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十二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中)

    第四十二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中)

    看看它现在的样子吧,脑袋以六十五度角高高昂起,一幅目中人的模样,从脑袋顶上,还时不时飘出几缕白烟,明明都是老古董了,但是由于保养得宜,竟然还卖相不错,甚至连那两个橡胶实心轮子,都有模有样的支在那里,让风影楼不由想起了小时候,到农村郊游时,那些憨厚的农民伯伯,用毛驴拉的平板车!

    就在这个时候,一台被人放在几个沙包上的大功率步话机突然响了,在信号不好,特有的电流滋滋啦啦乱响中,一个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就犹如天天喊着妇女也能顶半边天,所以到了大早晨,学着公鸡对着太阳打鸣的母鸡般的声音,嘶叫着,喘息着,咆哮着,传进了风影楼的耳膜:“特穆尔你在那边干什么?!”

    步话机彼端的那个人,气势不能说不强,声音不能说不能严厉,态度不能不说不坚挺,但是对不起,风影楼的耳朵被大炮的轰鸣震得嗡嗡作响,他充其量也只听到了“特穆尔”几个字罢了。

    再说了,在他风影楼的眼里,特穆尔又算是哪根葱?!如果他真是个人物的话,至于被风影楼像对付路人甲,观众乙般,轻描淡写三下五除二的送到了阿拉真主的怀抱里?![

    但是有问必答,看到老奶奶过马路就过去帮忙,看到漂亮的大姐姐在公共汽车上差一点摔倒,就上去抱住她的腰,从小就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他给了我一块钱;第二天我管妈妈要了十块钱,交给警察叔叔,他给了我一耳光”之类的儿歌,长在红旗下,生活在幸福中,这可是风影楼从小就培养出来的良好教养!

    拿起步话机,风影楼先是轻咳了一下嗓子,然后放声用大家都能听得懂的波斯语,叫道:“叫!叫!叫!你嗥丧啊?有事说事,别和老子扯这人五人六的鸟话!”

    什么叫做大畏的气势?

    什么又叫做主人翁责任感?

    现在的风影楼就是气势,就是主人翁责任感!别看他的波斯语说得狗屁不通,别看对方能指挥这里,肯定在基地组织有相当不低的地位,可是听着风影楼气势汹汹,当真是把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挥洒得五光十色的声音,步话机彼端的人还真是愣了那么一愣。就在他的大脑还在不断旋转,试图分辨出风影楼究竟是哪路神仙时,风影楼的声音,已经大大咧咧的再次闯进了他的耳膜,“有什么鸟事,快点汇报,难不成是我们把炮打到了你们的身上?”

    “废话!”

    大功率步话机彼端,那个未曾谋面,在基地组织里,职务肯定不低的人物,听着风影楼不咸不淡却正中红心的话,他再次愤怒起来,“你们怎么搞的,刚才打出来的炮,直接打到了我们的阵地上,我这边的人,被你们一炮就炸死了三分之一!”

    事实上不用这位未曾谋面的恐怖份子去描述,风影楼现在的耳朵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通过步话机,他自己就能听到,对面当真是被他刚才那用“脚”发射出去的一炮炸得鸡飞狗跳,听听那边传来的痛苦呻吟,听听那边唧唧歪歪的尖叫和人来人往的跑步声吧,这些声音混合起来的东西,对风影楼来说,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美动听的华尔兹!

    “哦……”风影楼拉长了声音:“我知道了,你稍等!”

    步话机彼端的那个傻逼,以为风影楼要去痛惩罪魁灾首,以他们一个交待,所以他甚至还“嗯”了一声。

    他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并不是炮兵科班出身的风影楼,本来就是瞎猫试图碰上几只死耗子,打完刚才的一炮后,他就会再稍稍调转一下坐标,一炮接着一炮的乱撞乱碰。结果他还有再次调整坐标,就有人立刻跳出来,向风影楼报告,刚才他那一炮打得准,打得好,一炮就炸死了三分之一。目标已经确定,坐标已经锁定,这个……风影楼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一发炮就是四十点八公斤重,风影楼跑到了后方,他现在看起来就是走到了藏宝库,就算是马上就要被四十大盗砍成几截,也不肯放弃财宝的贪财鬼,他双手一伸,就硬生生的抱起了四发炮。

    基地恐怖组织成员,四个人抬一发炮,但是风影楼却一个人抱起了四发炮!

