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六十七章 孩子,别哭!

    当rpg火箭在山峰顶端爆炸,仿佛听到了发令枪般,风影楼开始拼命了。他不拼命,身争重围的龙王,再生再猛再勇,最终的结局也是必死疑!

    面对一连击破了两条防线,气势如虹的反塔利班联盟军队,面对冲在最前方的风影楼,面对攀上绝境,甫一出手,就踩死他们的狙击手,炸毁高射机枪,犹如一根铁刺般,卡在最柔软喉咙里的龙王,最后一条防线上的恐怖头子亲卫队终于……乱了!

    再也不可能组织有效火力进行压制,风影楼他们只是一次冲锋,就冲上了第三条防线,将战斗进到近距离混战当中。

    二十五分钟后,当风影楼和龙王终于踏着满地的死尸与壳,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重新相逢的时候,看着对方沾满鲜血与硝烟当真是狼狈不堪的脸,看着对方那双发亮的眼睛,突然间两个人一起伸出手臂,彼此紧紧拥抱在一起。[

    在这个时候,放眼整片山峰的表面,已经再也没有一个活的敌人,至于那群经过连番血战,最后还能跟在风影楼身后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也只剩下区区不足十人。他们在这个时候,有些人正在尸体中间收集武器药,还有人举着类似于通缉令之类的东西,在比对地上的尸体。

    这座山峰上的任何一个恐怖份子,他们的名字和相片,大概早已经出现在美国fb情报局的数据库里,击毙或者活捉他们,都会领到一笔相当丰富的奖金。但是那些反塔利班联盟军人的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惊喜,他们只是默默比对着,默默将一些“价格”较高的尸体搬出来,堆成了一小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想着活下去,还想着把利用李凡他们承诺的“山洞地道”逃出生天,再用这些尸体领上一笔丰富的奖金,从此一辈子衣食忧。风影楼的目光落到了这座山峰顶端,一个并不大的地洞入口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几个小时的不间断追杀,付出了可能会全军覆没最惨痛代价,终于逼到绝路的目标,就应该在那里了。

    看着那个小小的地道入口,风影楼扭过头看着龙王,突然微笑道:“去看看我们的战果吧!”

    龙王轻轻点了点头。

    在风影楼的带领下,一行人静静的走向了山洞入口,在距离它还有二十多米远的时候,一股黑烟,突然从山洞里飘出来,嗅着黑烟中那股浓重的焦臭味,风影楼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但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甚至没有加快脚步,只是默默走着,当他们终于走到山洞前时,“砰”的一声轻脆的枪响,在地洞里经过几个转折后,带着淡淡的回音,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个山洞和托拉博拉山区,那些四通八达,组成一个地下军事王国的山洞相比并不算大,充其量也只能说是一个基地组织的小型仓库罢了。沿着地道只走了几个转折,在手电光的照耀下,风影楼他们就看到了一具手里紧紧捏着手枪,心脏却已经停止跳动的尸体。从他倒下的角度,握枪的姿势,还有额头上那个清晰的洞上来看,刚才的那一声枪响,就是他对着自己扣动扳机时,发出来的。

    盯着静静躺在地上,鲜血正顺着太阳穴部位的伤口不停流淌出来的尸体,看着他就算到死,都没有松手的武器,嗅着山洞深处越来越浓重的焦臭味,风影楼不由在心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轻叹,然后按熄了手电。

    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手电了。

    一个身形削瘦的人,就双膝盘起,静静坐在山洞的最底端。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甚至没有面对大家,只是让所有人看到了他的背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就是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人!

    事实上,如果他没有令人叹为观止的自控力,没有绝对的骄傲,他又怎么可能在把汽油浇到自己的身上,并放火自焚后,面对人生最后这一段路上,早已经超出正常人承受极限的痛苦,仍然可以静静的坐在那里,让他保持了一个纵然背对所有人,却当真是仰俯天地的骄傲与尊严?!

    他背对着所有人自焚而死,是因为不想让敌人看清楚自己的脸?是不想敌人看到自己面对死亡,也许会不经意流露出的痛苦?还是他的壮志未酬,心愿未了,觉得没有脸,去面对他最尊敬,并愿意一生为之奋斗不休的真主天神?!

    风影楼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被逼到绝路,被迫引火自焚,明明已经死了,明明已经烧成一具焦尸,却依然静静散发着强者的尊严与风采的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论他这一生,是流芳百世也好,是遗世万年也罢,他已经走到了世界的最巅峰,他更经历了一个平凡的人,百世千世,也不可能经历的波荡起伏与快意恩仇。凭凭后人如何嬉笑怒骂,任凭史书如刀众口悠悠,又有谁敢说,他不是一个活出了自我,活出了个性的强者?!

