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十四章 反戈

    几名已经成为弃卒,注定要战死沙场的前苏联特种部队军人,他们静静的换掉了已经射空的匣,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正在面对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或者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士兵们,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进入阿富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为了完成我们的任务,为了帮助他们抵抗侵略!”

    在二十年前,他们还是一批训练有素,但是实战经验几乎为零的童子军时,就是喊着这种现在看起来当真是滑稽得可笑的口号,以侵略者的身份,走进了阿富汗这片贫穷,却拥有悠久历史的土地。[

    当时他们有上百辆坦克、装甲车和军用卡车一起行动,当这些人类精心打造出来的最纯粹战争武器,在地面上一起挺进,上百台大功率柴油发动的轰鸣,履带辗压在粗糙路面上,带着整片大地都着一起颤抖的震撼,还有时不时从他们头顶低低掠过,带起大片、大片黄沙的武装直升飞机,都在一片空旷的阿富汗山区里,形成了一道道看似可逆转的钢铁洪流。

    他们气势如虹,自信满满,攻势更锐不可挡,只用了区区十几天时间,就“解放”了阿富汗全境。可是他们毕竟还是小看了这个在两千年历史中,战火从未熄灭过的战士国度,小看了阿富汗人抵抗外辱的决心!

    对阿富汗人来说,在战场上虔诚的杀人,或者虔诚的战死,是上的光荣!而这种宗教思想,到了恐怖头子一手组建的基地组织里面,更是被变本加厉的强化。

    如果你没有和阿富汗人在战场上交过手,你就绝对法想象,他们在进攻时,将会对敌人产生何等可怕压迫感!论是阿富汗游击队还是恐怖头子基地组织成员,他们甚至都称不上职业军人,他们拿起枪就是士兵,放下枪就要负责生产,他们在战场上面对机枪扫射,都不会做出什么军事闪避动作,他们不懂特种部孩子们的梯阶式掩护,他们更不屑于在地上又滚又爬,用来减少伤亡。他们在面对敌人的阵地,发起正面进攻时,不到拼刺刀战的时候,他们甚至不会浪费体力的奔跑冲锋!

    他们就那样平端着手里的武器,带着发自内心的虔诚与光荣,大踏步的走向了死亡他们所有人的双脚一起抬起又一起落下,在黑暗中,硬是形成了犹如战鼓擂响般低沉而有力的节奏。

    几名身负重伤,已经不可能从战场上撤退的前苏联老兵,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目光最终一起落到了两百多米外,那座小山峰上。他们这一辈子最尊敬,可以说是亦师亦父的男人,就在那里,正在指挥其余的兄弟,在上面想尽一切办法构建防御工事。

    当山脚下传来了自动步枪扫射的声音,正在搬着石头,用尽一切方法,让他们临时垒起来的战壕更加坚固的前苏联士兵,身体都猛然凝滞了,从他们的位置居高临下看过去,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火舌喷溅中,一颗颗子狠狠划破一片虚的黑暗,带出的犹如流星般的灿烂。

    那些身负重伤,留在战场上狙击敌人的前苏联军人,不停扫射,在壳飞跳中,一个又一个敌人倒在了他们的枪口下。可是他们毕竟只有几个人,只有几枝步枪,他们没有可以在战场上形成压制性火力的重机枪,他们没有迫击炮,论他们如何拼命射击,数十倍于己,在精神信仰的支撑下,根本惧死亡的敌人,仍然越逼越近。

    “轰!轰!轰……”

    眼看着山脚下的阵地,在敌人的第一次冲锋中就要被击破,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连环的爆炸声突然响起,大团的火焰,以每秒钟一次的惊人频率,在恐怖份子中间扬起。就是在这此起彼伏的大爆炸中,什么片,什么碎石子,夹杂在冲击波中四处乱溅。

    那些唱着他们心中悔的战歌,以为自己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上帝就是主宰,就要取得一场攻坚胜利的基地恐怖份子们,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发发榴,就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在此起彼伏的爆炸中,他们更像是被镰刀扫过的麦子般,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又一片。

    眼睁睁的看着一发榴直接轰到了一名恐怖份子的身上,眼睁睁的看着以那个恐怖份子的身体为核心,大团的火焰翻滚而起,而一堆粘粘腻腻,天知道是什么牛黄狗宝的玩艺,混合着那名恐怖份子身体里的所有鲜血,当真是一冲三米高,然后扬扬洒洒的覆盖了方圆二十米的范围。

    看到这一幕的前苏联军人,真的不知道,那名恐怖份子究竟是被炸死的,还是直接被一枚犹如子般直线飞行的榴给活活砸死的!

