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七十章 十五分钟

    基地恐怖份子犹如潮水般,向四周迅速退散,几分钟后,他们竟然连地上同伴的尸体都不顾,只是带着那些被镭射武器灼伤眼睛,直接造成永久性失明的伤员,迅速撤出战场。

    一场风影楼他们可能要为此全军覆没的战斗,在天基武器的介入下,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了!没有亲眼看到这种具有跨时代意义武器威力,你就绝对法想象,它们对风影楼内心深处形成的巨大震撼。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苦练了十几年,终于拥有百步穿杨绝技的神箭手,突然遇到了一个手持巴雷特大口径反器材步枪的狙击手。

    风影楼静静的站立了十几分钟,直到远方的尸体,一点点被积雪覆盖,更可以确定,那些已经撤退的恐怖份子,再也不可能突然转头打出一记回马枪,风影楼才低声道:“叫他们都出来吧,战斗已经结束了。”

    反塔利班联盟军队的幸存者,刚才躲藏在断崖下面,他们根本不清楚究竟战场上发生了什么,当他们终于知道,基地恐怖份子已经全部撤退的时候,他们足足愣了半分钟,才猛然发出一阵疯狂的欢呼,其中最夸张的一个人,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地上一扑,他大大张开自己的双臂,用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的动作,死死护住几具尸体,放声叫道:“这些都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许抢!”[

    面对这绝对意外的一幕,风影楼不由一愣,旋即他若有所悟,不由露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表情。

    不管倒在山坡上的这些基地恐怖分子,究竟是不是组织头目亲卫队成员,单凭他们在战场上展现出来的战斗技巧,就绝对不是名之辈。他们现在虽然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但是只要把他们送到美国情报部门手里,就能变成大把的美元。

    这些反塔利班联盟军人,为了钱都能在战场上把自己的武器卖给李凡,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在意这些尸体背后,那一串串奖金数字?

    “起来,别丢人了!”

    阵亡率超过百分之八十,这支反塔联盟军队的指挥官竟然还活着,他大踏步走过来,毫不客气的抬起自己穿着厚重皮靴的大脚,对着那个士兵的屁股狠狠一踢,然后对着风影楼露出一个怪异到极点的表情,“我想,你们并不是雇佣兵吧?”

    说出这句话后,那名指挥官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这群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却在战场上,证实了自己力量的年轻军人,似乎想从他们的表情中,寻找到什么。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其他人根本听不懂阿富汗语,风影楼和李凡,纵然还达不到“胸中奔雷,面如平湖”的境界,又怎么可能被别人突然说出来的一句话,吓得进退失措?

    “我们这里一向不太平,我曾经好几次,和雇佣兵打过交道。他们中间,黑皮肤的,白皮肤的,黄皮肤的人都有,一看就象是锅大杂烩。可是你们明显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还有,雇佣兵是很厉害,但是从来都是有便宜就占,敌人稍多就跑,想指望他们拼命,那是做梦。”

    指挥官指着山坡上的尸体,道:“如果说你们为了赚奖金,拼命追杀他们我信,但是如果说,你们为了奖金,明明知道敌人太多,还硬冲上来,就算你这个队长愿意,队员也不会跟你。你们是正规军,绝不会比美国人弱,而且比他们更勇敢,更能拼命的正规军!”

    风影楼略略一犹豫,但是最终仍然点点头,认可了这位指挥官的判断。

    “我们阿富汗人,最喜欢结交的,就是你种勇士。”

    指挥官解下自己那把手柄上镶着白银的配刀,珍而重之的用双手,将它连鞘捧到风影楼面前,“我是真的想成为你的兄弟,如果以后,你再次来到阿富汗,请一定要来马扎里沙里夫来找我。只要到了马孔里沙里夫城,亮出配刀,他们就知道你是我最尊敬的朋友,会带着你找到我。”

    塞苏德努力挺直了自己的腰,似乎想用这种方法,使自己看起来,更高大威猛一点,更像是职业军人一点。可是他很快就气馁的发现,他就算穿上军装,被风影楼那双黑得深隧,黑得幽然,更黑得仿佛拥有直透人心力量的眼睛轻轻一扫,他就有了一种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个男人看透,再所遁形的感觉。而风影楼双眼中,那股重剑锋的隐忍杀气,更让他捧着腰刀的双手,都轻轻颤抖起来。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风影楼没有直接伸手去接住塞苏德送到自己面前的配刀。面对风影楼的反应,塞苏德的脸上,不由缓缓扬起了一缕苦涩,“我只是马孔里沙里夫城当中,一个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的地头蛇罢了。而他却是真正的勇士,他当然有资格看不起我。事实上,就算他真的有事情,我这种小人物,又能帮得上什么?”

