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四十一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上)

    第四十一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上)

    就拿五公里负重越野跑来说,从武器到各种装备加起来,每一个士兵的负重大概是二十公斤,如果能在二十分钟以内完成五公里山地越野跑,就是优秀,二十一分钟为良好,二十二分钟为及格。

    如果说山地越野,也会有世界记录的话,也许今天的风影楼大概就已经打破了世界记录……他在二十分钟内,竟然扛着一枝自动步枪,一挺班用轻机枪,就在这片大山里,整整冲出了八千米!

    那门大口径火炮以每分钟三发的速度,一次次将三四十公斤重的炮,打向了科夫曼、安德鲁他们遇袭的地方。迫击炮的炮可以躲,可以避,可以闪,但是这种炮一旦落下来,那百分之百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时间的分针,每跳动一次,安德鲁他们就必须要面对三次可挣扎,只能被动承受的死亡洗礼。

    每当远方那门大口径重炮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将一发炮射出炮膛,风影楼的心脏就会跟着狠狠颤抖一下,而在同时,他已经极限的速度,在看似绝不可能的情况下,竟然会再次向上激升,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跑得不快?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跑得不疯?![

    当风影楼终于在二十分钟时间里,化腐朽为神奇的突破了八千米的漫长空间,带着犹如万马奔腾般的疯狂气势,带着混身热气腾腾的汗雾,出现在一群基地组织成员面前时,那些正在干得热火朝天,喊着号子,四个人一组,把炮塞进炮膛里的恐怖份子全愣住了。

    有谁能想到,科夫曼他们中间还有一条漏网之鱼,更没有人想到,这条漏网之鱼,非但没有逃跑,竟然以那门重炮所在地,发起了看似自杀行为的逆袭!

    基地恐怖份子一直对科夫曼他们轰击的大口径火炮,竟然是一门前苏联m43重型迫击炮!

    这种迫击炮,可是一九四三年,就装备苏联军队的超级老古董。但是它却完美惯彻了苏联武器“简单就是美”的原则,炮身只有一点四七吨重,却拥有一百六十毫米的恐怖口径,能直接发射重量高达四十点八公斤的重型炮,而且这种玩艺结构简单性能可靠,只要用两匹马,就可以拖着在山区里乱转。别看今天晚上打得惊天动地,不知道有多少美国军事卫星,在空中盯着它,但是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往山洞里一拖,再三转两转,七绕八绕的,就能让美国中情局所谓的高科技谍报装备,在那里摇头叹息。

    最好笑的是,如果风影楼没有记错的话,这种古董级的火炮,在苏联解体后,是按照废铁的价格,直接卖给了乌克兰军火走私商,换句话来说,这一门大口径火炮,最多也就值两千美元。

    带着几十亿美元藏宝秘密的伊纳尔,还有科夫曼他们这些前苏联精锐军人,竟然被一门自己国家生产,只要了区区两千多美元的超低价格,就倾销给乌克兰军火商的玩艺儿,在阿富汗打得焦头烂额,几乎被人家逼到全军覆的绝境,这不能不说是造化弄人报应不爽。

    但是看着四名基地恐怖份子,又抬过来一发炮,由填装手,把它装到了炮膛里,眼看着又要把它发射到安德鲁他们的身边,风影楼瞪圆了眼睛,明明知道眼前的m43重型迫击炮,再古董,再历史悠久,再便宜,再二手货,也是通体用货真价实的上好钢材和缝钢管打造,就连轮胎都实心橡胶制成,但是他仍然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劈手就是一通歇斯底里式的扫射。

    眼看着子打在炮身上,直打得火星四溅,耳朵里听着叮叮当当犹如打铁般的声音,一群基地组织成员真的是吓呆了。

    要知道,他们面前的,可是一门已经填装好炮的大炮啊!虽说风影楼还远在两三百米外,子根本不可能打穿炮管,更不可能打爆里面的炮,但是换成你,心里清楚的知道四十点八公斤,填装了十公斤高爆炸药的炮威力有多大,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疯子,举起自动步枪,对着火炮不停扫射,你怕不怕,你心里慌不慌?!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这群暗杀平民有术,和特种兵对抗方的恐怖份子,竟然齐刷刷的趴到了地上。

    正在大踏步向他们冲过来的风影楼,真想问问他们,是不是脑袋都长到了屁股上。如果他真的用自动步枪直接把炮连带整门大炮都一起打爆,连带上这门大炮旁边的第二发炮,形成的爆炸足够覆盖方圆七十米内,他们再闭紧双眼,再双手捂住脑袋,最终的下场都是百分之百死全尸。

    当然也不是全部人都是傻逼,阿富汗这个国家,在十年前,还和苏联打了一场长达九年的“圣战”,也有一批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兵。

    但就是因为他们的实战经验太丰富,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爱惜自己的武器,在确定远离战场,根本不可能遇到袭击的情况下,他们二十几号人干得热火朝天,有相当一部分人,热得都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在那里喊着号子运送炮。

    而他们的自动步枪,都放在了一边,甚至还别具美感的架在了一起。当风影楼冲过来,对着m43重型迫击炮打出整梭的子时,绝大多数没有实战经验的菜鸟,都下意识的扑到了地上,但是还有几个人,一起扑向了架在一起的自动步枪。

    如果二十多个人一拥而上去拿武器,风影楼一个人绝不可能同时压制他们,最终必然演变成人多势众的一方,追杀风影楼,双方在山区里,展开游击战的情况。只可惜他们的“圣战”毕竟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能留下来的老兵本来就不多,而加入基地组织,到现在还为了“真理”奋斗不息的老兵,更是少之又少!

