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六十二章 生死门(下)

    第六十二章 生死门(下)

    就是在硝烟四逸片乱飞,整片山坡下方都乱成一团,再加上飞雪连天,能见度低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况下,风影楼猛的从山脚下的掩体中跳起来,他回头望着那群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敌人的枪林雨,却能跑得比兔子还要快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狠狠一挥手,一句“跟我一起冲”还没有狂吼出口,风影楼就猛然瞪圆了眼睛,嘶声吼道:“快趴下!”

    一群反塔利班联盟军人看着风影楼,一个个睁大了双眼,除了少部分头脑灵活的人,学着风影楼的样子,不假思索的往上一趴之外,大部分还傻愣愣的瞪着眼睛,甚至少有人张开嘴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毫意义的音节:“啊?”

    就在这个时候,十二点七毫米口径高射机枪子,已经居高临下,打到了他们的头顶。高射机枪的射速并不快,但是在战场上,一旦听到这种机枪沉闷而缓慢的扫射声,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会脸上变色。

    如果说在地面战场上,狙击手是步兵死神,那么这种拥有超大口径,头里可能还填装了碳化钨钢芯的高射机枪,就是步兵不折不扣的最大噩梦!使用这种重机枪,在三百米距离内,可以直接打穿轻型坦克和装甲运输车的钢甲,现在居高临下射过来,就算是身上套上几件五号防衣,最终的结局,也必然是身体连着防衣,被子一起撕碎![

    那些乱哄哄冲到山脚下,找到块岩石,或者躲进天然形成的地沟中,脑袋一缩,就以为可以高枕忧的反塔联盟杂牌军,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面前那看似牢不可破的岩石,竟然被子打得生生碎裂。就是在乱石飞溅中,具有强大动能,有效射击距离三千米,在五千米内都可以打得死人的重机枪子,余势未消,在撞碎了防衣上的特种陶瓷,撕碎了拥有一定防效果的软尼龙网后,直接钻进了人的身体里。

    十二点七毫米口径,几乎有一个成年人食指那么粗的子,在打碎了岩石,撞破了防衣后,道早已经改变,一钻进人的身体,就猛然旋转,做出不规则跳动。就是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几个全身都缩在掩体后面,自以为可以高枕忧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身体就像是被人用力摔到坚硬地面上的西瓜般,在“啪”、“啪”、“啪”的声响中猛然炸裂,碎裂的内脏,还有炸成渣子的骨骼,混合着他们身上的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猛然喷溅出两三尺远。

    在这些被高射机枪子打中的人当中,最惨的是一个躲在一棵一尺多粗松树后面的人,重机枪子,几乎不受阻碍的把整棵松树拦腰打断,又对躲在树后面的人,进行了一次只能用华丽来形容的腰斩。这个被一发子,生生打成两截的战士,上半截身体重重摔落在雪地上,只要看看他的样子,任谁也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生机。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人,竟然还没有死掉。他在身体被子斩碎的时候,已经疼晕了过去,但是当他的身体重重落到地面上,内脏都彻底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鲜血更和地面的积雪相交融的时候,那冰冷的质感,还有远远超出人类承受极限的剧痛,再一次把他从晕睡的深渊中,生生拉了出来。