    塞苏德还在那里自怨自艾,他的手上一轻,那柄腰刀,已经被风影楼珍而重之的接过去。在塞苏德反应过来之前,风影楼走前一步,双臂一伸,把这个男人用力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而几乎在同时,他不含一丝作伪的声音,也轻轻送进了塞苏德的耳朵:“谢谢你的礼物,再见了,我的,兄弟!”

    塞苏德呆住了,他真的呆住了。

    这个在战场上,论面对何等的绝境,依然可以散发出最强势光芒,犹如九天战神般,强悍让人根本不敢逼视的男人,这个全身上下散发着坦坦荡荡大气概,更拥有一批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兄弟的男人,不但接受了他的礼物,更直接喊了他一声……兄弟?!

    他们竟然是兄弟了![

    就是在塞苏德呆呆的注视中,风影楼他们用一个自制的简易担架,小心翼翼的抬起了身负重伤的杨亮,顶着漫天风雪,走向了他们回家的路。直到他们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塞苏德的视线当中,塞苏德才突然想起来,直到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风影楼的名字呢!

    但是,对于曾经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一起迎来胜利曙光的男人来说,这真的重要吗?塞苏德只需要知道,也许有一天,那个亲口称他为兄弟的大男孩,真的会拿着他的配刀,出现在马扎里沙里夫城,这就已经足够了!

    在某一片稍为平坦的山坡上……

    雌鹿武装直升飞机早已经烧成了一堆废铁,只是机舱里还时不时飘出缕缕黑烟。诺娜双手抱膝,静静坐在一块岩石上,静静眺望着远方,任由雪花把自己砌成一个银色雪人,也一动不动,可是看着看着,她的脸上,却缓缓扬起了一个快乐到极点的笑容。她更对着远方,高高举起了自己早已经竖起了大拇指的右手。

    看着诺娜脸上灿烂的笑容,静静品尝着“胜利”这杯美酒醉人的芬芳,快乐的笑容,悔的笑容,几乎同时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再保留的绽放,包括躺在担架上的杨亮在内,九个来自中国的大男孩,一起对着诺娜扬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望着这一行九个人,诺娜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近乎虔诚的感动。

    他们每一个人都笑得这么甜,笑得这么开怀,笑得这么放肆,任由他们的青春混合着悔的军魂,在整片大地上欢快的流荡。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最大的胜利,最大的快乐,是他们用自己的行动,用不离不弃生死与共,验证了他们共同的誓言吗?!

    他们在行动前,曾经一起对天立誓,论面对什么样的挑战,论面对什么样的危险,也要一个不少的活着回到彼此立誓的地方。就是因为彼此之间拥有了这种就连死神都要望而却步的牵绊,他们才能奇迹般的完成了自己的誓言,他们才能一个也没有少的,重新回到了诺娜的面前!

    诺娜快步走到了风影楼面前,直接把一张纸条,塞到了风影楼的手里。在那张纸条上,有一个电话号码,有一个住址,有一个电子邮箱。

    “记者是公认的冕之王,象我这种全世界乱跑的记者,招惹的敌人多,朋友也多。虽然也许你根本用不到,但是我仍然要说,假如将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千万不要客气。”

    面前这个大男孩,是她的救命恩人,更让她有机会,做了一期最出色的战地播报,让她的事业更上层楼,诺娜当然是感激风影楼的,她相信如果风影楼将来真的有需要,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助之手去报恩。但是出于一个世界最出色战地记者的习惯,她仍然忍不住加了一句:“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能接受我的独家采访,让拥有合法知情权的观众,更多的了解你们这支神秘的特种部队,那就更好了。”

    当着诺娜的面,风影楼仔细的看了一遍纸条上的内容,直到确信自己把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到心里后,他耸着肩膀,微笑道:“我可不想为了满足你口中所谓的观众合法知情权,就成为被教官联手追杀,哪怕是睡觉,都能一夜惊醒十八次,最后死于神经衰弱的可怜虫。嗯,给你十五分钟!”

