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七章 棒槌与帅哥

    “妈,是我。”

    电话彼端的母亲,听着儿子的声音,嘴唇哆嗦着,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她手中的话筒,就被从卧室里冲出来的男人,用近乎蛮不讲理的态度劈手夺走了。虽然不满意这个男人的暴力野蛮,但是他冲口而出的话,却是自己正要问的,所以母亲总算勉强保持了克制……“小楼,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暂时先不回去了。”

    听到风影楼的回答,风红伟略略一沉默。按照第五特殊部队的惯例,未成年学员被淘汰后,总会有学校的相关工作人员负责送回家,但是,似乎学校里所有人,都忽略了风影楼还不到十八岁这个现实了。[

    对着自己身边的女人,打了一个稍安勿燥的手势,风红伟问道:“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有比直接回家,让你妈妈放心,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你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风影楼没有任何犹豫:“是!”

    “那你去放手做吧!”风红伟微笑道:“等你把事情忙完了,想回来的时候,记得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我这个当老爸的,好给你张罗一桌子好菜!”

    “好!还有,告诉我妈,我很好,请她不要担心!”

    电话说到这里,切断了,风红伟放下电话,迎着自己妻子怪怨的眼神,他伸出手,亲昵的拍着妻子的脸颊,直到她的脸上,终于不情不愿意的露出了笑容,才微笑道:“放心吧,我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他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因为有一些事情,他必须亲自去面对,亲手去处理罢了。你别忘了,我们的儿子,还欠着几份情,更欠着几份恩!”

    挂下公用电话,给杂货店的老板付清了长途通话费,风影楼抱起他放在柜台上的那只军用背包,刚刚转身,他就看到了一张圆圆的,充满青春活力,犹如红苹果般可爱,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咬上一口冲动的脸,对着自己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她明显就是有事相求,但是她那带着几分天真未泯的笑容,就犹如青藏高原的天空般,晴朗得一尘不杂,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舒服。不由自主的,就会停下脚步,聆听她说的话。

    “大哥哥,我们是市五中高一年级的学生,我们正在利用假期,为希望工程举行慈善募捐活动,希望您能为了中国超过三百万的失学儿童尽一份力,众人拾柴火焰高,让他们可以早日返回自己心爱的学校。”

    她说的话,就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梨子般,又干又脆,还带着几丝甜意,连带送上来的,就是一只大大的,表面还糊了一层红纸的募捐箱。

    做义工,想要让路上的行人慷慨解囊,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有让人看了就会觉得可爱,容易生出亲近感觉的笑容,当然也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我们国家,有超过三百万失学儿童,在他们中间,也许会出现爱因斯坦式的天才科学家,也许会成为达芬奇一样,创造出不朽的艺术佳作,可是仅仅是因为家里穷,他们就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权利,只能一辈子背着文盲的身份,任由他们的才华和天份,被现实一点点磨掉……”

    这个小女孩,可能看过类似于此的失学记实录相,也许失学在家的孩子,曾经扬起一张充满渴望与哀求的脸,对着摄相机,声泪俱下的喊出了一声“我想要读书”,所以她说着说着,那双犹如水晶石般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眼睛里,已经缓缓盈出了点点的晶莹微澜,当真是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我们募捐的宗旨,是希望大家手联手心联心,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资助失学儿童返校,唤起全社会注重教育的意识,弘扬扶贫助困,助人为乐的光荣传统。大哥哥,你只需要捐出平吸的一包烟钱,你就可以让……”

    女孩子还在像一只小麻雀似的说个不停,风影楼就开口了,“我不吸烟!”

    “呃……那您只需要平时少喝两瓶啤酒,您就可以……”

    风影楼再次摇头,“我不喝酒!”

    风影楼这只喝过两次酒,一次是和雷洪飞初识时,被他连哄带骗,再加上酸奶开道,才喝了一瓶啤酒,第二次,就是在学校里,和战侠歌举瓶痛饮的那一次了。他这一辈子,只喝过一瓶啤酒,你又要他,怎么省出两瓶啤酒的钱?

