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章 五年征途

    听完那段录音,风影楼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被带到这里,接受这种并不是审问的审问。

    并不是因为他在战场上,和安德鲁那批俄罗斯军人走得太近,更不是因为他身为第五特殊部队临时指挥官,却和一个国际战地记者一起合作,严重违反了第五特殊部队的保密条例。他突然问道:“你们究竟需要我做什么?”

    特派员不答反问:“你知道风红伟为了救你,和杨牧一起做出来的这一系行为,造成的后果吗?”

    风影楼点了点头。[

    “不,你不知道!”

    特派员的声音突然转厉,“你想到的后果,一定是因为风红伟和杨牧组织的私人行动,让我国和俄罗斯、美国之间产生的矛盾。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么让我告诉你,这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国与国之间永远不缺乏因为政治体系、道德信仰、文化传承方面形成的冲突,但是只要双方的领导人确信,和平相处能带来最大化利益,双方就绝不会因为这些冲突与矛盾,放弃彼此间,来之不易的邦交!我甚至可以断定,论是美国,俄罗斯,还是我国,在这次突发事件上,都会保持理智,绝不会向媒体公布,更不会把事情摆出来,把彼此都弄得灰头土脸!”

    没错,如果这种事情暴光,在世界公众舞台上,绝对会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是却未必是一面倒的指责!

    先说中国方面,风红伟、杨牧虽然是私人行为,但他们毕竟是现役军人,中国政府论如何都会处于理亏的一方;而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受害国”,精心打造的卫星天基武器,疑是悬挂在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现在这些超级武器,竟然被一个私人组织,如此轻而易举的攻破,任由对方予取予夺。面对这种现实,刚刚经历过911事件不到半年时间,仍然惊魂未定的世界公众舆论,集中火力攻击的焦点,不是中国政府如何管束不力,也不是什么“中国武力威胁论”,而是对超级武器系统安保方面存在严重隐患,引发的担忧和指责了。

    所以,这次事件虽然看起来惊天动地,但是三方制衡之下,风红伟和杨牧的麻烦,绝对没有想象得那么大!

    “风红伟是你的父亲,杨牧是他的结拜兄弟……”

    听到这里,风影楼的精神再次一阵恍惚,当年的杨牧,可是恃才傲物得全军闻名,眼界之高,让所有想要巴结他的人都为之望而却步,可是他竟然和自己的父亲风红伟成了八拜之交!如果说物与类聚,人与群分的话,这样的结果能不能说明,当日的风红伟在一扫萎靡,终于绽放出自身的惊人才华后,到了今天,竟然已经是一个可以和杨牧相比肩的非凡人物了?!

    就是在精神恍惚中,特派员的声音,仍然是那样的清晰,清晰的足以在风影楼的心里,激起了一层层惊涛骇浪:“你父亲风红伟在送你走后,和雷军长谈了三天三夜,随后他掉了541集团军秘书处处长的职务,在雷军长的大力支持下,用整整五年时间,踏遍了整个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边防线。他和边防部队同吃同住,想他们所想,做他们所做……”

    说到这里,就连特派员的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法掩饰的尊敬,“据说,当五年后,他重新回到自己的部队时,他至少轻了四十斤,已经没有人能再认出,那个干干瘦瘦,全身被太阳晒得像是一个木炭般的人,究竟是谁了!对了,在这五年时间里,风红伟一直没有回家,却陆陆续续托人,带回家三个孩子。他们现在都姓风,风影楼,恭喜你,你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了。”

    风红伟是在赎罪!

    他是在用这种法,惩罚自己忘记了昔日的誓言,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哭的罪!他更是要用这种方法,把自己身上那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积累下来的虚伪外壳,用最猛烈,也最痛苦的方法,一层一层剥掉,直至重新绽放出昔日的光芒!

    在旁人的眼里,风红伟疯了!在旁人的眼里,掉秘书处处长的职位,却要傻傻的四处乱跑,疯红伟傻了!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风红伟依然走得怨亦悔,当他用自己的双脚,量遍了祖国的万里河山,终于在最后一个属于中国的边防哨站,蓦然回首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他才发现,他已经走得太久,走得太长,他已经累了!

    他回到家里,蒙头大睡了八十多个小时,当他重新爬来后,他在第一时间,就坐到了电脑前,然后他闭门不出,仅仅半年时间,用自己的所见所闻,再加上他五年的思索,五年的沉淀,积累下来的热情与智慧,洋洋洒洒写出了十七篇边防报告与论文。这些朴实华,却带着一个职业军人最真执感情与闪光点的论文,一经发表,立刻在相关领域内,扬起了一片波浪,其中有三篇,甚至被美国西点军校收录,成为了永世传承的经典。

    到了这个时候,风红伟成功了!

