,也只有美国那些和军方合作的医药公司,有能力研发出来。改良型天花病毒一旦研发成功,会被美国政府直接列入绝密级生化武器,除非是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否则绝对不会被人拿出来使用,金择喜教官更不可能得到它。”

    李向商思索着点头,他沉默了很久,突然低声道:“那些该死的天花病毒,会不会根本就是假的?!”

    风影楼的眼睛猛然瞪大了。

    这些天,他一直用自虐式的训练,拼命压制自己内心深处那股越来越炽烈的火焰,他根本不敢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思考,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想要通过基因链组合,制造出和天花病毒外表相似,就连活动规律也相似,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纸炸的玩艺儿,从理论上来说,也并非不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金属箱里面放置的,是不完全的天花病毒!

    人类现在还没有彻底研究透花天病毒,但这绝不代表,人类就放弃了对天花病毒的研究。也许在某一间试验室里,科研人员几经改良,最终却意外的发现,他们并没有把天花病毒变成扩散性更强,杀伤力更恐怖的生化武器,反而破坏了它的内部结构,使天花病毒,只剩下一具外壳,却失去了在人类中间扩散的杀伤力。

    打个简单的比方,外星人逮到人类后,想要人类怀孕八百天后再产子,它们一开始,并没有研究明白人类的生理特征,但是没关系,它们只要在不经意间,一“脚”踹到男人的小腹部位,造成点粉碎性脱落,纵然从外表上看,那个男人还是一个男人,但是把他再丢到一群健康的女人中间,他也不可能让这个群体再繁衍后代了。

    在生物试验室中,类似于此的残次品,数量相当惊人,作为失败的样品,它们最大的作用,也只是记录存档,以便后人随时查阅罢了。当然想要把这种被打入冷宫,乏人问津的东西弄出来,相对也容易得多。

    想到这里,风影楼的脸色一振,旋即却又露出了自嘲的神色。纵然这些天花病毒只是“太监”级别的残次品,但是它们仍然把风影楼束缚在了这个海岛上,让他法脱身,更法去支援海青舞。

    在这个到处都喊着“过便是功”的和平年代,为了安全第一,为了保家卫国,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让他们这群以服众命令为天职的军人,以海岛为军营,在上面驻扎上半年,甚至一年,直到确定天花病毒百分之百不会发作,再下上一个命令,让他们全员撤出,这才是正道、大道和王道!

    李向商一直静静看着风影楼,看着风影楼的脸色忽青忽白,双拳一会捏紧,一会又缓缓放松,直到他整个人,都像突然被抽掉脊梁骨一样,突然松软下去,李向商什么都明白了。

    李向商站起来,长长吁出了胸口的闷气,他抬首遥遥望着佛罗伽西亚岛国的方向,沉默了很久,终于低叹道:“金择喜,你真的好狠啊!”

    如果金择喜使用的,是货真价实的天花病毒,风影楼还有百分之七十的生存机率。可是这个假的天花病毒,对风影楼来说,竟然变成了绝对致命的杀手锏。

    如果继续老老实实呆在海岛上,明明有能力脱困而出,却只能傻傻的等待,眼睁睁的看着海青舞全军覆没,最终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以风影楼的心性,和他对海青舞的感情,不出三个月,绝望的等待,再加上心灵深处痛苦的煎熬,就会把他活活逼死!

    对感情看得太深,太关心爱自己的人,就是风影楼看似懈可击的心理防线深处,一个最致命的罩门。

    当金择喜所有的手段都暴露出来,最终图穷匕现后,他留给风影楼的,竟然是一个对风影楼本人,对中国政府,对中国官员,对中国专家,对中国军队,有着太多、太多了解,所以才能量身定做出来的致命死局!

    放任时间流失,海青舞和风影楼必死疑,仍然在佛罗伽西亚丛林里,被金择喜逼得只能困守一隅的战侠歌一旦同样阵亡,纵然李向商可以活着离开海岛,他管理的第五特殊部队,也是两代精英死绝,他这个校长,个人能力再强大,后继人,缺乏强有力的助手,也将会变成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

    “风影楼!”李向商霍然转头,他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风影楼的脸,“对病毒,对生化武器,我只是一个外行,现在我要你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认真思考,最后再告诉我,金择喜投放在海岛上的病毒,是不是害的?!”

    “是!”

    听到风影楼的回答,李向商向前走前几步,他的声音突然转厉:“有那么多专家在研究从海岛上带回去的病毒,他们都没有拿出结果,你不过是一个二把刀,又怎么敢大模大样的做出这种结论?!”

    “因为他们有科学家的严谨,也因为他们不敢承担责任!”

    风影楼回望着李向商越来越严厉的目光,沉声道:“还有,我比他们了解金择喜教官!金择喜教官痛恨校长,但他并不恨自己的祖国,他可以痛下杀手,来对付我们这些职业军人,但是他绝不会做有害国家的事情!就任这一点,我就敢断言,金择喜教官绝不会拿真正的天花病毒冒险!”

    “好,说得好!”

    李向商再次向前走了两步,直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一尺后,他才停下了脚步,然后低声道:“风影楼,你叛国吧!”