    女孩子仔细打量了风影楼一番,确定对方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后,她点了点头。不抽烟不喝酒的好孩子,现在虽然不多了,但是也绝对不代表没有。“那您可以省下一次上网聊天的钱,一次玩电子游戏,或者打桌球的钱,真的,我们募捐,是量力而为,就算只是一分钱,也代表了您的心意。”

    “对了,”她笑道:“哪怕是大哥哥你去请女朋友看电影时,少喝一瓶汽水也行啊!”

    她说的是够坦诚,够谦虚了吧?面对她这样软语相求,他怎么也应该有所表示了吧?[

    女孩子下意识的又举了举手中的募捐箱,可是她很快就呆住了。

    “我上网从来不花钱,而且我也不会在网上聊天。”(校园局域网)

    “我从来不玩电子游戏。”(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上哪里找电子游戏机去?)

    “我不会打桌球。”(学校里是有个为教官们准备的台球桌,但是哪个学员敢不开眼的跑去玩?)

    “至于汽水,那种饮料,喝了对人体有益害,我绝不会去碰它!”

    女孩子轻轻咬住了嘴唇,

    眼前这个大男生,看起来长得精精干干,举手投足间还透着一股同龄人没有的利索,怎么一接触才发现,他竟然这么一个超级大棒槌!

    不抽烟,不喝酒也就算了,他老人家还从不上网聊天,从不玩电子游戏,从来不打台球,请女朋友看电影的时候,甚至连汽水也不给人家买一瓶!

    能达到这种为人处事的标准的家伙,除了圣人,大概就只剩下白痴了!

    她说了这么久,他随意往募捐箱里丢一张小面额的纸币,或者一个硬币会死啊?实在太小气,不想捐的话,说上一声“我身上没有零钱了”,她也不是那么不识趣,非要死缠烂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嘛!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大男孩,长得实在太帅气,太英挺,只是随意一站,就比t型台上那些打扮得犹如野山鸡般的男模特更有型,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来的光彩,耀目得就连她这个小女生,心里都扬起了一种“惊艳”的感觉,可以预见百分之百不缺女朋友,她甚至都会怀疑,他是在用装傻充愣的方法调戏自己,占自己的便宜了!

    “喂!喂!!喂!!!”她的眼睛猛然瞪圆了,她猛的一缩手,把捐款箱向后挪开了足足一尺有余,才勉强没有让风影楼把手里的东西投进去,她瞪着眼睛叫道:“你要干嘛?”

    “捐款啊!”

    风影楼很认真的道:“这是我的银行卡,提款密码是123456,很好记的。”

    女孩子气恼的瞪着风影楼,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眼前这个该死的可恶的,却又帅得一塌糊涂的家伙,百分之百在拿她开涮!别看她只有十五岁,只是高一的学生,但在慈善募捐方面,她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面对公益事业,慷慨解囊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谁听说过,有人会把自己正在使用的银行卡直接捐了的?!

    虽然眼前这个该死的家伙,手里拿的那个玩艺,从外表上看起来,的确是一张银行卡,而且看起来还很新,似乎没有用过几次,但是她可以保证,里面要么已经被他花得只剩下个角儿八分的,想取都取不出来,要么就是他这个大糊涂虫,洗衣服时,忘了把银行卡取出来,把它直接洗成了一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塑料片!

    至于“123456”,是很好记,但是请问,除了由公司出面,给职员刚刚办理的工资卡,又有哪个白痴傻瓜猪小弟,会用这种唯恐自己钱包丢了,别人没有办法从自己银行帐户里,一口气取走所有钞票的密码?

    真的,如果不是她现在抱着募捐箱,在这里扮演爱心天使,如果不是众目睽睽大厅广众,其他同学,也在努力募捐,想方设法的让路人,往箱子里投了或多或少的几张零钱,她一句“你咋不干脆来个j、q、k、、2、王呢”的话,早就已经冲口而出了。

    风影楼略略疑惑的一挑眉毛,他认同这些小女生,为了让更多的失学儿童回到校园,而做的努力,他更认同希望工程,这种利国利民的慈善事业。他这张银行卡,里面的钱,是他在学校九年时间的津贴、奖金的总和,还有一笔据说每一个学员离开学校后,都会得到的兵龄买断金。这笔钱究竟有多少,风影楼并不知道也不太在意,把它们都捐给更需要的人,更需要的地方,不是更好吗?