    如果没有拿风红伟的经历,和风影楼的经历相对比,真的不会有人知道,当风红伟重新回到541集团军,面对万众的欢呼的同时,在学校里困顿了六年,孤独了六年的风影楼,也正在品尝着胜利这杯美酒的芬芳,迎着远方天边升起的那抹彩虹,放声快乐的喊叫。

    在这一对父子的身上,拥有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坚持,同样的隐忍,同样的爆发,同样的灿烂!

    “风影楼,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看过资料后,我对你们父子,有的除了尊敬,还是尊敬!我尊敬不到十八岁的你,在战场上面对强敌虽死不退的决则与悔!我更敬佩你父亲风红伟,破而后立的决心。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能够和你们父子把酒言欢,而不是在审问室里,用对待罪犯式的态度,来让你们说些什么,招供什么。”

    在众目睽睽之下,特派员站了起来,他走到风影楼的面前。没有虚伪的笑容,没有故作姿态的威严,他就那样静静的盯着风影楼的眼睛,任由眼前这个虽然从法律角度来说,还没有成年,却已经开天眼观凡尘的大男孩,通过人类心灵的户,一览余的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灵魂。

    “相信我,我想帮你们,就算我人卑言微,没有办法让你们父子两个人都安然过关,至少,我想把其中一个拉出来。”[

    风影楼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他低声道:“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我父亲究竟会怎么样!”

    “他的行为,其情可原,军法不容。但是,由于这次事件过于敏感,风红伟,杨牧和另外四个一起参与行动的‘雷鹰’组织成员,不会被起诉,不会被开除党籍,他们甚至可以以退伍的方式,离开军队。只要风红伟愿意,他可以在地方公安系统,继续为我们这个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我相信象他这样的人,论在哪里,都绝不会沉沦。”

    风影楼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继续问道:“那‘雷鹰’组织呢?”

    “必须解散!”特派员断然道:“虽然这件事情,我们三个国家,都会一起保持沉默,但是这绝不代表,我们不需要给对方一个交待。‘雷鹰’组织除了风红伟、杨牧这六个人要离开军队之外,其余一百二十二人,必须签署,保证不再参加这种私立组织,在未来三年内,他们更必须配合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

    风影楼轻轻吁出了一口长气,不管怎么说,其他人的,至少还能留在部队,这样的处理决定,对他们而言,已经是相当的宽容了。像眼前的这位特派员,在形容雷鹰时,甚至只是用了私立组织这样一个名称,而不是更直接的“非法组织”。

    风影楼终于问到了自己:“那我呢?”

    “你有两件事情要做!”

    特派员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他的眼睛里,更闪动着绝不容据绝的光芒,“第一,你必须写出深刻检查书,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和安德鲁,与及那批前苏联老兵联系。安德鲁是俄罗斯‘信号旗’特种部队的逃兵;她身边的那批前苏联老兵,绝大多数都是基地组织恐怖份子训练营里的军事教官;而安德鲁的父亲,是前苏联,已经宣布阵亡的战斗英雄,也是被政府抛弃的弃卒。他们这些人身份背景过于复杂,和他们纠缠在一起,对你绝对没有任何好处!”

    风影楼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点头,是因为他知道,当离开阿富汗,离开那片战火不断,死亡紧紧跟在身边的战场后,他和安德鲁之间的情未了,缘就已经断了。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都不会允许他们两个在一起,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真正喜欢的女人,海青舞?

    风影楼摇头,这个理由更简单,他和安德鲁在一起,什么时候,想过在对方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风影楼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别人都皱起了眉头,但是特派员,就是明白了风影楼看似矛盾的动作背后,那深刻的含意。现在连他的嘴角,都扬起了一个释然的微笑。他把一份书面材料,连带一枝笔,一起放到了风影楼的面前,“第二项就比较简单了,你只需要在上面,签一个字,就行了!”