    你千万别觉得不可能,这种炮再重,一发也不过就十六厘米粗,一百三十厘米长罢了,你试试看把四发并在一起,自己的双臂能不能把它们全部圈起来。

    什么?

    你说风影楼再牛逼,也不应该能同时抱起总重量高达一百六十公斤的炮?

    拜托,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一个男人抱不起一袋大米,但是他却能抱起同等重量的新娘!

    那是为什么?

    说白了,内分泌都因此发生剧烈变化,所以出现了犹如吸了兴奋剂般的一幕?既然一个普通的男人,在兴奋过度的时候,都能抱起一个说不定体重超过两百斤的肥女人了,为什么受过最严格训练,处于绝对兴奋状态的风影楼,就抱不起四颗炮?![

    当然了,还要请各位搞清楚一点,m43迫击炮,它的口径再大,也是迫击炮,而不是榴炮,事实上,你见过拥有一百六十毫米口径,却只能把炮打出八千米的榴炮吗?

    风影楼一打开炮膛,一枚通体用黄铜制成,拿到废品收购站说不定也能卖上个百十来块钱的炮壳,就自发自觉的从里面滑了出来。而第二发炮,已经被风影楼塞了进去,在重新关闭炮膛之前,风影楼还伸手轻轻拍了拍那发已经进入战备状态的炮,用温柔的抚摸,充份向这枚炮,传达了他对这个“兄弟”最衷心的期盼:“千万别乱转,一定要打中目标啊!”

    万事俱备,风影楼再次回到了步话机前,“喂,那个谁,还在吗?”

    “那个谁”迅速回应,“在!”

    “为了防止误伤,你们最好换个地方吧。”

    面对风影楼不负责任的建议,步话机彼端的“那个谁”差一点被活活气疯了,“我们这个阵地,可是千挑万选出来,火力视野最好的区域……”

    不再听对方的唧唧歪歪,风影楼丢掉步话机话筒,走回m43重型迫击炮前,他低声道:“那个谁,谢了。我以基地恐怖份子中,有你这样的活宝……为荣!”

    “轰!!!”

    风影楼一拽击发绳,第二发四十点八公斤重,内部填装了十公斤高爆炸药的大口径炮,就在火焰与浓烟翻滚中冲出炮膛,对着已经被风影楼第一发炮炸得鸡飞狗跳,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基地恐怖份子飞撞过去。

    m43重型迫击炮,绝对不是什么速射型火炮,它的理论极限射速,一分钟也只有三发。风影楼一个人操纵这么一台玩艺儿,一个人手动填装炮,算来算去他一分钟最多只能打出一发炮。

    但是这里天高皇帝远,就算那边的恐怖份子发现事情不对,就算他们全部都是风影楼二代,也需要二十分钟才能杀过来。至于其他没有参战的恐怖份子,估计还是老老实实缩在山洞深处,既然美国各种高科技设备都不能发现他们,那么单凭线电步话机,当然也不可能和他们取得联系。

    综合以上各种情报,所以风影楼射得很从容。他甚至开上一炮,就跑到步话机前,听听对面的反应,到他射完第四发炮后,八千米外的那台步话机的主人,彻底没有声音了。

    他究竟是被风影楼第四发炮炸死了,还是气得当场暴了血管,或者终于发现情况不对,关了步话机,那就不是风影楼这个冒牌恐怖份子需要关心的了。

    风影楼更不知道,现在至少有十几台,什么美国的,英国的,中国的,俄罗斯的,以色列的军事卫星在盯着他,看着他在那里一个人操纵一门老掉牙的迫击炮,对着八千米外的基地组织成员又是骗又是轰。

    当各个国家的情报组织,各显神通,把风影楼和“那个谁”通过线电步话机的对话,完完整整的翻译出来后,几乎所有情报部门的主管都在言的摇头。这样的对话看起来是太乌龙,但是同样精通行为心理的情报部门主管们,却真的法笑出来。

    从一开始单枪匹马的硬冲有二十几个人驻守的炮兵阵地,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这中间实在已经透露出太多看似莽撞,实际上却不符合“一鼓作气”兵法之道的心理战术。

    而风影楼一开始对着m43重型迫击炮扫射的行为,更几乎是雷洪飞当年为雪儿报仇时,直接往整间房子洒满汽油的行动翻版。除非已经做好了当场同归于尽,死得惨不可言的准备,否则的话,一个正常人类,面对风影楼的狂野冲击,心里不发毛,不发怵,那是绝不可能!

    以寡敌众,攻心为上。风影楼的战术,赫然就是……天狼破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