    没有过类似于此经历的人,就绝不可能明白,这种痛得晕厥,又疼得重新恢复清醒,如此周而复始,那一波波能够让人精神彻底崩溃的最可怕折磨。

    事实上,只要看看那个人的眼睛,你就会明白,他早已经吓疯了,疼疯了,他的瞳孔已经意识的扩大,他在这个时候,还能用双手撑着地面,不断移动身体,还能从喉咙里发出受伤野兽般的惨嗥,只是生物最纯粹的本能反应罢了。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看着这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同伴,双手撑着地面,一步接着一步的向自己挪过来,看着他的身体,在地面上“走过”,留下的那一道用碎裂的内脏和鲜血,一点点一步步铺出来的血路,听着他喉咙中,那早已经没有半点人样的哀嗥,迎着他那双不断扩散,却又泛出点点说不出来的诡异的瞳孔,一个缩在断壁下的士兵,在受惊过度之下,身体猛然一崩,竟然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夹杂着大片的雪花,直接吹到了脸上,那个下意识跳起来的士兵,脸上更露出了一片苍白的绝望,他扭过头,望着和自己从同一个村子里走出来,为了不让自己心爱的姑娘成为别人的新娘,而选择了加入军队,每天晚上,依然做着属于自己最卑微,却又甜美的梦的同伴,大颗大颗的眼泪,更从他的眼睛里奔涌出,连带涌的,是他的一句嘶叫:“阿甘,我……我……我不想死啊……”

    就是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一发k步枪子,带着惊人的精准,从山顶上射下来,直直打中了这名士兵,漫天的血雾,混合着各种粘粘腻腻,论是谁接触到,都会心里发冷的东西,对着方圆四五米的范围,纷纷扬扬的挥洒出去,而倒下的,就是一具犹如刚刚被人斩首的尸体。

    看到这一幕,风影楼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伸手从地面上拾起一枚对方打过来的步枪头。虽然这枚子头,曾经撞在坚硬的岩石上,在惊人高速冲击下,整体已经变型,但是风影楼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头上,有两条被人用军刀刻上去,形成一个“十”字状的刀痕。

    在子上,刻下这种刀痕,虽然会影响子的精确度,但是子一旦打中人体,跳动辐度比正常子要高出几倍。虽然它的穿透力,不可能有高射机枪子那么恐怖,但是单单从对人体软目标的杀伤力角度上来讲,已经相差不远!也就是因为这种头对人体造成的创伤太过于可怕,在日内瓦公约中,类似于此的头,包括世界闻名的“达姆”,才会被各国列入禁止使用范畴。

    “砰!”

    风影楼拔出身上的自卫手枪,他把子直接送入了那个被高射机枪子生生拦腰打断,看起来凌厉如鬼,绝不可能再有任何生机的士兵身体里。手枪子从后背,直接打进了人体最要害的心脏部位,虽然打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但是那个已经介乎于半人半鬼之间的人,伤口里却已经没有鲜血涌出,只是在子钉入身体时,全身轻轻一颤。

    也许是回光返照,也许虽然已经痛疯了,但是毕竟还保留了属于人的一部分天性,在所有人沉默的注视下,那个心脏被打穿,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最多只剩下十几秒钟的男人,竟然抬起了头,对着风影楼,露出了一个脸部肌肉不断颤抖,看起来如此凄厉,却又带着几分解脱后的轻松与感激,谁也说不出来,究竟算不算是笑容的表情。

    嗅着空气中浓重得几乎再也法化开的血腥气味,看着地面上,这一具具破破烂烂死全尸的尸体,听着这些夕日同伴临死前的惨叫与悲号,感受着高射机枪子,一遍又一遍从头顶扫过,打得乱石飞溅,死神大爷就在自己头顶狂跳拉丁舞的心惊肉跳,这些只是为了生计,才加入军队,在美国军队的支持下,在阿富汗节节胜利,几乎没有遭遇太大抵抗,就轻而易举的取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几乎没有参加过殊死血战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才算真正明白了“战争”这个词背后,那如此深刻,又如此悲伤的含意!

    战争,本来就是死者的安息地,生者的失乐园!

    “砰!”

    在山脚下找到合适的狙击点,杨亮手中的sv德拉贡夫狙击步枪再次响了,在壳飞跳中,坐在高射机枪射手席上的第二名恐怖份子,也一头栽倒在已经打得微微发烫的高射机枪上。[

    在对方发现自己,并组织火力反击之前,杨亮再次缩身体一沉,躲到山脚下天然形成的掩体里。在所有人沉默的注视下,他拆掉了绑在腰间,那一排李凡暗中交给他,现在已经烧到尽头,却并没有爆炸,说白了,只是一件道具的炸药包,随手把它丢到了脚下。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要我用这种东西逼着赶着,才肯对敌人的阵地发起进攻,那你们就真的完了!如果不服气的话,就跟着我们一起打上山,去为你们身边的兄弟报仇!”