    看着那份并不厚,早已经打印好的书面材料,风影楼当着所有人的面,伸手拿起那份材料,慢慢的,一字一句的默默读着。

    这是一份声明材料。

    它声明,风影楼并没有和安德鲁这个俄罗斯“信号旗”特种部队的逃兵勾结;更没有和前苏联特种部队的老兵混在一起,做威胁到俄罗斯安全的事情;

    它声明,风影楼并不知道父亲风红伟,在“雷鹰”组织的行为,与及为了救他,做出来的事情;

    这些,都是需争辨的事实,所以风影楼看得很从容,可是渐渐的,他的眉毛却轻轻皱在了一起。

    这份声明的后半部分,是在指责风红伟的行为,组织纪律,妄自行动,给祖国,给军队,带来了可挽回的负面影响,而风影楼做为第五特殊部队学员,必须通过这份声明,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党,自己的学校保证,以这次事件为借鉴,永远不会犯类似的错误。

    手中的书面材料翻到了最后一页,风影楼的目光,落到了最下方,需要自己签名的地方。这些人绕了这么大的圈子,付出这么大的心血,最终的目的,原来,就是要自己写一份检查书,外加在这份书面声明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啊?

    看到风影楼迟迟没有抓起笔,特派员也没有催促,他将一封信,送到了风影楼的面前,“这是你父亲风红伟,写给你的,你看看吧。”

    如果说字如其人的话,经历了五年历练的风红伟,他的字中,已经多了一股风影楼首次所睹的笔走龙蛇锋利如剑。

    “小楼,在九年前老爹做错了一次。我的错,并不是没有得到你的同意,就把你送进了学校,而是和你定下了三年之约。每当夜静人安的时候,我回忆起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时,心里都会有说不出来的内疚。在你最需要鼓励的时候,我这个父亲非但没有给你加油,反而大大刺伤了你的自尊心,给你留下了最大的阴影。但是你仍然成功了,每当思及于取,我的心里,又有说不出来的骄傲!

    这一次,我出手帮你,是一个父亲对儿子应有的保护;而你,签了那份说明书,就当是给我这个曾经大错特错的老爸一个机会,让我找到‘我和儿子终于扯平了’这样的安慰好不好?[

    这样的话,将来再次见面的时候,我这个老爸,总算可以在你的面前,重新抬起自己的头了。

    还有啊,虽然要退伍了,但是也算是光荣退伍,甚至还可以到公安系统里,再次大展拳脚,也相当不错呢。想想自己若干年后,就能把一个城市治理得路不拾遗,妖魔鬼怪一提起风红伟的大名,就如雷贯耳,一个个有如小鬼见了阎罗王,那种感觉也是相当不错呢。

    再一想,唉,我能得到如此宽大的处理,还是沾了你的光。如果不是太在乎你这个战斗英雄,想要给你这个未来将星一个面子,他们又怎么会这么宽容的放过闯下弥天大祸的老爹?一思及于此,虽然很有点以子为傲,我这个老爹,又有点心里满不是滋味的。

    好啦,信写到这儿吧,我呢,努力认错,努力写已经有三十多页厚的深刻检查书。你呢,就努力配合调查,尽快返回部队,等他日相见,我们父子好好喝他两斤老白干!”

    信到这里,读完了。该说的,风红伟都说了,读了这封信,就算是心里还会有抵触,风影楼也应该可以再顾虑的,在这份书面声明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了。

    签了这份声明,他就可以再回到第五特殊部队;签了这份声明,他和风红伟之间,仍然是亲密的父子;签了这份声明,他们父子,仍然可以在各自的领域内全力发展,打出一片新的天空!

    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再拒绝特派员的提议,更不会拒绝,眼前这条早已经打通,贯穿的坦途!

    风影楼放下了手中的信,再次看了一眼那份声明,但是他却没有伸手拿起笔,他抬起头,直直凝视着特派员的眼睛,沉声道:“不行,这份声明,我不签!”

    特派员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不是因为风影楼的拒绝让他愤怒了,而是他迎着风影楼那双坦坦荡荡的眼睛,关心则乱,他真的有些慌了!看了风影楼的资料,知道了这个孩子在学校里,曾经过的经历,曾经吃过的苦,更知道了这个孩子,在面对生与死时,做出的选择,当这一切的一切,终于变成现实,终于真正面对风影楼这个人时,虽然他的职业,让他可以保持必要的冷静甚至是冷厉,但是,他不可能不喜欢风影楼这个人!

    他真的想帮风影楼!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违反规定的,把风红伟写的信,交给了风影楼?!在过去的五天时间里,他东奔西走,在法律,工作守责允许的范围内,想尽一切方法,去帮助这一对父子,在这其中,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那边,也发了狠劲,全力想保住风影楼,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可能在风影楼回国之前,就为他打通了一切障碍。

    可是,风影楼却拒绝了!在国家安全部门干了十几年,这位特派员,比任何人都明白,拥有如此坦坦荡荡眼神的男人,也许是一个谦谦君子,也许会温良如玉,也许会笑脸常开,但是面对大事大非,他们一旦决定,就绝不会更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