    当几个老兵倒在了血泊中,失去了主心骨,手中又没有武器的基地恐怖份子全部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风影楼带着破釜沉舟最惨烈气势,向他们发起最畏正面冲锋,感受着风影楼灵魂深处,那股连莫天教官都要为之动容的虎气霸气怒气疯气,一群恐怖份子们面面相觑,突然间所有人一起跳起来,呜里哇啦乱嗥乱叫着,向后就跑。

    如果你没有看到这一幕,你绝对法想象,原来在世人心中,一个个就犹如董存瑞、黄继光般英雄了得,为了理想,为了祖国可以笑看生死畏惧的基地恐怖份子,也有犹如羊羔般软弱的一面,也会一群人被一个人追得犹如撒了鸭子般的四处乱窜,从而彻底见验证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种真理!

    “就你们这种鸟样子,还当什么恐怖份子啊?!都是一个组织出来的恐怖份子,别人敢劫持了飞机往五角大楼上撞,你们怎么就孬成这种熊样了?!”

    风影楼一边杀气腾腾的冲锋,一边开枪,一边发出了一声犹如发情公熊,找了好久,终于看到配侣般的狂嗥。[

    天可见怜,那群恐怖份子,就算是老兵都死光了,但是也有信仰,能坚持到这个时候,还真没有几个是胆小鬼,但是想想看吧,一个人从胆大到不怕死,总要有一个过度的心理过程吧?

    风影楼就这么不由分说的跳了出来,然后举起步枪对着填了炮的大炮就是一阵强悍到了姥姥家的扫射,那种疯狂,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老子就算挂了,也要拖着你一起踏上黄泉之路,就算是有牛头马面劝阻,也会不停对着他们拳打脚踢的歇斯底里,谁看了心里不发毛啊?!

    他们被选成炮兵,在八千米外对着科夫曼他们发射炮,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美国打了他们这么久,最英勇,最善战的士兵已经死伤了一大半,到了今天晚上,剩下的绝大多数精英,又被调到了前线,去伏击科夫曼,他们留下的这批人,都只能算是二流,甚至是三流的。

    而他们面对的敌人,却偏偏又是中国第五特殊部队精英学校里,稳列一流的风影楼,两相对比之下,那自然是不入流了!

    就连风影楼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单枪匹马,就像赶鸭子似的,把二十多号人杀得鸡飞狗跳,当他用格斗军刀,像宰小鸡般,把最后一个恐怖份子的喉咙割断后,一门m43重型迫击炮的周围,已经躺满了尸体。

    看着那门已经调校好坐标,甚至已经填装好炮的m43重炮,风影楼飞扑上去,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的话,基地恐怖份子用十五门不同口径迫击炮组成的排炮阵地,距离科夫曼他们遇伏的地方,大概有六百米距离。

    “八千米,六百米距离,方向射界六度,高低射界四十五至八十五度……”风影楼在心中迅速计算着他知道的各种数据,最后他却猛然瞪圆了眼睛,发出了一声愤怒到极点的诅咒。

    天知道是这门老爷爷级别的火炮,年龄大了脾气就大,还是刚才风影楼那三十颗子,真的打得它伤了筋动了骨,风影楼好不容易计算出数据,重新调校了火炮的角度和坐标,可是他一拉击发绳,m43火炮仍然静静的屹立在那里,而炮膛里那发四十点八公斤重的炮,也依然像个二大爷似的,躺在炮膛里,做着它的春秋大梦。

    而m43重型迫击炮上,风影楼刚刚打出来的几个痕,更像是几双眼睛,正在用充满嘲讽意味的目光盯着风影楼。

    “那帮孙子让你开火你就开,老子让你开火你就不开,你这个有一百六十毫米口径,却只能把炮打出八千米的破烂,有什么好牛的?你给我开火啊!”

    风影楼早就怒了,他在面对陈显龙时,他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但是陈显龙实在太强,如果热血上涌,不顾一切的和他拼命,最终风影楼就必死疑。明明已经怒了,疯了,狂了,还要勉强压抑自己的冲动,直到这个时候,风影楼内心深处所有的愤怒,就是因为眼前这门重型迫击炮,也许已经失去安德鲁的焦急,还有对东突,对基地组织的恨,在这个时候真是彻底爆发了。

    明明知道对方就是一门没有生命,机械完好损就能正常使用,主要部件坏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会给面子的火炮,以冷静和睿智,得到几位心理学专家们点头认可的风影楼,竟然抬起他的脚,对着迫击炮的炮身狠狠踏了下去。

    天知道风影楼的这一脚踢得究竟有多狠,竟然踢得足足有一点四吨重的迫击炮都轻轻一颤,而几乎在同时,“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一柄几十吨重的气锤,对着风影楼就是狠劈头盖脸的来了那么一下子。

    猝不及防的风影楼,竟然被震得整个人用最狼狈的动作摔倒。而他的耳朵更像是同时飞进去几百只蜜蜂,在那里嗡啊嗡啊嗡啊个不停,烦人个不行。当风影楼觉得自己的皮肤上传来两股暖暖的热流,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抹,才发现,因为他刚才站立的距离实在太近,站立的位置,又实在是找死,只是后座力形成的冲击波,就把他的鼻子撞出了鲜血。

    鼻子酸酸麻麻的,眼泪差一点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风影楼却笑了,他笑着对那门全身都在冒着烟,带得附近的大地都跟着狠狠抖了那么几下子的m43重型迫击炮,诚心诚意的伸出了大拇指,叫道:“你牛!我踢了你一脚,你就把我揍得流了鼻血,我们哥两个算扯平了,好不好?”

    m43重型迫击炮当然不会回答,它仍然静静的屹立在那里,只是从炮管里,又逸出几缕白烟,算是以它的方式,回应了风影楼这个后生小子的休战申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