    除了风影楼和李凡,他们这批第五特殊部队学员,其他人并没有在学校选修波斯语,在这种情况下,杨亮根本不可能和身边的反塔利班联盟军人顺利的沟通,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对方都听不懂。但是看着杨亮丢到脚下的那件,曾经把他们几十号人,吓得一蜂窝向前乱窜的道具炸,感受着杨亮和风影楼,面对强敌,面对生死决战,展现出来的放肆与洒脱,所有人都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枪。

    没错,他们是一批只是为了生计,才加入军队的杂牌军,他们是缺乏训练,他们是没有足够的实战经验,在今天以前,更没有足够的战争觉悟。

    但是,别忘了,这里是阿富汗,他们都是阿富汗的子民!

    当年,前苏联大举入侵,只用了不到两周时间,就占领了阿富汗全境,看起来占尽了上风,更似乎是一举定乾坤。就是一批又一批没有实战经验,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甚至连武器都不齐备的阿富汗人,唱着他们心中悔的战歌,带着对祖国的爱,对敌人的恨,前赴后继的走上了敌强我弱,注定要挥洒出一片又一片热血的战场,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硬是和拥有最强大军事力量的前苏联军队,打得如火如涂,直至用了整整十年时间,终于让侵略者被迫撤出了自己的家园。

    两千多年几乎没有间断的战火与纷争,大漠风起的空旷,让阿富汗人拥有了最纯朴而率直的民风,更让他们拥有了最顽强与坚韧的战斗意志。

    面对看似可挽回的逆境,在这种大厦将倾,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的当场战死,就算是举手投降,也绝不可能获得生机的死局中,究竟是破而后立成为置之死地的勇士,还是抱头哭泣,成为最可耻懦夫,这种属于男人的试金石,就那样再可躲避的出现在每一个人面前。

    不知道谁带的头,所有人一起扭过了头,在李凡和邱岳的带领下,第五特殊部队的学员,已经和身后,越来越多的恐怖份子交火了。面对数以百计的自动步枪扫射,面对rpg火箭炮轰击,面对恐怖份子一波又一波集团冲锋,李凡和邱岳他们竟然在笑!

    没错,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扬起的,就是那样清晰,面对死亡放肆到极点,张扬到极点的洒脱笑容。面对敌人为了营救恐怖头子,一波又一波,已经可以说是歇斯底里的疯狂攻击,他们放声的笑,放声的叫,他们借用地形,层层狙击,让敌人把一具又一具尸体,丢到了冲锋的路上。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当敌人的攻势稍稍放缓的时候,在李凡和邱岳的带领下,他们甚至发起了一次反冲锋!

    他们虽然只有六个人,但是看着他们的背影,看着他们在战场上那放肆的,活跃的的英姿,不知道为什么,在场几十名反塔利班联盟军人的心中,硬是扬起了一种他们这六个人,只要还有一个活着,还有武器在手,阵地就永远不可能沦陷的感觉。

    有这样的军人为他们防守背后,他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那种可以完全放心,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前方的动人滋味。

    风影楼笑了,他真的笑了。

    他这个在学校的校园角落里,孤独的生活了六年时间,已经渐渐拥有了动物般敏锐直觉的军人,清楚的感受到,在这个再可退避的战场上,那些反塔利班联盟的军人,呼吸都在渐渐的变重,而属于阿富汗人的勇敢,阿富汗人的坚强,阿富汗人的骄傲,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更是被敌人的机枪扫射,一点点,一滴滴的打了出来。

    前进一步,则置之死地而后生,退后一步则必然全军覆没死葬身之地的战场生死门,竟然让他们踏过了!

    虽然他们还是缺乏训练,还是欠缺实战经验,但是,在心灵领域,已经踏过生死门的这群阿富汗士兵,再也不是一个小时前,那批可以在战场上,把自己手中武器,直接卖给别人的,穿着军装的平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