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二十九章 金丝鸟

    那个女孩子,有一个很古典,甚至是带着几分武侠小说气息的名字,叫司徒梦轩,现年二十岁,受教育程度不详。而那个被龙王救活的男人,叫司徒楚英,是金融界大腕级人物,是司徒梦轩的养父。

    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犯罪记录,甚至连一张驾驶违章的罚单都没有。所有履历清清楚楚,绝对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至于有钱人拥有私家游艇,为了给女儿庆祝二十岁生日,父女两个人驾船出游,却遇到了风浪,因为操作技术太滥,游艇撞到珊瑚礁上沉没,也没有什么稀奇。

    看完临时指挥中心发送过来的调查报告,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司徒楚英,还有因为现场人太多,一直全身发抖,整个人都缩进养父怀里,双手更死命揪住司徒楚英衣襟的女孩,就连风影楼都在心里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

    从时间顺序上来算,正好是风影楼他们进攻停泊在四周的南海舰队,成功切断战舰上的所有通讯设备,同时也中止声纳探测器工作时,这一对可怜的父女,正在怒海中助的挣扎,也许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和近在咫尺的海军战舰擦肩而过,被大浪一路送着,登上了脚下这座到处充斥着天花病毒的海岛。[

    面对一群陌生人,在商海上几经浮沉的司徒楚英,还保持着成功人士特有的骄傲与自尊,这当然也和风影楼一行人身上,都穿着军装,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人民子弟兵,当然不会摇身一变,就成为恶不作的海盗。

    “你们在演习是吗?”

    司徒楚英猜对了一半。

    “我是明星企业家,每年纳税上千万!对了,我和广州军区的副司令员关系也相当不错。”

    听着这近乎电视剧台词的话,在场绝大多数人都在心中回了一句:“关我鸟事!”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司徒楚英眼睛相当的毒,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些人,和他平时接触的军人绝不相同,站在他们面前,就有一种站在南非大草原上,被狮群包围的感觉。拥有这种压迫感的人,论在什么行业中,都是能力出众,同时棱角又过于分明的刺头人物!

    司徒楚英迅速转口,“我在五年前,还建立了一个拥金优属基金,逢年过节,就会有专职工作人员,拿着去探望那些老军人和军人家庭,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实际困难。现在我还赞助了十七个烈士家属,让他们可以继续上学,其中最大的一个,明年就会大学毕业了!”

    不管司徒楚英这么做,是为了企业公关,还是真的热心助人,总之,他的一席话说完,周围的人,脸色都变得和善起来。

    风影楼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小型集装箱,淡然道:“坐!”

    “谢谢!”

    司徒楚英看得出来,风影楼虽然年轻,却是这群人的头,他对风影楼点头致谢,但是他却没有坐下,他脱下自己的上衣,把它平平展展的铺到小型集装箱上,然后对着梦轩,做了一个“你坐下”的手势。

    梦轩乖乖的坐到了铺着上衣的集装箱上,可是转眼她就伸出双手,死死抱住了司徒楚英的大腿,脸上洒满了“我死也不松手”的表情。在所有人讶异的注视下,司徒楚英伸手轻轻抚摸着梦轩的一头长发,直到她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就连抱住他大腿的双手,都一点点放松,他才扭过头,对着风影楼一行人,淡然道:“梦轩从小就对我依恋得很,更习惯了一个人,怕生。还有,她听不懂我们说的话。”

    听不懂?!

    看着梦轩对司徒楚英依恋的模样,李凡和风影楼都微不可查的轻轻一皱眉头,而其他人却真的有些面面相觑了。这个漂亮得让人心跳加快的女孩子,明明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资料上显示,她从来没有出国的经历,更不是从小在国外长大,她竟然听不懂自己国家的母语?!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诱人的饭香,飘进了所有人的鼻孔。听到沉重而有力的脚步声,看到一个绝对熟悉的身影,快步走过来,风影楼和李凡,这两个第五特殊部队最优秀的学员,脸色精彩得当真是有若见鬼。

    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一旦怒了疯了狂了,就算对面站着死神,都敢抬枪先给他一梭子的龙王,竟然端着两份加热过的食物,快步跑了过来。看看他脸上还没有擦干净的痕迹,很明显,这些食物,都是龙王亲手弄的。

    龙王做饭,呃,这和让张飞绣花,又有多大的区别?!

    听着龙王沉重有力的脚步声,梦轩抱住司徒楚英的双手,猛然又加重了力量。

    “你们在海里泡了一两个小时,一定又冷又饿了吧。”没有人能想到,龙王竟然还有细腻的一面,“我去煮了两包疏菜汤,里面还加了些酱牛肉,用这种牛肉疏菜汤就着压缩饼干一起吃,保证你们吃完了,全身都热得出汗。”[

    李凡附在风影楼的耳边,低声道:“拷,我怎么今天才发现,龙王这小子,竟然是重色轻友!”