    面对这堪称惊天大逆转的一幕,躺在石头后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为步枪更换了新匣的一名士兵,伸直了脖子,对着便携式步话机放声叫道:“老虎,干得漂亮!”

    能在最要命的时候,甫一出手就打出排炮轰击效果的人物,当然是他们中间,同时担任重机枪手和火炮手的老虎!

    没错,他们是身陷绝境,是孤立援,但是别忘了,老虎的身上,不但有一挺n249通用机枪,更有一门中国制造的qlz87式自动榴发射器!

    别看这种中国兵工厂制造的qlz87式自动榴发射器,如果不带三角支撑架,只有十二公斤重,但是它却直接使用了十五发容量的鼓。如果你实在法想像出这种榴发射器的样子,不妨干脆把它当真二战时期,在战场上最常见到的老式转盘轻机枪。

    事实上,在必要的时候,你绝对可以把qlz87式自动榴发射器当成一挺轻机枪直接不间断扫射,把鼓里十五发三十五毫米口径,有效杀伤半径高达十一米的榴全部打出去,硬是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排炮轰击式的效果。

    通过线电,听到同伴的夸讲,老虎咧开了嘴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他的双瞳就猛然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就是在肉眼可辨的情况下,两团火光猛然从四百多米外的黑暗当中射出来,带着迅雷不及掩耳般的惊人高速,对着老虎站立的位置狠狠撞过来。[

    “我操!”

    老虎发出一声低吼,他抛掉手中的榴发射器,整个人向地上一扑,他的身体还没有着地,炽热的气浪已经夹杂着燃烧起来的钢片,从他的头顶狠狠掠过。险些被敌人在四百米外,用rpg火箭炮直接轰掉的老虎,用最狼狈的姿势重重扑倒在通体都是由岩石构成,更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科夫曼在远方放声喝道:“老虎,怎么样?”

    老虎根本没有检查自己的身体,他甚至没有伸手擦掉自己额头上,不知道是被片还是碎石子划出来的伤痕,他飞快的冲过去,拾起了刚才为了躲避炮击,而丢到地上的榴发射器,仔细检查了一番后,这个身高超过了两百二十公分,比一头成年黑熊更雄壮,说不定真的能空手把一头成年黑熊活活掐死的男人,嘴巴向上一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伸直了脖子,放声回应道:“没事,好着呢!”

    就在这个时候,老虎的身体突然狠狠一颤,他低下了头,在他的脸上猛然扬起了一片苍白的绝望,他躲开了两发火箭的袭击,可是却最终还是没有避开一发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来的子。

    老虎穿着防衣,从几百米外打中老虎的子,并没有打穿他的防衣,但是这绝不代表,老虎就可以安然恙。在一些警匪枪战类战影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主角穿上件防衣,就变成了不死超人之类的画面,事实上除非是造价高昂得就连普通特种部队都法承受的纳米防衣,普通的防衣,防效果绝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夸张。

    打中老虎的子,应该是一发狙击步枪子,它在撞碎了防衣里垫的特种陶瓷片后,剩下的动能又生生撞断了老虎的肋骨。最可怕的是,被子撞断的肋骨倒转过来,已经生生刺穿了老虎的内脏,形成了足以致命的刺伤。

    老虎呆呆的望着自己胸前的伤口,任由鲜血隔着防衣一路流淌下来,他突然拔出身上的格斗军刀,把嵌在防衣上的头撬了下来,仔细看了几眼,老虎突然劈手抓起榴发射器,用它对准了黑暗中的某一个方向,但就在他扣动发射扳击前,在一片黑暗的远方,某一个位置上突然扬起了一条一尺多长的火舌,还没有听到枪声,第二发狙击步枪子,就再次打中了老虎。

    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同一枝狙击步枪里射出来的第二发子,竟然直接贯穿了老虎的身体,最终撞在他身后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迸溅出一片火星。这一次对方使用的,赫然是一发在近距离内,可以直接打穿轻型坦克装甲的特种钢芯!