    风影楼最后过于突兀的一句话,赫然是对身后的龙王说的,而他顺手就把那张纸条,递到了龙王的手里。

    诺娜和他说话时,目光就总是不由自主的往龙王的脸上跳,而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刀子捅到面前都可以眼睛眨也不眨的龙王,却总是会下意识的扭头,避开诺娜的探索,可是当他感受到诺娜失望的收回目光后,他的目光却又会反落到诺娜的脸上。

    再联想到,龙王冒着生命危险,徒手攀上只可能上,根本不能下的绝壁,把一枚rpg火箭拼尽全力砸向高射机枪时,吼出来的话,风影楼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相当的暧昧,诺娜的确是有想报恩的成份,但是写上一张纸条,公布自己的电话号码,住址和电子邮箱,最大的心愿,大概还是想让龙王知道怎么联系她,甚至因此,将来再有相逢的机会。

    诺娜实在太不了解第五特殊部队了,如果不是没有教官带队,风影楼他们绝对不会和诺娜这样一个战地记者合作;将来龙王就算是退役了,受到特殊保密准则的限制,他想要出国旅行,要通过的审核和关卡,比正常人更多出几倍。

    所以明明知道不应该,但是风影楼仍然给了龙王和诺娜十五分钟私人时间,去处理他们之间,这一段来得过于突然,却又让人觉得,有点理所当然的私人感情。

    当四周再也没有了旁人的眼睛与耳朵,诺娜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还痛吗?”

    龙王轻轻摇头。

    “你骗人!”诺娜走到龙王面前,伸手轻轻抚摸着龙王左臂上一个已经愈合的伤口,低声道:“在飞机坠落的时候,你为了保护我,左臂直接被一根钢筋刺穿,你为了止血,直接把火药倒进伤口里,用火药强行把伤口烧得愈合。我只是被钢筋轻轻划了一下都这么痛,你又怎么可能不痛?”

    诺娜突然露出了一个怪异到极点的表情,虽然知道龙王为了她受了重伤,她应该温柔,应该体贴,可是她仍然法控制自己的好奇,曲起右手的食指,轻轻在龙王的胸膛上敲了两下,感受着手指关指,在龙王胸膛上碰触到的坚硬程度,听着龙王胸膛里传出来的声响,诺娜脸上奇异的表情更浓了。

    龙王的胸膛里,好像装着……钢板?![

    “喂,喂,喂,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我可不是机器人,更不是什么改造战士,你的那颗小脑袋里,就别转着什么挖掘内幕猛料的念头了。”龙王随意指了指自己身体几个部位,道:“我这个人性子冲动,而且喜欢打架,对手越强,实力差距越大,我就越是不知死活得打得越疯。结果进入了部队,三天两头受伤,有很多部位受损过重,只能打上钢钉和钢板凑数。日积月累下来,我身上到处都是钢板,其实这样也不错,等于是贴身穿了一件防衣,运气够好的话,还能救我一命呢。”

    龙王说得轻描淡写,怔怔的看着他那张犹如猎豹般,写满野性与不驯的脸,诺娜真的法想象,这个大男孩,在左肩被钢筋刺穿,强行止血的情况下,是如何带着这个打满了钢板补丁的身体,突破恐怖份子重重包围,重新和战友们汇合在一起。她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男孩,到了这个时候,仍然可以说得这么轻松,态度仍然可以这样从容。

    看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慢慢的从诺娜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里渗出。她知道,她真的知道,这次分别后,她很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个大男孩子了。就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她再也没有掩饰对这个大男孩的感觉,当龙王手忙脚乱,试图用衣袖为她擦拭眼泪时,她低声道:“你可以不在乎,但是你知道不知道,看着你这样,我,心疼?!”