    可是看眼前这个小女孩的样子,风影楼绝不怀疑,如果现在是天高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先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咬那么一口再说。

    风影楼真的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略略疑惑的表情,还有脸上那抹原本是真情实意的展现,却被人当成绝对虚假的“包容”,更让女孩子气得两眼倒翻。

    真的是快气炸了![

    她那已经发育得相当茁壮的小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细细密密的洁白牙齿,更是在嘴唇上,咬出了一排细细密密的齿痕,看起来就好象是和男朋友激情拥吻后,留下的铁证。

    风影楼就那样带着淡淡的不解,站在那里静静等着,女孩子足足调整了五六分钟的情绪,才终于重新抬起头,对着风影楼扬起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用她那论如何愤怒,依然轻脆,依然动听的声音,对风影楼道:“对不起,本小姐只收现金,请勿投放假币残币,和其它关物品,请自备零钱,恕不找还!”

    这一段话,几乎就是投币公交车电子提示音的翻版,风影楼却认真的点了点头,伸手指着远方不远处的一间银行,道:“请稍等,我去提取现金!”

    对着风影楼大踏步离开的背影,女孩子扬起了捏得紧紧的小拳头,用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不满。她做了几次深呼吸,直到确信自己已经把那个坏得离谱的家伙,对自己的影响彻底抛开后,她才抱着捐款箱,又走向了另外一位路人。

    ……

    “大家都知道,自古以来就是救急不救穷,我们这边就算是掏钱捐款了,那边他们自己不争气,不上进,又有什么用?我两年前,曾经去过边远山区呢,那里是穷,孩子是没钱上学,可这又能怎么样?他们一家子,才两三亩地,就能硬生出四五个孩子,我还当时还问他们了呢,孩子这么多,他们又这么穷,怎么养孩子啊,你猜他们怎么说的?他们当家的男人说了,好养得很,熬粥时多放两把玉米面就行了!小姑娘你自己说说看,像他们这种把养孩子当养猪的地方,我们捐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是啊,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些人就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他们自己不上进,我们这边再努力捐钱,只怕也只是打水漂了。再说了,那么穷的地方,就算我们捐了钱,只怕大多数,也进了当官的腰包,而不是到了孩子们的手里吧?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看样子,家里环境还不错吧,又何必为了赶时髦,非要跑出来抛头露面的四处挨人白眼?”

    手里抱着捐款箱,听着眼前这两个女人喋喋不休,到了最后,竟然摆出了说教的面孔,说到了自己的头上,她不由轻轻咬住了嘴唇,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两个女人看起来都四十多岁了,为了抓住青春的尾巴,她们显然是不遗余力,下尽了本钱。她们身上穿的是名牌,手里拎的手提袋是名牌,洒的香水是名牌,嘴上涂的口红也是名牌,至于她们已经称不上纤细的手指上,林林总总戴了四五个戒指,更是显得珠光宝气,富贵逼人。

    她们不缺钱,却不愿意捐钱,这也就算了,可能是觉得自己没有往捐款箱里投上几张钞票,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太小气,缺乏爱心了,所以她们索性停下了自己高贵的脚步,怀着怜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态度,用悲天悯人的情怀点评了几句,以此来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冷血情之辈,而是被现实的奈伤了心。

    “就因为别人有可恨之处,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冷眼旁观,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就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贪官污吏,我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把相互帮助的美德全部丢掉,甚至以此为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并不高昂,却沉稳有力的声音,突然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在她下意识的扭头凝视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阳光倾洒过来的方向大踏步走过来。迎着她讶异中透出几分欢喜的目光,他洒然一笑,那个笑容仿佛已经和阳光融为了一体:“捐钱,捐现金!”

    她也笑了。

    在这个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犹如白马王子般,带着阳光的灿烂挺身而出的大男孩,赫然就是那个在半小时前,把她气得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他一口的可恶家伙。不过,看在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当众高喊了一声“捐钱,捐现金”,让她在瞬间就占足了面子的份上,他刚才犯的错,她陈大小姐,就大人有大量,不予计较了!