    风影楼伸手抓住了不假思索,想冲上去扑灭火焰的龙王,在所有人沉默的注视下,风影楼的右手缓缓划向自己的右额,可是军礼只敬了一半,他就放下了右手。最终他竟然用古装电影里,那些行走江湖的侠客们,才会使用的抱拳礼,对着眼前这具烈焰升腾,浓烟翻滚得几乎让人法呼吸的尸体,认认真真的弯下了自己的腰,“佩服!”

    他是一个恐怖份子,所以他不配接受一个职业军人的军礼,但是他真的有资格,接受风影楼最由衷的敬佩!

    “他……”龙王几番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把心里最关切的问题,问了出来:“他究竟是不是恐怖头子?”

    风影楼挺直了自己的腰,他最后再看了一眼面前这具在火焰中,一点点翻滚,一点点削瘦的身体,最后头也不回的领着所有人,用最快的速度,大踏步走向洞外。走到大家都走出了山洞,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让晕晕沉沉的大脑为之一醒,抬起头看着仍然在纷纷扬扬下个不停的飞雪,风影楼悠然道:“是与不是,现在又有多少区别?”

    听到如此不伦不类,又仿佛是漫不经心的回答,龙王不由瞪圆了眼睛。

    如果是李凡站在这里,他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带着所有人越走越远,直到走到天然形成的战壕里,就算是有人往山坡上丢炸,也不会将他们一举全天花乱坠后,风影楼才停下了脚步,在他的嘴里,又突然冒出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时间,大概差不多了吧?”[

    一句话刚说完,一只犹如北极熊爪子般厚重而有力的大手,就落到了风影楼的额头上,龙王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关切,“喂,风影楼,你不会是发烧了,或者是我刚才投出来的重磅炸威力实在太大,把你脑子震坏了吧?!”

    风影楼淡淡的摇头,就在这个时候,整座山峰再次狠狠一颤,在所有人瞪大双眼的注视中,那个里面还储存了十几桶柴油,和少量军火、药品及食品的山洞,已经在大爆炸中彻底变成废墟,如果不是风影楼突然调头就走,用最快的速度带他们离开了山洞,他们现在已经全军覆没,身体里的血与肉和岩石混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明白了吗?”

    风影楼望着龙王,沉声道:“也许他真的是恐怖头子,也许他只是恐怖头子身边一个负责把我们引入歧途,最终成功掩护领袖撤退的亲卫。但是不管他是谁,他不会让敌人得到自己的尸体。先是烧焦,再是爆炸,最后山石掩埋,就算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运用了他们最先进的基因技术进行n鉴定,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证实,里面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所以,不管他是不是恐怖头子,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区别!”

    “怎么会没有区别,如果他真是恐怖头子,那基地组织可就完了……”

    龙王冲口而出的话嘎然而止,他突然想到了他们在电脑硬盘里找到的上百份,恐怖头子拍摄录制的宣言,想到了恐怖头子赶制这么多宣言,最终的意义。只要不能证明,山洞里死的人真的是恐怖头子,只要基地组织没有被美国彻底扑灭,那些手里掌握着大量恐怖头子录音、录相的基地成员,仍然可以打着恐怖头子的旗号,在世界各地跃跃着,行动着,去和世界上拥有最强大军事实力的国家,去拼死对抗。

    只要恐怖头子的录相,可以时不时出现在公众媒体上,论他本人是生是死,区别真的……不大!

    风影楼举起信号枪,只要看到两绿一红三发信号升起,带领所有人借助地形,层层狙击基地恐怖份子援军的李凡,就会撤上山峰和他们汇合。

    几名反塔利班联盟军人脸色苍白的看着风影楼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信号破空而起,他们犹豫再犹豫,生死悠关,最终还是有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了:“你们一开始说的,山洞地道在哪儿?”

    “根本就没有能够逃生的地道!”

    听到风影楼如此坦率的回答,那些幸存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脸色更苍白了,被风影楼他们骗得这么惨,但是他们却没有下意识的立刻举起手里的武器,把风影楼和龙王打成筛子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是因为并肩作战了这么久,对风影楼和龙王这两个来自异国他乡的军人,有了发自内心的尊敬,还是因为已经打得累了,杀得乏了,更早已经隐隐明白,他们身处的,根本是一个兵家绝地?