    风影楼彻底呆住了。

    “记住,第五特殊部队的叛国者,会被终生列入国家安全部头号通缉名单当中,除非国家最高领导人亲自特赦,或者确认你正式死亡,才会撤销。”

    在风影楼呆呆的聆听中,李向商的话,继续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国家安全部,总参一部,还有第五特殊部队,会抽调出精兵强将,针对建立追缉专案小组,为了防止你出卖重要军事情报,甚至可能对你进行越境追杀。就算是我能想办法帮你压制住,不至于出现这种最坏的局面,但是你这一辈子,永远也不要想着回来。因为论你在哪里,永远会有监视者的眼睛,你还没有回到中国,围剿你的特种部队,就会整装待发,而他们接到的命令,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风影楼,告诉我,为了海青舞,你有没有做好成为叛国者,终身不能再返回祖国,纵然战死沙场,也没有花环,没有国旗,只留下一世骂名的准备?”

    在李向商的凝视下,风影楼的眼神却突然有点迷离了。

    他还需要选择吗?他还需要准备吗?

    ……

    你是英雄就注定泪悔

    这笑有多危险是穿肠毒药

    这泪有多么美只有你知道

    这心没有你活着可笑

    这一世英名我不要

    只求换来红颜一笑

    这一去如果还能轮回

    我愿意来生作牛马

    也要与你天涯相随

    ……

    这一曲歌的歌词,不就是风影楼,这一刻,心情最真实的写照?

    李向商突然伸手,摘掉了风影楼衣领上,那一枚代表了第五特殊部队军人最高荣誉,同时也代表了最高责任与使命的银鹰勋章。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命令!不管你离开这个海岛后,面对什么样的绝境,不许对自己的同胞,尤其是军人大开杀戒。海青舞的命是命,他们的命,也是命!如果你敢违令,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会亲自带队追杀,直至你死,或者我亡!”

    说到这里,李向商突然略略皱起了眉头:“别哭,这些天,你哭的次数已经够多了!我李向商可不想欣赏动不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娘娘腔!”

    风影楼除了用力点头之外,这个时候,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再做些什么?!

    “我知道你和李凡他们是最要好的兄弟,但是我现在不能让他们跟着你走,如果第五特殊部队出现集体叛逃事件,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

    李向商转过头,背对着风影楼,挥了挥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你自由了。还有,走的时候,不要向我道别。”

    风影楼对着李向商的背影,深深的弯下了自己的腰。“校长,对不起,谢谢,再见!”

    听着风影楼沙哑的声音,就连李向商都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又有谁能明白,对不起,谢谢,再见,这三个词,那如此深刻,如此悲伤,又如此痴恋而怨悔的含义?

    也许,这一别,他们两个人,就真的再也没有重逢的机会了。

    听着风影楼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李向商缓缓捏紧了自己的双拳,他真的想回头,想再看看这个飞蛾扑火,注定一去不回的孩子,想看一看,他们几个重量级教官,曾经一起宠过,一起关心过的学生,想再看看他那一双到现在,依然犹如天空般一尘不染的双眸。

    但是李向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做。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昂首遥望着远方天空中,那抹看起来如此洁白,在风的吹拂下,不断飘动,不断变形,看起来当真是飘渺方的白云,直到身后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他才低声道:“灵魂之门,灵魂之门,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通过灵魂之门的考验,究竟是对还是错。莫天,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对了,还是错了?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风影楼,在我面前一点点的枯萎,直至死亡。莫天,如果你没有死,处在我今天的位置上,你又会怎么做?”

    站在天国彼端的莫天,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李向商的喃喃低语,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龙卷风突然从海面上掀起,斜斜掠过了这座海岛。一时间带得海岛上的植物,都跟着枝叶翻滚飞舞。

    起风了!

    站在这片烈烈劲舞,仿佛有万千英灵在轻声低吟的天与地之间,遥遥听着海浪波动,嗅着空气中那淡淡的潮湿,李向商的身体挺立如枪,他的头微微昂起,似乎在探索着什么,而他的脸上,更带着几分挽惜,几分不舍,几分温柔,和几分的期待。

    “风影楼,集中了我们所有重量级教官的军事技巧,接受了‘鬼刺’训练的你,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有生之年,亲手把你这件超级兵器的保险栓拔掉。”

    李向商紧紧捏在手心里的,当然就是那枚银鹰勋章!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心里涌起的那股如此强烈的冲动,究竟是兴奋还是好奇,或者兼而有之,“我已经开始同情你的敌人了。当你踏出国门,为了营救海青舞,再顾忌,把你会的,懂的,所有不应该出现在正面战场上的东西,都使出来的时候,他们很快就会震惊的发现,他们即将面对的,就是死神!”

    还有一句话,李向商没有说出口……金择喜,这一次交锋,你赢了。

    不管是主动也罢,被迫也好,这一次,风影楼是真的离开第五特殊部队了,而且和金择喜一样,背上了“叛国”的罪名,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更不可能再重新回归第五特殊部队。

    李向商大踏步走向自己的住所时,李向商的心里,扬起的就是一阵痛苦的快感。从私人感情上,他舍不得风影楼,从校长的角度来看,他失去风影楼更如断一臂,他甚至到现在都不能确定,自己的做法,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

    但是,至少,他和风影楼都不会为自己今天的决定而后悔。至于他们的功过对错,还是留给后人,去评写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