    “不要在意她们的话,”风影楼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受伤了,那两个女人一句“赶时髦”,说得漫不经心,却已经伤害到了一个女孩子最原始的真与纯。“长得丑的人,总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一样丑;同样道理,自私的人,也总喜欢用冷嘲热讽旁敲侧击,去打击别人的情操,想方设法拉着别人和他一起自私。”

    看着女孩子突然间变得容光焕发的脸,风影楼微笑道:“她们的表现,说白了,就是因为嫉妒。也许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她们正在嫉妒你,为了一群失学的孩子,可以放弃自尊,捧起捐款箱,去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她们自己不会这么做,但是这并不会阻止她们嫉妒你,这种与人快乐自己快乐的心情。如果你以后,再遇到类似于此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就是因为你比她们好,她们才会这么说这么做,就足够了!听明白了吗?”

    “嗯!”

    她快乐的连连点头,抬头看着风影楼那双温和的眼睛,在她的心里,更是发出了一声喃喃的低叹:“他长得好高,也好帅啊!”

    被人这么当面毫不留情的指责,更把她们内心深处不容被外人道的隐私,直接摆到了公众面前,那两个女人脸上也挂不住了。“哼,你说得好听,说白了,还不是想用这种方法,去讨好小姑娘?你伟大,你高尚,那你又能捐上多少……”

    他们在街边小小的争吵,已经引来了并不算太多的路人围观,看着自己的班长,快步走过来,想起她们在行动前,事先规定的“约法三章”,女孩子不由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悲呼:“这下可惨了!”

    就在这个时候……

    “啪!”

    在目众睽睽的注视下,风影楼把右手拎的一只大大的网格兜,直接顿到了女孩子手中的捐款箱上,沉声道:“一网兜!”

    “我倒!”

    女孩子真的要晕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长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也许是鸟人。眼前这个刚刚带着貌似七彩霞光,也可能是乌云盖顶,救了她一命的大男孩,可是一个据说从来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电玩、不上网聊天,就算和女朋友一起看电影,连汽水都不给人家买一瓶的超级大棒槌啊!

    刚刚正常了不到一分钟,帅气了不到一分钟,这个家伙棒槌的毛病,又犯了!

    果然,随着风影楼的这个动作与宣言,四周传来了一阵轻笑。

    风影楼放在捐款箱上的,是一只在地摊上,也就是一块钱一个的网格兜,里面塞满了用报纸包住,总体积比一只篮球体还要大上不少的东西。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女孩子抱住捐款箱的双手,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里面的东西,份量相当不轻!

    如果他当众宣称,打算捐上一网兜苹果,她至少还不用象现在这么尴尬。侧眼偷看着两个中年妇女,笑得脸上的皱纹,都绽放成了茄子花般的模样,她真有了一种买根长条茄子,一茄子拍死眼前这个可恶家伙的冲动。

    “嘶啦……”

    可是当风影楼把网兜里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随手扯掉了外面的报纸后,四周,突然彻底安静了。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所有人都在下意识的揉着眼睛,而那两个中年妇女脸上的茄子花,更在一瞬间,化为了历史永恒般的静止。

    因为,那果然是一网兜钱,一网兜货真价实没有假币,没有残币的百元面额的大钞!

    当着所有人的面,风影楼抓起整整齐齐用白色纸条扎好的钞票,一叠接着一叠的把它们丢进了女孩手里的捐款箱里。他每丢一叠,四周就会忍不住扬起一片低呼,要知道,那可是刚刚从银行里取出来还没有拆开的现钞,一叠可就代表了整整一万!

    整整丢了三十四次后,风影楼手边的钱终于空了,他突然弯下腰,附在女孩子的耳边,低声道:“你亏大发了,如果我刚才把整张卡都丢进捐款箱的话,你还能多募到两千多块,不好意思,这些零头,我就做为劳务费,自己留下用了。”

    “假的吧?!”

    女孩子抱着沉甸甸的捐款箱,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了,她梦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男孩,梦到他为了给自己解围,一下子就往捐款箱里塞了三十四万,梦到自己因为这个男孩附到耳边说话,动作有点暖昧,距离有点太近,心跳突然加快了一倍也不止!

    “应该是在做梦的吧,否则的话,他就算真的有这么多钱,没有提前预约的话,也不可能同时从银行里取出来啊!”

    她还在拼命说服自己,风影楼已经转过身,用珍而重之的态度,双手抱着那只他从不离身的军用背包,分开人群,大踏步走向了街头的另外一个方向,他一边走,一边挥着手,“再见了,可爱而勇敢,就是时常会莫明其妙生气的小女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