    龙王的动作猛然僵住了,当诺娜突然用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一边掂起脚尖,一边把他的头压低,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也不想反抗,就被诺娜拉得低下了头,和她的嘴唇,轻轻的接触到一起。

    两个人的嘴唇都是凉凉的,软软的,可是几次轻轻的碰触后,已经变得一片火热。第一次和异性这样亲密的接触,龙王不由自主的伸手紧紧抱住了诺娜的腰。感受着这个男人笨拙的索取,当她的身体,被龙王宽厚的身躯彻底包围,诺娜的眼睛里,突然扬起了一片法自拔的沉醉。

    在两个小时前,她驾驶的直升飞机被高射机枪打中,虽然还是把直升飞机驶出了战场,但是却再也法控制它的坠落。眼睁睁的看着直升飞旋转着一路向下飞坠,感受着死亡高速逼近,她已经吓得全身发颤,就是在那个时候,龙王一声不吭的冲上来,直接把她抱进了怀里。

    在那个不断旋转,不断高速飞坠,生命变得不堪一击的狭小世界里,感受着被一个男人宽厚胸膛完全包围带来温暖,聆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迎着他那绝对称不上温柔,但放肆而张扬的笑容,诺娜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怕了,她甚至都没有注意,什么时候,直升飞机已经落到了地上。

    直到炽热的暖流,顺着龙王的手臂流淌到她的身上,诺娜才发现,一根小尾指粗细的钢筋,竟然直接刺穿了龙王的左肩。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吓得面血色手足措的诺娜,龙王问的第一句话却是:“你怎么样,有没有摔伤,痛不痛?”

    诺娜知道,她这一辈子,再也也休想忘记这个在直升飞机不断飞坠的时候,放弃了自我保护,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的男人,更不可能忘记,这种被人全心全意保护,让她只想从此迷醉得再也不想醒来的滋味了。

    当两个人彼此吻得红肿起来的嘴唇终于分开,再也没有了什么军人的勇敢政客的狡猾,现在的诺娜,就是一个真的动了心,真的用了情的女人,她双手抱着龙王的腰,把自己的脸轻轻枕在龙王的胸膛上,用近乎贪婪的态度,拼命吸涉着这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大男孩,身上的温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竟然会用如此的语气,对一个男人小声的哀求着:“求求你,不要忘了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忘了我。”

    品尝着两个人嘴角,那混合了眼泪咸咸味道的炽热情欲,龙王用力点头。

    “如果我们真的还有机会再见面,让我们一起疯狂的偷情,让我当你的情人……好不好?”

    龙王再次点头。

    诺娜忘不掉被人全心全意保护的安全与幸福,他怎么可能忘掉这个活得如此精彩的女人?怎么可能忘记,这个女人在三年前,曾经经历过的故事,和她对待生活的态度?更何况这个女人,在看到他日积月累留下的伤口之后,竟然哭了,竟然告诉他:“你可以不在乎,但是你知道不知道,看着你这样,我,心疼?!”

    看着眼前这个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软弱与温柔,拼命的吻他,说白了,只是想用这个方法,在他的内心深处,尽可能深的留下印痕的女人,龙王又何尝没有觉得心疼?

    真的,他们两个都清楚的明白,这是一段论是年龄,身份,生活环境,都相差太远太远,又加上了政治因素,注定会犹如流星般美丽而短暂,注定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是却强烈得让人根本法控制的感情。

    它,短得,竟然……只有区区十五分钟!

    当龙王和诺娜终于分手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回头。

    五天后,风影楼他们终于重新踏到了属于中国的土地上,迎接他们的,竟然是包括李向商代理教官,薛宁波教官,莫天教官,和战侠歌在内的一行人。而在欢迎的人群中,赫然还有几个面色阴沉,目光冷厉如电的陌生人。面对风影楼一行人,这几个陌生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一起落到了身为领队的风影楼身上,而战侠歌更在一旁,对着风影楼拼命打着眼色。只可惜他们两个,虽然称得上好朋友好兄弟,却没有情侣间的心有灵犀,风影楼瞪大了双眼,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弄明白,战侠歌究竟想要提醒他什么。

    “你是风影楼?”

    迎上来,第一个开口的,不是战侠歌,不是李向商,也不是莫天教官,而是那几个陌生人当中的一个。

    风影楼点头。

    “你的父亲是风红伟?”

    风影楼再次点头。

    “请交出你身上所有的武器,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迎着这个没有表明身份,但是单凭李向商代理校长都要陪同这一点,就可以确定,绝对对他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男人,那冷厉的目光,风影楼的心脏,在瞬间就沉到了最谷底。他学习了那么久的行为心理学,能够清楚的看出来,这个陌生人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内容,绝不仅仅是他在阿富汗私自行动,或者和战地记者合作,违反了保密条例那么简单。

    当风影楼把身上所有的武器都交到别人手里后,那个男人竟然取出了一只就算专业特工,都法轻易打开的手铐,“自己戴上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