    第二发子不但打穿了老虎的身体,更打穿了他的心脏,直接要了他的命。老虎就算是死了,他的双手仍然死死抓着那门榴发射器,他死死挺立在地上,眼睛竟然仍然静静望着远方黑暗中的某一个方向,而在他的脸上,除了有受到致命伤后,一个正常人类所共同的绝望与苍白,更有着浓浓的惊愕和愤怒。

    老虎死不瞑目!

    老虎并不是一个菜鸟,他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他清楚的知道,在战场上如何利用地形和掩体,保护自己不受到攻击。就算对方是一名狙击手,而且有热成像或者红外线之类的夜间狙击瞄准设备,也很难打中老虎。

    如果遇到突然袭击,迅速抛掉身上过于笨重的武器,及时做出军事闪避动作,危险解除后再回过头,拾起自己刚才抛掉的武器,这是同时担任重机枪手和火炮手的老虎,在战场上根据自身技术特点和负重要求,慢慢培养出来的习惯。

    换句话来说,在炮击后四十秒钟内,只要没有受伤,老虎就会回到一开始操作榴发射器的位置,只有清楚的知道老虎的这种习惯,并针对性的事先找到合适的狙击点,才可能连续两次把子打进老虎的身体。

    “小心,有狙击手!”

    在对所有人发出警告后,科夫曼借助地形掩护,摸到老虎的身边,他从老虎紧紧握在一起的左手里面,找到了老虎刚才用格斗军刀,从防衣上撬下来的头。

    只看了一眼,科夫曼的脸色也变了,这是一发非制式头,在这个世界上,使用这种自制头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鳄鱼!同样的,在这个世界上,能利用老虎的习惯,事先选择狙击点,将老虎这样一个老兵轻而易举当场击毙的狙击手,也只有鳄鱼一个!

    “鳄鱼,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子是从四百五十米,至六百米的距离射出来的,而他们使用的步话机,在没有障碍物的情况下,却有两千两百主的有效通讯距离,科夫曼对着步话机,一字一顿的道:“告诉我,为什么?”

    科夫曼足足等了两分钟,鳄鱼熟悉的声音,终于通过电波,再次传进了科夫曼的耳朵里。听到鳄鱼的声音,科夫曼不由在心里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鳄鱼在回答前,虽然现有的证据都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是至少在科夫曼的心里,还以能留下一分侥幸。

    “我并不想对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动手,但是……”鳄鱼低声道:“老虎刚才的反击实在太凌厉,让哈利德谢赫穆罕默德先生的手下,付出了法承受的代价……”

    科曼尔知道谁是哈利德,他是基地组织中,负责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地区恐怖活动的总指挥官,据说更是美国九一一事件的总策划人。整个袭击计划、招募人员并实施,均是由他一手指挥,绝对可以说是恐怖头子的左膀右臂。[

    只要听鳄鱼用“先生”这样一个充满敬意的词语,去形容一个双手沾满辜平民鲜血的恐怖份子,科夫曼就知道,鳄鱼在基地组织里呆的这几年,一直有意意的接触到恐怖头子充满疯狂色彩的宗教宣言,更看多了各式各样,被宗教信仰恶性洗脑的信徒。

    前苏联解体了,对于他们这批曾经身为天之骄子的职业军人来说,生活的反差之大,普通人根本法想象。一旦因此对未来产生了迷茫与困惑,在意志最不坚定的时候,潜移默化的接受了恐怖头子的宗教极端统治思想,并因此背弃了自己的同伴,也绝非什么天方夜潭式的新闻!

    到了这个时候,科夫曼已经没有必要和已经对着他们开枪的鳄鱼多说些什么,他甚至不再用鳄鱼这个绰号去称呼对方,他低声道:“我向你保证,你死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