    就连这几名反塔利班联盟军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心里究竟想着些什么,他们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怔怔的望着风影楼和龙王。

    “地道没有,想活命倒是有个办法。”

    风影楼伸手指着山峰的左侧,“我刚才发现在那里的断壁下,有一块足够你们所有人躲藏进去的凹陷空间。只要你们静静呆在里面,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绝不要出声,更不要露面,那些基地恐怖份子,在雪停前必须全部撤退,否则的话就会遭到美国空军轰炸,我想最多只需要几个小时,你们就真正安全了。”

    听到风影楼话,亲自跑过去,确认了断崖下的空间的确存在后,那些反塔利班联盟军人的眼睛都亮了。

    第一个要被送下去的人,当然是身负重伤,已经失去作战力量的杨亮。在他被几个人联手,送到断壁下之前,他的脸色变了,他突然伸出手,死死抓住了风影楼的衣襟。

    大家来自同一个地方,拥有相同的眼光,甚至渐渐拥有了相同的思想,那些反塔利班联盟军人没有注意,也许是根本没有精力再去注意,但是杨亮却一眼,就看明白了风影楼的计划。他身负重伤,已经没有办法再说话,他甚至法再跳起来一把抱住风影楼,拼尽全力死死揪住风影楼的衣襟,这已经是他最后能做的事情。

    杨亮清楚的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他松手,也许他这一辈子,就再也看不到风影楼,再也听不到身边这群在阿富汗战场上,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兄弟了……如果没有人在山峰上正面作战,吸引敌人的所有注意,这片断崖下的空间再隐密,又怎么可能躲过几百充满仇恨,急欲报仇的双眼睛搜索?

    而打到这个时候,他们早已经筋疲力尽,药缺乏了,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再抵挡住几百名恐怖份子的疯狂进攻?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再这种四面楚歌尽粮绝的情况下,再奇迹般的杀出生天?!

    杨亮抓得是那样的用力,用力得风影楼根本不敢强行挣脱,他突然走前一步,紧紧抱住了杨亮因为过度惶急,已经开始不停颤抖的身体,而在同时,他那犹如大地般宽厚而沉稳的声音,也轻轻送进了杨亮的耳朵:“对不起,看来我法再实现自己的誓言了!”

    风影楼说了一句太实在,太实在,却往往没有人愿意听的实话:“打仗嘛,哪可能不死人啊!”[

    “牢牢记住我的笑容,牢牢记住我的眼神!”

    风影楼对着杨亮,扬起了一个如此灿烂,看起来当真犹如太阳撕破云层,犹如春河解冻万物复苏的笑容,“如果二十年后,你成了第五特殊部队中最严厉,学员一看到你就会心里发颤的魔鬼教官,在巡视刚刚接受完‘灵魂之门’考验后的新学员时,突然发现一个小小的萝卜头,对着你怯生生的露出我这样的笑容和眼神,拜托,千万对他好一点,宠一点。”

    “千万不要因为喜欢他,就想着什么响鼓也要用重锤敲。那个孩子太羞赧,太胆小,他还不懂如何去和同龄人成为朋友,他离开家,离开了父母,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太需要有人关怀,太需要有新的感情寄托,太需要安全感了。如果在那个时候,你这个教官也抱着‘我这是为他好’的想法,而故意冷漠他,也许他会……受不了的!”

    杨亮听呆了,他真的听呆了。他从小就听人说,听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是听着风影楼的喃喃轻语,看着他那双坦坦荡荡的眼睛里,再不愿意掩饰的委屈,他真的读明白了风影楼想说的话……这种苦中苦,这种人上人,他真的不想要!

    龙王也明白了风影楼的计划,他就那样自然而然的站在风影楼的身边,没有抱怨,他望着杨亮,突然道:“小子,如果出来后见到我们的尸体,记得要为我们报仇啊!”

    迎视着风影楼的眼睛,听着龙王大大咧咧的叮嘱,回味着风影楼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杨亮最终还是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松开了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去松开的手指,任由几个人一起努力着,把他往断崖下送。他就那样怔怔的睁着眼睛,怔怔的看着风影楼和龙王,在自己的视线中,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消失,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熟悉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们熟悉的声音。

    看着收到信号后,一点点向山峰上退缩的李凡一行人,龙王突然把什么东西递到了风影楼的面前,风影楼下意识的接过来后才意外的发现,那竟然是一只卫星电话。

    “诺娜是老江湖了,她在山区里到处都藏着后备物资,这是她的第二部电话,”龙王低声道:“我在攀越山峰前,已经用过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联系的人,还有什么想说的话,趁着还有时间,尽快吧。”

    捏着那只拥有一根长长的天线,可以直接通过卫星,和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进行联络的卫星电话,风影楼真的有点呆住了。

    在这个时候,出于保密条例,他绝不能把电话直接打进学校;他想念海青舞,想念雷洪飞,可是他连怎么联系这两个重要的伙伴和爱人的方式都不知道;论他有多少想法,有多少想说的话,事实上,他想打,可以打,也能打通的,只剩下了一个地方,那就是……他的家!

    事实上,就算这样,平时他每年,也只有两次给家里打电话的机会,而每一次的时间是……三分钟!