    风影楼盯着龙王鼓鼓囊囊,明显还塞了两个苹果的口袋,用力点头。

    可能是觉得龙王的声音有点熟悉,躲在司徒楚英大腿后面的梦轩,悄悄露出了小半个脑袋,发现龙王一边和司徒楚英说话,一边把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扫荡,她又像只受惊的小白兔般,刷的一下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看着她小心翼翼,全身轻颤的样子,站在这里的人,都有了一种“难道我们都变成了狼外婆”的感觉。这个女孩子是很美丽,在她的身上,更有着一种远离尘世,和城市的喧嚣浮华格格不入,当真是遗世独立的特质,可是,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一点吧?

    司徒楚英,用老母鸡保护小鸡般的姿态,把龙王这头老鹰,挡在了外面,他伸手接过龙王手中的牛肉疏菜汤和压缩饼干,他似乎很不喜欢龙王用贼眼放光芒的方式,打量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仍然皱着眉头,勉强道了一声谢。

    放下一分疏菜汤,司徒楚英转过头,对着梦轩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他掂起饭盒里的勺子,舀起一勺龙王亲手做的牛肉疏菜汤,先轻轻吹了几口气,又送到嘴里试了试温度后,把菜汤送到了梦轩面前。而一直死死抱住他大腿的女孩,乖乖的张开嘴,喝着暖暖的牛肉汤,女孩的脸上,满是被宠溺的快乐。

    一份牛肉汤,混合着压缩饼干,整整喂了半个多小时。李凡低声道:“老大,我看这个梦轩,好像真的听不懂中文,或者说,她根本就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风影楼轻轻点头。半个小时,并不算长,但是在这期间,他面前的这一对只能用诡异来形容的父女,也曾经进行了几次交流,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也许是相处的时间太长,彼此已经熟悉到了一种程度,他们只需要看到对方眼神,手势和表情,就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其中有几次,司徒楚英因为身边站满了人,脸上的表情稍稍不够温和,动作稍稍不够宠溺,那个女孩子就闭紧了嘴巴,直到司徒楚英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动作更加温柔,她才重新张开了嘴,在他的凝视下,快乐的咀嚼着。

    三心二意的关爱她不要,没有“爱”作为基础的食物,她不要!她看起来,就象是一只最依恋主人的小狗,如果不是主人亲自喂食,她很可能宁可活活饿死,也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

    这他妈的是一种什么家庭教育啊?!

    手里的牛肉疏菜汤和压缩饼干都喂进了女孩的喂里,司徒楚英回过头,对着龙王伸出了手,“拿来。”

    龙王瞪大了眼睛,“什么?”

    因为龙王太过冒失的声音,梦轩身体猛然一颤,司徒楚英狠狠瞪了龙王一眼,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你口袋里的水果啊!还有,给我一把小刀!”

    没有人能想到,身为金融界的大腕人物,司徒楚英竟然还会在水果上雕花,随着十指飞转,不一会,苹果表面的皮就被全部削掉,就连里面带籽的苹果核,也被司徒楚英小心的挖出来,最终他把苹果,削成了一个花篮的模样,而一些细碎的果肉,就被他填进了这只小小的“花篮”里面。

    在这个过程中,梦轩一直静静的,乖乖的坐在箱子上,直到司徒楚英把那只“花篮”递到她的面前,她才微笑着,扬起那一双如诗如梦亦如幻的眼睛,伸出两根纤细而秀美的手指,轻轻从花篮里钳起一块,把它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苹果最甜的部位,就在顶端那一部分,而“花篮”里盛的,就是苹果最甜,最可口的精华。吃完了这些果肉,梦轩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她吃饱了,在平时,她吃苹果,也只吃那小小的一部分精华罢了。至于“花篮”,在司徒楚英和梦轩的眼里,它也不过就是一只容器罢了。

    对特种兵而言,食物就代表了生命,浪费食物,几乎就是一件不能原谅的事情。可是看着这一对绝对诡异的父女,看着他们的行为举止,却没有一个人,能多说些什么。

    别说一群大男人了,事实上,就连风影楼身边的许婷婷和陈燕,这两个比梦轩年龄还要小的女孩子,看着梦轩的目光中,都多了一种可以称为“保护欲”的情绪。

    “去把这里的情况给校长报告一下。”风影楼看着在大海里挣扎了几个小时,又坐在沙滩上不知道哭了多久,早已经饿了,累了,现在吃饱喝足,脸上泛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眼皮已经越来越沉的女孩,他略一犹豫,还是对着许婷婷低声道:“就算看在他们成立了拥军基金,又肯赞助烈士遗孤上学的份上,如果校长能把那幢小木屋,嗯……让出来,嗯,那个就最好了。”