    电话接通了。

    但是电话的彼端却一直没有接听,随着电话彼端,“嘟”、“嘟”的电子合成音,一声声的传来,风影楼的心,一次次的向下沉。他的父亲风红伟,自从成为雷军长身边的红人后,工作大概比原来忙碌了几倍,平时的应酬当然也应该多了几倍不止,他不在家也很正常;至于他的妈妈,也是军人,而且是一个负责地图测绘的专业人员,她经常几个月在外面奔波,不在家,当然更正常。

    电话没有人接,很正常,可是风影楼的手却在微微的发颤,就在他已经失望了,就在电话即将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接听,而自动切断的时候,电话却突然被人拿起来了,而一个论过了多少年,风影楼都绝不会忘记的声音,带着几分海水一样的温柔,轻轻逸进了风影楼的耳朵:“喂?”

    风影楼的双手突然不能自控的轻轻颤抖起来,是他的妈妈,接电话的,是他那个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四十八岁生日,他却不能在膝下承欢,每年只能通上两次电话,实打实,已经有整整九年没有再见过的妈妈!

    时间有限,当李凡他们撤上来的时候,风影楼身为队长,应该把电话交给李凡他们,他应该趁着这个时间,把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的话,都对着自己的妈妈倾诉出来,可是当他张开嘴的时候,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要风影楼说什么,要他说,他即将战死沙场上了,他怨悔,请自己的妈妈为他欢笑?

    那是……扯淡!!!

    “请问你是哪位?”听不到风影楼的回答,电话彼端的母亲中,声音已经透出一丝丝疑惑,可是她的声音猛然提高了:“小楼!”

    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虽然已经有整整九年时间没有见面,虽然每年的通话时间只有六分钟,而且一多半时间,还被她的丈夫理直气壮的霸占了,虽然风影楼一言未发,虽然电话的信号并不是很好,可是仅仅是听着风影楼的呼吸声,仅仅是凭着母子间血脉相连的本能,她还是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就确定了风影楼的身份。

    “国庆节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往家里打电话?”妈妈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嗔怪,但是更多的却是母性最纯粹的温柔与关怀,“我和你爸掉了所有的应酬,一天都守在电话机旁,结果你这个小坏蛋,翅膀还没有长硬呢,就先把老爸老妈都忘了。以后你要是成家立业娶了媳妇,还不把我们丢到爪哇国去了?!”

    国庆节?

    风影楼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因庆节的时候,他不是已经到了阿富汗了吗?

    “不过呢,你能突然打回一个电话,给老妈一个意外惊喜,也算你还有良心,我就大人有大量,勉强忘掉你的过失吧……”

    一直没有听到风影楼的回答,母亲因为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而产生的兴奋与快乐,终于稍稍淡了下来,“小楼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风影楼轻轻吸着气,他想让自己开口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平和一点,就算他也许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的人生,他至少希望这个电话,带给自己妈妈的,是淡淡的快乐。

    但是风影楼的声音,哪怕只是用鼻子吸气的声音,所透露出来的情绪,又怎么可能瞒得过生他养他爱他的亲人?母亲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小楼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哪里不舒服?还是在学校里受什么委屈了?”

    说到这里,妈妈的声音略略一顿,又继续道:“如果真的受了委屈,呆不下去的话,就回来吧。还是……”

    发现儿子的态度实在太怪异,身为母亲,已经把最坏的情况都说出来了,“就算是你闯了大祸,挨了处份,甚至被学校劝退也没有关系,早点回家也好,妈妈一直在想,我的小楼这么多年不见了,一定长成大小伙子了,而且当了这么多年兵,精精干干利利索索的,走到大街上,说不定都有漂亮的女孩子暗中偷偷打量你了。”

    说到这里,母亲甚至还轻轻叹了一口气,“唉,可惜现在的女孩子,都改用纸巾,再也不可能有人会悄悄把一条漂亮的手绢,故意丢到我儿子的面前,等着我精精干干的儿子,拾起来去还给她了。”

    如果让她不停的说下去,她真的会一直说到风影楼娶妻生子为止。

    这样的闲话家常,这样包容与关怀的未来展望,在正常的家庭,正常的孩子耳朵中,可能已经是唠叨繁琐的代名词,他们很可能会带着漫不经心的态度,把妈妈的关怀,抛诸到脑后,甚至是充耳不闻,可是听着电话彼端的声音,风影楼的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着。

    “你是在打靶场附近给我打的电话吗?”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母亲,还漫不经意的来了一句:“枪声挺吵的。”

    “妈……”

    风影楼终于开口了,他明明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他明明反复提醒自己必须要控制住情绪,他明明接受过几名国内顶尖心理学家的联手培训,可是当他终于开口的时候,大颗大颗的眼泪,已经再也法控制的从他的眼睛里奔涌而出,在这和母亲道别的时候,他泣不成声,他任凭一个职业军人在战场上绝不应该出现的软弱与委屈,毫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妈妈面前,而他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我想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