    许婷婷点了点头,在场任谁现在都能看出来,梦轩这个女孩子,就是一朵从小被人养在温室里的花,不要说受不得任何风吹雨打,就算是没有爱的滋润和灌溉,她也会很快枯萎下去。

    象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就是因为她太美了,太纯了,太娇气,太脆弱,反而会让周围的人,更加不由自主的关心她,想要去保护她。[

    目送着许婷婷蹑手蹑脚的离开,直到走出相当一段距离,确定不会再惊醒梦轩后,才猛然加快了脚步,风影楼低声道:“龙王。”

    龙王这一辈子,还没有这么细声细气过:“在。”

    “我把他们父女,交给你保护了。如果他们在这个岛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唯你是问。”

    龙王的眼睛亮了,他再次看了一眼靠在司徒楚英身上,已经闭上了双眼的女孩,低声回答道:“是!”

    “不用麻烦了。”

    司徒楚英伸手轻轻抱住女儿的肩膀,保护着她不至于因为睡得太甜,而一头摔下箱子,“只要能把我们送上岸,我司徒楚英日后必有厚报。实在不行的话,帮我把消息送到公司,我的私人助理,自然会想办法解决问题。”

    风影楼轻轻摇头,想离开这个海岛,司徒楚英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梦轩,先不说她的年龄,仅仅是看司徒楚英对她的溺爱程度,只怕打死他,也绝不会同意,在梦轩的身上,种植一旦注射,就会在皮肤上,留下豆粒大小伤疤的天花疫苗。

    一想到梦轩很可能感染上天花,纵然没有死亡,也会在脸上留下大片令人触目惊心的疤痕,就连风影楼的心里,都不由产生了一种暴殄天物的不舍感觉。她美丽得犹如一道风景,纵然没有产生占有欲望,也没有人会希望看到白玉蒙瑕。

    半个小时后,梦轩裹着一张风影楼他们连夜抢回来的毛毯,在那幢小木屋,继续甜睡着。看她唇角那缕柔和的弧度,她大概,正在做一个美丽中又透着几分旎旖的梦吧。而龙王,就静静的站在小木屋门前,他没有回头偷看。他不敢,只是听着她轻伏有致的呼吸声,感受着空气中,因为有了她,而迷漫的若有若的淡淡馨香,龙王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从胸膛里跳了出来。

    “你说什么?!”

    终于知道事件真相的司徒楚英,眼睛猛然瞪圆了,他劈手抓住了风影楼的衣襟,“你是说,我的梦轩可能会死?!”

    风影楼缓缓点头,看他的表情,你绝对法想象,他是一个没有注射过天花疫苗,又是型血,对天花病毒免疫力几乎为零,已经在死亡名单上,签下自己大名的人。

    “天花病毒不是已经被消灭了三十年时间了吗,一个能被人类消灭的病毒,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知道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可能会死于非命,而且死得惨不可言,司徒楚英所有的冷静,所有的从容,所有的淡定,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他拼命拉扯着风影楼的衣襟,嘶声叫道:“给我船,给我船!我要带着梦轩立刻离开!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又有的是钱,我就不相信,以现在的科技,会对付不了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消灭的天花病毒!你是在骗我的,你只是想从我这里敲诈到点好处,对不对?!”

    说到这里,司徒楚英突然松开拉住风影楼衣襟的双手,他下意识的想要从口袋里掏出他从不离身的支票本。可是怒海劲浪,他代表财富与力量的支票簿,早已经掉落到大海里。

    “你想敲诈是吗,没有关系,今天我认栽了,我愿意付钱!”

    迎着风影楼那双沉静如水,又隐隐透着一缕同情与可奈何的眼睛,久经商海浮沉,早已经练就出一双识人慧眼的英徒楚英真的慌了,他竖起一根手指,叫道:“一千万,不,我给你一亿,够不够?我以自己的人格保证,只要你能把我们父女送回岸,我就给你一亿,好不好?!”

    风影楼依然在摇头,金钱的魔力,在这个海岛上,已经彻底消失了。

    “五亿!”司徒楚英的声音中,已经透出了浓浓的哀求,“五亿已经是我短时间内能拿出来的极限了。求求你,帮帮我,我的梦轩她还这么小……她,她,她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啊!”

    说到最后,司徒楚英已经是泣不成声。

    “她是什么血型?”

    “o型!”

    “天花病毒虽然被人类彻底控制将近三十年,但是它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截获免疫系统传递信息,从而使免疫系统失效。科学家到现在,都法真正了解它,所以只要被天花病毒感染,就绝对药可医。”

    风影楼安慰式的拍了拍司徒楚英的肩膀,低声道:“o型血的人,对天花病毒有很强的先天免疫力,而且,就算是中了天花病毒,她仍然有百分之七十的机率活下来。赌命吧!”

    说完这些话,风影楼霍然扭头,离开了脸色呆滞的司徒楚英。

    风影楼那句“赌命吧”,又何尝不是在对他自己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